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四百三十章 静姨
    欺我孩儿,我欺你们,那又如何?”
    
        女子冰冷之语,响彻在天地,原本温柔的声音,却是在此时有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怒意与霸道,那在北苍大陆上称霸的龙魔宫,似乎在她的眼中,根本就不值得有任何的忌惮。
    
        如果没有之前那种生生炼化黄龙至尊,再一掌震飞黑龙至尊的前提,或许很多人都会嗤之以鼻,但现在,却无人敢笑出声来,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位神秘的女子,恐怕的确是有着那种能力。
    
        这大千世界中,藏龙卧虎的强者实在是太多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间窜出来一位顶尖的强者,就犹如眼前这位神秘女人一般。
    
        于是,整个天地,都是在那冰冷之声中安静下来,就算是远处的黑龙至尊都是保持着满脸的阴沉,但一时间却是不敢再度轻易的出手,眼前的女人,只是一道灵体,竟然就能具备如此可怕的实力,如果是本尊亲至,那又该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好可怕的实力。”
    
        夏天炎压低了声音,在他身旁,西极至尊等人都是一脸的震动,眼前这神秘女人,实力太强了。
    
        “她竟然会是牧尘的娘?这牧尘还有这等背景?”夏天炎看向夏悠然,惊讶的道,看这模样,这位神秘女人实力绝对比北溟龙鲲还强,但如果牧尘有这般背景,他又怎么会来到北苍灵院修炼?有这么强大的背景,怎么都会比在北苍灵院修炼来得强啊。
    
        夏悠然也是摇摇头,显然对此也是感到极为的疑惑。
    
        “看来这次龙魔宫的计划,要有变故了。”夏天炎悄然的松了一口气,突然间多出来这么可怕的一尊强者,显然不在龙魔宫的掌控之中。
    
        整个天地安静无声,天际之上,那道女子身影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黑龙至尊,但并没有再度出手,而是微微犹豫了一下。缓缓的转过身来,然后她便是有些心颤的见到了不远处那正怔怔望着她的少年。
    
        紧接着她那先前还充斥着冰冷的眼睛,便是在这一霎那变得有些通红起来,那眼中。荡漾着无尽的温柔以及一些无法遏制的激动,这令得她的身躯,都是有点颤抖。
    
        牧尘同样是在此时望着那道女子身影,她身着白色长裙,她有着温婉的容颜。那温柔的脸颊,一如记忆最深处的那道温柔影子,一种无法形容的情感,从内心最深处涌出来,令得他鼻尖阵阵泛酸。
    
        这么多年来,他终于是第一次清晰的见到了她的容颜,只是却并没有那种所谓的陌生感,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得他为之颤粟。
    
        “娘?”
    
        他的声音,嘶哑而干涩。有些颤抖。
    
        少年那嘶哑的声音,却是令得女子通红的眼中再也忍不住的有着水花流淌下来,当年离开时,少年尚在襁褓之中,她把这个小生命当成了她的全部,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她宁愿强忍着那如刀的思念与牵挂,独自回族,离开了这对父子,她原本以为一走便是永别。她不能再去见这个令得她牵肠挂肚的小家伙,这会令得他处于危险,然而天不负有心人,她今天终于见到了这个小家伙。虽然这只是她的一道灵体,但那少年那一声沙哑的“娘”,却是让得她觉得这十多年的孤寂,那十多年的如刀思念,都是值了。
    
        “嗯!”
    
        女子红着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旋即缓缓上前。来到少年身前,跪坐下来,那有些冰凉的手掌颤抖的触摸着牧尘那带着温度的脸庞,旋即展颜一笑,笑容带着一些水花,哽咽的道:“小家伙,都长这么大了。”
    
        当年襁褓中那哭哭闹闹的婴孩,在这十多年中,也是成长为了挺拔少年,那张脸庞,比起当年他爹年轻时候还要俊朗。
    
        感受着脸庞上那冰凉的手掌,再看着眼前那带着水花,有着血脉相连的脸颊,这一刻,绕是以牧尘的坚强,都是忍不住的眼泪流出来,谁道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软弱时,十多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一刻,虽然娘从他小时便是离开,但他却并没有丝毫的恨过,他能够感觉到那种虽不在身旁,但却深藏在他体内的温暖守护。
    
        女子见状,先前即便是在一手炼化黄龙至尊,一手震退黑龙至尊时都从容不迫的她,却是立即手忙脚乱起来,连忙搽去少年脸庞上的泪水,道:“对不起,都是娘不好,一直没在你身边。”
    
        虽然这些年都没在牧尘的身边,但她却是能够看出后者现在的实力,通天境初期,这个实力,是绝对不可能在北灵境那种地方修炼出来的,没有她的帮助,牧锋显然也没办法在这上面给予牧尘太多的帮助,所以,她清楚的知道,牧尘从那小小的北灵境走到这里,究竟需要多大的付出与艰苦,那让得她想想都心疼的不得了。
    
        牧尘摇了摇头,抹去泪水,这些年的磨练,他显然是极少会露出这种软弱的时候,即便是在洛璃面前,他也从未这样。
    
        “娘...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答应过老爹,一定要把你带回去的。”牧尘手掌紧紧的握住女子的双手,血脉相连的感觉,令得那手掌都是遍布着温暖。
    
        女子微微一笑,道:“这只是娘留下的一道灵体,只有当浮屠塔破碎的时候才会出现,所以娘也没办法停留太久的,不过这次出现,能够见到你,娘就满足了呢。”
    
        牧尘神色一紧,急忙道:“那娘你现在究竟在哪?”
    
        女子神色复杂,叹息了一声,道:“现在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娘也并不想离开你们,只是为了你的安全,我不得不这样做,所以,牧尘,你也并不能鲁莽,知道吗?”
    
        “我知道的,娘,放心吧,我会变得很强的,强到不管你究竟在哪里,被什么东西困住了,我都能够把你救出来!这是我答应过老爹的事情!”牧尘重重的点头,眼神坚决无比。
    
        女子怔怔的望着少年那坚决的神色,也是有些欣慰的一笑,轻声道:“原本我只是想让你和你爹平平凡凡,安全的活下去...”
    
        “可那样,我们一家就不能团聚了。”牧尘摇了摇头,道:“爹很想娘,爹说他天赋没有我好,这些事情他做不到,所以我是他所有的希望,爹做不到的事情,我就来做!”
    
        女子望着少年,忍不住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欣慰的道:“小家伙真的长大了...”
    
        “静姨?”
    
        那后方,有着激动而颤抖的声音传来,女子回头,然后便是见到一张熟悉的脸颊,当即眼中也是有着欣喜浮现出来:“灵溪,你竟然也在这里?”
    
        灵溪颤抖的望着那熟悉得即便是失去记忆都无法忘却的身影,缓缓走上来,然后抱住她,将脸埋在她发丝间,哽咽的哭了起来。
    
        “静姨,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女子温柔的拍了拍灵溪的后背,有些歉意的道:“都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到你,如果我不带你回去,你也不会被抹除掉记忆了,不过还好你没事,不然我也不会和他们善罢甘休。”
    
        灵溪连忙摇头,道:“静姨,跟你在一起,不管什么结果我都不后悔,只要没把您给忘记就好了。”
    
        “不过你倒是和牧尘有缘,竟然会遇见一起。”女子微笑道。
    
        牧尘笑了笑,然后转过头,望着站在身后不远处的洛璃,对着她招了招手,洛璃这才有些忐忑的走过来,那对素来清澈的美眸中,此时却是有些慌乱,显然她也是知道了眼前的女子是牧尘的什么人。
    
        “娘,这是洛璃。”牧尘拉住洛璃玉手,旋即冲着他娘憨厚一笑,道。
    
        女子一对目光立即望了过来,视线在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上顿了顿,似是有些明了,目光打量着洛璃。
    
        在她的打量下,洛璃握住牧尘的手掌顿时用力的握了起来,心头急跳,俏脸泛红,硬着头皮接受着眼前女子的目光,生怕自己有什么表现得不好的地方,这种情绪,这些年来,除了偶尔会在面对着牧尘的时候有一些外,还真是第一次在面对着其他人的时候,出现在她的心中。
    
        “真是好漂亮的女孩子。”女子最终微笑的赞叹了一声,自己这儿子眼光还真是好,眼前的少女,气质出众,容颜也是绝美,与牧尘在一起,倒真是绝配。
    
        洛璃俏脸泛红,却是因为不知道究竟该怎么称呼而有点急促。
    
        “叫我静姨吧。”静姨轻笑道,伸手拉住洛璃的纤细玉手。
    
        “静姨好。”洛璃脸红红的道。
    
        牧尘在一旁咧嘴憨笑,旋即喉咙微甜,先前的伤势又有着爆发的迹象,不过到嘴的鲜血又是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神色不变。
    
        他的动作极为的细微,连洛璃和灵溪都没察觉到,不过静姨却是微微皱眉,伸手抓过了牧尘的手臂,查探了一番他体内的伤势,那眼神便是微冷了一下,旋即一道光芒自其手中散发出来,将牧尘包裹而进。
    
        在那温暖光芒中,牧尘便是惊讶的感觉到,体内的伤势,竟然是在此时迅速的被痊愈,甚至那血肉模糊的后背,都是飞快的安然无恙。
    
        “娘你不会很快就消失吧?”牧尘有点紧张的问道。
    
        静姨摇摇头,温柔而宠溺的摸摸牧尘的脑袋,道:“放心吧,还能有一些时间,不过现在,娘得先将眼下这些讨厌的麻烦清除掉。”
    
        话音落下, 她松开牧尘,再度在那无数道敬畏的目光中,缓缓的转过身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