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动荡
    第四百二十二章
    
        北苍灵院。
    
        整片学院,都是在此时处于一片寂静,不仅那些学员张大着嘴巴,甚至连一些注视在这里的学院高层,也是呈现一种目瞪口呆的神情。
    
        而他们的眼睛,显然都是停留在那巨大的灵力光幕中,那里,画面定格在了牧尘一掌震碎魔刑天神魄的时候...
    
        **着上身,有着修长挺拔身躯的少年,凌空而立,那俊逸的面庞,在此时显得异常冷冽,犹如刀锋一般,在其掌中,那被捏碎的神魄,变成漫天光点,看似美丽,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意。
    
        牧尘竟然把魔刑天给杀了!
    
        沈苍生与李玄通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那抹骇然与震动,那可是魔刑天啊,他们被苍灵选悬赏榜上排名第一的超级狠人,整个北苍大陆年轻一辈之中最顶尖的家伙...为了这个家伙,刑殿不知道出动了多少强者,但最终都是无法将其捕杀。
    
        然而现在,这个曾经让得北苍灵院诸多高层为之头疼的超级狠人,竟然就这样彻彻底底的栽在了牧尘的手中...
    
        “这家伙...也太猛了。”
    
        沈苍生终于是忍不住的一声苦笑,但其眼中,倒是有着一些欣喜之色,魔刑天对于北苍灵院而言,简直就是一颗毒瘤,在不能长老轻易出手的情况下,北苍灵院想要抓住他,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眼下他落在了牧尘手中,倒是让得他们北苍灵院少了一个大患。
    
        一旁的李玄通也是轻轻点头,喃喃道:“这小子,真是每次出手都比上次更强,看来等此事一了,我们也必须进入“北苍门”了,不然半年后的灵院大赛,真不知道会被抛到什么地方去了。”
    
        沈苍生重重点头。他可不想这样一直被打击下去。
    
        在他们两人说话间,北苍灵院的寂静猛然被打破,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犹如雷鸣般的响彻天地,震动着整个北苍灵院。
    
        所有的学员。都是满脸的激动,特别是那些能够前往北苍大陆历练的老生,个个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在以往的时候,他们历练。总要担心遇见魔刑天以及魔龙子这两个狠人,因为一旦遇见,他们恐怕连逃都逃不了。
    
        但现在,不论是魔龙子还是魔刑天,一个被牧尘重伤,一个被牧尘直接抹杀,这最大的大患,彻底被灭,以后他们再出去历练,则是能够少一些战战兢兢了。
    
        “牧哥威武!”
    
        一些洛神会的成员欢呼着。脸庞上满是骄傲,他们本来算是新生,但如今因为牧尘,他们洛神会的成员走在北苍灵院都是昂首挺胸,一些老学员也不敢轻易的在他们面前摆谱,而这些,全都是牧尘以一场场的硬战堆积起来的声望!
    
        苏灵儿美目水盈盈的凝视着那灵力光幕中定格的画面,少年**着上身,眼中杀气凝聚,那种冷冽与牧尘在学院时的那种温和相比。就犹如是两个人一般,不过正是这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是具有着极强的冲击感,想来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娇俏少女,都是有些俏脸泛红,偷偷的打量着那画面中的少年。
    
        “动春心的小妮子,你都要看呆了。”苏萱瞧得妹妹那盈盈双目,顿时忍不住的取笑一声,伸出玉手捏了捏少女娇嫩的俏脸。
    
        苏灵儿俏脸一红。旋即道:“姐姐,他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有院长在那里,怎么都不会让他出事的。”苏萱微笑道。
    
        苏灵儿这才放心下来,然后又是偷偷看了一眼光幕中的少年,接着不知道想到什么,红润小嘴轻撅了撅,又有些情绪低落下来,这家伙身旁有那么优秀的洛璃在,她怎么都没有机会嘛...
    
        ...
    
        而在北苍灵院处于一片欢腾气氛中时,在那圣灵山外,却是杀气冲天。
    
        在魔刑天被牧尘所杀的那一刻,那圣灵山之外的气氛,同样是凝固下来,各方大佬都是神色微变,心头为牧尘的狠辣与果决感到震动。
    
        “小杂碎,竟敢杀我龙魔宫之人,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那种凝固气氛没持续多久,一道蕴含着暴怒的喝声,陡然响彻天地,旋即一股犹如实质般的滔天杀气冲天而起,这片天地,都是在此时变得暗沉了下来,风起云涌。
    
        各方大佬心头一跳,目光望去,只见得黑龙至尊面色铁青,浑身杀意弥漫,犹如一尊魔神一般。
    
        “这些年我们北苍灵院死在你们龙魔宫手中的学员还少了不成?黑龙,你敢动牧尘,我北苍灵院就敢再度把你龙魔宫打残!”而就在黑龙至尊咆哮刚落时,一道低沉之声,也是响彻起来,那声音之中,同样有着掩饰不住的浓浓杀意以及怒火。
    
        各方大佬眼皮一跳,转过头去,只见得太苍院长也是面色阴沉,天地间的灵气,都是伴随着他情绪的波动,变得狂暴。
    
        “哈哈,太苍,你还真是自大,当年如果不是白龙至尊叛逃,偷走我宫内至宝,害我们无法完成召唤仪式,你们北苍灵院,也想胜我龙魔宫?”黑龙至尊怒笑道。
    
        “若是不服的话,我北苍灵院可以再次奉陪!”
    
        太苍院长声若惊雷,却是炸得无数强者面色剧变,这北苍大陆上两道最顶尖的庞大势力,终于是又要开战了吗?
    
        这可是会令得整个北苍大陆,为之震动的啊。
    
        ...
    
        金色的雨滴,从那高空之上的巨大光团之中,铺天盖地的降落下来,整个天地都是在此时变得空灵,先前大战的余波,都是在此时尽数的被平复下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旷神怡之感,荡漾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在此时,不论是那九天梯上,还是下方那片辽阔大地上的无数强者,都是迅速的盘坐下来,虽说在下面不可能如同牧尘他们那样享受到完美的洗礼之力,但终归是能够得到一些泄露下来的洗礼之力,如果能够吸收,对于自身的修炼,也是有着极大的裨益。
    
        牧尘盘坐在那九天梯最顶尖的位置,他抬头望着那降临而下的金色雨滴,心神一动,一股强大的吸力便是从其体内爆发开来,顿时将那大片大片的金色雨滴吸扯而来。
    
        噗嗤!
    
        金色的雨滴在一接触到牧尘的身体时,便是悄然的融入了进去,而在融入的那一霎那,牧尘的身体仿佛都是在此时猛的一颤,一种异常清凉的波动,自其体内荡漾开来,那种波动极为的神奇,犹如神水拂过,牧尘先前体内因为与魔刑天大战而出现的伤势,竟然也都是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被恢复。
    
        原本枯竭的灵力,竟然也是在迅速的变得充盈澎湃。
    
        “好神奇的力量。”
    
        牧尘心中惊叹,他能够感觉到,随着那些金色雨滴化入他的体内,他的血肉,骨骼,经脉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犹如饿鬼一般,贪婪而疯狂的吞食着那些金色雨滴,这并非是牧尘主动催动的结果,而是身体的一种本能,因为他的身体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些神奇的金色雨滴,会对它们产生极大的帮助。
    
        牧尘沉醉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中,浑身毛孔仿佛都是在此时打开了一般,令人难以自拔。
    
        不过牧尘还是清醒了过来,当即运转灵力,吸力爆发,将那天空之上降落而下的金色雨滴,源源不断的吸扯而来,他是处于最上方,所以根本无人能够与他争抢这些洗礼之力,不过这里的洗礼之力更就是最雄浑的,凭他一个人也是不可能全部截下,所以,依旧是有着十之七八的洗礼之力泄露向下方。
    
        而对此,牧尘倒没有任何的惋惜,十成洗礼之力,他一人独占两三成,九天梯上其他的强者,或许能够共分三四成,剩下的两三成,便是被处于最下方的那些强者所吸收,但那里的人数太多,分担下来,每人能够吸收到的洗礼之力也是屈指可数,所以牧尘能够一人独占两三成的洗礼之力,已是极其让人眼红了。
    
        源源不断的洗礼之力从天而而降,到得后来,牧尘的身体表面都是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远远看去,犹如一具金身。
    
        牧尘的心神,渐渐的凝定,最后沉浸进入修炼状态之中。
    
        一丝丝的洗礼之力,穿梭过牧尘的血肉,骨骼,经脉,最后一点点的对着牧尘气海凝聚而去。
    
        在那里,神魄静静盘坐,金光色的雨滴,在神魄小手中凝聚,隐隐的,仿佛是有着化为晶体的迹象,玄奥异常。
    
        ...
    
        而在牧尘沉浸在生灵洗礼之中时,那圣灵山外,却已是开始掀起滔天巨浪,一场震动整个北苍大陆的战争,即将爆发。
    
        (急事出个门,下一更或许会在12点后。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