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倾尽手段【第4000票加更!】
    第四百一十八章
    
        轰!
    
        魔刑天手持黑色重枪,那单薄的身躯,却是在此时爆发出了令人恐怖的气势,那黑色重枪之上,幽暗光芒闪烁,仿佛是要化为魔龙腾空而去,搅动天地一般,令人骇然。
    
        牧尘望着魔刑天手中的黑色重枪,眼神也是一凝,显然也是察觉到这黑色重枪的不凡,这必然是一件极强的灵器,看这种波动,极有可能已经达到了绝品灵器的层次,这种等级的灵器,就算是在龙魔宫这些顶尖势力之内,都是极其的罕见,看来今日这魔刑天为了斩杀自己,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原本以为能够轻松的收拾掉你,不过看来是我想错了,不过这样也好,很久没有动用“噬龙魔枪”了,希望今天,你能让它痛快一番。”魔刑天盯着牧尘,声音沙哑的道。
    
        “不会让你失望的!”
    
        牧尘大笑,笑声如雷,只是那猩红的眼中,却并没有任何的笑意,反而充斥着冰寒之色,而在笑声回荡间,他脚掌一踏,只见得巨龙之影在其脚下浮现,唰的一声,撕裂长空,直接出现在了魔刑天上方,双臂虚抱,那大须弥魔柱便是携带着一片阴影,狠狠的憾下。
    
        阴影笼罩下来,那片大地,都是崩塌了一层。
    
        魔刑天抬头,他望着那呼啸而下魔柱,手掌猛然紧握重枪,脚掌一踏,身形竟然是暴冲而起。
    
        唰!
    
        魔刑天脚踏虚空,一枪暴刺而出,枪虹席卷,犹如魔龙咆哮,毫不退缩的重重点在那黑色魔柱之上。
    
        铛!
    
        清脆的金铁之声响彻而起,肉眼可见的波纹从天空上扩散,不过这一次魔刑天倒再未如同先前那般狼狈,只是脚尖连点虚空,便是将那股可怕的力量化解而去,他那死寂的双目。望向牧尘,沙哑的声音,传荡开来:“大须弥魔柱在你手中,就只有这点能耐吗?”
    
        牧尘面无表情。一步跨出,手中大须弥魔柱顿时冲天而起,滔天凶煞弥漫,只见得其体积瞬间暴涨,短短数息。就已是数百丈庞大,而牧尘则是伸出双手,犹如隔空环抱住魔柱,重重挥下。
    
        “砰!”
    
        这一片空间都是在此时呈现一些扭曲之感,千丈之内的空气都是尽数的爆炸,仿若真空地带。
    
        “龙噬!”
    
        魔刑天手中魔枪陡然一震,滔天黑芒席卷,旋即直接是自魔刑天手中脱手而出,龙啸之中,黑光绽放。竟然直接是在那天空上化为了一条蜿蜒盘踞,足足数千丈庞大的魔龙,魔龙盘踞,仿佛遮掩了天地。
    
        吼!
    
        魔龙咆哮,百丈龙爪暴探而出,竟是抓住了那呼啸而下的魔柱,巨大的龙尾也是携带着可怕的力量,狠狠的甩向大须弥魔柱。
    
        砰!砰!
    
        两道庞然大物在天空上悍然相撞,那可怕的力量波动,犹如是将空间蹦碎。可怕之极。
    
        这是太古凶器与绝品灵器之间的对决!
    
        只不过眼下这太古凶器,却是处于封印状态,反观那绝品灵器,却是在魔刑天的手中。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无数强者都是仰头望着天空上那惊天动地般的战斗,眼中满是惊叹,谁都看得出来,天空上的两人,都是杀气勃发,出手之间。也尽是杀招,摆明了是要取对方性命。
    
        不过当他们在转念想到北苍灵院与龙魔宫之间的恩怨后,又是释然,这本来就是生死对头,如今对决,谁再留情,恐怕就是傻子了。
    
        嘭!
    
        那噬龙魔枪身为绝品灵器,显然也是具备了灵性,只需要魔刑天的命令,便是能够自动对敌,但同样的,大须弥魔柱更是身为太古凶器,其威能,堪比真正的神器,如果不是因为被封印的缘故,恐怕一砸之下,就能将这噬龙魔枪砸碎过去,所以,面对着噬龙魔枪的攻势,大须弥魔柱似乎也是被激出了一些凶气,滚滚凶煞之力弥漫出来,狠狠的对着那噬龙魔枪所化的魔龙怒憾而下。
    
        而在大须弥魔柱这般攻势下,那巨大魔龙也是发出阵阵痛啸,不管怎么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大须弥魔柱被封印,但那种力量也远非一件绝品灵器能够相比,因此在这种对轰中,倒是噬龙魔枪逐渐的落入下风。
    
        魔刑天抬头望着那逐渐落入下风的噬龙魔枪,眼中倒没有丝毫的波动,只是将视线转向牧尘,淡淡一笑,道:“现在没了大须弥魔柱,你拿什么与我抗衡?”
    
        他祭出噬龙魔枪,本就是为了牵制住大须弥魔柱,而只要牧尘手中没有这一件可怕的凶器,魔刑天对他的忌惮,显然将会锐减。
    
        或许噬龙魔枪不能把大须弥魔柱拖住太久,但这些时间,已经足够他解决掉牧尘了。
    
        唰!
    
        他的声音一落,身形却已是化为一道黑烟,快若鬼魅般的对着牧尘暴掠而去。
    
        牧尘眼神一凝,身形一动,龙影在其脚下浮现,身形也是陡然暴退。
    
        “凭你这种阶段的龙腾术,恐怕还摆脱不了我。”魔刑天漠然一笑,一步跨出,这一瞬间,他的身体仿佛是变得有些虚幻起来,一颤之下,直接消失了过去。
    
        牧尘见状,瞳孔顿时一缩。
    
        轰!
    
        黑色的雷光,几乎是同时间自牧尘体内爆发而出,雷弧跳跃,胸膛处,两道雷纹浮现,雷神体瞬间催动。
    
        嘭!
    
        在牧尘雷神体催动的那一霎,在其身后,一只手掌,仿佛自虚无中洞穿而出,携带着滔天灵力,毫不留情的便是对着牧尘后背心要害处重重拍下。
    
        牧尘没有转身,但却也是同样一掌对着后方拍去。
    
        砰!
    
        双掌硬碰,可怕的波动席卷而开。
    
        牧尘身形倒飞而出,一抹血迹自其嘴中浮现出来,在与这魔刑天真正硬碰的时候,他方才能够感觉到后者的强大,那种浩瀚的灵力,犹如大海一般,仿佛无穷无尽,而且,魔刑天的灵力,显然比寻常灵力要更为的精纯与强大。
    
        那应该是因为他曾经渡过灵力难的缘故。
    
        牧尘身形倒飞,只是那眸子之中却是一片冰寒,他没有任何的调息,也并不理会手臂处传来的阵阵痛感,双手陡然结印,磅礴灵力,自其体内暴涌而出。
    
        在其身后,只见得一片星空再度浮现,四道巨大的兽影,在其中飞快的凝聚成形。
    
        牧尘毕竟只是通天境初期,即便此时体内充斥着凶煞之力,但也不可能在与魔刑天的正面硬碰中占得丝毫上风,所以他想要取胜的话,必须依靠神诀的优势。
    
        “还来这一招吗?”
    
        魔刑天望着牧尘身后星空,却是淡漠的笑笑:“这一招或许对柳影能有一些用,但对我,恐怕没什么威胁。”
    
        牧尘面无表情,并没有理会,印法一变。
    
        吼!
    
        咆哮之中,四道巨大的兽影,陡然自星空之中暴掠而出,然后直接是对着魔刑天冲去。
    
        魔刑天见状,淡漠的摇摇头,滔天般的灵力自其体内弥漫出来,犹如一片海洋,声势浩荡,携带着碾碎重重山岳之力。
    
        牧尘眼神冰冷,双手在此时陡然结出了一道极为复杂的陌生印法。
    
        四道兽影,突然仰天长啸,四兽体内,有着光芒射出,彼此连接,远远看去,仿佛是化为了一道千丈庞大的巨型光印,那光印之中,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占四方,灵力浩荡,犹如是要封印天地。
    
        “四神星宿经,四神封天印!”
    
        嗡!
    
        巨大的神印爆发出嗡鸣之声,直接化为一道光虹,铺天盖地的镇压而下,天地间的灵力,都是在此时逃散而开。
    
        神印笼罩下来,夏悠然,柳影等人面色都是隐隐有些变化,特别是后者,眼神震动,旋即又是有些咬牙切齿,这个小子,究竟隐藏了多少底牌!
    
        砰!
    
        神印笼罩而下,那自魔刑天体内席卷而出的滔滔灵力,竟然是被尽数的镇压溃散,漫天光芒,在那神印之下减弱,犹如是被封印了一般。
    
        魔刑天抬头望着那飞快镇压而来的神印以及在神印镇压下,飞快消散的滔天灵力,那死寂般的眼瞳,终于是泛起了一些凝重的波动,旋即他似是轻轻一叹,叹息之中,依旧冷漠并且充满着杀意。
    
        “通天境初期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难怪北苍灵院对你那么看重...”
    
        “放任你修炼下去,恐怕要不了一年的时间,这北苍大陆年轻一辈,就再无人能够与你抗衡了...”
    
        “不过...或许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了啊...”
    
        魔刑天指尖突然有着殷红的鲜血流淌下来,旋即轻轻的点在其额头之处,鲜血流淌下来,旋即有着血丝一点点的攀爬进了他那对死寂的双瞳之中,隐隐间,仿佛是在其脸庞上化为了一道诡异而狰狞的血符。
    
        夏悠然他们也是见到了魔刑天这般诡异举动, 先是一怔,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顿时惨白。
    
        “这是...弑龙魔符?”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感谢,大家新年快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