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战魔刑天
    第四百一十七章
    
        凶煞充斥着天地,巨大的魔柱犹如擎天之柱一般,矗立在那天地之间,散发着惊人的波动,这片天地,所有强者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站在魔柱之上的少年身影,他竟然要挑战魔刑天!
    
        “这个小子,真是疯了...”
    
        有人喃喃自语,连夏悠然,西青海,苏不朽这种北苍大陆上年轻一辈的顶尖人物在魔刑天的霸道下都只能咽下怒气,谁能想到,牧尘竟然敢站出来,并且向魔刑天发出了战帖。
    
        这一幕,让得他们真是不知道该感叹牧尘的勇气,还是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不过,也不得不说,当少年修长的身影傲然立在那巨大魔柱之上,狂风吹拂得衣袍猎猎作响时,那种气势,有种气吞山河之霸气,令人为之折服。
    
        夏悠然,西青海,苏不朽三人抬头怔怔的望着那道身影,眼神都是有点复杂,特别是西青海,当初牧尘在西荒城与魔龙子激战的时候,他也是在场,那时候的他,显然是在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角度来看着两人的战斗,或许那时他并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后,这个少年,却是会耀眼得连他都是感觉到刺目。
    
        那种成长速度,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而在那登顶的台阶上,魔刑天四人的身影都是顿了下来,柳影三人转头望着那脚踏魔柱的牧尘,神色都是微微变幻,柳影更是咬了咬牙,为此处牧尘的那种气势,而感到惊嫉。
    
        魔刑天的身影也是停下,他顿了片刻,然后方才在那漫天的目光注视中缓缓的转过身来。
    
        他的面色,依旧没有任何的波动,那对死寂般的眼瞳盯着牧尘,似是笑了笑。道:“借助了大须弥魔柱的凶煞之力吗?凭借通天境初期的实力,就能做到这一步,真是厉害。”
    
        牧尘眼神冰冷的注视着魔刑天,缓缓的道:“你在我们北苍灵院悬赏榜上挂了这么多年。这一次,或许该伏诛了。”
    
        轰!
    
        就在他最后一字刚刚落下瞬间,牧尘身形陡然暴掠而出,双手虚抱,只见得那擎天巨柱般的大须弥魔柱竟是飞快的缩小。然后化为一道长约十丈左右的黑色石柱,落进牧尘双手虚抱内。
    
        石柱通体斑驳,遍布着岁月的痕迹,其上还有着众多因为那曾经的惊天之战而留下的道道深痕,当然,除此之外,还有着一些暗紫色的花纹弥漫,那是来自体内那一页“封印之页”的封印之力。
    
        这大须弥魔柱太过的凶煞,如果不将其封印的话,凭借现在的牧尘。根本不可能将其掌控,虽说封印之后,大须弥魔柱的威力会大为的减弱,但对于现在的牧尘而言,却已是足够了。
    
        唰!
    
        牧尘虚抱石柱,直接是携带着滔天凶煞对着魔刑天暴掠而去,气势骇人。
    
        “哼!”
    
        那柳影,董渊三人见状,则是一声冷哼,欲要出手。
    
        咻!
    
        不过还不待他们动手。夏悠然,西青海,苏不朽三人便是掠至前方,将他们的路线阻拦而下。
    
        “那边的战斗。你们还是都待着吧。”夏悠然俏脸冰冷,淡淡的道。
    
        “夏悠然,你还真以为那个小子能是魔刑天的对手吗?”柳影面色阴沉的道。
    
        “是不是对手,那也得打完才知道,至少他有着跟魔刑天动手的勇气。”夏悠然红唇掀起一抹不屑,在她看来。牧尘可比这柳影强上一百倍。
    
        “这也叫勇气?”柳影讥讽的道:“这叫做不知死活,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想想,待会究竟怎么为他收尸!”
    
        “不劳费心。”夏悠然冷声道:“如果你们想要动手的话,那我们也只能奉陪一下了。”
    
        董渊闻言顿时呵呵一笑,道:“动手多伤感情啊,这种局面持续不了多久的,等那小子被魔刑天杀了,你们也就能歇息了。”
    
        西青海与苏不朽面色都是一沉,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如果牧尘真的输了的话,那么这次他们也只能放弃了,面对着一个如此厉害的魔刑天,就连他们也不得不失了几分锐气。
    
        夏悠然倒是咬了咬银牙,抬头望着天空,想着如果到时候牧尘不敌,她就必须出手救他一下,不然以那魔刑天的狠辣,必然是会对牧尘下杀手,而她显然也不可能眼睁睁的见着牧尘死在魔刑天手中。
    
        轰!
    
        在夏悠然,柳影他们互相对峙的时候,天际上,牧尘已是踏空而来,那猩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下方那衣衫单薄的魔刑天,浑身杀气弥漫。
    
        魔刑天面无波澜的望着气势骇人的牧尘,手指凌空一点,旋即天地间灵力暴动,一道约莫百丈庞大的灵力光虹,陡然自其指尖暴射而出,那种灵力磅礴程度,看得夏悠然他们面色都是忍不住的微变,魔刑天的灵力强横程度,似乎远超他们。
    
        “砰!”
    
        牧尘望着那暴掠而来的灵力光虹,却是没有丝毫避让的迹象,双手环抱魔柱,一声低喝,便是将那魔柱抡起,犹如力劈山岳,当头怒砸在那道灵力光虹之上。
    
        咚!
    
        仿佛是有着低沉得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在天空上传开,那魔柱之上,有着滔天凶煞涌动,魔柱挥下之处,那看似磅礴的灵力光虹,竟然是被生生的抡爆而去,爆成漫天光点。
    
        无数人看得一惊,此时的牧尘,太凶悍了。
    
        唰!
    
        而在那漫天光点中,牧尘身形如电般疾射而出,下一霎那,已是出现在了魔刑天上方,旋即那魔柱便是携带着滚滚凶煞,横扫而来。
    
        魔刑天死寂的眼中掠过寒光,五指陡然紧握,一拳轰出,同样是有着一股煞气弥漫,磅礴浩瀚的灵力,那般波动,就连柳影他们眼皮都是跳了一下。
    
        “龙魔劲!”
    
        沙哑的喝声响起,魔刑天一拳狠狠的轰在那横扫而来的魔柱之上,拳风之上,仿佛是有着一条魔龙咆哮凝聚,煞气腾腾。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肉眼可见的波纹自接触处荡漾开来,魔刑天脚下的大地,寸寸崩裂,然后那种破碎,便是犹如波浪一般扩散而开,一层层的阶梯,开始断裂。
    
        夏悠然,柳影等人见状,连忙暴退而开,生怕被那种强大的冲击波及进去。
    
        “这样就想挡住大须弥魔柱,你也太小看你们龙魔宫这件至宝了吧?!”牧尘一声冷笑,那大须弥魔柱之上,顿时有着血红光芒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开,那种凶煞,犹如血云滚滚,骇人之极。
    
        血云翻涌,那缠绕在魔刑天拳上的魔龙之影,竟然是直接被生生绞碎震散。
    
        魔刑天眼神微微一凛,感受着那股疯狂涌来的凶煞,那股力量太凶,一经接触,便是无孔不入的侵蚀进入他的体内,令得他体内灵力都是震荡起来。
    
        “好霸道的大须弥魔柱!”
    
        魔刑天沙哑的道,以如今牧尘的力量,所能催动的凶煞之力,不过十之一二,但即便如此,也是令得他体内灵力震荡,这件龙魔宫的至宝,果然非凡。
    
        “啪!”
    
        他袖袍一挥,借助着那股推力,身形犹如一缕黑烟,迅速暴退,试图避开那大须弥魔柱的锋芒。
    
        “轰!”
    
        不过牧尘哪会给他这种机会,双手虚抱,手持魔柱,横扫而过,瞬间追上魔刑天,然后魔柱便是狠狠的扫在其身体之上。
    
        咚!
    
        低沉之声响彻而起,然后这片天地间便是响起一连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因为魔柱横扫而过,那魔刑天身形直接狼狈的倒射了出去,他双脚搽着地面,划出深深的痕迹,如此退出了数百丈,然后脚掌重重一跺,崩裂大地,强行把身体给稳了下来。
    
        稳下身体的魔刑天,周身灵力动荡,衣衫也是破碎下来,嘴角仿佛是出现了一抹细微的血迹。
    
        大须弥魔柱毕竟是太古凶器,虽然如今被牧尘封印,可那种弥漫的凶煞之力,却是依旧可怕,据说凡是被其击中的人,凶煞之力就会侵入体内,侵蚀灵力,最后波及神智,令人陷入疯狂之中,端的是凶狠无比。
    
        现在魔刑天以**硬生生的抗了一记魔柱攻击,即便他实力非凡,但显然也并不会轻松。
    
        那悬浮在远处半空的夏悠然他们见到这一幕,也是微微张嘴,眼中满是震动之色,想来都没料到这番交锋,竟然会是牧尘稍稍占了一点上风。
    
        烟尘之中,牧尘手持魔柱,重重一跺,大地颤抖,那猩红的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魔刑天。
    
        “呵呵。”
    
        魔刑天拍了拍身体上的尘灰,旋即有着沙哑的笑声传出,他缓缓抬起头来,那对死寂的眼睛中,终于是泛起了一道道的波动,那素来没什么表情的脸庞上,也是有了一些感兴趣之色。
    
        “你倒是没让我太失望...”
    
        魔刑天笑着伸出手掌,旋即猛然一握,只见得黑光凝聚,一柄黑色重枪,出现在了其手中。
    
        那柄重枪,通体布满着黑色的鳞片,闪烁着幽暗的光泽,在那枪首处,则是呈现魔龙噬咬之态,森森的尖牙,形成枪尖,锋利无匹,犹如能够撕裂天地。
    
        “那是...”
    
        夏悠然他们见到那柄黑色重枪,面色微变:“龙魔宫的绝品灵器,噬龙魔枪?!”
    
        魔刑天手持黑色重枪,那一霎,他的气势,也是层层暴涨,犹如魔龙突破束缚,出现在了这片天地,欲要噬天。
    
        “既然这样...那接下来,我们就好好玩玩吧!”
    
        (最后3个半小时,拜求月票!
    
        继续去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