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魔刑天
    第三百九十九章
    
        身着麻布衣衫的普通男子在牧尘他们前方站定,那死潭般的双目,没有丝毫的波动,却是令得人心生寒意。
    
        牧尘的目光,也是在此时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子,浑身都是呈现一种紧绷的姿态,体内灵力已是运转起来,从眼前之人身上,他察觉到了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就算是魔龙子都是远远不及!
    
        他眼神冰冷的盯着这来者不善之人,心中却是隐约的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在牧尘身旁,洛璃纤细玉手也是覆盖上了剑柄,对方一旦有任何的动静,她便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魔刑天,你要干什么?!”率先出声的,却是一旁夏悠然,她戒备的盯着眼前的男子,叱喝道。
    
        魔刑天。
    
        这个早已猜到的名字在这层阁楼中传开,依旧是引来了一些人震动的神色,如今的北苍大陆,年轻一辈中,夏悠然,柳影这些人都能够算做其中的顶尖层次,但谁都知道,在这些顶尖的年轻人中,最令人忌惮的,恐怕还是龙魔宫的魔刑天。
    
        虽然最近这一两年,魔刑天在北苍大陆上露面的频率远远比不上魔龙子,但他的存在,依旧是让得很多年轻天才感到心中发沉,因为这些年来,似乎就没传出过魔刑天战败的风声...当然,这是以同辈之间的较量为前提。
    
        所以,从某种程度而言,魔刑天极有可能算是北苍大陆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虽说并没有类似的流言传出来,但毕竟人人心中都是有一杆秤,一些东西,还是能自己评估的。
    
        虽然夏悠然,柳影,苏不朽等这些各大顶尖势力的天才也是极其的出色,不过如果要问他们年轻一辈真正最忌惮谁的话。恐怕非魔刑天莫属。
    
        而面对着夏悠然的叱喝,魔刑天眼神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那死潭般的眼睛只是盯着牧尘,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波动:“我这次的任务是杀了你。”
    
        洛璃那美目之中。一抹冰冷陡然掠过,她玉手一抖,剑吟响彻, 一道剑气便是毫不留情的对着那魔刑天暴射而去。
    
        在那剑气即将射到魔刑天身体上时,他身躯表面似是有着一道灵力光圈浮现。直接是将那剑气抵挡了下来,旋即他摇了摇头,道:“弱了一点。”
    
        “是吗?”洛璃美目一寒,玉手一握长剑,就要出手,但却是被牧尘手掌握住了,她偏过头,后者冲着他摇摇头,旋即方才抬起眼睛盯着眼前这给人一种心悸感觉的男子,笑道:“你如果是想在这里杀我的话。我会觉得你脑子坏了。”
    
        话音落下,他那眼神却是瞬间冷冽凌厉下来,那语气也是犹如刀锋一般:“滚开。”
    
        嗡。
    
        这层阁楼中,顿时有着低低的惊哗声传荡开来,不少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牧尘,显然是没料到他竟然敢以这种口气和魔刑天说话。
    
        一些暗处紧盯着这边的目光,也是在此时微微一闪,暗道一声有趣。
    
        魔刑天那死潭般的目光,似乎也是波动了一下,他在考虑着此时动手击杀牧尘的成功概率。
    
        哒。
    
        他最终踏出了一步。不过步伐刚落,他眼神便是微微一凛,他感觉到一种危险波动突然从牧尘身旁那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漂亮女孩体内涌出来。
    
        他的步伐停顿了下来,那面庞上。首次出现了一些凝重。
    
        “他让你滚,你听不懂话吗?”那白裙如雪的漂亮女孩,缓缓的抬起那俏美的脸颊,只不过那美目中,此时却是弥漫着冰冷的寒气。
    
        魔刑天瞳孔一缩,不过旋即他面庞便是一抖。因为他见到,那漂亮女孩出手了。
    
        并没有太过绚丽的动作,那漂亮女孩伸出纤细玉手,玉指陡然握下。
    
        伴随着她玉手握拢,只见得那魔刑天周身的空间,竟然是在此时猛然崩塌下去,一道道光线自空间中暴射而出,犹如光网一般,笼罩向魔刑天的身体,那光线掠过处,空间都是出现了一条条黑色的痕迹。
    
        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感觉,在此时涌上了魔刑天心头,他身形猛的暴退,那一霎那,仿佛身体都是虚幻了一瞬,然后在那连空间都能撕裂的光线收缩到他的身体之前,出现在了后方十数米外。
    
        牧尘双目微微一眯,这魔刑天的身法,相当的诡异,先前的那一瞬,犹如从实体转化成了虚影一般...不过这家伙,还真是厉害,竟然能够在灵溪的手中避开一击,虽说这也有着灵溪不曾真正动手的原因,但不论如何,后者都拥有着足以碾压魔刑天的实力啊。
    
        “哼。”
    
        灵溪见到她出手竟然未能将这魔刑天解决,柳眉微蹙,也是感到很不满意,旋即她玉手一拍桌面,然后众人便是感觉到天地间灵力疯狂的波动起来,那魔刑天所在的范围,空间都是变得异常的扭曲,看上去犹如是一个空间囚牢一般,将那魔刑天彻底的隔绝。
    
        “空间为牢?至尊强者?!”
    
        这层楼阁中,猛的传出一道道惊骇的声音,所有人都是惊恐的望着灵溪,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显然是无法相信如此年轻的女孩,竟然会拥有着至尊级别的实力,北苍灵院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恐怖的学员?
    
        灵溪没有理会那些惊骇之声,玉指一弹,一道压缩到极致,犹如晶柱般的光芒便是自其指尖疾射而出,洞穿空间,直奔魔刑天眉心要害而去,显然是打算直接夺其性命。
    
        周围再度有人震动,显然是被灵溪下手的狠辣所震慑。
    
        魔刑天被束缚在那扭曲空间内,连身法都是无法施展,他眉头紧皱的望着那暴射而来的可怕光芒,但脸庞上出奇的没有什么恐惧之色。
    
        “哼,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龙魔宫的人下杀手?!”
    
        就在那晶体光柱即将击中魔刑天时,一道淡淡的冷哼之声,陡然响彻而起,旋即空间蹦碎,仿佛是有着一道苍老干枯的手掌拍出。一掌便是将那扭曲空间拍碎,同时也屈指一弹,将那道晶体光柱击碎而去。
    
        空间波动,一道黑袍人影出现在了魔刑天身旁。正是那龙魔宫的黑龙至尊,而此时的他,眼神阴寒的望着灵溪,一股可怕的至尊威压弥漫开来,令得这楼阁中不少年轻强者面色都是一变。急急后退。
    
        灵溪上前一步,挡在牧尘他们身前,美目中冰冷涌动,修长的玉指之下,有着灵光在闪烁,周围的空气也是犹如沸腾起来一般,隐隐的有着格外强大的波动在凝聚。
    
        “你就是北苍灵院里那位精通灵阵的长老吧?”黑龙至尊望着灵溪周身沸腾的空气,那种特殊的波动令得他眼神一凝,旋即他淡漠的道。
    
        “原来是北苍灵院的长老...”
    
        “不过怎么年龄看上去与我们并差不了多少...”
    
        “那种实力的强者,要将外貌弄得特别一些应该不难。”
    
        “但总感觉不对啊...”
    
        黑龙至尊的话让得这层楼阁中不少人悄悄松了一口气。但隐隐有些觉得不太对,不过如此年轻的至尊,会不会太打击他们了?
    
        “如果你是北苍灵院长老的话,恐怕今日就坏了规矩了!”黑龙至尊眼神阴翳的道。
    
        “呵呵,我们已经提醒过这位老兄了,不过他执意要出手...”牧尘轻轻一笑,那脸庞上却是有些可惜之色,他先前言语激这魔刑天,就是想要他出手,那样他们也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所以就算把他给杀了也没关系,但这魔刑天也的确很难对付,先前一步跨出,同样也是在试探着他们这边的能耐。
    
        只不过或许唯一出乎他意料的就是灵溪实力竟然会这么强。
    
        “这里哪有你这小辈说话的地方!”黑龙至尊寒声道。对于牧尘,他显然是极其的讨厌,毕竟在后者的手中,还握着他们龙魔宫的至宝!
    
        “呵呵,黑龙至尊真是好大的威风,与我们北苍灵院的学员也能斗起来。”淡淡的笑声突然的响起。牧尘身旁空间波动,太苍院长现出身来,他望着黑龙至尊,淡笑道。
    
        黑龙至尊眼神阴冷的盯着太苍院长,冷笑道:“太苍,没想到你们北苍灵院竟然还真的敢来参加圣灵山,怎么?当年死去的那些顶尖学员,还没让你们接受到足够的教训吗?”
    
        太苍院长眼神也是漠然的看了黑龙至尊一眼,道:“这次的圣灵山可还没开始呢,现在太得意,别到时候话收不回来。”
    
        “是吗?那我倒是要拭目以待了。”
    
        黑龙至尊讥讽的一笑,眼神在牧尘身上瞟了瞟,摇摇头,道:“真以为对付了魔龙子就是什么难得一见的天才了吗?看来你们北苍灵院这些年,果然是越来越没用了,放心吧,既然来了,那这一次,我龙魔宫会再让你们尝试一下数年前的滋味。”
    
        话音落下, 他便是冷笑着转身而去,无人敢拦。
    
        魔刑天转身时,目光则是冲着牧尘看去,他似是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并没有丝毫的温度,那死潭般的眼睛,也是犹如在盯着一具尸体一般,旋即他也是转身而去。
    
        牧尘望着那魔刑天的背影,双目中也是掠过冰寒之色,这个魔刑天,不愧是他们北苍灵院悬赏榜第一的超级狠人,这种感觉,比起魔龙子棘手多了...
    
        看来这次的圣灵山,倒是会很有些波折了。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