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静姨
    第三百八十六章
    
        淡淡的水雾自水池中升腾而起,但却是无法掩盖住那香艳的一幕。
    
        哗!
    
        灵溪也是察觉到了牧尘那直直看过来的目光,犹如玉般莹白的脸颊上也是浮现一抹绯红,旋即她玉手一挥,便是有着一道水柱冲出,直接对着牧尘喷洒了过去。
    
        冰凉的池水喷洒在身体上,牧尘也是陡然清醒过来,眼睛连忙转移开去,有些尴尬,他不太明白灵溪这是打算做什么。
    
        “进入水池修炼,将其中的灵力尽数吸收。”
    
        灵溪尽量的将身子放低,但水池中的水并不太深,所以也无法遮掩全部,雾气升腾起来,令得她那素来都是冷漠的俏脸变得有些绯红,她轻咬了咬银牙,道:“还有,管好你的眼睛,敢乱看的话,我就把你撵出去。”
    
        牧尘连连点头,然后直接跳进了水池中,手掌一摸那池水,眼中便是有着惊异涌出来,显然是察觉到池水中所蕴含的精纯灵力。
    
        这种波动,显然是灵溪体内的灵力,她竟然是将自己的灵力融入了池水,来供他修炼。
    
        牧尘一时间有些发怔,眼神有点复杂的望向那薄薄水雾中,依旧显得玲珑的娇躯,那里有着相当妙曼的曲线在延伸。
    
        “干嘛要这么做啊?”牧尘轻声道,灵溪这种举动,简直就是在用她自己的灵力来成全他,这样虽然他的修炼速度会加快,可后者的修炼却是会出现停滞,虽然是短暂的,但这个世界上,会有算是萍水相逢的人为旁人做到这一步吗?
    
        灵溪蹲坐在水池中,她听到牧尘的话,美目中也是掠过一些茫然之色,是啊,她为什么会帮牧尘做到这种程度啊。但为什么,她内心深处对此又是没有半点的排斥...
    
        “我也不知道...或许,这本来就是应该我来做的吧。”
    
        灵溪轻声道:“我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内心深处的感觉。却并没有失去,我只是感觉,这样做的话,应该挺好的。”
    
        牧尘沉默下来,他也是在水池中盘坐着。水雾拍打着他的脸庞,半晌后,微微一笑,道:“灵溪...姐,我能这样叫你吗?”
    
        灵溪娇躯一颤,她抬起美目,望着那水池边笑容灿烂的俊逸少年,一时间竟是有些无法言语,内心深处,似乎是有着什么澎湃的情绪在冲击着心灵。令得那清冷的心,都是泛起了一些温暖的感觉。
    
        于是,一道浅浅的笑容,自那美丽的脸颊上浮现,她螓首轻点。
    
        “灵溪姐,你放心吧,虽然不知道你与我娘亲究竟有什么关系,不过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把失去的记忆找回来!不管是谁对你做的这种事情,我都会帮你!”牧尘斩钉截铁的道。黑色的眸子,明亮而坚决。
    
        灵溪怔怔的望着眼前少年那坚决的眸子,心中那种温暖,竟是令得那坚冰覆盖的心脏。都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流,那种似乎很久很久都未曾出现过的情绪,让得她眼圈都是微红了一点,她微微侧过头,玉手搽了搽眼睛,旋即展颜轻笑。道:“那好吧,就当我这次认了一个弟弟,不过光说大话可不行哦,现在的你,还太弱了呢。”
    
        牧尘嘿嘿一笑,道:“我会努力的。”
    
        “好了,你还是先修炼吧。”灵溪轻笑,道。
    
        虽然知道这池池水代表什么,但牧尘却并没有矫情,有时候,这种情分记在心中就可以了,挂在嘴上,反而显得虚伪。
    
        所以他轻轻点头,双目则是缓缓的闭上,体内大浮屠诀运转而起,身体表面,顿时有着黑色的光芒蔓延开来。
    
        哗啦啦。
    
        池水波荡,犹如具备了灵性一般,飞快的对着牧尘涌去,那池水中的黑色,也是源源不断的对着牧尘体内钻去。
    
        那些都是来自灵溪体内的灵力。
    
        这股灵力,钻进牧尘体内,立即便是与其本身灵力相融合,而在那融合的霎那,牧尘的体内直接是爆发出了深邃的黑芒,那种黑芒,渗透着牧尘体内每一个角落。
    
        而他体内的灵力,也是在此时猛然暴涨!
    
        磅礴的灵力,沿着经脉高速的运转,最后源源不断的涌入气海内,被盘坐在其中的神魄一口吞下,神魄周身,散发着黑色的光晕,看上去玄奥异常。
    
        一种灵力逐渐强横的感觉,荡漾在牧尘的四肢百骸。
    
        牧尘沉浸在那种灵力变强的美妙感觉之中,大浮屠诀运转的速度,似乎愈发的加快,贪婪的吸收着那源源不断涌进体内的灵力。
    
        ...
    
        水池之中,灵溪望着进入修炼状态的牧尘,她则是微微的蜷起修长笔直的双腿,将雪白的下巴抵在双膝上,体内的灵力,不断的涌出来,然后融入池水之中,补充着那些被牧尘吸收而去的灵力。
    
        而随着体内灵力的流逝,灵溪也是能够感觉到有着淡淡的虚弱感从身体深处涌出来,不过她却并没有停止,纤细玉臂抱着双膝,眼神微微有些恍惚,然后美目一点点的闭上。
    
        一种眩晕之感,在灵溪的脑海中荡漾开来,她的意识,不知不觉开始逐渐的变得黑暗下来。
    
        灵溪的意识,飘荡在黑暗中,那种无助,令得她有些害怕。
    
        黑暗中,仿佛是有着什么波动着,涟漪荡漾开来,隐隐约约的,似乎是有着一些模糊的画面浮现。
    
        那是一片充满着战火与血腥的废墟,一个浑身脏乱的小女孩颤抖着卷缩在乱石中,索索发抖,雨水磅礴的落下,令得她本就单薄的身躯,显得更为的可怜。
    
        她的眼睛已是一片灰暗,她能够感觉到死亡的临近,不过她却并不怎么恐惧,她的年龄虽然小,但却见过太多人世间的残忍与冷漠,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喜欢,就算是消失了,也不会引起任何的注意。
    
        从出生到现在,她似乎就没有感觉到过一丝的温暖。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似乎就要这样的死去吧...
    
        滴落在身体上的雨水,不知何时停止了下来,眼前似乎是有着一道人影出现。她抬起头,隐约的见到了一道温柔的身影。
    
        那道温柔的身影伸出手掌,磨挲着她的脑袋,在她的抚摸下,她那原本冰冷的身体。竟然也是开始有些温度。
    
        模模糊糊的,她觉得这道温柔的身影,让得她感觉到了无比的温暖。
    
        然后她便是见到,眼前的温柔身影轻轻的放下一些食物,再度揉揉她的脑袋,便是起身离去。
    
        她望着那道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抓起地上的食物,然后有些摇摇晃晃的跟了上去。
    
        她一直的跟着,不知道跟了多久。直到她体力耗尽,最后她望着那道仿佛怎么都追不上的温柔身影,娇小的身体,最终一点点的倒了下去。
    
        身体最终并没有碰到坚硬的地面,反而是落进了一个温柔的怀抱中。
    
        “小东西,想要跟我走吗?”那道温柔的身影揉了揉她的脑袋,那声音,同样的温柔。
    
        “嗯。”虚弱中,她紧紧的抓住女子的袖子,犹如抓住人生中残余的温暖。
    
        “可是我要去的地方。也很危险,你跟着我,祸福难料呢...”温柔女子轻轻一叹,道。
    
        她缩进女子的怀中。贪婪的汲取着那种温暖,为了这种温暖,付出再大的代价,她也愿意。
    
        她最终跟着温柔女子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
    
        “灵...灵溪...”
    
        “真好听的名字。”
    
        “真的吗...那我该怎么叫您...”
    
        “嗯,叫我静姨吧。”温柔女子轻轻的笑着。
    
        “嗯...静姨...”
    
        ...
    
        “灵溪,我来教你修炼吧...首先你得选择一部功法灵诀呢。来,选选吧,这些都是很厉害的哦...”
    
        “嗯,我看看...这个行吗?”她望着眼前悬浮的一道道光芒卷轴,每一道都是散发着惊人的光芒,她犹豫了许久,最后却是看向了角落处一卷并不起眼的黑色卷轴。
    
        “呃?”
    
        “怎么了?静姨,不能选它吗?”
    
        “不是...这卷功法,分为阴阳两卷,眼前这卷,是阴卷,阳卷被留给我家小牧了,你如果修炼了它,以后会很吃亏的。”
    
        “小牧?是静姨的孩子吗?”
    
        “呵呵,对啊,一个很可爱的小家伙呢,比灵溪要小一点呢...”
    
        她望着静姨那发自内心的欢喜笑容,心中有些发酸,道:“那静姨怎么和他分开了啊?”
    
        静姨摸了摸她的脑袋,神色有些哀伤下来,道:“因为我想要保护他啊...所以只能离开...”
    
        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那我也修炼它吧。”
    
        “修炼它的话,会给你带来很大麻烦和危险的...”
    
        “不怕,静姨这么想念小牧,那我修炼了相同的功法,以后就能找到他了,到时候,我就带他来见你。”她道,只要能让她欢喜,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温柔女子望着小女孩那稚嫩的小脸,幽幽一叹,抬头望向无尽遥远的地方,那是她要回去的地方,一个拥有着强大力量但却极其冰冷的地方,与那里相比,她更喜欢留在那个小小的北灵境,那里有着她的丈夫,还有着一个她愿意为其倾尽所有的小家伙...
    
        只是,有时候,她却必须做出抉择,因为,她必须保护那个小家伙,所以,就算再不舍,她也只能离开。
    
        ...
    
        水池之中,灵溪修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旋即一点点的睁开,那美目之中,充斥着晶莹的泪花,她轻轻的搽去脸颊上的水花,喃喃自语。
    
        “静姨...”
    
        (求一声月票!!
    
        又是半个小时一票的节奏,泪。)(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