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心眼破阵
    那一只神秘的眼睛,仿佛是从牧尘的心灵深处睁开,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犹如能够洞穿世上的一切迷雾。
    
        牧尘的双目,也是在此时缓缓的睁开,只不过那漆黑的双眼,却是变幻成了透明般的晶透之色,在那对晶透般的眼睛下,似乎天地都是在此时被看透。
    
        眼前的世界,有所变化,不再那么的鲜明,那磅礴的灵力在这对眼睛的注视下犹如是被分解,还原成最基本的天地灵气。
    
        牧尘看向了那九座掩藏在耀眼金光世界中的神山,只不过这一次,那种金光再没能遮掩住他的视线,在他那晶透的双眸下,九座神山一座座的变得透明,唯有在那最右方的一座神山依旧还明亮,而且,在这座神山内,还释放出了无数道灵力光线,这些光线链接着其余八座神山,一种玄妙的波动,随之散发出来。
    
        这座神山,与其余八座,截然不同。
    
        “终于找到你了。”
    
        牧尘的唇角,有着淡淡的笑容掀起来。
    
        在那远处,吴甲也是察觉到牧尘此时那种状态,而当他见到牧尘那变得晶透的双目时,身体却是猛的一颤,一抹难以置信之色,打破了眼中的阴翳,甚至最后令得他失声惊呼:“心眼?!”
    
        吴甲心中震骇,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眼前的牧尘,竟然领悟了心眼状态,那可是一种相当高深的状态,无数灵阵师梦寐以求,这其中自然也是包括了他。
    
        但是,心眼状态却并没有那么容易领悟,无数灵阵师费尽心机,都始终无法将那神秘的心眼开启,但现在,这种状态,却是出现在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身上。
    
        那种打击,让得吴甲面色极为的难看。在灵阵修炼上,他自诩天赋绝佳,可眼下,却是被牧尘打击得体无完肤。
    
        唰!
    
        而在吴甲心中震动时。牧尘却是猛然暴掠而出,直奔那隐藏在最后的真正神山暴掠而去。
    
        只要轰碎那座神山,这座大阵,自然告破!
    
        “轰!”
    
        吴甲见状,面色也是一变。印法一变,急忙催动其余八座神山铺天盖地的对着牧尘镇压而去。
    
        牧尘手掌一握,黑光涌动,一座黑塔浮现,旋即迎风暴涨,化为千丈庞大,矗立在这天地之间。
    
        砰!
    
        九级浮屠塔掠出,与那八座神山凶狠相撞,在浮屠塔周身,四条金龙咆哮而出。散发着万道金光。
    
        在九级浮屠塔拦截住那八座神山时,牧尘身体之上,也是有着龙影浮现,那条龙影比起以往要显得凝练许多,以一种托付之态,载着牧尘瞬间穿梭过长空,出现在了那第九座神山之下。
    
        牧尘脚掌一踏,身体如大鹏般直冲而起,黑色雷弧在其身体表面疯狂的跳跃着,他紧握成拳。晶透的眼睛,在此时仿佛有着无尽光亮掠过。
    
        轰!
    
        他缠绕着黑雷以及磅礴灵力的拳头,狠狠的轰出,然后直接轰在了那座神山底部。
    
        “给我破!”
    
        惊雷般的暴喝响彻天地。黑雷喷射,巨大的裂缝瞬间便是自牧尘拳下蔓延而出,那座巍峨的神山都是在此时剧烈的颤抖起来,裂缝蔓延间,最后弥漫了整个山体。
    
        那吴甲的面色也是在此时巨变。
    
        …
    
        吼!
    
        天际之上,狰狞而凶狠的魔龙蜿蜒盘踞。那股凶煞,犹如真正的上古魔龙,令得天地都是为之颤抖。
    
        整个西荒城,无数强者为之色变,这魔龙子,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在那大殿处,那位青袍男子眼神也是在此时微微一凝。
    
        “沈苍生,这场闹剧,到此结束了!”
    
        魔龙子傲然立在魔龙下方,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沈苍生,嘴角有着一抹凶戾浮现,旋即他伸出手指,遥遥的对着沈苍生凌空点下。
    
        “吼!”
    
        那魔龙仰天长啸,下一霎,它已是化为一道黑色闪电俯冲而下,空间都是在它这种恐怖的冲击下变得扭曲,那片空气,也是承受不住压迫而爆炸开来,天地灵气,纷纷溃散。
    
        这种冲势,足以将一名通天境中期的强者碾压成渣!
    
        那远处时刻注视着天空战斗的苏萱,鹤妖他们,面色都是变得苍白起来,显然也是察觉到魔龙子此次攻势的恐怖。
    
        而在那魔龙俯冲之下,沈苍生也是仰头望着这一幕,他握着金莲战神枪的手掌微微颤抖,旋即眼中有着狂热战意涌出来。
    
        他一步跨出,喉咙间仿佛是有着低吼声传出,璀璨的金光爆发出来,令得他变得耀眼无比,他金枪一震,以一种极为缓慢的姿态,暴刺而出。
    
        轰!
    
        前方的空间,似乎在此时出现了一些皱褶,下一瞬,似乎是有着一道数百丈庞大的金色枪影在沈苍生身后浮现。
    
        “审判神诀,审判之枪!”
    
        低沉之声,响彻而起,那柄金色枪影,在此时爆发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威严,那种感觉,犹如神灵审判天地一般,令人心生畏惧。
    
        嗡!
    
        庞大的金色枪影疾射而出,撕裂了天际,然后在那无数道紧张的目光下,与那俯冲而下的魔龙,悍然相撞!
    
        咚!
    
        惊雷之声,回荡天地,呈现金,黑两色的庞大灵力风暴在此时倾泻开来,瞬间让得这片明亮的天空都是变得暗沉下来,狂风肆虐。
    
        无数人都是紧紧的望着那庞大的灵力风暴,不知道面对着魔龙子如此恐怖的攻击,那沈苍生究竟能否阻拦?
    
        大殿处,那名青袍男子也是双目微眯,旋即眼神一凝。
    
        轰!
    
        就在他眼神波动的霎那,无数人都是骇然的见到,那灵力风暴竟是在此时被生生的撕裂而开,那道巨大枪影,也是被两只魔龙之爪狠狠的抓住,旋即猛然一握。
    
        砰!
    
        金色枪影,在此时被蛮横的捏碎,狰狞的魔龙从那灵力风暴中暴掠而出,然后携带着可怕的阴影。直接笼罩了下方的沈苍生。
    
        磅礴的灵力自沈苍生体内涌出,形成了最后的防护,这是现在的他唯一所能够做的事情。
    
        轰!
    
        魔龙冲击而来,沈苍生身体如遭重击。鲜血顿时狂喷而出,胸膛甚至都被震得有些塌陷下去,身体暴退,犹如断翅的翅膀,急坠而下。最后狠狠的射进大地之上。
    
        那片大地,都是在此时瞬间崩塌,周围的建筑物成片成片的倒塌,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蔓延开来。
    
        整个城市,都是在此时变得安静了许多。
    
        无数人掠上天空,望着那片崩塌之地,浓浓的烟尘,升腾起来。
    
        远处的苏萱,鹤妖等人面色都是雪白起来。通体冰凉,这魔龙子,真有这么恐怖吗?连沈苍生都拦不住他。
    
        天际上,魔龙子凌空而立,他眼神漠然的望着那崩塌之地,袖袍一挥,飓风席卷,将那烟尘尽数的驱散。
    
        随着烟尘散去,众人也是看清楚了其中景象,那片大地。深深的凹陷下去,在那凹陷深处,衣衫破碎,满身鲜血的沈苍生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
    
        他手中依旧还握着长枪。只不过枪身暗淡,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虽然沈苍生依旧还站立着,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恐怕已没有了再战之力。
    
        而没有了沈苍生制约的魔龙子,岂不是立即就能掌控整个战局?
    
        “沈苍生,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魔龙子凌空而立。他淡淡一笑,笑容中有着胜利者的味道,沈苍生虽然厉害,但毕竟还没有真正达到通天境后期,所以与他硬碰,根本占不了丝毫的好处。
    
        沈苍生死死的盯着魔龙子,想要运转灵力,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踉跄。
    
        “看来这次的战局,最终是我们龙魔宫赢了,北苍灵院,不外如是。”魔龙子怜悯的摇摇头,旋即他掌心一握,磅礴的灵力凝聚起来,他的眼中有着杀意浮现,显然已经是打算在这里真正的了结掉沈苍生,对于后者的天赋以及成长性,他还是有些忌惮的。
    
        “下辈子,可别再来北苍灵院这种没用的地方了。”
    
        魔龙子讥讽一笑,手中那磅礴灵力就欲携带着杀意冲出。
    
        轰!
    
        而也就是在这一霎那,那远处被庞大灵阵所掩盖的天空,突然也是爆发出了惊天巨声,无数人诧异的望去,就连魔龙子身体都是一顿。
    
        那里的巨大灵阵,在此时剧烈的颤抖着,最后砰的一声,彻彻底底的爆炸开来。
    
        漫天光点洒落。
    
        无数道视线望着那光点最为浓郁的地方,那里,隐隐的似乎是有着两道人影若隐若现。
    
        大殿处,那青袍男子的神色,在此时首次出现了一些变化,眼中有着浓浓的惊色浮现出来,他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光点逐渐的消散,那两道人影,终于是出现,不过在他们出现的时候,整座城市,都是鸦雀无声下来,眼神惊愕。
    
        在那里,两人近距离的对立,只不过此时的一人,一只手掌,正捏住另外一人的咽喉,那后者,则是面色惨白,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远处的苏萱,忍不住的捂住了红唇,一旁的鹤妖他们,也是神色震动。
    
        因为那里,站着的是牧尘,而被他抓住咽喉的,是吴甲。
    
        他们的那处战场,获胜的,竟然是牧尘!
    
        (在广州参加年会,所以更新会耽搁,大家见谅,欠的更新帮我记着。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