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九重山岳阵
    第三百七十二章
    
        轰隆隆!
    
        九座金色神山,矗立在这片灵光世界之中,金光流溢,犹如神灵居所一般,散发着一种令人心颤的灵力威压之感。
    
        牧尘神色有些凝重,吴甲所布置出来的这一座灵阵,恐怕不会比双莲形态的妖莲屠灵阵弱,这吴甲,果然是有些手段。
    
        远处天际,吴甲眼神漠然的望着牧尘,却是并没有再多说,袖袍一挥,只见得那九座金色神山顿时颤动起来,一**的金色气浪席卷而开。
    
        轰!
    
        一座金色神山冲天而起,旋即直接是携带着铺天盖地的阴影以及金光,以一种无法形容的凶悍姿态,对着牧尘镇压而下。
    
        空气都是在那金色神山下爆炸,空间也是呈现扭曲之感。
    
        面对着这般攻势,就算是实力达到了通天境中期的人,恐怕都不敢有丝毫的小觑。
    
        牧尘黑色眼瞳中倒映着那镇压而来的金色神山,也是长长的吐出一团白气,旋即眼神陡然凌厉,他双掌紧握成拳,而后一拳轰出。
    
        磅礴灵力在其身后化为星空,白虎凝聚,仰天咆哮,化为一道流光伴随着牧尘的拳风,呼啸过天际,与那神山狠狠的憾在一起。
    
        轰隆!
    
        狂暴无匹的灵力风暴肆虐开来,金色神山虽然被震退,但那白虎也是被那股可怕的力量震碎而去,化为漫天光点。
    
        吴甲见状,唇角有着冷笑浮现,印法一变,只见得这一次三座神山呼啸镇压,气势惊人。
    
        牧尘眼神冰冷,身后星空之中,三道庞大的身影再度凝聚,只不过这一次,气势却是变强太多,三道光影掠出。将那三座神山抵挡而下。
    
        唰!
    
        在神山被抵挡时,牧尘身形暴掠而出,身体之上,黑色雷弧闪烁出来。在其胸膛处,一道黑色雷纹缓缓的浮现出来。
    
        一纹雷体!
    
        牧尘速度暴涨,直接是掠至一座神山之下,燃烧着黑炎的灵力犹如光虹一般从其体内暴掠而出,他五指紧握。青筋在拳头表面耸动,旋即,那跳跃着雷弧的拳头,便是一拳轰出,硬憾在那一座神山之底。
    
        咚!
    
        一拳轰下,仿佛这片天空都是剧烈的颤抖起来,牧尘那拳头处,突然有着一道道巨大的裂纹飞快的蔓延出来,短短数息间,便是弥漫了整座神山!
    
        轰!
    
        那座巍峨的擎天山岳。竟然便是在牧尘这一拳之下,彻彻底底的蹦碎开来。
    
        牧尘一拳轰碎这座神山,身体之上,龙影浮现,一闪之下便是暴退了数百丈,而在其退后的同时,一座神山也是再度狠狠的镇压在了他先前所立之处。
    
        “有些本事。”
    
        那吴甲见到牧尘一拳轰爆一座神山,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冷光,这家伙似乎修炼过相当强大的锻体神诀,不然的话。不可能凭借着化天境后期的实力,就能一拳轰爆神山。
    
        “不过你真以为我这九重山岳阵这么简单吗?”
    
        吴甲冷笑,印法一变,然后牧尘便是见到。那先前被他一拳轰爆成漫天光点的金色神山,竟然是在此时再度凝聚,短短数息,一座巍峨神山,就已再度出现。
    
        “我这九座神山,连绵不尽。你打碎多少,它就能再度凝聚,直到你精疲力竭,耗尽所有灵力为止!”吴甲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些嘲讽,传荡开来。
    
        牧尘犹如未闻,身形再度暴冲而出,犹如一道黑色闪电,狠狠的憾在一座神山之上。
    
        嘭!
    
        又是一座神山被牧尘强行轰爆。
    
        不过很快的,那漫天光点再度凝聚,竟又是化为了一座完好无损的神山。
    
        吴甲轻轻一笑,笑容中有些嘲讽之意,这牧尘,还真是不死心啊,陷入了他这九重山岳阵,不管他有着多少的手段,也不管他有多么的不简单,他都逃不出去。
    
        牧尘在接连轰爆了三座神山,并且再度见到神山凝聚后,也是没有再胡乱出手消耗灵力,只是冷笑道:“虽然有些门道,不过毕竟也只是五级灵阵而已,你还真当自己是灵阵大师吗?”
    
        这九重山岳阵的确有些厉害,但牧尘却并不信吴甲的话,那种程度的灵阵,根本就不是吴甲够资格布置出来的。
    
        而且,那也超出了五级灵阵的范畴。
    
        他仰起头,望着那呈圆形将他包围的九座神山,金光流溢,令得它们看上去犹如黄金所铸。
    
        黑色的眸子,倒映着神山,闪烁着精芒,片刻后,他轻声自语:“虚虚实实吗?”
    
        吴甲的瞳孔,在此时猛的一缩,首次用一种阴翳的目光看向了牧尘,心中掠过一抹浓浓的杀意,这个家伙,果然有些棘手。
    
        “九座神山,应该只有一座是真实的吧?将其破的话,或许你这灵阵就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了吧?”牧尘视线锁定眼神阴翳的吴甲,微笑道。
    
        “那也得你有这个本事才行了。”
    
        吴甲心头微震,神色却是愈发的阴翳,他印法一变,只见得那九座神山陡然运转起来,漫天金芒弥漫,将九座神山都是掩藏而去,令得人无法看清它们的踪迹。
    
        轰!轰!
    
        一座座神山从那金光之中狠狠的镇压而下,试图将牧尘抹杀。
    
        而牧尘则是催动了龙腾术,身形如龙影,将那镇压的神山避开,一些无法避开的攻势,便是一拳狠狠轰出,直接将其轰爆。
    
        “得将那座真正的神山寻找出来。”
    
        牧尘望着那璀璨耀眼的金光海洋,心中掠过这道念头,旋即他微微沉吟,双目竟然是在此时缓缓的闭上。
    
        那吴甲望着突然闭上双目的牧尘,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掠过了一抹不安。
    
        ...
    
        嘭!
    
        在那西荒城遥遥的天际之上,两道灵力波动最为强悍的人影,正在凶狠交手,那一**灵力冲击,犹如百丈涛浪,一**的席卷开来,令得整座城市无数道目光都是紧紧的盯在那里。
    
        那里是沈苍生与魔龙子的战场。
    
        砰!
    
        一道金色洪流。撕裂天际,携带着霸道之气,暴刺而出。
    
        吼!
    
        仿佛是有着龙吟响彻,只见得一条魔龙咆哮而出。凶煞弥漫天际,张牙舞爪,直接是与那那金色洪流硬憾在一起。
    
        天空仿佛都是狠狠的一颤,灵力风暴肆虐席卷。
    
        那道金光身影被震退,沈苍生手中金色长枪重重一跺虚空。稳下身形,此时的他,身体上已是出现了一些伤痕,显然,与魔龙子的激战,令得他出现了一点伤势。
    
        在那遥远的前方,灰黑色的灵力弥漫着凶煞之气的荡漾着,那灵力犹如化为一条条巨大的魔龙,在那魔龙之上,便是魔龙子凭空悬浮。
    
        他眼神漠然的望着沈苍生。手掌却是缓缓的握上了背负的那柄黑剑,这黑剑有些宽大,其上布满着一道道的血纹,颜色暗沉,犹如无数鲜血凝固而成。
    
        “到此为止了。”
    
        他的声音,异常的冷漠,沈苍生的坚韧程度超出了他的意料,虽说现在的后者已经触及到了通天境后期,或许下次再见,沈苍生就已经突破。而那时候,魔龙子就真的没有把握能够再度将其战胜。
    
        对于这个北苍灵院的天榜霸主,魔龙子的心中,同样很忌惮。这种对手,留下来,就是心腹大患。
    
        “嗡嗡!”
    
        随着魔龙子手掌握上那柄黑色重剑,那剑身仿佛都是传出了嗜血的嗡鸣声,隐隐的,犹如有着魔龙在咆哮天地。
    
        在那城中的大殿中。青袍男子望着魔龙子那柄黑色重剑,眼神也是微微一凝,喃喃道:“龙魔宫的断龙剑吗...”
    
        沈苍生同样是感觉到了那种极端危险的波动,神色凝重,手掌紧握着那柄金莲战神枪,体内的灵力,在此时毫无保留的涌动起来。
    
        他知道,魔龙子已经打算不顾一切的解决掉他了。
    
        “吼!”
    
        黑色重剑,冲天而起,黑芒席卷而出,犹如一条突破束缚的魔龙一般,在天际之上盘旋。
    
        魔龙子双手陡然结印,铺天盖地的灵力如同洪流一般鼓荡开来,最后犹如千丈水幕,冲天而起,最后被那黑色重剑尽数的吸收而去。
    
        吼!
    
        随着那黑色重剑的吸收,只见得那灰黑色的灵力竟是飞快的凝聚起来,龙鳞一层层的浮现,短短数息的时间,那柄黑色重剑,竟然便是化为了一头约莫千丈庞大的真正魔龙。
    
        那魔龙瞪着巨大的猩红眼睛,其中弥漫着无尽的嗜血,那种煞气弥漫天地,令得天地间的温度都是骤然降低。
    
        魔龙盘踞,庞大的身躯,冰冷犹如铁铸,苍劲有力,仿佛能够蹦碎天地,这等凶兽,足以让人见之胆寒。
    
        那几乎是一头真正的魔龙!
    
        沈苍生望着那盘踞天空的绝世凶物,面色也是微微有点苍白,旋即他深吸一口气,紧握上金莲战神枪,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退缩!
    
        不然的话,其他三处战场,也将会受到牵连。
    
        “那就拼上一场吧!”
    
        他的体内,滔天金光席卷而出,弥漫天地。
    
        而在此时,那庞大灵阵所笼罩的天空之下,那陷入九重山岳阵之中的牧尘,身体也是陡然一颤,那心灵深处,仿佛是有着一只眼睛,缓缓的睁开。
    
        (明天去广州参加年会,这几天更新如果有耽搁,请大家再次帮我记着,16号之后,基本这个月就不会再有其他的事情了,我会全部用来闭关码字。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