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画卷
    嘭!
    
        灵阵屋内,巨大的黑色光塔浮现,将牧尘护在其中,同时也是将那一道道可怕的灵力洪流尽数的抵挡了下来。
    
        狂暴的灵力自黑色光塔表面冲击而开,将塔身也是震得嗡嗡的颤抖着。
    
        轰隆隆。
    
        一波攻势被阻,只见得那灵阵之内再度起了变化,那最外围的一道更加庞大的灵阵缓缓的运转,一种连通天境强者都会色变的灵力波动,荡漾开来。
    
        灵阵屋感觉到了那黑色光塔的强横,试图催动更强的力量,来将它抹除。
    
        黑色光塔也是察觉到危险,顿时塔身微微震动,黑色的光圈荡漾在周围,形成防御,打算强行阻拦。
    
        轰隆!
    
        那巨大的灵阵极快成形,而后运转之间,只见得一道犹如巨龙般的光虹张牙舞爪的冲出来,所过之处,仿佛连那空间都是扭曲了下来。
    
        在那一道巨龙光虹下,甚至连黑色光塔都是显得有些渺小。
    
        而就在那巨龙光虹席卷而来,即将轰中那座黑塔的霎那,那塔内的牧尘,也是在这一霎那猛的睁开了双眼,此时他的双眼呈现一种水晶般的透明之色, 犹如是能够洞穿世间万物一般,极为的诡异神奇。
    
        他的视线,穿透了黑塔,锁定了那席卷而来的巨龙光虹,那上面所蕴含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通天境强者能够承受的。
    
        若是任由它轰击在黑塔上,恐怕连黑塔都会蹦碎。
    
        牧尘那透明的双目,光芒涌动,他猛的站起身来,而随着他的站起,那庞大的黑塔也是迅速的缩小,最后缩回了他的身体。
    
        于是牧尘就独自的暴露在了那巨龙光虹之下。
    
        他眼中的透明之色,愈发的通透,他锁定着那巨龙光虹,那里仿佛是变成了灵力的海洋,无数道灵力溪流在其中分分合合...
    
        牧尘目光疯狂的闪烁着,然后体内灵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开来,身形化为一道虹光,竟是直接与那巨龙般的光虹硬撞在了一起。
    
        笋儿见到这一幕,小脸瞬间惨白了下来,她可是认了出来,这一道灵阵可是灵阵屋第一层中最强大的一道,就算是通天境强者挨上了,也必定化为灰烬,尸骨不存。
    
        “灵溪姐姐,快救...”笋儿急道,拉着灵溪的玉手不断的摇晃着。
    
        神色呆呆的灵溪也是因为笋儿的摇摆猛的清醒了过来,她忍住心中的颤抖,急忙的望向那光幕中,然后便是见到牧尘冲向那巨龙光虹的一幕,顿时那张美丽的脸蛋便是剧变起来,她玉手一抬,一道光虹便是冲向灵阵屋,怒叱道:“给我停下来!”
    
        嗡。
    
        随着她怒叱落下,那灵阵屋之内,磅礴的灵光顿时消散而去,那座运转起来的庞大灵阵,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消散而去。
    
        那片光幕内,磅礴浩瀚的灵力波动消散而去,一切都是变得空空荡荡,牧尘的身影也是消失而去,仿佛是被轰成了灰烬一般。
    
        笋儿面无血色的望着那空荡的光幕内,小小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一旁的灵溪美目也是有些茫然,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从心中涌出来,她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一件对她会很重要的事情。
    
        先前保护着牧尘的那一座黑塔...不就是画卷之中的黑塔吗?为什么他会拥有?虽然她失去了很多的记忆,但那种黑塔,她却是知道,对她也很重要的...
    
        她玉手缓缓的紧握,指尖掐入掌心,带来的剧痛,她却是犹如未曾察觉,只是恍惚失神,犹如丢了魂魄。
    
        一大一小的两人,站在已经变化成破败石屋的灵阵屋之前,都是未曾说话,微风吹拂而来,带来了刺骨的寒意。
    
        嘎。
    
        而就在她们身冷心冷的时候,那石屋破败的石门,却是被缓缓的推开,然后一道满身是血的身影狼狈的走了出来。
    
        她们微微茫然的抬头,望着那站在石门处,满身鲜血,面色惨白的牧尘,有些发愣。
    
        “牧尘哥哥,你还活着!”
    
        笋儿最先回过神来,顿时惊喜的大叫起来,旋即小女孩便是飞扑了过去,牧尘见状连忙伸手拦住她那纤细的腰肢,一股力量冲来,直接是让得现在重伤的他嘴角有着一抹血迹溢了出来,当即苦笑一声,这次可真是有点倒霉。
    
        “啊,牧尘哥哥,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笋儿这才发现牧尘伤势很重,连忙退后,急急的道。
    
        牧尘虚弱的摆摆手,还好他修炼了雷神体,不然这身体恐怕真经不起这样折腾。
    
        “唰!”
    
        灵溪倩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牧尘面前,那对平日里冷漠得不近人情的眸子,此时却是泛着潮水般的波动紧紧的盯着牧尘。
    
        “灵溪长老,别玩我了...”
    
        牧尘被她吓退了两步,面色发白,他算是有点怕这灵溪了,先前他真的是差点就死在灵阵屋里面了,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开启了心眼,这一次,他凶多吉少。
    
        灵溪瞧得牧尘那发白的面色,也是有点尴尬,犹豫了一下,伸出冰凉的玉手抓住了牧尘手臂,然后便是有着温润的灵力涌入牧尘体内,为他修复着伤势。
    
        牧尘倒是被灵溪这样吓了一跳,目光错愕的望着眼前这白衣胜雪的漂亮女孩,接触将近一个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在面对着他的时候没那么冷漠。
    
        不过这样搞得他好不自在。
    
        一旁的笋儿也是诧异的望着灵溪,她对灵溪毕竟要熟悉很多,清楚的知道她其实很有些洁癖的,莫说是沾染男子的手了,有时候甚至连话都不想说,之前牧尘在这里来训练,每天训练完就直接被她赶走,不准他多留片刻。
    
        而且那时候就算是牧尘精疲力竭的昏睡过去,她也是直接让笋儿把他带回去。
    
        然而眼下,灵溪竟然会主动为牧尘疗伤,这真是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三人间的气氛便是这样诡异的安静下来,牧尘只好不自在的享受着这种极端罕见的温柔,好半晌后,待得体内的剧痛稍稍减弱后,便是干咳一声,道:“灵溪长老,差不多了。”
    
        灵溪闻言,这才松开玉手,退后了一步,她盯着牧尘,道:“你开启心眼了?”
    
        牧尘点点头,道:“最后时刻开启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庞上也是有着一抹如释重负般喜悦浮现,这段时间的修炼,总算是有了回报,现在的他,已经真正的开启了心眼状态。
    
        这将会对于他灵阵修为,有着极大的提升。
    
        灵溪也是螓首微点,只是那美目依旧盯着牧尘,那眼神看得后者心头一颤,干笑道:“这段时间麻烦灵溪长老了,牧尘谢过,今日我伤势不轻,就先回去休养一下了。”
    
        说完他便是准备开溜,不过身形刚动,灵溪的倩影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她目光紧紧的盯着牧尘,眼中的波动,再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清冷以及冷漠。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灵溪的声音有些急促,但依旧很清悦。
    
        “笋儿,你先出去一下。”灵溪看向一旁奇怪看着他们的笋儿。
    
        笋儿疑惑的点点头,旋即大眼睛转了转,悄悄的提醒道:“灵溪姐姐,牧尘哥哥可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哦...”
    
        说完她就赶紧偷溜了,生怕惹怒灵溪。
    
        灵溪倒是因为她的这句话怔了怔,旋即那如雪般的肌肤上便是有着绯红涌了起来,羞恼异常吗,她自然是知道笋儿想到哪里去了。
    
        牧尘也是有点尴尬,不过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他可绝对不认为前些时候都对他冷漠得一塌糊涂的灵溪竟然会真的喜欢他。
    
        甚至可能连好感都不会有。
    
        “灵溪长老...你想要问什么?”牧尘看向灵溪,后者那明亮的美目也是将他给紧紧盯住,仿佛是丝毫不肯移开一般。
    
        灵溪盯着牧尘,迟疑了好半晌,方才以一种有些颤抖的声音道:“我想问为什么你的体内,会有那座黑塔?”
    
        “黑塔?”
    
        牧尘一怔,旋即便是明白过来,她说的是九级浮屠塔,不过他则是有点警惕起来,九级浮屠塔是因为修炼大浮屠诀而出现的,而大浮屠诀是她娘亲留给他的,这应该关系到她娘亲,按照他老爹所说,娘亲应该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而且似乎也还拥有着极为厉害的背景,所以,谨慎的他,可不会轻易的泄露这种信息给别人。
    
        “那只是一件防御灵器罢了,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牧尘视线同样是盯着灵溪,缓缓的道。
    
        灵溪看着牧尘,她眼中的神色让得牧尘知道,她并不相信他所说。
    
        牧尘也不理会她信不信,笑了笑,道:“灵溪长老,我能走了吗?”
    
        灵溪美目微微变幻,旋即她一咬银牙,伸出玉手,一把抓住牧尘手掌,然后便是将他拉着对着庭院最深处而去。
    
        牧尘试图挣扎,但却是发现根本就无法摆脱灵溪的束缚,当即只能无奈的放弃,他倒是要看看,这灵溪今天究竟要做什么!
    
        在那远处,躲起来的笋儿见到牧尘被灵溪强行拉走,小脸顿时精彩起来,小手纠结的握在一起,苦着小脸。
    
        “糟了...要不要去告诉洛璃姐姐啊...”
    
        嘎吱。
    
        竹门被推开,纤尘不染的竹屋出现在了牧尘眼中,灵溪将他拉进来,玉手一挥,便是将房门紧闭,然后她方才松开牧尘的手,径直来到蒲团前,跪坐下来,抬起俏脸,凝视着墙壁上的画卷。
    
        牧尘揉了揉那被按出红印的手臂,视线也是四处的打量,然后便是停留在了那墙壁上的画卷处。
    
        揉动的手掌,一点点的凝固,牧尘脸庞上的神情,同样是一点点的凝固下来。
    
        他眼神凝固在那画卷上。
    
        古朴的画卷上,有着一座黑塔,塔身分九级,犹如通达天地,不过牧尘并没有太过在意那座黑塔,他的视线,在此时死死的盯住那塔顶之上,那里,有着一道女子身影盘坐。
    
        那道身影,并不清晰,隐约可见长发飘荡,仿佛是有着一种令人心惊宁和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然而,当牧尘见到这道模糊的女子身影时,却是如遭雷击,一种无法形容的情感从内心最深处喷涌了出来,那是潜藏了十数年的深深眷念...
    
        在那模糊的记忆最深处,仿佛是有着一道极为温柔的倩影,牵着小小婴孩的手,留下了一道轻轻的笑。
    
        那道温柔的身影,驻留在内心最深处,十多年了...
    
        牧尘的眼睛,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湿润模糊起来,他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有着一道被压抑了十数年的沙哑声音,不由自主的从那内心最深处传了出来。
    
        “娘...”
    
        (明日三更,拜求月票!
    
        感谢大家!)(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