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五十章
    第三百五十章
    
        太苍院长雄浑的声音,犹如携带着天地之威,在这北溟广场之中扩散开来,所有的声音,都是在此时被镇压下来,甚至连飘荡的天地灵力,都是被引动而沸腾。
    
        无数学员都是噤若寒蝉,神色骇然,他们能够感觉到,此时的他们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体内的灵力,随时都有着暴动的迹象。
    
        如果此时的太苍院长稍微一动杀机,恐怕他们体内的灵力会在顷刻间暴动,到时候根本不用其他人出手,他们自己就会被自身灵力给折腾死掉。
    
        所有学员面面相觑,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撼,这就是太苍院长的实力吗?果然可怕...
    
        在那对面,费青松面色也是在此时微微的有些变化,太苍院长那喝声其实大部分是对着他而来,这种在别人眼中的喝声,在他眼中,却是犹如猛龙咆哮,携带着可怕的波动。
    
        那种外人无法察觉的声波攻势,却是连他都满心的凝重。
    
        费青松脸庞之上的肥肉一抖,眼神也是变得凌厉起来,他袖袍一挥,空间波动间,将那暴喝而来的音波尽数的抵挡下来,旋即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抓着的血弑,此时的后者已是重伤昏迷,那种伤势看得他都是脸皮一抽,这次血弑的伤势,显然极重,那牧尘,明显是想要取其性命。
    
        “太苍院长,我们远道而来,贵院的学生却是如此凶狠,未免有失大院风范了吧?”费青松沉声质问道,他倒是不敢在这里和太苍院长撕破脸皮,一来这里是北苍灵院的地盘,二来太苍院长能够成为五大院院长之一,又岂是浪得虚名?
    
        他们太鼎灵院虽然也算是有些底蕴,但显然还是没办法与北苍灵院相比的。
    
        太苍院长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淡淡一笑,道:“先前比试原本早已结束。但那血弑却依旧要违规出杀手,牧尘出手反抗,倒也是合理之事。”
    
        “此事,若是要论的话。那也是由血弑违规引起,怪不得牧尘。”
    
        费青松闻言,面庞上的肥肉都是忍不住的抽了抽,看这模样,太苍院长是并不打算让牧尘给他一个交代...这摆明了是要庇护牧尘。
    
        这太苍院长虽然看似和善。但其实霸道得很。
    
        费青松心头恼火,那脸色一时间也是显得有些阴沉。
    
        “费院长,此次的交流会应该也已经算结束,双方各有所胜,倒也是不分上下,不过太鼎灵院天才众多,想来在下一次的学院大赛上,应该会有着不错的表现。”太苍院长也不理会费青松那阴沉的面色,淡笑的声音中,已经有了送客之意。
    
        费青松面色难看。不过这时候再留下去也没了什么面子,只能一挥衣袖,冷哼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过北苍灵院招待了,这次的事,等学院大赛时,我太鼎灵院再来讨教了。”
    
        太苍院长微微一笑。
    
        费青松眼睛狠狠的盯了站在太苍院长身后的牧尘一眼,然而后者却只是冲着他一笑,倒是将他气得肥肉一抖。
    
        哼。
    
        费青松一声暗哼,抓着重伤的血弑落向太鼎灵院学员所在的地方。然后一挥衣袖。
    
        “走!”
    
        磅礴的灵光自费青松袖中席卷而出,直接是将那些学员尽数的笼罩,接着化为一道光虹,快若闪电般的掠出了北苍灵院。
    
        哗!
    
        而随着太鼎灵院灰溜溜的离开。这北溟广场中,顿时爆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欢呼声,那无数道火热的目光盯着场中有着修长身躯的少年,那些目光,比起以往,多了一些真正的尊崇。
    
        先前后者一拳轰飞血弑的惊艳一幕。至今还在脑中驻留。
    
        牧尘听得那震耳欲聋般的欢呼声,也是一笑,然后微眯着双目盯着费青松他们离去的方向,那血弑是一个挺棘手的家伙,不过可惜,先前终归还是没能杀了他。
    
        不过虽然没杀着,但那血弑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先前牧尘在拍中他的时候,已是催动了“黑神雷毒指”,一丝雷毒潜入了后者体内,虽说这道雷毒要不了命,但以后血弑在修炼的时候,恐怕会吃尽苦头。
    
        “年龄不大,手段倒是挺狠。”太苍院长突然转过身来,淡淡的道。
    
        牧尘心头微跳,他那毒指虽然来的隐晦,但以太苍院长那种实力,恐怕是没能瞒过的...
    
        望着太苍院长那看不出喜怒的面庞,牧尘也是不知道这位院长大人心中在想什么,只能选择沉默。
    
        “不过...有时候手段不狠,那就得被别人吃了。”
    
        在牧尘有些忐忑间,太苍院长终于是笑出声来,那笑声中竟是有着一点痛快之意:“做得不错,对于这种敢挑衅我们北苍灵院威严的家伙,那就得打死打残,出了什么事,我都能给你顶下来。”
    
        牧尘目瞪口呆,这素来一副高得不得了的高人模样的院长,竟然也会说出这番话来,不过他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看这模样,太苍院长并没有在意他的那些手段。
    
        “这种交流会,其实对我们而言没什么好处,倒是他们若是胜了,会大肆宣扬,借此抹黑我们北苍灵院。”
    
        太苍院长一笑,道:“以往的话倒是不用太过的在意,不过此次这些家伙正好趁沈苍生与李玄通离开学院时前来,若不是你的话,我想此次交流会,倒真是会让他们得逞了,所以,你算是为北苍灵院立功了,不用担心我会因此处罚你。”
    
        “沈苍生与李玄通离开学院了?”牧尘一怔。
    
        “嗯,他们组队接下了猎杀魔龙子的悬赏任务。”太苍院长微微点头,道。
    
        “魔龙子...”牧尘眼神微凝,上一次他就是遇见了这家伙,如果不是最后沈苍生及时赶来的话,他怕也会相当的危险,不过如今的他实力比起数月之前强悍了太多,若是再遇见魔龙子的话,后者也不见得就能取他性命了。
    
        “现在的你,毕竟资历还浅,等以后的话,如果你愿意,也可以领取这种等级的悬赏任务。”太苍院长一笑,虽说现在的牧尘其实已经实力相当强横,但他却并不打算让他去执行太过危险的任务,万一到时候出了状况,对于他们北苍灵院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损失,毕竟与沈苍生,李玄通他们比起来,牧尘只是一个少年而已。
    
        “所以,现在的你还是继续努力修炼吧,我知道你在灵路中的那些事情,你的那个对手,可并不简单...”太苍院长微笑道。
    
        牧尘眼神一凝,他的那个对手...是说的姬玄吗?
    
        “那姬玄是圣灵院院长亲自收取的,所以圣灵院必然会大力的培养他,加上此子天赋绝顶,还身怀天级灵脉,日后成就必然不低,说不定下一次的学院大赛,圣灵院最出类拔萃的学员,就会是他了。”太苍院长道。
    
        牧尘轻轻点头,姬玄的天赋,他自然不怀疑,当初桀骜如杨弘之流,都是对姬玄颇为的顺从,这足以说明后者的手段与能耐。
    
        在灵路那一年中,除了洛璃让牧尘曾经头疼了一下之外,便只有姬玄给牧尘造成过不少的威胁,最后甚至还设计将牧尘逼离了灵路,那手段与心机,不可谓不深。
    
        如今姬玄已是进入了五大院之一的圣灵院,也不知道与他在北苍灵院的成就比起来,究竟是谁更胜上一分?
    
        牧尘虽然并非睚眦必报之人,但恩怨也是记得清楚,这姬玄是他真正的对手,而且是那种一旦有机会,就会致对方于死地的对手,所以,一旦在学院大赛上遇见,必然会不死不休。
    
        一旦有机会,姬玄一定不会留手,而同样的,牧尘也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我知道了。”牧尘点头,他清楚姬玄的厉害,所以自然不会放松,对于这个对手,他比谁都了解。
    
        “那圣灵院会给姬玄大力支持,你是我们北苍灵院的学员,我们自然是不会什么都不做。”
    
        太苍院长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在北溟那里获得了不少好处,实力也是大为的精进,不过你似乎还是灵阵师吧?而你现在应该在这上面处于了一些徘徊期。”
    
        太苍院长眼力何等的毒辣,一眼便是看出如今牧尘的灵阵修炼仿佛很难再有所进步,毕竟是少了人教导。
    
        牧尘眼睛微亮,急忙点头。
    
        “北溟在灵阵上面一窍不通,给不了你什么帮助。”
    
        太苍院长从怀中取出一道翡翠般的玉牌,上面似乎有着太苍二字,然后递给牧尘:“你明日之后,拿此玉牌去寻灵溪长老,她是我们北苍灵院灵阵造诣最高的人,应该能够给你一些帮助。”
    
        牧尘大喜,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这种灵阵大师的指点了,太苍院长此举,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
    
        “多谢院长。”
    
        牧尘连忙接过那玉牌,诚声感谢道。
    
        太苍院长摆了摆手,道:“感谢就不必了,我想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当下一届的学院大赛时,咱们北苍灵院有个叫做牧尘的新生,能够把那圣灵院最妖孽的天才给镇压下去。”
    
        他微笑的看向牧尘:“怎么样,能做到吗?”
    
        牧尘握着那玉牌,轻轻磨挲,唇角却是掀起了一抹少年的锋锐以及不羁傲气。
    
        “院长放心,学院大赛,那姬玄,交给我来便是。”
    
        (继续去写!!
    
        月票距第二只有八十票!
    
        下次更新出来的时候,咱们能拉到40票吗?!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