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出现【第二更!】
    第三百四十六章
    
        北溟广场上空。
    
        空间扭曲成漩涡之形,在那漩涡之外,一道修长的身影已是缓步踏了出来,而在其踏出来的时候,那股让得众人熟悉而强横的灵力波动,也是在这天地间荡漾开来。
    
        “牧尘!”
    
        无数北苍灵院的学员瞳孔在此时睁大,狂喜之色掩饰不住的涌了出来,那种灵力波动,他们太熟悉了。
    
        “牧尘出现了!”
    
        “终于赶回来了吗?”
    
        “这下好了,看太鼎灵院的那些家伙还怎么猖狂!”
    
        沸腾的声音,铺天盖地的在北溟广场中传开,所有人脸庞上都是布满着惊喜,在如今的北苍灵院,牧尘的名气,已是不弱于沈苍生与李玄通,当他们两人不在北苍灵院的时候,牧尘的名气,显然是最为顶尖的。
    
        当日狩猎场最后一战,彻底的奠定了他在北苍灵院中顶尖地位。
    
        那种地位,就连鹤妖都无法企及。
    
        “这家伙...终于出现了...”苏萱他们也是如释重负,牧尘的现身,无疑是给所有的学员打了一剂强心剂。
    
        一旁的鹤妖面色阴晴不定,不过最终没说什么,现在的牧尘,不论名气还是实力,都胜过了他,他即便不甘,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在那场台上,血弑也是微眯着眼睛望着天际上踏出空间漩涡的那道人影,从四周传来的沸腾声音也是让得他明白了后者的身份。
    
        那个天榜第三的牧尘吗?
    
        血弑冷笑,他今日倒是要来看看,这北苍灵院的天榜前三,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能让他们如此的有信心。
    
        整个广场,都是笼罩在那种沸腾气氛中,那种沸腾,也是令得出现在天空上的牧尘微微的有些发怔,在先前的瞬间。他方才刚刚脱离深度修炼状态...
    
        然而就在他脱离修炼状态后,甚至还来不及对秃头老人道谢,后者便是撕裂出空间裂缝,然后一把将他丢了出来。
    
        于是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怎么回事?”
    
        牧尘眉头微皱。视线看向下方的北溟广场,在他闭关修炼的这一个多月中,院内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了吧?怎么还会如此的热闹。
    
        牧尘的视线,扫过下方,下一瞬。他眼神陡然一寒。
    
        他见到了站在台下的洛璃,后者玉手上,还有着刺眼的鲜血在滴落下来。
    
        洛璃受伤了?
    
        一股凶气掠过牧尘的眼中,他身形瞬间掠下,直接是出现在了洛璃身前,眉头紧皱,声音低沉的道:“怎么回事?”
    
        洛璃见到牧尘出现,眸子中也是掠过一抹欣喜,她轻轻的搽拭了一下小手上的血迹,微笑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谁做的?”牧尘沉声道,这北苍灵院中,如今敢再来招惹他们的人应该不多了吧?莫非又是鹤妖?那家伙还没被打够吗?
    
        “我做的。”有着淡淡的声音,从那不远处传来。
    
        牧尘缓缓的转过身来,那场台之上,负手而立的血衣血瞳青年便是印入了他的眼中。
    
        “你是谁?”牧尘眉头微皱,眼前的人似乎极其的陌生,并没有在北苍灵院中见过。
    
        唰。
    
        那不远处,苏萱则是掠来,她落到牧尘身旁。然后低声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而听到她的诉说,牧尘的面色也是愈发的难看。
    
        特别是当他在听见眼前那血瞳青年使用卑劣手段引得洛璃分心,将她打伤逼退场台时。那面色,已是阴沉得犹如雷暴雨一般。
    
        “抱歉,本来不想把洛璃也牵扯进来的,不过我们实在没人了,沈苍生与李玄通都是暂时的离开了灵院,你又处于失踪中...”苏萱有些歉意的道。
    
        “苏萱学姐。我也是北苍灵院的学员,维护它的名声,也是我的义务。”一旁的洛璃嗓音轻柔的打断了苏萱的道歉。
    
        牧尘微微点头,那原本阴沉的面色,也是在此时缓缓的平静下来,他轻声道:“你们都先退出去吧,接下来,由我接手。”
    
        苏萱与洛璃听得牧尘那看似平静,但却有着冰冷涌动的声音,也是明白,后者已经动怒了,接下来,他将会出手了。
    
        “小心,他是西天界四神族之一的血神族之人。”洛璃提醒道,这血弑虽然手段有些卑劣,但谁如果因此就忽视了他的实力的话,恐怕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牧尘轻轻点头,血神族吗?虽然是个大家伙,不过他们的手脚,也还没资格伸到这里来,而既然伸了过来,牧尘也不介意直接把它给砍掉。
    
        因为洛璃的缘故,牧尘对于西天界那三大神族,可没有半点的好感。
    
        洛璃与苏萱退回场外,唯独留下牧尘立在场中,而当那众多北苍灵院的学员在见到这一幕时,那种气氛,顿时更为的沸腾起来。
    
        “牧哥,揍死那丫的!”
    
        “让他们灰溜溜的滚出咱们北苍灵院!”
    
        “......”
    
        各种各样的声音冲天而起,北苍灵院的那些学员,犹如是在此时被打了鸡血一般,显得亢奋而激动。
    
        那些太鼎灵院的学员则是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之前还憋屈得要死的北苍灵院学员,怎么会一下子就变得如此有信心。
    
        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叫做牧尘的少年吗?
    
        他们将那怀疑的目光投向那缓步走向场台的少年,这么年轻?这种年龄,完全不像是那些经验丰富的顶尖老学员啊。
    
        在那首席台上,费青松也是微眯着眼睛望着那道少年身影,笑道:“这位便是你们北苍灵院天榜排名第三的牧尘吗?不过这实力...似乎远远不够啊。”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来,此时的牧尘,甚至连通天境都没达到,之前那些天榜前十,几乎大半都比他更强。
    
        太苍院长则是微微一笑,道:“有时候光看表面,那会输得一败涂地。”
    
        “哦?”
    
        费青松眉头一跳,笑吟吟的道:“那我倒是要来看看,这牧尘,究竟有什么能耐了...他是天榜第三吧?呵呵,太苍院长,这次若是你们再输的话,恐怕就没什么话说了吧,至于那沈苍生与李玄通,我想等以后,血弑会和他们交手的...”
    
        太苍院长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只是将饶有兴致的目光投向场中的少年,现在的后者,似乎比起一个月之强变强了许多,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他又能否让整个北苍灵院为之轰动?
    
        在那沸腾的气氛以及太鼎灵院诸多怀疑般的目光中,牧尘走上场台,站在了距血弑前方不远处,那黑色的眸子,犹如反射着淡淡的寒芒。
    
        “北苍灵院的天榜前三,似乎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强。”血弑盯着牧尘,从后者的身体上,他并没有感觉到可与他媲美的灵力波动。
    
        “你不该伤她。”牧尘眸子微微低垂,缓缓的道。
    
        “哦?”
    
        血弑眉头微挑,他血瞳盯着牧尘,似是一笑,道:“她的确很厉害的,如果真要彻底动手,我不见得就是她的对手,不过她总归还是太心软了一些,连我都能轻易撼动她的心神...这是她的弱点啊。”
    
        “所以你要付出一些代价啊。”牧尘似是没有理会那血弑的声音,自顾自的低声,轻轻的传出来。
    
        “呵呵...”
    
        血弑笑着,只是那笑容中透着浓郁的嗜血,他微偏着头盯着牧尘:“就凭你吗?你算个什么东西?!”
    
        当最后一句落下时,血弑面庞上的笑容已是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森冷之色,他忌惮洛璃,方才会使用那些手段,可眼前这家伙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他面前装腔作势!
    
        “找死的玩意!”
    
        血弑眼神猩红,一步跨出,滔天般的血光灵力席卷而出,浓郁的血腥味道弥漫了天空,强大的灵力威压笼罩开来,比起之前,尤为胜之。
    
        显然,这血弑已是动了杀意。
    
        场外,苏萱等人都是面色凝重,这血弑的实力,似乎比起古天炎还要强上一线,真不知道这一次,牧尘究竟会如何以对,毕竟,这一次的话,可不会再有什么友好切磋了。
    
        双方都是为了获胜而战,手段不论。
    
        呼。
    
        在那漫天血光灵力的压迫下,牧尘也是缓缓的吐出了一团白气,他抬起头来,黑色眸子深处,仿佛是有着黑色的雷电在奔涌。
    
        他双掌陡然紧握,体内的灵力,也是在此时毫无保留的爆发。
    
        轰!
    
        燃烧着黑炎的灵力犹如狼烟滚滚,直冲天际,弥漫开来,任由那血光灵力如何压迫,都是笔直如光柱,无法将其撼动。
    
        化天境后期!
    
        整座广场,都是在此时有些哗然,那太鼎灵院的学员先是一阵惊愕,旋即嘴角便是有着讥讽之色一点点的扯了出来。
    
        这种实力,究竟是怎么成为那天榜第三的?
    
        他们讥讽的目光望向那些北苍灵院的学员,然后便是一愣,因为他们也是见到,那些北苍灵院的学员,正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嘲讽目光盯着他们。
    
        “这群笨蛋,一个化天境后期的人也敢派出来,真是自讨苦吃...”
    
        “这群蠢货...牧尘可是在化天境初期的时候就能与古天炎学长斗得不分上下了啊...”
    
        无言的心声,在此时的双方心中涌了起来,但却无人说出来,那种气氛,微妙得让人感到滑稽。
    
        (第二更!
    
        继续去写!
    
        虽然在落后,但是本月才刚开始,我们放弃了吗?
    
        求月票!!!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