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压力
    天空上的惊天大战,终是落下了帷幕,辽阔的灵光台,已是在此时被破坏殆尽,那两个深深的巨坑,占据了石台将近一半,一道道狰狞的裂缝蔓延出来,令得那黑漆漆的深洞看上去多了一点寒气。
    
        石台周围,则是漫山遍野的人海,不过此时的人海,都是处于一种安静之中,想来还在回味着先前的那种惊天对碰。
    
        那一道道目光望向天空上的那道少年身影,眼中有着一些敬畏,如果说以前的牧尘,总是让人将他认为是新生的话,那么这一次的战斗,真正的让得他成为了北苍灵院顶尖的风云人物。
    
        天榜之上,他足以拥有着前三的排名。
    
        这种成就,让得不少人为之惊叹,要知道牧尘进入北苍灵院,顶多也就才半年时间,但这半年时间,他的成长,却是让人震动。
    
        如此天赋,堪称妖孽。
    
        “牧尘赢了!”苏灵儿俏脸上涌上难以掩饰的惊喜,她抓住苏萱的皓腕,兴奋的道。
    
        在一旁,黎箐与郭匈也是笑出声来,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天空上的少年,这个家伙,才回来两个月的时间,实力就已经进步到了这种程度。
    
        苏萱也是温婉一笑,美目有点奇特的看着牧尘,连她都没想到,牧尘竟然真的能够战胜鹤妖,毕竟不管牧尘天赋如何,但鹤妖都是老牌的顶尖风云人物啊。
    
        “看来我这天榜第三,要让出来了。”苏萱轻笑一声,倒没有什么不舍,她对于这个本来就不是特别的在意,如果不是那鹤妖欺人太甚,她或许也懒得与其争斗。
    
        在不远处,王统他们也是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旋即咂着嘴巴看着天空上那道身影,眼神略微的有些变化,在他们知晓牧尘与洛璃斩杀了灵王的时候。他们虽然也为之惊叹,但却并没有眼下这种冲击来得强烈。
    
        毕竟,鹤妖是北苍灵院之中的顶尖风云人物啊,整个院内。能够压制他的,恐怕也就沈苍生与李玄通能够办到。
    
        然而现在,又出现了第三人...而且他还是一位新生。
    
        这种感觉所带来的震撼,远远的超越了斩杀一只灵王,虽然鹤妖的实力不见得就会比灵王更强...
    
        “牧尘赢了鹤妖...那就是说。他将会获得那第三个位置...”一旁的安然,突然悄悄的道。
    
        王统他们神色也是凝重了起来,视线带着一点惧怕的望向那云雾缭绕的巍峨山岳,在那山巅之上,有着此次狩猎战的最后镇守者。
    
        那是邢殿三大将。
    
        连沈苍生这等天榜霸主都必须格外忌惮的强大存在,如果无法通过三大将的关卡,那他们所有人这段时间在狩猎场中的努力,都将会化为乌有。
    
        洛璃清澈的眸子也是在此时微微一凝,因为她很清楚,那三个近乎是所有学员之中最强的位置。代表着一种荣耀,但同时,也代表着巨大的压力。
    
        狩猎战,是所有学员一年的期盼,以及努力,他们忍耐着孤寂的苦修,所为的,便是在这狩猎战中一鸣惊人,最后获得灵光,去得到那让人垂涎的灵光灌顶。
    
        但眼下那三大镇守者。却是成为了所有学员面前的一座大山,他们无法跨越,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沈苍生,李玄通以及刚刚获得了那个位置的牧尘身上。
    
        同样的。伴随着这种期盼而来的,还有着压力,几乎有所参加狩猎战的学员,都将这种由期盼所形成的压力放在了三人身上,如果三人最终能够战胜三大镇守者,那他们在北苍灵院所有学员之中的声望。会直接达到顶点,他们会真正发自内心的尊崇以及感激。
    
        这是胜利者应该享受的荣耀...可,一旦输了呢?
    
        那种期盼转化成失望后,将会对人是一种何等的打击?
    
        洛璃玉手轻轻握拢,神色有些凝重的望着牧尘的身影,这第三个位置,可并不好占啊。
    
        在洛神色变幻间,天空上,沈苍生与李玄通也是降落身形,停在了牧尘身旁,两人目光奇异的打量了后者一眼,旋即笑道:“恭喜你打败了鹤妖,不过同时也得告诉你,这第三个位置,现在落到你头上了...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这不是什么美差事。”
    
        牧尘微微犹豫,轻轻点头,他自然是明白这第三个位置拥有着多么巨大的压力,一旦失败,将会导致太多人失望,也将会导致太多人一年的努力付诸流水。
    
        下方,洛璃也是闪掠而来,出现在牧尘身旁,美眸看了一眼沈苍生二人,没有说话。
    
        李玄通倒是眼神复杂的盯着洛璃,旋即看向牧尘,道:“我想你或许还不了解确切的情况,三大将,我和沈苍生已经试探过,我们二人,能够阻拦下对方两人,结果的话,应该是不胜不败。”
    
        牧尘眼神一凝,不胜不败,那就是说,都会是平局了?
    
        “按照规则,我们学员能够稍微占一些便宜,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三局都能平局,那也将会是我们获胜。”沈苍生笑了笑,笑容有点无奈:“也就是说,我和李玄通,会保证两场平局,同样的,他们也是两场平局...这样的话,胜负的关键点,就在第三局。”
    
        牧尘俊逸而苍白的脸庞上涌上了凝重之色,一旁的洛璃也是柳眉微蹙。
    
        “第三局,你能保证平局,我们就胜,而一旦你输,我们也全部输,这一次的狩猎战,就此结束,所有人,空手回去。”李玄通淡淡的道。
    
        牧尘面色微变,这样的话,那就是说,原本是三个人承担的压力,直接就全部转到了他的身上,一旦输掉的话,那他将会承受所有的希望,或许不会有人指责什么,但那种无言的失望,已是能够将一个人的信心摧跨。
    
        那种下场,几乎比输给鹤妖还要更惨烈。
    
        输给了鹤妖,不会有人说什么,毕竟那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可一旦输在了这最后的关卡,那么就相当于输掉了所有人的期待以及努力。
    
        这个担子,太重了一些。
    
        沈苍生与李玄通望着沉默的牧尘,也是停止了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那种无言但却紧绷的气氛,蔓延开来,最后波及了整个天地。
    
        那下方无数人都是望着天空上汇聚在一起的几道身影,隐约的似是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当即很多人神色都是凝重起来,眼神带着一些期盼的凝视着天空上那几道承载了他们所有希望的身影。
    
        这一年的苦修,能否取得成果,就看天空上这几位代表了他们最强力量的选择与表现了...
    
        苏灵儿,苏萱她们也是俏脸凝重,这种位置,太沉重了一些,要将它落在一个尚还是新生的少年身上,稍微的有些残酷了点。
    
        李玄通望着牧尘一会,微微移开目光,道:“如果你觉得你无法承受这个位置的话,也可以放弃,我想不会有人有资格对此说什么,毕竟,你现在还只是新生,没必要来承受这种压力。”
    
        沈苍生笑了笑,风吹动着他那披散的头发,然后他拍了拍牧尘的肩膀,那神色之间的睥睨之色,丝毫不减:“也别有太大的压力,李玄通说得倒是没错,我都差点忘记了,你还只是新生呢...你如果觉得没把握的话,放弃反而是最好的选择,大不了到时候我多出点力,跟林铮学长拼上一场,也不见得就会怕了他。”
    
        在那整个天地的压抑安静中,洛璃伸出娇嫩如玉般的小手,轻轻的拉住了牧尘的手掌,她望着牧尘紧皱着的眉头,浅浅一笑。
    
        就算所有人都失望了,但你在我眼中,永远都是最耀眼的。
    
        牧尘也是望着洛璃那精致犹如瓷器般脸颊,旋即缓缓的闭目,那握着洛璃小手的手掌,逐渐的用力,下一刻,他陡然睁开了双目。
    
        黑色的眸子,再度变得锐利而明亮,其中的犹豫已经被尽数的抹除。
    
        他抬起头,锐利的目光望向那云雾缭绕的山巅,俊逸的脸庞上有着一抹笑容浮现,声音温和的轻声道:“虽然我知道这会承受多大的压力,但放弃的话,不是我的风格,而且,如果连承担这种压力的勇气都没有,以后,我该如何去追寻那成为盖世强者的路?”
    
        他转头凝视着身旁那玄衣如墨,长发如银的绝美少女,他答应了她,要成为盖世强者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要站在她的面前,把那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尽数的击碎。
    
        如果此时连承受这种压力的勇气都没有,通往盖世强者的路,又如何能够走得下去?
    
        沈苍生与李玄通微讶的望着突然间变得气势勃发的少年,也是有些惊讶, 旋即都是忍不住的笑了笑,这个牧尘,果然比鹤妖更靠得住...
    
        牧尘一笑,视线凝聚在那云雾山巅,隐隐的,仿佛是见到了三道犹如魔神般的身影,那种压力,犹如泰山压顶而来,但他的笑容,却是愈发的浓郁。
    
        “两位学长,这第三个位置,就交给我来吧,不管胜负如何...”
    
        牧尘那黑色的眸子,逐渐的明亮。
    
        “我都会全力以赴!”
    
        (才从湖州回来,今天也一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