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三百零四章 锻器神石
    石台上,那青年还在口沫横飞的介绍着他手中那所谓的“锻器神石”,不过它这东西卖相实在太差,因此很多人都是抱着怀疑的心态,竟是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你这东西究竟什么价啊?”
    
        在那青年有些垂头丧气的时候,终于是有着人随口问道,这令得他精神一振,道:“售价五千道灵兵级别的灵光或者二十道灵将级别的灵光。”
    
        石台周围安静了一下,旋即众多人呸了一声,那看待青年的目光犹如看傻子一般,这家伙,想灵光想疯了吧?
    
        那青年瞧得众多鄙夷的目光,面庞顿时有点涨红,忿忿的道:“不买就算了。”
    
        他显然不是做商人的料,推销东西也完全没有吸引力,因此恼怒的哼了一声,便是要转身离去,这些家伙,真是有眼不识真宝,以后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等等。”
    
        不过在他要离去的时候,终于是有着一道声音传来,他脚步一顿,有些疑惑的看过去,只见得在那石台下,一名俊逸少年正笑望着他,在那少年身后,还有着一名让人感到惊艳的漂亮少女。
    
        “这石头我买了。”牧尘冲着青年笑了笑。
    
        这两天他所有的收获,也就是二十五道灵将级别的灵光,这还加上了本该是洛璃的,不过既然洛璃需要这块莫名的石头,他自然是不会吝啬。
    
        哗。
    
        牧尘话一传开,顿时在这片区域引来阵阵哗然,那一道道惊愕的目光将他给盯着,花二十道灵将级别的灵光去买一块莫名其妙的石头,这家伙,在想什么啊?
    
        “你要买?”那青年也是愣了好半晌,狐疑的看着牧尘,二十道灵将级别的灵光,可不是谁能轻轻松松拿出来的。
    
        “还卖吗?”牧尘感觉到周围那些目光,眉头微微皱了皱。道。
    
        “卖!”那青年条件反射般的急喊了一声,这好不容易来一个看上眼的卖家,如果错过了,恐怕他就真是别想再卖出去了。
    
        喊出来之后。他直接就将手中那黑乎乎的石头递向了牧尘,看这模样,似乎生怕后者反悔一般。
    
        牧尘一笑,也是顺手就要接过来。
    
        咻!
    
        不过就在牧尘将要接过那黑色石头时,突然一道急促的劲风暴射而来。直指牧尘伸出的手掌。
    
        察觉到那劲风,牧尘眼神顿时一冷,反手为拍,幽黑灵力燃烧着黑炎席卷而出,一掌便是拍在那道急促劲风之上。
    
        铛!
    
        金铁之声响起,一柄匕首被生生的拍飞而去,最后嗡鸣着射进一块巨岩,直接是将那巨石都是震爆而去,那匕首同时被一掌拍成粉末。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所有人都是一惊。急忙将视线转移,只见得那后方突然有着一群人涌了进来,那是一群身着黑袍的青年,为首一名青年,一只手掌把玩着一柄匕首,匕首闪烁着锋利的寒芒在其指尖灵活的转来转去。
    
        “是黑会的许斌...他要干什么?”那青年似乎在这里有着不小的名气,一出现便是有着人将其认了出来,当即惊讶出声。
    
        “呵呵,好身手。”那名为徐斌的黑袍青年笑眯眯的望着牧尘,拍了拍手。道。
    
        牧尘眼神泛着一些冷意的盯着这家伙,面色有点不善,对于这种莫名其妙就出手的人,他没一点好感。
    
        “这位兄弟。这石头我们也看上了,还请给个方便,将它让给我们吧。”
    
        那徐斌却是不在意牧尘不善的面色,只是微笑道:“当然,你们先开口,所以我会给予一些适当的赔偿。可以吗?”
    
        虽说是赔偿,不过他的神色却并没有半点感觉自己理亏,倒更像是一种施舍。
    
        “行啊,那赔一千道灵将灵光吧。”牧尘淡淡的道。
    
        周围的人闻言顿时咧咧嘴,一千道灵将灵光,不知道把这个营地所有人手中的灵将级灵光加起来,有没有这么多?
    
        那徐斌面皮抖了抖,道:“呵呵,这位兄弟别开玩笑了,在下徐斌,是黑会的人,还请兄弟给个方便,我们之前也注意这东西挺久了...”
    
        牧尘没有再理会他,看向那青年,伸出手来,要再接过那黑色石头。
    
        “呵呵,既然这位兄弟不愿意让给我们,那我们也只好正常竞价了,这石头售价二十道灵将灵光是吧?那我出二十二道。”徐斌见状,再度一笑,道。
    
        那售卖黑色石头的青年闻言,顿时神色一动,眼下这局面他夹在中间也为难,还不如看谁出价高就给谁,这样也算不得得罪人。
    
        “这位兄弟...”他有点尴尬的看向牧尘。
    
        牧尘眉头微皱,没想到买块石头,都会出现这种变故,这些家伙,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二十五道。”牧尘面无表情,道。
    
        这话一出,在周围也是引来的不少窃窃私语,毕竟灵将级别的灵光可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二十五道,那就是说必须猎杀二十五只实力在化天境的灵将,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而牧尘能够一下子拿出二十五道灵将灵光,显然他本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三十道。”那徐斌眼中终于是掠过一抹阴沉,三十道灵将灵光,也算是他们这两天内觉大半的收获了。
    
        “算了,我们不要了。”洛璃轻轻拉了拉牧尘的衣袖,她知道他们的底蕴,二十五道灵将灵光已经是极限了。
    
        牧尘眼中掠过一丝怒色,心中对这黑会再无丝毫好感。
    
        “徐斌,这么久不久,你还是这副让人讨厌的脾性。”不过在牧尘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时,那身后则是有着冷笑的声音传来,只见得王统与安然等人不知道何时也是来了这里,而说话的,正是王统。
    
        “王统?”
    
        那徐斌见到王统三兄弟,眉头倒是一皱,显然也是认识,当即撇撇嘴,道:“怎么?你也想要来插一脚?”
    
        “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锻器神石”可不是我看上的,而是慕风扬大哥,你如果觉得自己够份量,那就来试试。”徐斌冷笑一声,意味深明的看了牧尘以及王统一眼,道。
    
        “慕风扬?那个打败了天榜第九姜泰的那位黑马?”听到这个名字,王统三兄弟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嘿嘿,插一脚倒没那兴趣,不过只是之前欠了牧尘一些东西。”王统三兄弟似乎与这徐斌也是有着过节,但又忌惮那慕风扬,不敢太过的得罪,当即眼神一动,手掌一握,便是有着犹如火焰在燃烧的水晶球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在那里面,有着惊人的灵力波动散发出来,犹如实质。
    
        这水晶球里面,显然是装盛着灵光,而且还是灵将级别的!
    
        “这里面一共有三十道灵将灵光,先借给你,这可是要还的!”王统有些肉疼的低声道,这可是他们三兄弟全部的收获了。
    
        他这两天都和牧尘在一起,自然是知道因为他们吃独食的缘故,牧尘他们收获并不是特别的大,如果要竞价的话,显然是争不过对方的。
    
        “谢了,算是欠你们一个人情。”
    
        牧尘微微一怔,旋即笑了笑,心中对王统三兄弟的好感倒是更浓了一些,他拍了拍王统的肩膀,道。
    
        “那慕风扬可能也在这里,小心点。”王统目光四处扫了扫,眼中满是忌惮。
    
        牧尘轻轻点头,对于这黑会他已经没有半丝的好感,今天他倒是要来看看,究竟谁敢来阻扰他得到这颗“锻器神石”。
    
        “三十五道灵光。”牧尘抛了抛手中犹如火焰般的水晶球,眼神不带丝毫温度的看向徐斌,道。
    
        “你!”
    
        徐斌终于是有着恼怒起来,他没想到在说出慕风扬的名字后,牧尘他们竟然还敢来插手,三十五道灵光,同样是超出了他们的极限。
    
        这“锻器神石”虽然的确有些奇效,不过并没有这么大的价值。
    
        牧尘见到徐斌不再竞价,这才屈指一弹,三十五道灵将灵光便是掠向那青年,后者急忙接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双方,然后将手中那黑色的石头递给了牧尘。
    
        这双方他都得罪不起,还是拿了灵光尽快跑路吧,免得被卷进去。
    
        牧尘接过那黑乎乎的“锻器神石”,然后转送就给了洛璃,少女浅浅一笑,那般动人美貌,看得不少人眼都有点发直。
    
        “牧尘,你真要与我们黑会过不去吗?”徐斌见到东西落到牧尘手中,顿时恼怒的威胁道。
    
        “我敢当着鹤妖的面把他们妖门总部砸了,所以这种威胁,你还是闭嘴吧。”
    
        牧尘面无表情的盯着徐斌,声音冷厉:“不要来招惹我,不然有些代价,恐怕你付不起。”
    
        徐斌他们气得咬牙切齿,眼神不善,雄浑的灵力从体内爆发出来。
    
        王统他们见状,也是站在了牧尘身旁,催动灵力,眼神紧紧的盯着徐斌等人。
    
        双方的气氛,几乎是顷刻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周围的人群见状,也是连忙退后一些,生怕被波及。
    
        不过,就在那剑拔弩张的气氛要被点燃时,一道轻轻鼓掌的声音,突然在这片区域响起,一道轻笑声,随之传来。
    
        “呵呵,真不愧是这一届新生中最优秀的人呢,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代价徐斌付不起,我慕风扬,又能否付得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