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两百九十八章 代价
    巨岩上的王家三兄弟望着那面色一点点变得阴沉下来的牧尘,眼神也是微微一凝,那握着偃月刀的手掌缓缓用力。
    
        那盘坐在岩石上的显然便是老大王统,他微皱着眉头望着在他那一句话下眼神陡然冷厉的牧尘,他倒是没想到后者会对他这句话有如此反应。
    
        “难怪你们始终都是李玄通的手下败将。”
    
        牧尘抬起脸庞,他眼神没有多少波动的盯着眼前的三人,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刻薄以及富有攻击性:“空有野心,却无实力,或许李玄通都根本不会将你们这种人认作是他的对手。”
    
        在牧尘这一句话下,那王统三兄弟面色也是难看起来,那手掌之上有着青筋跳动,眼神森寒的锁定着牧尘,后者这话,可算是撕裂了他们心口上的伤疤。
    
        当年在他们三兄弟刚来北苍灵院不久的时候,心气高傲,自然不甘于平凡,当即便是联手挑战那时候已经是北苍灵院中风云人物的李玄通,但那结果,却是三人惨败,那时候的李玄通,也并没有任何胜利者的姿态,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便是离去。
    
        他的那种平淡眼神,深深的刺激了王统三兄弟,从此他们便是低调苦修,如今实力大涨,甚至有了冲击天榜前十的能耐,他们相信,若是再遇见李玄通的话,一定能够一雪前耻。
    
        “你找死?”那面庞幽黑的王雷脾气最为的火暴,他狠狠的盯着牧尘,厉声道。
    
        “一个准化天境新生,竟然也敢在我们三兄弟面前大放厥词,看来让你接下了李玄通三招,给了你太多滑稽的信心。”那王重也是冷笑着讥讽道。
    
        “看来你对我这句话有了很大的反弹。”那王统倒是眼神依旧幽冷,旋即眼目微垂,道:“不过既然话都说了出来,那自然也是得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一些代价...希望,你真能付得起吧。”
    
        “嘭!”
    
        他喝声尚未落下。那性子最为急躁的王雷已是狞笑出声,他手掌陡然紧握那锋利无匹的偃月刀,一步跨出,一股惊人的灵力波动暴冲而起。
    
        “化天境中期!”安然三女俏脸顿时急变。怪不得这王家三兄弟如此的张狂,原来他们的实力已经精进到了这种程度!
    
        三名化天境中期的实力,再加上他们那种默契的配合,就算是化天境后期的强者都能够正面一战,难怪他们现在敢出关再来找李玄通的麻烦。
    
        “小子。原本你只要把灵光以及她交出来就无事了的,但你既然这么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下手重了!”
    
        王雷手握偃月刀,身形一动,已是犹如一道奔雷般出现在了牧尘上空,他双手紧握刀柄,一声暴喝,只见得璀璨的雷光,猛然自其刀身之上弥漫开来,隐约有着低沉雷鸣响彻。
    
        “雷鸣斩!”
    
        暴喝之中。只见得一道霸道无匹的雷光刀芒猛然暴射而下,犹如一道狂暴雷光,笼罩了牧尘周身十数丈范围。
    
        牧尘抬头,黑色眸子之中,倒映着璀璨的雷光。
    
        轰!
    
        雷光刀芒最终狠狠的轰中了牧尘所立之处,当即大地颤抖,一道道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的从那刀芒落下处蔓延开来。
    
        “牧尘!”安然她们见到牧尘被一刀劈中,顿时惊呼出声。
    
        一旁的洛璃倒是眸子清澈的望着这一幕,并没有丝毫的惊慌,只是她的玉手。也是握上了剑柄,琉璃般的眸子泛着幽幽寒意的锁定着王统二人。
    
        “不堪一击,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接下李玄通三招的。”半空中,王雷手持偃月刀。傲然而立,他望着那烟尘弥漫之地,嘴角忍不住的一撇,这小子连他一招都躲不开,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在他们面前装模作样。
    
        “是吗?”
    
        淡淡的笑声泛着冷冽的寒意,突然的自王雷后方响起。他的面色瞬间剧变,手中偃月刀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带起霸道刀芒,狠狠的对着后方劈斩而去。
    
        幽黑的灵力,燃烧着黑炎,犹如升腾狼烟般,携带着极端炽热的波动,席卷而来,直接是毫不闪避的与那刀芒硬憾。
    
        铛!
    
        金铁之声响彻,火花溅射,王雷那紧握偃月刀的手掌都是一颤,他那被雷光刀芒覆盖的的刀身,竟是在那种幽黑灵力的轰击下,变得黯淡了许多。
    
        嘭!嘭!
    
        不过还不待他为之感到惊愕,眼前人影鬼魅般掠来,那道人影周身都被包裹在幽黑灵力之中,拳,肘,腿,整个身体都仿佛是在此时化为了战斗机械一般,攻势犹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对着他席卷而来。
    
        突如其来的狂暴攻势,立即便是让得王雷有些失措,防御之间,显得有些狼狈,身体上被轰中的地方,顿时有着一股炽热而狂暴的灵力涌入他的身体,大肆的破坏,令得他体内经脉,肌肉都是传来阵阵剧痛。
    
        在那下方,安然三女以及之前那些被王家三兄弟解决掉的三支小队的人,都是微微张着嘴望着天空上那一幕,几乎是在顷刻间,那原本还在得意冷笑中的王雷,便是彻底的陷入了下风。
    
        在这种面对面的硬轰之中,实力仅仅只是准化天境的牧尘,竟然将实力达到化天境中期的王雷,彻底的压制!
    
        咚!
    
        天空上,黑色的虹光与那闪耀着雷芒的身影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灵力波动犹如涟漪一般的荡漾开来,旋即那道雷光身影便是被震得狼狈的倒射而出,雷芒微弱间,露出了王雷那噙着一些难以置信的面庞。
    
        他凭借着化天境中期的灵力雄厚程度,竟然在正面的对碰中,还打败不了准化天境的牧尘?
    
        “唰!”
    
        在他难以置信的微微失神间,那鬼魅般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其上空,然后一拳狠狠的轰下,幽黑灵力,犹如火山般喷发,带来足以震碎山岳般的强大力量。
    
        铛!
    
        王雷仓惶之下,偃月刀急忙挡住,然后他便是感觉到一股格外霸道而炽热的灵力,疯狂的涌入进来,在那种灵力的侵蚀下,那偃月刀上的刀芒,几乎是瞬间黯淡。
    
        灵力喷薄,王雷直接是化为一道光影坠落而下,最后狠狠的射进地面,顿时大地颤抖间,烟尘滚滚,大地裂开,一个巨大的深坑浮现出来,而那王雷,则是狼狈的躺在其中,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噗嗤。
    
        他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现在明白我是怎么接下来李玄通的三招了?”他的前方有着没有多少感情波动的声音传来,他抬起头来,只见得牧尘立在不远处,后者的身体表面,似乎泛着淡淡的银光,那黑色的眸子,冷冽如刀。
    
        他面色微微一变,身形急忙暴退。
    
        唰!
    
        牧尘却没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一步跨出,仿佛是有着龙吟响彻,一闪之下,便是出现在了王雷前方。
    
        “你敢!”
    
        那王统与王重见到牧尘步步紧逼,丝毫不留手,也是陡然厉喝出声,不过就在他们即将跨出一步齐齐出手时,一道清脆剑吟陡然响彻,一股凌厉得仿佛连这天地都有些颤抖的剑气,将他们若有若无的锁定。
    
        那种剑气,锋锐无匹,竟是令得他们两人面色都是一变,偏过头来,只见得不远处,洛璃眸子清幽的盯着他们,玉手中那柄黑色长剑,已是出鞘一半,那种剑气,便是由此散发而出。
    
        王统二人的面色,彻底的凝重起来,他们终于是明白,眼前的少年少女,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
    
        “嘭!”
    
        低沉的闷声从前方传来,又是一道身影狼狈的倒射而出,最后狠狠的射中他们脚下的巨岩,顿时连那巨石都是蹦碎开来。
    
        王雷狼狈的吐出一口鲜血,他望着那不远处缓步而来的少年,眼中终于是有点惊骇起来。
    
        他们这次,踩错点子了!
    
        虽然他们并没有小看过牧尘,但却依旧未曾料到,这个新生,竟然如此的棘手。
    
        “如果你们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就还是别去找李玄通丢人现眼了。”
    
        牧尘淡漠的望着那王家三兄弟,眼目微垂,道:“拿出点真本事来吧,说过的话,就要付出一些代价,这话是你们说的,我想你们最好也应该明白。”
    
        王统眼神有点阴沉,他手掌一握,一柄偃月刀也是闪现出来,刀柄重重一跺地面,刀芒冲天而起,连那云霄都是被撕裂而开。
    
        “真是好大的口气,我承认是看走了眼,不过想要我三兄弟认输,你还没这等资格!”
    
        王统眼神冷厉,一步跨出,那种滔天刀芒,更是变得凶暴起来,连这片大地,都是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能让我们三兄弟付出什么代价!”
    
        “这原本是为李玄通准备的,这次,就先用来招待你吧,就看你有没有那种本事承受下来了!”
    
        他手掌紧握偃月刀,在其身后,那王雷王重也是眼神凶狠,三人手持大刀,霸道刀芒弥漫,隐约有着低沉的雷鸣之声回荡在这天地间。
    
        (晚了20分钟,抱歉。)(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