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两百六十四章 沈苍生
    清澈如镜般的天空上,那道手持金色战枪的青年凌空而立,战意睥睨,那等气势,犹如彗星般耀眼,令人瞩目。
    
        牧尘也是有些惊讶的看向那道身影,自从进入到北苍灵院的那一天,他便是听说过这位北苍灵院第一人的种种事迹,在很多北苍灵院学员的心中,或许唯有他,方才是当之无愧的风云霸主。
    
        那天榜第一的排名,始终无人能够撼动丝毫。
    
        没想到,这位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榜第一人,会在此时出现在这里。
    
        在那不远处,魔龙子也是面色淡漠的盯着沈苍生,手掌缓缓的紧握上手中那犹如龙鳞般的长剑,一笑,道:“你追了我两个月了,还没感到烦吗?”
    
        “我接了你的悬赏任务,没取你项上人头,可没办法回去交差。”沈苍生轻抖一下金色长枪,笑道。
    
        “你杀不了我的。”
    
        魔龙子摇了摇头,懒洋洋的道:“虽然你很厉害,不过连你们北苍灵院刑罚队的剿杀都干不掉我,凭你一人,也是不行的。”
    
        “追杀着你,至少你就脱不了身继续去杀北苍灵院的学员了。”
    
        沈苍生笑了笑,眼中却是有着一缕精芒掠过:“而且,我可是很会找机会的,一旦你疏忽的话,或许这条命,便是我的了。”
    
        魔龙子双目微眯,眉心处的那魔龙之纹渐渐的变得狰狞,他手掌握紧着长剑,轻声道:“这样说来的话,岂不是将你干掉,才是最省心的办法?”
    
        “想通了的话,就随我战上一场吧。”沈苍生手中金色战枪,笔直的指向魔龙子,他的眼中,满是战意。
    
        魔龙子眼神冷漠无情的盯着沈苍生,在其周身。有着万道剑芒缓缓凝聚成形,连那一片空气,仿佛都是被切割开来,变得扭曲。
    
        沈苍生手中金色战枪一震。金光涌动,他的身体仿佛是在此时变成了一轮金色烈日,战意高昂,犹如战神一般。
    
        “把我当成余渊那般蠢货,你可是会吃亏的。”
    
        魔龙子轻笑出声。只是那眼中却满是剑锋般的森冷,他一步跨出,手中长剑仅仅只是一震,只听得这天地间,顿时万道剑啸响彻,暗灰色的光芒自其后方升腾而起,竟是化为了铺天盖地的剑影。
    
        那每一道剑影,都是宛如实质,剑气冲天而起,仿佛将天空都是撕裂开来。
    
        “龙鳞剑诀。万剑裂空!”
    
        嗡嗡!
    
        万剑长鸣,只见得那无数道剑影陡然升腾,然后直接是化为无数剑雨,以一种惊人的声势,铺天盖地的对着沈苍生笼罩而去。
    
        牧尘眼神凝重的望着那种惊人的攻势,这魔龙子的实力,的确极其的强悍,按照他的推测,恐怕这家伙,都已经接触到了通天境的层次了。
    
        如此年龄。就能接触到通天境,这家伙的天赋也是堪称妖孽啊,看来这世界上,果然最不缺少的。便是各种天才妖孽。
    
        即便是身为对手,牧尘也是忍不住的感叹一声,这魔龙子看上去也就比他大上四五岁左右,但实力却是没得说,真不愧是能够在北苍灵院悬赏榜上高居第二,并且连刑罚队都是屡次失手的超级狠人啊。
    
        在那万剑笼罩的方向。沈苍生抬头,眼瞳之中倒映着那漫天剑影,旋即他手掌一握,手中天莲战神枪金光闪耀,他手臂一抖,那金色战枪,便是暴刺而出。
    
        “天莲雨!”
    
        嗡嗡!
    
        金光闪烁,只见得一朵金色枪莲,突兀的自那枪尖浮现,然后迎风暴涨,化为数百丈大小。
    
        咻咻!
    
        金莲一出现,便是冉冉的绽放开来,陡然旋转,那金莲花瓣便是碎裂开来,化为无数莲花瓣,携带着耀眼金光,席卷而出。
    
        那种弥漫天际的金光碎屑,就犹如一场绚丽的金色暴雨,只是那美丽之下,却是蕴含着致命般的力量。
    
        轰轰!
    
        由破碎的莲花瓣汇聚而成的金光洪流掠过天际,然后直接是与那万道剑影狠狠的冲击在一起,顿时,这片天地仿佛都是在那种对碰中颤抖起来。
    
        轰隆隆的巨声,不断的响彻,一**狂暴无匹的灵力冲击,一波接一波的席卷而出,下方的山林则是遭受到了致命般的摧毁,山林化为千疮百孔的平地,周遭巍峨的山峰,更是连山尖都是被生生削去,巨岩滚落。
    
        两股洪流,互相碾压,但却谁都无法占据上风,如此僵持半分钟后,终于是逐渐的湮灭而去,随之消散的,还有着那种惊人的灵力飓风。
    
        “哈哈,真不愧是北苍灵院天榜第一人,难怪连余渊都是栽在了你手中,今日之事,便先放过你们吧,下次若是再遇见,你们可就没这等运气了。”
    
        魔龙子望着消散而去的万道剑影,眼神也是微微一凝,旋即他冲着牧尘几人轻笑一声,身形一动,便是飘然远去,数个呼吸间,已是消失在了天际之边,那淡淡声音,依旧还盘旋在这山林之间。
    
        这魔龙子走得极为的干脆,因为他很清楚,沈苍生在这里的话,他无法占据到多少好处,更别提想要击杀牧尘等人,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离开,省得多费力气。
    
        沈苍生望着魔龙子离去的方向,却并未追去,他手掌一握,手中金色战枪便是消失而去,转过身来,望向半空中的牧尘,此时的后者,身体之上依旧还戒备的燃烧着黑炎。
    
        沈苍生瞧得牧尘身体上的那些黑炎,眼中不由得掠过一抹惊异之色,不知为何,他从后者体内,察觉到一种淡淡的危险味道。
    
        牧尘也是察觉到沈苍生的目光,身体上燃烧的黑炎便是尽数的收回体内,露出那满身血迹以及伤痕的身体。
    
        “多谢沈学长了。”
    
        牧尘对着沈苍生一抱拳,有些艰难的扯动着嘴角笑了笑,今日如果不是沈苍生露面的话,恐怕他还得再血战一场,到时候,对他的身体将会造成严重的创伤。
    
        “那白轩是你杀掉的吗?”沈苍生看了一眼不远处山峰之上那白轩的尸体,声音之中,有着一点惊讶。
    
        他自然是看得出来。眼前的牧尘,仅仅只是融天境中期的层次,这与白轩之间,差距太远。而且在先前他赶来的时候,后者竟然敢站在那魔龙子面前,这份胆魄,着实不简单。
    
        牧尘微微点头,但却并未细说。他之所以能够将白轩斩杀,其实是凭借着那“大须弥魔柱”残留在他体内的凶煞之力罢了。
    
        “牧尘是前几个月才进入我们北苍灵院的新生,不过你可别小看了他,这次若不是他的话,恐怕我们都无法脱身了。”后面有着轻柔的声音传来,只见得苏萱四人也是掠来,她看了一眼两人,微笑道。
    
        “新生?”沈苍生微微一怔,视线打量着牧尘,有些惊叹的道:“没想到此次院内竟是出现了这般优秀的新生。看来以后,倒是有些热闹了。”
    
        “只是依靠一些旁门手段而已。”牧尘一笑,道。
    
        “手段也是力量的一种,与人生死相斗,只有结局最重要。”沈苍生正色道。
    
        牧尘闻言也是深感赞同,他与人若是生死相斗,自然是会倾尽手段,至于手段是正是邪,倒是并不在意。
    
        在那一旁,郭匈则是眼神火热的看着沈苍生。想来在这里遇见这位北苍灵院内的天榜第一人,也是令得他颇感激动。
    
        “我看你伤势极重,这颗“生玄元丹”对你应该会有些帮助。”沈苍生伸出手来,在其掌心。有着一个精致的小玉盒,玉盒之中,一颗乳白色的丹药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圈圈光晕缠绕在丹药周围,浓郁的丹香散发出来,令得众人精神都是一振。
    
        牧尘微怔。这丹药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对于重伤之人有着极大的裨益,只是礼物太重,他一时略有点犹豫。
    
        不过他的犹豫终归没持续多久,便是直接伸手接了过来,旋即抱拳道:“多谢学长的丹药了,赠丹之情,牧尘会记住的,以后有机会再来还此人情。”
    
        现在的他,的确很需要这种疗伤的丹药,一再推辞倒是矫情,还不如直接接受了,大不了心中记着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的话,再还给沈苍生便是。
    
        沈苍生见状倒是一笑,对于牧尘这种并不矫情的表现略感满意,至于牧尘说要还他人情,他倒是不置可否,以他如今的实力,显然牧尘是没很难还这个人情的。
    
        “这次倒是麻烦你了。”
    
        苏萱看向沈苍生,也是有些感激,此次事情衍变成这样,若非沈苍生及时赶来的话,或许他们这支小队,怕是会损失不小。
    
        虽然她不知道牧尘究竟有什么手段力挽狂澜,但显然那必须是要他付出不小的代价,她可并不想看见牧尘因为救她们,而代价惨重。
    
        沈苍生摇摇头,道:“我这两月一直在追杀那魔龙子,之前他似乎是收到了龙魔宫的传信,就赶来了这边,我也是跟了过来,没想到遇见了你们。”
    
        一旁的郭匈听得暗暗咂舌,追杀魔龙子,这种事情,整个北苍灵院的学员,恐怕也就只有沈苍生能够做得出来了。
    
        “你们接下来?”沈苍生看向苏萱她们,问道。
    
        “我们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便要回北苍灵院了。”苏萱道,此次出来,也算是有着半月之久,而且这一行经历,诸多凶险,还是得回北苍灵院好好修养一下才行。
    
        “我护送你们一程吧,牧尘学弟重伤之身,你们战斗力减弱许多,而那魔龙子心狠手辣,狡诈异常,说不定便会偷偷转回。”沈苍生沉吟道。
    
        “那就多谢了。”
    
        苏萱,郭匈他们闻言,也是微松了一口气,有沈苍生相护的话,他们这一行,也算是能够圆满安全了。
    
        牧尘也是一笑,目光看向北方,总算是可以回院了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