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两百六十三章 援兵
    魔龙子。
    
        这个名字,是牧尘前些天在苏萱她们说起北苍灵院悬赏榜时方才知晓,对于很多在北苍大陆上历练的学员来说,这个名字,犹如恶魔一般令人感到恐惧。
    
        据说此人拥有着超绝的修炼天赋,而且为人狠辣无情,被龙魔宫全力培养,这些年来,凡是有北苍灵院遇见他的人,几乎无人能够逃得性命,而且他的手法也是格外的凶残,凡是被其所杀,皆是头颅被割,然后端端正正的摆在尸体之上,每颗头颅之上,都是插着三根侵染着鲜血的血香。
    
        对于此人的凶残,即便是北苍灵院高层也是为之动怒,曾经派出刑罚队前往剿杀,但每次剿杀,虽说逼其受创,但同样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最关键的是,次次都让得他逃脱而去,待得再次出现时,又将变得更为的难缠与棘手。
    
        若说北苍灵院的学员,外出历练时,最怕遇见的人,恐怕莫过于这魔龙子了。
    
        苏萱她们俏脸有些苍白的望着前方站在青松之上,背负着长剑的黑袍青年,望着后者脸庞上的微笑,却是感觉到了一股自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寒意。
    
        谁都没想到,她们会在这里遇见这个真正的煞星!
    
        这可绝对是比白轩更恐怖的存在啊!
    
        苏萱紧咬着银牙,有些感到无力,遇见白轩,他们尚能拼上一拼,可遇见这魔龙子,可就真是连逃跑的机会都难有了。
    
        “看来我们是在劫难逃了。”郭匈苦笑一声,眼中有些绝望。
    
        牧尘手掌艰难的搽拭去嘴角的鲜血,强忍着浑身的剧痛,他紧紧的盯着远处的那道身影,心中也是有些无奈,他这状态已经很惨了,如果再来一次,恐怕真是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了。
    
        只是如今他体内的血煞之力已经被他消耗驱逐殆尽,如果还要出手的话,就得依靠九幽雀的力量了。
    
        但那样的话,他这重创的身体,又得伤上加伤。
    
        可如果真是没其他办法的话,恐怕也只能如此了,代价再惨重,也总比丢掉小命来得好。
    
        “呵呵,怎么都是这般表情,能够杀了白轩,你们应该也算厉害才是,在北苍灵院内,想来也不算是籍籍无名之辈吧?不知道在那天榜上,有着多少的名次?”远处,魔龙子微笑的望着众人,温和的问道。
    
        “关你屁事!”郭匈眼神阴沉,对于这手中沾染了不知道多少北苍灵院学员姓名的侩子手,他显然是厌恶至极。
    
        “好有胆魄,佩服。”魔龙子笑着对着郭匈竖起大拇指,旋即那拇指陡然平起,轻刺而出。
    
        “小心!”
    
        苏萱俏脸一变,玉手一扬,重水灵珠爆发出耀眼光芒,蔚蓝水浪席卷而出,在前方形成了重重防御。
    
        咻!
    
        一道细微的破风声响起,一道黑光,竟直接是撕裂了那重重水浪,然后轰在了郭匈手臂之上,一个血孔便是浮现出来,鲜血流淌下来。
    
        郭匈面色惨白,却是硬气,咬着牙一声不吭,眼神凶狠的盯着那魔龙子。
    
        牧尘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一声,他的眼神在此时也是有些冷,他盯着那魔龙子,轻声道:“这位朋友,何必逼得太过分,真要没路走了,相信我,我死,也能拖着你死。”
    
        苏萱她们一惊,怔怔的望着牧尘,如果是其他人这样对魔龙子说话的话,或许她们会感到滑稽,但对于此时刚刚斩杀了白轩的牧尘,她们却是没了这般情绪。
    
        这一路过来,她们见识了太多这个看似实力不强的少年,究竟展现过多少让人感到震惊的手段。
    
        远处,那魔龙子双目也是微微一眯,他淡淡的看着牧尘,缓缓的道:“白轩就是你杀的吧?真是厉害啊,竟然能够凭借融天境中期的实力做到这一步...难以想象啊。”
    
        “不过...你认为你真的有资格威胁我吗?”他笑起来,眉心处那盘踞的黑色魔龙纹一点点的伸展开来,开始散发出一些狰狞。
    
        “那你可以来试试。”
    
        牧尘眼神微垂,轻轻的挣脱苏灵儿的搀扶,缓步走出,黑色眸子深处,黑炎一点点的涌出来,乃至于他的身体表面,也是开始有着黑炎涌动。
    
        天地间的温度,仿佛都是在此时升高了一些。
    
        “牧尘!”
    
        苏萱她们惊声道,有些焦急与担忧,不管牧尘还有什么手段,但现在的他,已经算是重伤了,如果再经历一场惨战,那必然对他会造成极重的负荷。
    
        牧尘摆摆手,燃烧着黑炎的眸子,只是盯着那魔龙子,这个时候,他们哪还有什么退路可走,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魔龙子双目微眯的望着那浑身燃烧着诡异黑炎的牧尘,眉头轻轻一挑,那面庞上的笑容也是减少了一些,从后者的身上,他的确是隐约的察觉到一种危险。
    
        “真是有趣的小子,不过这样一来,我倒更加的想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手段了。”魔龙子一笑,他性子本就凶残,牧尘这种言语,显然是无法就此惊退他。
    
        牧尘心中一声轻叹,看来终归还是免不了的。
    
        黑炎燃烧在牧尘的身体表面,体内传来的阵阵剧痛令得牧尘额头都是有着冷汗浮现,不过他却是一声不吭,一步站出。
    
        远处,那魔龙子也是笑吟吟的伸出手,缓缓的握上背负的长剑,轻轻一震,一道剑吟之声便是响彻天际,一道惊人的剑气,直冲云霄。
    
        那魔龙子只是手持长剑,尚还未出手,他的周身,已是有着铺天盖地的剑气凝聚,将其脚下的青松以及山岩,切割得四分五裂。
    
        “这龙鳞剑,你们北苍灵院的学员,能够让我动用的人可并不多,今日为你动用,也算是看得起你了。”那魔龙子手中长剑缓缓平抬,遥遥的指向牧尘,剑气弥漫,隐约有着龙吟响彻。
    
        苏萱她们的俏脸更为的苍白,这魔龙子摆明了是要施展杀手斩杀牧尘,竟然直接就动用了“龙鳞剑”。
    
        “你们退开。”牧尘轻声道。
    
        苏萱她们轻咬着银牙,最终还是点点头,迅速的退后。
    
        魔龙子的身形缓缓的升空,他盯着牧尘,轻轻一笑,手掌紧握那仿佛是一片片龙鳞化成的长剑,然后一剑轻划而过。
    
        “龙鳞剑诀,斩龙!”
    
        一剑划过,毫无声息,然后牧尘却是见到,仿佛连那一片空气都是被魔龙子一剑撕裂,一道可怕无匹的剑气,竟是咆哮着化为龙影之形,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以及气势,暴掠而来。
    
        那一剑,根本就无法躲避。
    
        牧尘深吸一口气,眼神异常的凝重,双掌陡然紧握,就欲借助九幽雀的力量来抗敌。
    
        “嗡!”
    
        不过,就在牧尘即将动手的那一瞬,其后方的天空,突然被撕裂,一柄暗金色的长枪,携带着无匹的劲风,犹如一颗金色的彗星,暴掠而下,重重的轰在那道可怕的龙影剑气之上。
    
        咚!
    
        惊人的声音传开,剑气枪芒席卷,这片虚空都是有些扭曲起来。
    
        正准备出手的牧尘,也是因为眼前一幕微微一怔,这是何人在出手?
    
        那金色长枪,震散剑影,一个旋转,便是笔直的矗立于天空之上,一种极端惊人的威猛波动,在这天地,席卷开来,战气睥睨。
    
        金色长枪,约莫丈许,外形狰狞,枪尖犹如金莲,莲瓣相合,形成锋利无匹的枪尖,金光流溢,犹如能够撕裂虚空。
    
        “那是...”
    
        苏萱她们望着那金色长枪,却是一怔,旋即眼中猛的有着狂喜之色涌出来:“天莲战神枪!”
    
        那魔龙子望着那柄金色长枪,眼神却是一寒,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天空,淡淡的笑道:“天莲战神枪,沈苍生,你还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啊。”
    
        “沈苍生?!”
    
        听到这个名字,牧尘心头顿时一震,是那位北苍灵院的传奇人物,天榜第一的沈苍生?
    
        轰!
    
        那远处的天际,突然有着狂暴的破风之声响起,一道金光犹如陨石般掠来,数个闪烁,便是跨越了万丈虚空,然后出现在了这片天空。
    
        那道金光人影一出手,那柄金色战枪便是嗡鸣出声,倒射而回,被一只大手牢牢握住。
    
        牧尘也是在此时转头,目光望向那里,金光逐渐的散去,一名身着黑衣的青年,现出身来,他一头黑发披散,面庞刚毅,双目沉静如深潭,有种天塌不惊般的镇定从容。
    
        他手持金色战枪,凌空而立,一股睥睨之气,弥漫而开,令人无法将其忽视。
    
        “果然是沈苍生学长。”
    
        郭匈一见到那道睥睨身影,眼中顿时掠过火热之色,连伤痛都是顾不了,惊喜的道。
    
        苏萱她们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之感,谁都没想到,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沈苍生,竟然会在此时赶到。
    
        那道手持金色战枪的青年,抬起头来,坚毅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魔龙子,想要交手的话,我来陪你便是,何必找我这些学弟学妹的麻烦。”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