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两百四十一章 火灵仙莲
    就在那灰衣老者充斥着杀意的阴冷声音刚刚响起时,其后方的数名白袍人已是暴掠而出,手掌一握,黑矛便是闪现而出,化为道道矛影,铺天盖地的对着牧尘席卷而去。
    
        牧尘手中青光长剑一震,幽黑灵力自体内暴涌而出,那燃烧着黑炎的剑光闪烁而起,将那笼罩而来的矛影尽数的抵御而下。
    
        铛铛。
    
        剑光矛影相撞,那黑炎升腾间,直接是将它们尽数的燃烧而去,这几名白袍人的实力,并没有上次那四人那么强,应该是处于融天境中期的程度,不过彼此出手极有默契,就是融天境后期的人遇见他们,恐怕都是得被剿杀。
    
        牧尘的目光,掠向那战场外眼神犹如毒蛇般将自己锁定的灰衣老者,这老家伙才是他忌惮的人,化天境初期的实力,对现在的他而言有着相当大的压力,他若是暴起出手,绝对会对牧尘带来巨大的威胁。
    
        现在这地方,他没有援手,而且也没办法再犹如那一夜借助着地势展开追逃,所以局势倒是格外的不妙。
    
        在岩浆湖泊周围,也有着一些人见到牧尘与白龙城的交锋,不过他们目光在一闪后,皆是主动退开,表示不会插手双方之间的争斗。
    
        “得找机会先行撤走。”牧尘眉头微皱,眼下这应该还只是至尊灵藏的外围,在这里施展手段与这白峒他们力拼的话,不稳因素太多,谁也指不定白龙城还会不会有人马支援过来,而且,他还得小心其他那些会虎视眈眈的家伙。
    
        “是想逃跑吗?”
    
        而在牧尘目光闪烁间,那灰衣老者却是阴沉一笑,旋即其眼中也是有着精芒掠过,枯瘦的手掌一握,只见得一股强横的灵力陡然凝聚,直接是在其手中化为了一柄灵力所凝成的长矛。那长矛之上,灵力所形成的光弧,不断的跳动着,散发着惊人的威势。
    
        “那老家伙要出手了!”
    
        牧尘见状。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身形暴退。
    
        灰衣老者冷笑,一步跨出,只见得其身形竟是在此时变得模糊起来,犹如一缕烟雾。数步便是掠过天空,追上了牧尘。
    
        牧尘眼神有些阴沉,他已是将灵影步催动到极致,但依旧还是被这老家伙轻易的追上,看来后者所修炼的身法灵诀,远比他的灵影步更为的高超。
    
        “黑龙矛!”
    
        灰衣老者手中黑色光矛一震,顿时爆发出璀璨光芒,一矛刺出,那雄浑灵力竟是化为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龙,带着凌厉煞气。狠狠的对着牧尘暴射而去。
    
        牧尘感受着那惊人劲风,也不敢怠慢,手掌一抬,九级浮屠塔便是闪现而出,迎风暴涨,犹如塔盾一般,抵挡在前。
    
        铛!
    
        那长矛重重的点在九级浮屠塔上,塔身顿时一震,有着金铁之声传出,一股震荡之力。顺着浮屠塔传进牧尘体内,震得他气血有些翻涌。
    
        “咦?”
    
        那灰衣老者见状,倒是惊咦了一声,他这般攻势。就算是融天境后期的人都挡不下来,没想到却是被这诡异的黑塔给阻挡而下。
    
        “你们给人封锁这片区域,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支撑多久。”灰衣老者一声冷喝,旋即眼神陡然凌厉,一步跨出。体内雄浑灵力运转,化天境的气势尽数爆发开来,手中黑矛,铺天盖地的暴刺而出,连空气都是在此时被撕裂,下方的岩浆湖泊,也是被荡起阵阵涛浪。
    
        牧尘见到这灰衣老者攻势愈发的狂猛,也是急忙催动灵影步闪避,再凭借着九级浮屠塔强大的防御,屡屡抵挡。
    
        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彻底的被压制了下来。
    
        “邱老,可记得别杀了他,我可是不会这么轻易让他死掉的!”在那外围,白峒眼神狰狞的盯着落入下风的牧尘,森然道。
    
        “少城主放心,老夫可不会放跑他的。”那灰衣老者也是阴森一笑,眼中寒芒流露,手中攻势,再度加剧。
    
        牧尘身形被震得急急后退,他的眼神,也是在此时变得有些阴沉下来,这老家伙的咄咄逼人,也是激出了他的火气。
    
        化天境初期的实力,的确让牧尘感到了不小的压力,但真要拼起来的话,牧尘也有着把握让这老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老东西,既然你想玩,那小爷就奉陪到底!”
    
        牧尘眼神阴沉,双手陡然结印,旋即手中印法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迅速变幻,一股极端惊人的灵力波动,席卷而开。
    
        “嗯?”那灰衣老者察觉到这股灵力波动,眼神也是一凝,这小子,果然是隐藏了一些手段,难怪能够把四名龙魔卫都给杀了。
    
        牧尘眼神阴沉,不过,就在他准备施展“四神星宿经”时,他神色突然一动,目光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下方翻涌的岩浆湖面,眼中掠过一抹似惊似喜之色。
    
        而在牧尘这微微分神间,他那变幻的印法,也是顿了一顿。
    
        “小子,跟老夫对战,还敢分神,不知死活!”
    
        这一顿的瞬间,却是被那灰衣老者察觉,当即冷笑出声,身形化为一缕模糊烟雾,快若闪电般的出现在牧尘上方,手中黑矛,以一种力劈之势,夹杂着滚滚灵力,犹如滔滔巨浪,重劈而下。
    
        九级浮屠塔出现在牧尘头顶,然后飞快膨胀。
    
        铛!
    
        那灰衣老者凶悍的一击,重重的轰在浮屠塔上,只见得那浮屠塔也是在此时变得黯淡下来,然后飞快缩小,掠进牧尘体内。
    
        而牧尘似乎也是因此受到了重击,身形直坠而下,噗通一声,便是落进了那岩浆湖泊之中。
    
        岩浆翻涌,牧尘的身影却是消失而去。
    
        半空中,灰衣老者神色惊疑的望着下方的岩浆湖泊,这小子莫非就这样的死了?
    
        那白峒也是急急的掠过来,他面色阴晴不定,咬牙道:“那小子一定没那么容易死的,把他给我抓上来,我要把他挫骨扬灰!”
    
        灰衣老者摇摇头,道:“少城主,这岩浆湖泊之中,有着火毒,落入其中,即便能够凭借灵力阻挡岩浆,但依旧会被火毒所侵蚀,那小子落入其中,绝对有死无生。”
    
        白峒面庞扭曲,分外的不甘,他对牧尘恨之入骨,哪像让他就这样死去,他可还打算狠狠的将其折磨一通呢。
    
        “我们在这里守一守,如果他真还活着,必然不敢在其中久待,一旦他出现的话,我们就将其擒住。”灰衣老者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岩浆湖面,道。
    
        白峒点点头,咬牙切齿的道:“小杂碎,你可别死得这么快!”
    
        他们在这片半空分布开来,查探着岩浆湖面,不过让得他们惊疑不定的是,他们足足守了将近十分钟,牧尘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那小子必定已死在其中了。”灰衣老者沉声道,这么久的时间,就算是他落进了这岩浆湖泊中都必死无疑,更何况那不过融天境初期的小子了。
    
        白峒恨恨的一挥衣袖。
    
        “少城主,我们也先去与城主汇合吧,夺取白龙至尊所留之物,才是最重要的事。”灰衣老者道。
    
        白峒只能点点头,目光再度扫视一圈岩浆湖泊,这才不甘的带人离去。
    
        在白峒他们离开时,自然是不知道,他们以为已死的牧尘,正潜入了那岩浆湖泊深处,此时在其周身,燃烧着黑炎,有着九幽火护体,这里的岩浆显然对他没有什么威胁,那种所谓的火毒,也是无法穿透九幽火的保护。
    
        牧尘穿梭在赤红的岩浆中,目光却是不断的扫视着,在先前的时候,九幽雀突然说在这岩浆深处发现了一些奇特的波动。
    
        那种波动,很有可能便是火炎仙莲!
    
        所以牧尘这才借势落进岩浆湖泊,借此避开那灰衣老者,另外还能探寻一下火炎仙莲。
    
        “这老家伙,等下次再遇见,可得让你尝尝小爷的手段。”牧尘心中一声冷哼,如果不是有所顾忌,他又怎会被压制,真要施展出手段,即便他消耗会极大,但这老家伙即便不死,那也得脱层皮。
    
        牧尘心中念头转动,但那目光却是没有停止搜寻,而随着他越来越深入岩浆深处,他也是感觉到有着一种燥热涌来,这里的岩浆温度,已是能穿透一些九幽火了。
    
        这样下去,就算他拥有九幽火护身,也没办法持续太久。
    
        “右下侧两百米。”九幽雀的声音,突然再度响起。
    
        牧尘闻言,精神顿时一振,急忙对着那个方向掠去,短短十数息后,他的速度开始减缓,而其目光,则是带着一些狂喜的看向了前方。
    
        在那里,赤红的岩浆滚滚翻涌,岩浆中,一朵约莫丈许大小的彩色莲花,正悬浮其中,一道道七彩光晕散发出来,令得岩浆都是无法靠近。
    
        一种奇异的香味,也是在此时散发了出来,嗅着那股味道,牧尘感觉体内那种燥热也是在此时尽数的被消除了一般。
    
        牧尘眼神有点激动的望着那朵岩浆深处的彩色莲花,这东西,正是他苦苦寻找的火灵仙莲!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