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镇守者
    当牧尘再度睁开眼时,周遭的光河已是消散而去,出现在其眼前的,是一座呈现暗金色彩的巨殿,巨殿空旷,犹如金属铸造,渗透着一种冰冷。
    
        牧尘的视线,在大殿之中轻轻一扫,然后便是带着凝重的望向了大殿的正中央,那里,有着一道黑影笔直而立,那看上去似乎是一道沉重的黑色甲胄,甲胄之上,布满着黑色的纹路,给人一种有些诡异森冷的感觉。
    
        牧尘紧紧的盯着那毫无生气的黑色甲胄,心中却是涌起了浓浓的危险之感,当即体内灵力也是悄悄运转起来。
    
        咔嚓。
    
        而在牧尘小心翼翼的打量之时,那冰冷甲胄之下,突然传来了一道咔嚓之声,犹如什么东西被激活一般,然后牧尘便是见到,一对猩红的光芒,从那甲胄之下射出来,仿佛冰冷的视线。
    
        那道甲胄猩红的光芒凝聚在牧尘的身上,而后一道道黑色光波,缓缓的从那甲胄之上荡漾开来,一种惊人的灵力威压从那冰冷的甲胄之上散发而出。
    
        “闯关者,打败我,你才能够获得灵诀!”甲胄之下,有着空洞而不带情感的声音传出来,响彻在这大殿之中。
    
        “这就是镇守者吗?”牧尘神色凝重,眼前这甲胄,显然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类似傀儡般的特殊之物,显然,它就应该是之前烛天长老口中所说的镇守者了。
    
        嗡嗡。
    
        伴随着那镇守者的声音落下,只见得在其后方,有着一座石台缓缓的浮现,在那石台之上,有着一团黑色的光芒,光芒之中,隐约可见一道黑色的卷轴,在那卷轴之上,虚幻兽影凝聚成形,仰天长啸。古老的啸声,不断的传出来。
    
        那是“四神星宿经”,只有打败了眼前这神秘的镇守者,方才能够真正的将其得到。
    
        牧尘视线从那“四神星宿经”上面移开。看向那身披重型甲胄的镇守者,感到大为的棘手,眼前这镇守者都还没出手,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那种压迫。极端的强横,这让得牧尘隐隐的察觉到,恐怕他根本就不是这镇守者的对手。
    
        牧尘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这种等级的灵诀,根本就不是他这种新生能够碰触的,但谁又能料到,体内的神秘黑纸,却是会直接将这“四神星宿经”招引而来...
    
        嗤。
    
        而在牧尘无奈暗叹间,那镇守者冰冷的甲胄之上,已是开始有着黑色光芒涌出来。一股惊人的灵力波动,迅速的凝聚而起。
    
        哐!
    
        镇守者没有丝毫的废话,它大脚踏下,金属甲胄碰触的声音传出来,而它的身形,则是化为一道黑色光芒,快若鬼魅般的出现在了牧尘前方,而后一拳笔直的对着牧尘轰去。
    
        轰!
    
        一拳轰出,只见得那狂暴的黑色灵力竟是犹如怒蟒般的奔涌而出,那等劲风。连空气都是被生生的震爆而去。
    
        牧尘见到这镇守者来势汹汹,也是面色微变,退避已是不及,当即只能以攻为守。同样一拳轰出,四道森罗死印凝聚,狠狠的轰出。
    
        砰砰砰!
    
        然而,那四道彼此叠加的森罗死印,在一接触到那刚猛拳风时,竟是直接被生生的震散而去。而后那残余的拳风,扫中了牧尘交叉在面前的双臂。
    
        咚!
    
        牧尘的身体,顿时倒飞而出,体内气血都是有些翻涌,双臂处,更是传出阵阵刺痛,身形倒射出了数百米,方才停缓下来。
    
        牧尘稳下身子,心头却是一片震动,该死的,这镇守者的实力太强了,按照他的预估,恐怕这重型家伙已经超越了融天境,这能是现在的他对付得了的?
    
        牧尘看了一眼那后方石台上的黑色卷轴,苦笑起来,烛天长老说得果然没错,贪心不足的话,还真是会什么都捞不到...
    
        轰!
    
        不远处,那通体黝黑冰冷的镇守者却并没有给予牧尘任何喘息的机会,它迈动着让大殿都颤抖的步伐,再度奔掠而来,攻势犹如狂风一般,席卷而至。
    
        牧尘见状,面色有点发黑,然后只能咬牙再度不断的退避。
    
        ...
    
        在灵诀殿某处的大殿中,烛天长老等人抬头,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片光幕,而那光幕之中,正是被那镇守者追杀得不断退避的牧尘。
    
        “呵呵,这小家伙虽然侥幸的得到了“四神星宿经”,不过看来并不具备打败镇守者的力量啊。”那白发老者望着这一幕,笑道。
    
        烛天长老也是点点头,道:“那四神星宿经”的镇守者,起码相当于化天境初期的实力,这牧尘却只是神魄境后期,差得太远了,根本就不是任何手段能够弥补的。
    
        牧尘能够打败融天境中期的杨弘,这在烛天长老看来,或许会有些惊叹,但也不会是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可眼下,如果牧尘想要凭借他自己来打败这镇守者,就算是烛天长老都只能说,那太异想天开了一些。
    
        “那看来这小家伙是没机会拿到“四神星宿经”了,其实我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家伙究竟能不能把这灵诀修炼成功呢。”白发老者笑了笑,道。
    
        烛天长老摇了摇头,道:“没办法,这里的规则是灵诀殿制定的,我们只能协助,并不能更改,如果牧尘不能打败镇守者,一切都只能按规则办事。”
    
        白发老者点点头,看向那片光幕,那里面的牧尘已是显得格外的狼狈,看来这样下去,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
    
        砰!
    
        牧尘暴退的身形,再度被那镇守者狂暴的拳风扫中,空气爆炸间,牧尘双脚搽着地面在大殿中滑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嘴角都是有着一抹血迹浮现出来。
    
        牧尘抹去嘴角的血迹,心头一片震动,他的所有攻势,在这镇守者面前都是犹如纸一般的脆弱,他知道,这就是实力所带来的差距,如果现在的他晋入了融天境,虽说依旧无法将这镇守者打败,但也绝对能与其略作抗衡,怎么都不会犹如现在这般狼狈。
    
        牧尘目光微闪,旋即将意念传进气海中,寻找着九幽雀,现在这种情况,他的确是需要一些帮助了。
    
        气海中,九幽雀慵懒的伸展着双翼,懒洋洋的道:“别来找我,这事情可不是我惹出来的,你去找罪魁祸首去。”
    
        牧尘闻言,不由得将视线投向了气海中悬浮的那一页神秘黑纸,此时的后者,依旧一片平静,隐隐约约的,能够见到一点暗紫光芒涌动。
    
        然而,牧尘对这神秘黑纸真是没半点的办法,当即只能苦笑摇头。
    
        “那镇守者实力不弱,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败,但有些东西,不一定非要硬斗,这灵诀殿本身应该是一件绝品灵器,这镇守者便是在由它操控,只要能够隔断它与镇守者之间的联系,这大东西,自然无法再动弹。”九幽雀见到牧尘那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得撇撇嘴,出声道。
    
        “隔断联系?”牧尘一怔,道:“怎么隔断?”
    
        “这我怎么知道...”九幽雀扇了扇燃烧着黑炎的翼翅,显然对牧尘什么都找它来咨询感到很不满。
    
        牧尘无奈,这一鸟一纸都是大爷,看来还是只能依靠自己啊。
    
        ...
    
        咚!
    
        大殿内,牧尘的身形再度被震飞,所幸他根本就不敢与这镇守者硬碰,一直都是在闪避着,争取着拖延时间。
    
        他此时目光也是急速的闪烁,想要隔断镇守者与灵诀殿之间的联系,那就首先要明白它们究竟是如何联系的?
    
        牧尘眼芒一闪,掠过了镇守者那厚重的甲胄,那甲胄表面,隐约的能够看见一些淡淡的光纹在闪烁着,一点奇特的波动散发出来。
    
        牧尘眼神猛的一凝,这股波动...是灵阵的波动?
    
        对了!
    
        这灵诀殿是用布置在镇守者身躯之上的灵阵来控制它,只要能够破坏了灵阵,那就能够阻断灵诀殿与镇守者之间的联系!
    
        牧尘黑色眸子中掠过一抹兴奋之色。
    
        砰!
    
        镇守者在此时再度暴掠而来,而在它接近了牧尘的时候,他飞快的扫过那黑色甲胄之上的复杂光纹,然后将那些阵法轨迹记在心头。
    
        咚!
    
        牧尘再度被击飞,狼狈之极,但他却是立即爬了起来,黑色眸子中,愈发的明亮。
    
        砰!砰!
    
        接下来,那镇守者不断的进攻,牧尘则是不断的被轰飞,虽然他越来越狼狈,甚至嘴角的血迹都是变得浓郁了起来,但那眸子,反而兴奋越来越浓了。
    
        他终于是查探清楚那布置在镇守者甲胄之上的灵阵阵图了,他也知晓了那阵图的中枢所在!
    
        镇守者踏着令大地颤抖的步伐,继续不知疲倦的掠来,然而就在它再度冲近牧尘,并且一拳轰出的时候,后者也是猛的一步跨出,手掌之上,黝黑灵力席卷而出,甚至还有着黑炎在其中跳动。
    
        唰!
    
        牧尘的掌风,在镇守者那凶悍的一拳轰在他胸膛时,也是重重的拍在了那黑色甲胄的某一处!
    
        铛!
    
        金铁之声响彻,牧尘仰头一口鲜血喷出,身形也是倒飞了出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