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浮屠塔
    身化浮屠塔,吾来掌玄黄。
    
        牧尘心中轻轻的念叨着这仿佛穿越了时空响起的古老之语,一种莫名的奇特之感,也是悄然的自心头荡漾而生。
    
        他的双手,悄然的变幻成一道极其晦涩与古老的印法,与此同时,那气海之中盘坐的神魄,也是形成相同的印法。
    
        一种奇异的波动,荡漾开来。
    
        那出现在牧尘身体深处的神秘黑色光点,愈发的明亮,那一座隐藏在其身体内部的黑色光塔,也是越来越清晰而明亮。
    
        引雷台上,牧尘的身体上,有着神秘的幽黑光芒浮现出来,那种光芒包裹着他的身体,然后迅速的蠕动起来。
    
        而在那种幽黑光芒蠕动间,短短十数息的时间,一座约莫数十丈左右的黑色光塔,便是变幻而出,牧尘的身体则是在此时消失而去。
    
        这座黑色光塔,仿佛便是他的身体所化。
    
        黑色光塔,流溢着深邃的黑芒,黑塔有九层,塔身之上,遍布着玄奥的纹路,渗透着一种古老的波动。
    
        轰轰!
    
        天雷不断的掠来,轰击在那黑色的九层浮屠塔之上,但后者却是纹丝不动,反而黑光流转间,直接是将那天雷尽数的吸收而去。
    
        而随着那些天雷被吸收,那座浮屠塔表面流转的黑芒,也是更为的深邃,那种感觉,仿佛就是被天雷淬炼了一般。
    
        这种变幻,也是被投射进了牧尘心中,他似是有些明悟,旋即心神一动,这座浮屠塔竟是化为一道黑芒冲天而起,然后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直接冲进了天空上那层层黑色雷云之中。
    
        哗。
    
        这一幕,瞬间便是在这一片区域引发了震动,那无数道目光都是变得惊骇起来,这家伙。竟然冲进了雷云中?
    
        那里的天雷,可是极为恐怖的啊!
    
        “这家伙要干嘛啊?”安然他们所在的引雷台,一群人也是目瞪口呆,满脸的骇然。那雷云中天雷之力格外的恐怖,就算是融天境中期,甚至后期的人都不敢轻易的闯入。
    
        “轰隆隆!”
    
        而在他们为之骇然间,只见得那雷云之中,也是爆发出了惊天般的轰鸣声。那里的雷霆疯狂的涌动着,铺天盖地的雷霆对着那雷云某处汇聚而去。
    
        那种阵仗,看得人头皮发麻。
    
        雷云之中的那种疯狂,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方才在那众多骇然的目光中逐渐的停歇,而后一切都是归于平静。
    
        “那家伙被天雷给轰死了吧?”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实在无法想象,究竟脑子有多么不对的人,才会直接冲进雷云之中。
    
        而在他们对视无言间,只见得天空上那黑色雷云中。突然有着一道黑色光华暴掠而下,而后光华收敛,竟是化为了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身体修长,模样俊逸,一身完好无损,丝毫没有看出有半点伤势的迹象。
    
        “还活着?”
    
        望着那道现身的身影,那些原本还在叹息的人瞳孔顿时一缩,满脸的难以置信,而且特别是当他们察觉到那道人影的实力竟然只是神魄境后期时。那脸庞上的神情更是如同见鬼一般。
    
        神魄境后期的家伙跑到这雷域第四层,而且还冲进了雷云中安然无恙?这家伙究竟是何方妖孽?
    
        “那是...”
    
        安然望着那道身影,却是愣了下来。
    
        “安然你认识他?”一旁有着青年见到安然这幅模样,不由得诧异的问道。
    
        “嗯。他就是牧尘,那个在北苍界打败了我的新生。”安然眼神有些复杂的道。
    
        “他就是牧尘?”
    
        一旁的数人都是惊讶了下来,他们也是听说了安然在北苍界失手的事,只是没想到,那打败安然的新生,就是眼前这个搞出了这种大动静的人。难怪能打败安然啊...
    
        “能够以神魄境后期的实力就打败融天境实力的对手,这小子,不简单啊。”一旁的青年叹道,这次的新生,似乎质量很高的样子啊。
    
        “他打败我的时候,才神魄境中期。”安然有些无奈,她也算是心高气傲之人,但输在牧尘手中也是无话可说,后者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的确很厉害,一点都不像是正常神魄境中期的人能够拥有的。
    
        旁人闻言,眼神也是一凝,旋即苦笑一声,这些新生,还真是有些厉害角色啊。
    
        “不过这些天他也是惹出些麻烦,陌轮一直在找他,把新生区域搞得鸡犬不宁,原来他在这里修炼...”安然喃喃道。
    
        “原来他就是陌轮要找的那个新生啊...那倒是有些热闹瞧了,陌轮那家伙,就快要突破到融天境中期了吧?”一旁的青年皱了皱眉头,道:“不过他毕竟也是老生了,怎么还和一些新生过不去,这些天他在新生区的所作所为也是过分了一点。”
    
        虽然他们也是有着老生的骄傲,但总是去欺负一些刚进入北苍灵院的新生,的确也没什么好得意的。
    
        安然也是微微点头,对于陌轮的行为,她也是相当的反感。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那远处半空中现出身来的牧尘也是目光四处扫了扫,他望着周围那些引雷台上盯着他的众多诧异目光,也是有点愕然,显然是没想到他的修炼会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
    
        不过他对于这种关注并不是特别的喜欢,因此转过身来就打算暂时的离开。
    
        “牧尘!”
    
        而在其打算离开此处时,那远处有着喊声传来,然后他便是见到一道身影对着他掠来,待得接近了,方才有些讶异,笑道:“安然学姐,你也在这里啊。”
    
        “你躲在这里修炼倒是舒坦。”安然看着牧尘,皱了皱黛眉,道。
    
        “怎么了?”牧尘眉头一皱,他修炼貌似也没犯着谁吧?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安然瞧着牧尘这表情,道:“你不知道新生区发生的事情?”
    
        “什么事情?与我有关?”牧尘也是有些疑惑,皱眉道。
    
        “你将陌轮从神魄榜上抹除而去,那家伙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对你恼怒得很,这些天一直在找你的麻烦,但又找不到你人,于是把火气撒在了你所在的那片新生区域的新生头上。”
    
        安然道:“而且似乎在之前他去找你麻烦的时候,你的那些朋友因为联手抵制他,激起了他的火,所以这几天他纠结了一些朋友,把你所在的那一片区域的新生堵在那里不准出去修炼,并扬言说看你能躲多久。”
    
        牧尘一愣,旋即那面色迅速的阴沉了下来,眼中也是有着怒火涌出来,他倒是没料到这陌轮的心眼竟然如此之小,不仅因为神魄榜的事而记仇,而且连那些并没有参与此事的新生都不放过。
    
        “现在这事倒是引起了不少的注意,不过学员之间的事情,北苍灵院的导师也插不了手,不过我觉得,这种事你得出面一下,不然对你名声不好。”安然道。
    
        现在北苍灵院中也是传开了消息,说牧尘胆小怕事,夺了神魄榜的好处,然后躲了起来,却是让他的同伴们来顶缸。
    
        安然望着眼前的少年,此时的后者,面庞上的怒火反而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只是那黑眸之中,仿佛是有着令人心悸的寒芒涌现而出。
    
        “安然学姐,多谢了,此事是我考虑不周,让我那些朋友受委屈了。”牧尘对着安然拱了拱手,轻声道。
    
        安然点点头,她毕竟与牧尘交过手,而且还输给了他,如果后者真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她也觉得有些难受,输给这种人,太不值,不过现在看来,显然牧尘并不是外面所传言的那样因为惧怕陌轮而躲起来的。
    
        牧尘听到这种消息,显然也没心思继续在这里修炼,转过身就打算离开雷域。
    
        “你需要帮忙吗?陌轮不太好对付,而且还找了一些朋友,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带一些朋友过去,他们也不敢太过分。”安然见状,连忙说道。
    
        牧尘闻言却是一笑,道:“谢谢安然学姐的好意了,不过我惹出来的麻烦,让我自己来解决就好。”
    
        安然瞧得牧尘的笑容,却是感觉到心头有点发冷,这个温和俊逸的少年,即便是被她在北苍殿中毒舌一番的时候,依旧还是颇为的阳光,但此时,后者的神情,却是弥漫着寒意,这让得安然明白,他似乎真的生气了。
    
        安然点点头,不知为何,却是感觉到那陌轮这次,似乎踢到铁板了...
    
        牧尘不再多说,身形一动,迅速的对着雷域之外而去,短短十数分钟,便是穿过了层层雷域,自那入口处掠了出去。
    
        再度出现在北苍灵院中,牧尘却没心情观看那犹如仙境般的景象,眼神冰冷的望着遥远的新生区域,身形化为一道光影,暴掠而出。
    
        他的双掌,在此时缓缓的紧握,眼中寒芒凝聚。
    
        陌轮是吧,如果你认为我把你踢出神魄榜让你丢尽了颜面,那么这一次,我会让你把脸丢得无处可丢!
    
        你个王八蛋!
    
        (求月票!
    
        后面追得太迅猛,望大家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