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大主宰 > 第八十六章 胜负
    火红的灵力,自半空中狂暴的席卷而来,一轮火红耀日,散发着强大的灵力波动,犹如陨石般狠狠对着下方场台中央的少年轰去。
    
        而此时,牧尘身体之上,也是有着幽黑灵力涌动,在其身体表面,黑光浮现,隐隐的似乎是化为了一座有些模糊的黑色光塔。
    
        光塔将他的身体护在其中,黑芒流溢,弥漫着一种颇为神秘的波动。
    
        牧尘这身体表面突然间浮现的黑色光塔,显然也是引起了不少的注意,当即很多人眼中都是掠过一抹惊愕之色,出于先前牧尘施展灵阵带来的震撼,他们可不敢再小觑这个少年。
    
        牧锋也是见到了那黑色光塔,先是微微一怔,旋即似是猛的想起了什么,瞳孔都是在此时剧烈的紧缩起来,那握着扶手的手掌紧紧的握着,心中有些翻江倒海。
    
        这黑色光塔虽然模糊不清,但他却是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因为当初牧尘他娘,也是拥有着类似的手段,只不过后者凝聚而出的黑色光塔,比牧尘这个,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牧尘的大浮屠诀,莫非是又有精进了?”牧锋目光闪烁着,眼神深处有着一些惊喜涌出来,这个臭小子,还真是让人难以预料啊。
    
        这曾经让得他摸不着头脑的大浮屠诀,在牧尘手中,却是几乎如鱼得水一般。
    
        “这是...”
    
        主台上,莫师也是惊异的望着牧尘身体表面的黑色光塔,那黑色光塔之上,流转着神秘的波动,虽然平实无奇,但却让人不敢小觑。
    
        莫师看了看那少年的身影,忍不住的咂了咂嘴巴,这个小家伙,隐藏的手段还真多啊...
    
        “唰!”
    
        在常人众人心中念头升腾间,那场内气氛已是几乎沸腾。半空中的柳慕白也是见到了牧尘的动静,但嘴角的冷笑反而愈发浓郁,现在的他已是晋入灵轮境后期,再加上灵脉之力。灵轮境内,鲜有人能与其抗衡,现在的牧尘,不管做什么,都不过是负隅顽抗罢了。
    
        他的下场。只会有一个。
    
        那就是被他柳慕白当场踩在脚下!
    
        “跟我抢种子名额,你还没这资格!”柳慕白眼中阴冷光芒一闪而过,那掌心丈许大的火红烈日,再度膨胀一些,显然,他是打算倾力一击,结束这场战斗!
    
        轰轰。
    
        强大的灵力压迫从半空笼罩下来,牧尘则是缓缓抬头,黑色眸子望着那飞快降落而下的烈日,旋即他膝盖微微弯曲。眸子之中,寒光闪烁。
    
        嘭!
    
        牧尘的身形,暴冲而起,幽黑灵力尽数的自其体内暴涌出来,那到黑色光塔之上,似乎也是有着神秘的光纹若隐若现。
    
        场台之外,那无数人见到牧尘竟然敢主动出击,皆是惊呼出声,眼睛都不敢眨一眨的紧盯着场中。
    
        黑红两道耀眼的光芒,犹如光束一般冲出。下一瞬间,直接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狠狠的冲撞在了一起。
    
        轰!
    
        惊人的响声,自半空中传荡开来。那黑红两道光芒,犹如烟花般在天空上盛开。
    
        嘎吱。
    
        那轮由火红灵力凝聚而成的烈日,狠狠的冲击在黑色光塔上,发出嘎吱的声音,而牧尘的双目,则是透过黑色光塔。死死的盯住那面色狰狞的柳慕白。
    
        “给我碎!”
    
        柳慕白喉咙间发出低沉的咆哮之声,手臂之上,青筋耸动,体内的灵力被他催动他极致,疯狂的对着掌心灌输而去。
    
        两者对碰,并没有出现他所预料的那种摧枯拉朽般的效果,牧尘身体之上笼罩的那道黑色光塔,看似薄弱,但却是拥有着极为强大的防御力,竟是堪堪的抵御住了他这猛力一击!
    
        这种结果,可不是他想要的!
    
        “你这灵轮境初期的实力,跟我斗,凭什么?!”
    
        柳慕白紧咬着牙关,手臂抽回,然后狠狠的轰出,那轮烈日则是不断的轰击着那层薄薄的黑色光塔,那种低沉的闷声,传遍了整个北灵场。
    
        “嗡嗡。”
    
        黑色光塔也是在柳慕白的疯狂轰击下荡漾起阵阵涟漪,而那被护在其中的牧尘也是受到震动,嘴角有着一丝血迹溢出来。
    
        牧尘舔去嘴角的血迹,那眼神也是变得冷冽起来,在他的体内,灵力疯狂的运转着,气海之内的那道灵力光轮,愈发的明亮,其中所有的灵力,都是在此时毫无保留的呼啸而出。
    
        灵力光轮之上,那道迷你型的黑色光塔,也是在此时发出细微的嗡鸣之声,那声音之中,仿佛是透着一种人性化的傲气。
    
        那种感觉,就犹如遭受到了什么不入流的东西挑衅一般!
    
        咻!
    
        牧尘身体深处,那一道道神秘的黑色光点,愈发的明亮,它有着属于它的傲气,可不是什么垃圾灵脉,都敢来挑衅它的威严!
    
        牧尘身体之上,那层薄薄的黑色光塔,突然在此时黑光暴涨,那光塔之内,犹如是传出了一道长吟之声,暴涨的黑光,几乎是在瞬间便是盖过了那狂暴的火红烈日。
    
        牧尘嘴中,猛的在此时发出一道厉吼之声,他脚尖一动,身体竟是高速的旋转起来,那笼罩着他身体的黑色光塔,也是在此时化为光漩。
    
        唰!
    
        黑色光塔旋转,那塔顶之处,也是狠狠的撞击在那火红烈日之上,然后柳慕白便是惊骇的见到,那凝聚了他全身灵力的火红烈日,竟然是在此时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纹。
    
        而且,最令得他感到骇然的是,在那光塔上,似乎是有着一种奇特的波动传过来,在那种波动之下,他体内的灵脉,竟是有些被压制!
    
        “怎么可能?!”体内闪耀的灵脉,变得黯淡了一些,柳慕白面色也是为之剧变。
    
        “破!”
    
        不过还不待他为此感到骇然,那黑色光塔内,一道冷喝声陡然传来,那火红烈日,顿时寸寸崩溃。最后彻彻底底的炸裂开来。
    
        而在那火红烈日炸裂的时候,那黑色光塔,也是摇摇欲坠的变得虚幻下来。
    
        唰!
    
        一道黑影,快若闪电般的自那虚幻而去光塔之中暴掠而出。一只弥漫着黑光的拳头狠狠憾出,在其拳头之上,两道黑色光印,缠绕浮现。
    
        火红烈日的崩溃,也是令得柳慕白面色惨白下来。体内灵力迅速的消散,面对着那再度狠狠轰来的黑色光拳,他急忙双臂交叉,护在身前。
    
        嘭!
    
        那缠绕着两道黑色光印的拳头,落在了柳慕白双臂之上,一股霸道无匹的力量,也是在此时犹如山洪一般,爆发开来。
    
        噗嗤!
    
        柳慕白双臂传来剧痛,一口鲜血顿时忍不住的喷了出来,身体狼狈的倒射而出。不过在其倒射出去的霎那,
    
        一脚也是狠狠的踹在了牧尘的身体之上。
    
        咚!
    
        两道身影,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狠狠的落地,将那场地中都是砸出了一个凹陷,两人皆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哗。
    
        场外再度爆发出哗然之声,没想到这两人竟是拼得两败俱伤。
    
        牧尘抹去嘴角的血迹,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他眼神冰冷的望着不远处的柳慕白,虽然此时的他浑身剧痛无比。但他却是丝毫不理会,身形笔直冲出,双指并曲,指尖闪烁着黯淡的金色光芒。两人拼到这份上,都是几乎将体内灵力消耗殆尽。
    
        现在所比拼的,便是看谁意志更强。
    
        牧尘直奔柳慕白而去,他的面庞,毫无表情,但却是给人一种极端凌厉的杀伐之感。那种杀意,让得人毫不怀疑,他是真正的想要将柳慕白给杀了!
    
        那柳慕白见到牧尘这么疯狂的冲过来,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浓了一分,他狼狈的站起身来,连退后了两步,他体内灵力已经消耗殆尽,根本就没可能再出手了。
    
        场中这一幕,胜负已是有些明显,不过那柳慕白不肯认输,那比试就算不得结束。
    
        牧尘身形冲向柳慕白,而就在他双指要刺向后者咽喉时,那前方席位上,柳擎天面色终于是铁青起来,一声厉喝:“小畜生,你敢!”
    
        喝声一落,他竟是暴掠而出,强大的灵力波动席卷而来,弥漫全场。
    
        “柳擎天,你敢动我儿子?!”
    
        牧锋也是在此时暴怒出声,一掌拍在扶手之上,身形暴冲而出,直接出现在牧尘上方,一掌便是对着那柳擎天怒拍了过去。
    
        砰!
    
        两名神魄境后期的强者在半空狠狠交手,那股灵力冲击波,直接是令得下方的牧尘与柳慕白倒飞了出去,当即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
    
        “柳擎天,牧锋,你们干什么?!”
    
        萧院长见到这两人出手,也是怒喝出声,身形一动,出现在两人之间,将他们阻拦了开来。
    
        见到萧院长出手,柳擎天与牧锋也是停了下来,彼此狠狠的看向对方。
    
        “那牧尘下手狠辣,显然是要取慕白性命,切磋之间,如此狠辣,必须取消他的资格!”柳擎天咬牙切齿的道。
    
        “放你娘的狗屁!输人不输阵,你柳域还要不要脸了?”牧锋讥讽道。
    
        “两位,你们若是再扰乱比试,可不要怪我北灵院不给面子了!”萧院长怒声道。
    
        柳擎天咬了咬牙,稍微放低了声音,道:“那现在这场比试,究竟谁胜?我看他们都油尽灯枯,要不就算平局吧。”
    
        “嘘。”
    
        他这话一出,场外顿时传来一些嘘声,刚才如果不是柳擎天阻拦的话,牧尘怕已经获胜了。
    
        萧院长也是皱了皱眉,然后道:“这要由郝先生来判断。”
    
        说完,他转向主台上的郝先生,拱了拱手,道:“郝先生,依你看,这胜负如何?”
    
        郝先生闻言,淡淡一笑,道:“牧尘胜吧。”
    
        “凭什么?!”柳擎天怒道。
    
        “你不会自己看吗?”郝先生指了指场中,道:“牧尘还在场中,柳慕白已经出了场...所以他输了。”
    
        柳擎天闻言急忙低头,然后面色便是铁青起来,原来先前他与牧锋在交手的时候,那股冲击波,竟然直接将柳慕白给震出了场外...
    
        而牧尘虽然也是倒在远处,但却落在场台的边缘,还没落出去。
    
        场外传出一些压抑的低笑声,这柳擎天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原来还能扯两下的局面,结果被他直接把他儿子搞出了场,这下子,算是彻底没戏了。
    
        郝先生缓缓站起身来,目光看向全场,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
    
        “现在我宣布,北灵院的种子名额,归东院牧尘!”
    
        北灵院东院那边,苏凌,唐芊儿他们先是一怔,旋即那如雷鸣般的欢呼声,顿时响彻而起。
    
        场外,无数人也是站起身来,有着嘹亮的鼓掌声响起,先前的那一战,相当的精彩,北灵院的最强学员,果然名不虚传。
    
        在那漫天的欢呼声中,面色惨白的牧尘挣扎着坐起身子,他抬起头望向牧锋,然后便是见到后者也是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当即忍不住的裂开嘴角笑了起来。
    
        我的东西,终归是属于我的,没人能抢走!
    
        (我们的第一,我们也将会努力保护。
    
        各位兄弟姐妹,郑重的向大家求月票,请大家支持我,感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