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滚下去
    仇渊以为徐至深亲自到来,定会立刻出手击杀杨开为少爷报仇,哪里想到徐至深让他迎战?

    望着那朝自己浅笑,似乎大有深意的青年,仇渊惊恐地大叫一声,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转身就跑。文學馆

    他根本不敢与杨开对阵,因为那样做必死无疑,所以他果断地跑了。

    一地的眼珠子乱蹦,来的这二十多人中不但有徐家的武者,还有一部分是海克家族的,除了妩衣担忧地望着杨开,心思急转该如何化解这场危机,其他人都是在看戏而已。

    可是现在,好戏是看到了,却不是他们想的那样,这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

    就连那徐至深也愕然了一瞬,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鸷,随手一道圣元挥出,那圣元凝结出一条绳索的形状,迅速无比地将逃窜的仇怨捆绑起来。

    徐至深又是一声冷哼,那绳索上绽放出明亮的光芒,恐怖的能量波动从那边传出,在仇渊惊恐的大叫声中,绳索深深地勒进了他的体内。

    一阵咔嚓嚓,骨头碎裂的声响传出,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神色惊恐无比的仇渊宛若得到了解脱般,双眸中的恐惧渐渐消散,一起消散的还有生机,然后碎成了一堆烂肉。

    他心中无斗志,一心只想逃跑,再加上境界滑落,也没想到自家的长老会痛下杀手,所以根本来不及反抗。

    “胆小如鼠!”徐至深恼羞成怒地低吼,他不明白仇渊为何如此,但是面对一个实力只有入圣三层境的青年居然不战而逃,实在是丢尽了徐家的脸面,让海克家族的人看了笑话。

    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也罢,老夫亲自出手便是!”徐至深往前跨出一步。冷冷地望着杨开:“老夫倒要看看,是谁给了你与我徐家作对的胆量!”

    他这话意有所指,跟随过来的海克家族的几位长老都皱了皱眉,心中虽然不喜,却也没有表态的意思。

    他们要是有什么表态,那就意味着是海克家族给杨开在撑腰了,搞不好会引起两家的仇怨,为了一个不知来历的小子,海克家族可不会这么做。

    “徐前辈且慢!”长老们无动于衷。妩衣却连忙喊了一声。

    海克家族众人都有些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徐至深更是冷笑地望着她:“丫头有话要说?”

    “妩衣,这里没你的事。”不等妩衣说话,一个黄衫老者便冲她打了个眼色。

    妩衣当没看到,担忧地望了杨开一眼。这才朗声道:“徐前辈,杨开是我的朋友,而且我知道他不是什么喜欢惹是生非的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不喜欢惹是生非,难道是我徐家的人惹是生非?”徐至深神色一戾,“误会?将天泽重伤变成白痴,也是误会。丫头,你倒是给老夫说说,这是个怎样的误会,若是不说出个道道来。就算你是海克家族的人,老夫也不会善罢甘休!”

    “徐老兄,不要拿我海克家族说事,这与我们没有关系!”那黄衫老者哼了哼。心中对妩衣和杨开愈发不满了。

    妩衣咬了咬牙,道:“前辈。据我所知,上次是徐天泽带人来这里,要对阳炎姑娘不利,杨开才出手反击的吧?”

    事情的大概经过,她在家族的时候已经听徐家来人说过了,但是其中疑点重重,漏洞百出,先不说杨开一个入圣三层境的武者如何能在仇渊的保护下重伤徐天泽,就说仇渊为何当时不替他们家少爷报仇雪恨?反而要回到徐家拉来这么多实力高深的帮手?

    妩衣以为这是徐家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至于目的她还没想明白。

    而徐至深出手击杀仇渊,也让她很迷茫。

    但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坐视杨开被欺负。

    “是又如何?”徐至深冷哼,“天泽是我徐家少爷,能看上她一个小姑娘是她的福气,不知珍惜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反抗,简直不把我徐家放在眼中。”

    “这算是什么道理?你徐家看上什么人,别人就必须顺从么?”妩衣也有些恼火了,不为别的,只因为阳炎是个女子,她也是女子!她最看不惯那些恶少狗仗人势,欺男霸女了,这世上有许多清白的姑娘,就因为徐天泽这种人被糟蹋了。

    先不说徐天泽是不是杨开打成白痴的,就算是,妩衣也只会高兴他替天行道。

    徐天泽神色一冷,眉头皱了起来,望着那黄衫老者道:“巴兄,你海克家族执意要插手此事?”

    巴青岩同样表情恼火,闻言瞪了一眼妩衣:“滚下去,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妩衣咬着银牙,一言不发。

    巴青岩这才看向徐至深,淡淡道:“徐兄直管动手,老夫还是那句话,此事与我海克家族毫无关系,这个青年听说只是妩衣在外结实的一个无名之辈,并非我海克家族的人。”

    “那就好,我也不想徐家和你海克家族发生什么摩擦,既然巴兄这么说,那老夫就不客气了。”徐至深满意地点点头,两家的势力相当,但是如果海克家族真的要袒护这个年轻人,徐至深还有些难办,顶多也就是向海克家族宣战,到时候绝对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现在巴青岩言明不插手,自然让他没了后顾之忧。

    “不准动手!”妩衣一下子就窜到了杨开面前,“他是我朋友!是我让他住在这里的,现在发生这种事,不管谁对谁错,都有我海克家族的责任,巴长老,你若真的坐视不管,传扬出去,那就坠了我海克家族的名声,到时候……”

    “放肆!”巴青岩气的浑身发抖,他都已经声明此事与海克家族无关了,没想到身为家族嫡系的妩衣居然在这种敏感时刻站出来,说出了这样敏感的话,一个不好,就真的会让两个家族产生间隙,这无论如何都不是家族希望看到的。

    “小小妇人,以为自己有些资质便无法无天了么?你是不是忘记家族的家法为谁订制的?念你年幼,现在给老夫滚回来,老夫可以不追究你的口不择言,否则的话,家法伺候!”巴青岩怒不可揭。

    听到家法两个字,妩衣的娇躯似乎颤抖了下,俏脸上闪过一丝惊恐。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每个家族,每个势力都有自己的一些规则,一旦触犯,那种惩罚绝对能让人生不如死,甚至比对待敌人还要残忍。

    海克家族的家法就是这样。

    一旦被执行,那下半辈子就完了。

    惊恐只是一瞬,妩衣的表情立刻坚定起来,摇了摇头,凄声道:“杨开是我朋友,你们不能这样对他,大不了……大不了我赔给你们损失就是!”

    最后一句话,是对徐至深说的。

    “损失?”徐至深冷笑连连,“我徐家一个少爷被打废,你拿什么来赔,你赔的起?巴兄,你们海克家族就是这样教育家族弟子的?一个小丫头也能插手长老的决定,真是太没教养,太不像话了!”

    巴青岩深吸一口气,怒容满面道:“我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先等一会,我处理这泼妇再说。”

    这般说着,冷幽幽地望着妩衣,开口道:“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现在闭嘴,滚回家族领受家法处置,另一个就是老夫出手,亲自带你回去,你自己选吧。”

    妩衣脸色一白,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她是女子不错,但是自身资质在海克家族中的年轻一代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家族倒是一直对她大力培养,感念家族的恩情,她这些年也不断地为家族做贡献,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是个女人,迟早都要嫁人。

    就说上一次离开幽暗星去星空中采矿,家族那些男子没一个人敢去,最后还是她主动站了起来,挑起大梁,带领余锋等人,开赴星空。

    足足一两年的时间,才满载而归。

    这期间,几度生死,死掉的弟子将近一半,她本人也是好几次险死还生!但是采集到的矿石却在刚抵达幽暗星的时候就被人抢走了。

    而家族对此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回来的人也没得到多少赏赐,最后还是妩衣自掏腰包,给余锋等人补偿了一下。

    回想自己对家族做出的种种贡献,再看看自家长老对待自己的态度,又看到那几个同辈的堂兄眼中的幸灾乐祸之意,妩衣忽然间有些心灰意冷。

    她知道这一次的事,自己确实不应该插手,但她不能对杨开坐视不理。

    杨开是她带回来的,是她安排在龙穴山居住的,两人之间还有约定……

    她忽然明白,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和牢固,这种事若是由那几个男子闹出来,家族的长老多少也会周旋一番,因为他们才是海克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他们才是家族的希望,自己只是个女子,早晚会离开家族。

    长老的话已经放出来了,无论做出那种选择,都必定会面临家法的惩罚。

    妩衣的未来一片黑暗!

    她不由地流下了泪水,不是因为自己的未来,而是觉得自己这些年的付出有些太一相情愿,为自己的坚持和努力而感到不值。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