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打蛇不死
    两人从那隐蔽的地洞处走了出来,阳炎拉了拉杨开道:“你等会,我布置个阵法,将这里隐蔽起来。文学馆”

    “好。”

    阳炎不但精通炼器,而且还精通阵法一道,这远不是杨开这种半桶水能够相提并论的,只见她从空间戒中取出各种各样的材料,动用力量炼制起来,然后又将自己炼制的东西看似散乱实则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布在那洞口处。

    等她布置完毕之后,那洞口忽然消失不见了,不但用肉眼看不到,就连动用神识也很难发觉。

    阳炎满意地拍拍手:“记住这个位置就行了,下次再来直接从这里跳下去。”

    杨开对她的布置也相当满意,虽然他不一定会再次过来,但也防止有人不小心发现这个地洞,一旦此地有大量的空灵晶的消息外泄出去,恐怕整个幽暗星都要沸腾。

    自古财帛动人心,空灵晶这种珍贵的矿石没人会不在意。

    两人朝山洞所在的位置走去,还没走到那边,杨开忽然神色一动,他发现余锋不知道为什么跑了过来,而且神色间似乎有些焦急的样子,此刻正在山洞附近转来转去,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在寻找自己。

    杨开不由加快了速度,很快便来到了余锋面前,叫了一声:“余兄!”

    “杨开!”余锋正如一只无头苍蝇,找不到杨开的踪影,听到喊声不由大喜过望,“你跑哪去了,我找遍了整个龙穴山都没找到你,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杨开呵呵一笑:“我跟阳炎出去转了转,要走的话,我会跟妩衣打招呼的。哪会不辞而别。”

    余锋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严肃道:“你现在真要走了。”

    杨开不禁皱了皱眉:“什么意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知道妩衣是不会赶自己走的,妩衣有个很大的梦想,正是因为这个梦想,才会挽留自己,才会将龙穴山送给自己当暂时落脚的地方,而且这些日子,妩衣也来过几次。对他还不错。

    但是余锋既然过来,应该就是受妩衣所托,若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妩衣不可能这么做。

    杨开立刻想起了自己之前杀过了几个人,有极大的可能跟那个徐天泽有些关系。斩草不除根,果然是有些后患啊!

    余锋急促道:“没时间解释太多,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若是有的话,赶紧收拾一下,我现在就带你们走,路上跟你们说清楚。”

    “什么事呀。我还想去洗一下呢。”阳炎一脸脏兮兮地,还没弄明白情况,在地洞里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她浑身上下脏透了。

    “阳炎姑娘忍忍吧。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洗,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啊,要是没东西收拾,我们现在就出发。”余锋见两人都一脸无动于衷的模样。不由大急。

    杨开哑然失笑:“余兄稍安勿躁,到底发生了什么?”

    余锋懊恼地跺跺脚。恨不得将杨开给打晕过去,免得他唧唧歪歪的,“都跟你说没时间解释了,我在这里找了你们半天,小姐在家族里给你们拖延时间,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恩,已经来不及了。”杨开神色一动,将目光投向一旁,那边,一大群人正急速地朝这边飞来,一道道属于星梭的青色幽光如流星陨落般,划过天际。

    余锋脸色一黯,不由地叹了口气,知道小姐的努力算是白费了,趁那些人还没靠近过来,连忙提醒了一句:“杨兄,你前段时间是不是打了徐家的一个少爷?”

    “是啊。”杨开心想我不但打了他们的少爷,还杀了几个人呢,怎么没听余锋提起?

    余锋苦笑一声,抬手指着那边道:“徐家的人来找你了。”

    “那徐家比你们海克家族怎样?”杨开问了一句。

    “伯仲之间吧,都是影月殿的外围家族,上不得什么台面,但是我们海克家族和他们徐家有很多贸易往来,关系不错,而且杨开啊,你不是我们海克家族的人,家族的那些长老不会袒护你的,小姐也护不住你,你真是太鲁莽了。”余锋又叹了口气。

    虽然是在指责杨开,但他并没有要和杨开立刻划清界限的意思,甚至在那些人快要抵达这里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挡在了杨开和阳炎两人面前。

    这个举动让杨开对余锋好感大增,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余兄不用担心,他们不找我麻烦就罢了,若是要找我的麻烦,我不介意让他们有来无回!”

    余锋愕然回头,一脸吃惊地望着杨开,旋即哭笑不得,摇头叹息:“年轻人啊,哎!”

    他显然觉得杨开有些口出狂言了,徐家虽然跟海克家族一样,都是影月殿的外围势力,但好歹也是一个家族啊,就算没有返虚境的强者,圣王境还是有一些的,杨开一个入圣三层境的武者,如何能与这样的势力抗衡?

    而且家族也根本没有要庇护杨开的意思,不但没庇护,反而还因为与徐家之间的贸易关系,族中那些长老逼迫小姐说出杨开的下落,巴不得赶紧将杨开送出去让徐家发落,免得坏了两家的友谊。

    若不是小姐拖延了这么长时间,徐峰根本没办法提前来到这里,可现在还是功亏一篑,顿时觉得有些辜负了小姐的期望,心头愧疚万分。

    “哼,年轻人口出狂言,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让我们有来无回!”一声冷哼传来,一个身形消瘦的老者落下,神色不善地朝杨开这边望来。

    刚才那句话,杨开并没有说的很小声,自然被他给听了去。

    随着他的话音,一道又一道身影落了下来,少说也有二十人,这二十人当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修为也是层次不齐,但是实力最高的也不过是圣王三层境!

    说话的那老者身旁,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一脸忌惮地望着杨开,眉宇间隐隐有些惊恐,脸色微白。

    杨开记得他,当时护着徐天泽遁走的就是这个秃顶中年人,要不是他跑的快,杨开早就赶尽杀绝了。

    妩衣也来了,落下来之后懊恼至极地看了杨开一眼,似乎没想到他居然没来得及离开,忍不住瞪向余锋,责怪之意很是明显,余锋尴尬地低下脑袋,不敢与其对视。

    “好好好,小子没跑就好!”那圣王三层境的老者重重点头,脸上一片煞气,森冷地问道:“仇渊,上次打伤少爷的人,就是他吧?”

    听了老者的问话,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秃顶中年人连忙点头:“是的,至深长老,就是他打伤了少爷。”

    杨开眉头一挑,有些讶然地望着那个叫仇渊的秃顶中年人。

    他上次明明不但打伤了徐天泽,还杀了三个圣王一层境的武者,可是现在对方居然对死去的三人只字不提。

    仇渊没有将当时的情况完全说出来!杨开瞬间明白了,仇渊是圣王两层境,带了三个圣王一层境,居然还保护不了自己家的少爷,分明是护卫不利,他大概是不敢说出实情,免得遭遇更大的惩罚!

    这事既然还没有被戳破,就说明那个徐天泽要么是帮仇渊一起隐瞒了,要么就是变成白痴了,当时杨开仓促迸发出来的一道神魂力量,有这个威力。

    现在看来,后者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徐天泽一个少爷,没必要帮仇渊隐瞒什么。

    “既然是他就好办了。仇渊,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去,将那小子的四肢砍了,我要带他回去泡进药瓮中,我要他生不如死!”徐至深怒发张狂,厉声喝道,望着杨开的表情狰狞无比。

    不少人都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

    被砍去四肢,泡进药瓮,那就代表着一时半会死不了,极有可能会被折磨个一年半载,才会慢慢地死去,那可是真的生不如死,是无比歹毒的人间酷刑。

    杨开好整以暇地朝那个仇渊望去,丝毫没有惊慌的意思。

    出乎众人的意料,仇渊居然没有立刻冲出去,反而一脸唯唯诺诺,口中虽然回应了一声,但双脚却犹如灌了铅似的,久久不移动,脸上的表情也惊恐万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掉落到地上。

    所有人都看出不对劲了,这个仇渊好像在发抖,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仇渊心中的苦塞过黄连,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实力不到的青年的恐怖之处,若是以前有人告诉他,一个入圣境的武者能在举手投足间杀死三个圣王境,他肯定嗤之以鼻,境界修为的差距是绝对的天堑,就算有人能越阶作战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可是仇渊亲眼见到了,那青年杀圣王境,就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轻松,当时若不是他跑的快,那青年又被另外一个女子牵制,他恐怕也活不下来。

    最后一记神识力量更是让仇渊认识到了杨开的诡异,那是一种笼罩了自己身心,让眼前变得黑暗的力量,自家的少爷虽然活了下来,可也彻底变成了白痴,整天口水滴答双目无神,看上去恶心极了,就连自己也被重创,直到此刻神魂也没有恢复,圣王两层境的境界甚至都有些滑落。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