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干的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收了金血的缘故,小石头人对杨开是绝对的言听计从,任何命令下达都执行的一丝不苟。¤本站网址:sp;¤

    但是杨开想和它进行交流却不行,本指望它和神树一样能进化出属于自己的神智,但看这情形是有些不太可能了,它就是个十足的憨货,更像是一个有生命的傀儡。

    又是几天过去,杨开发现它有一个很奇特的本事,那就是打地洞!

    它在山里打洞的速度简直有些匪夷所思,杨开也是无意间发现的,因为他的命令,小家伙不敢靠近阳炎所在的山洞,却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想往地底下钻,一个呼吸的功夫,便钻到了地下几十丈的位置,无论是多么结实的土地都拦不住它的步伐。

    杨开还拿坚固的矿石试验了下,发现无论多么坚硬的矿石,它都能轻易地在上面钻出一个大洞。

    这个本事倒是不错,不过杨开有些不懂它为什么有这种能力,看它的脑袋方方正正也不尖锐啊,真不明白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本来以为地底下或许有什么珍稀的矿石吸引了它,但在杨开的仔细查探下还是否决了自己的猜想。

    整座龙穴山,一没灵草灵药,二没值钱的矿石,在杨开布置阵法之前,它除了景色不错之外,就是一座荒山。就是现在,也不过灵气比附近的地方浓郁一些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出彩的地方。

    只要不把龙穴山钻空,杨开也懒得去管这小家伙,它是因为自己无意间拥有一块血精石,才能破壳而出,而另一个被裹在漆黑圆石中的小石头人就没这么好运了,想要它也出来。大概只能再去寻找一块血精石。

    但是这种东西委实太稀少了,杨开来到星域也有不短的时间,却从未听过也没见过谁拥有血精石,看样子血精石即便是在星域中,也是稀罕货。

    这一日,杨开正在打坐,忽然感觉到山洞那边传来一股惊天的能量波动,那能量波动一闪即逝,很快收敛。下一刻,耳畔边便传来了阳炎得意的笑声。

    成功了?杨开神色一喜,连忙冲进了山洞内。

    石室中,那一人多高的熔炉此刻还散发着惊人的热量,阳炎一身湿漉漉地站在原地。看的出来,她为了炼制这件秘宝耗费了巨大的心神,出了一身的汗水,连头发都散乱无比,看起来就跟个疯子一样,原本身上的黑色长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脱掉了,只穿了单薄的纱裙。

    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杨开冲进来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自己的秘宝,而是一具及其惹火的娇躯。

    那圆润的臀部挺翘的有些不像话,仿佛有一双大手将之往上托着。荡出迷人的风采,腰部那夸张的曲线勾魂夺魄,小腹处平摊光滑,透过那被打湿的衣衫。杨开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阳炎穿在里面的亵衣的形状和颜色。

    恩,粉红色的底裤。小小的只有巴掌大,刚好遮住了敏感的部位,很是惹人遐想,上身里面有一件同样是淡红色的肚兜,胸口处两颗凸起是那么的明显。

    杨开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该回避。

    阳炎倒是兴奋地跑了过来,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春光外泄的有些不像话,献宝一般地将手上一面椭圆形的盾牌秘宝递了过来,娇声道:“你看看你看看,虚级下品秘宝,我没骗你吧,我就是虚级炼器师!”

    杨开接过,发现这盾牌状的秘宝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轻很多,似乎一点重量都没有,但那盾面上却洋溢着紫色的幽光,杨开知道这是赤尾紫甲蝎的甲壳本来就有的光泽,盾面并不平坦,上面有一根根尖锐的倒刺,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不过杨开却敏锐地发现,这盾牌内部居然充满了风土两种属性的力量。

    见他观察的仔细,阳炎立刻主动解释起来:“我将赤尾紫甲蝎的内丹也融合进去了,这盾牌的主材料本来就是那妖兽的甲壳,融合内丹之后,它就能拥有那妖兽生前的一部分能力,当然,这得你自己摸索开发,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一只赤尾紫甲蝎生前具备什么能力。”

    “沙尘暴?”杨开自语了一声,立刻回想起当时跟着鬼彻他们,发现赤尾紫甲蝎所在的地方,方圆几十里范围的沙尘暴,当时赤尾紫甲蝎就是躲在沙尘暴里面的,很难被发现。

    “沙尘暴么?”阳炎点点头,“还不错吧,这面盾牌可是我的呕心沥血之作,以后要好好珍稀着使用,它不但可以用来防御,盾牌上的尖刺还可以用来反击,用的好了,越阶作战也没问题,不不不,越阶作战肯定没问题,有这样一件秘宝在手上,我保证圣王境的武者绝对伤不到你!除非你一直站在那里被别人当靶子打!”

    阳炎一边说,一边使劲拍着自己的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证,完全忽视了杨开在前些日子还凭借自己的能力击杀几个圣王境的事实。

    那小手拍在酥胸上,又被高耸的玉峰弹开。

    弹性似乎很惊人啊……

    杨开不由地瞥了一眼,看着那白皙的深沟。

    “要不是这一次你催的急,我还可以炼制的更好一些,不过没关系,虚级下品只是它暂时的档次,恩,以后你要是找来更好的矿石,我还可以再精炼,将它的档次提高……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到,你在看什么啊?”阳炎不晓得杨开为什么露出一副失神的样子,顺着他的目光低头望去,立刻明白杨开为什么这个样子了。

    本来被高温熏的红扑扑的脸蛋刹那间变得更红,似乎要滴出血来,三息之后,尖叫声从山洞中传出,阳炎抱着膀子蹲在地上,拿手臂横在自己胸前,挡住外泄的春光,幽怨地瞪着杨开,娇声骂道:“流氓,无耻,不要脸!人家辛辛苦苦帮你炼制秘宝,你居然……你居然……”

    她委屈坏了。

    杨开嘿嘿讪笑,也不说话。

    等她骂了几句,这才道:“那边有水池,引来的山涧清泉,你自己去洗洗。”

    “我自己知道!”阳炎咬着红唇,把自己抱成团,催促道:“快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杨开连忙点头,还不等他离开,阳炎脚下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旋即,地面出现一个小窟窿,一个灰色的脑袋从窟窿里面探了出来,略显方正的脑袋上,一双眼睛茫然地望向阳炎。

    “呀!”阳炎叫的更大声了,一巴掌拍过去,就将那灰色的小脑袋拍进了地洞中,然后如一只受惊的兔子般蹦起老高,直接窜到了杨开的怀抱里。

    温香软玉入怀,胸膛处两团饱满挤压着自己,杨开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最让他感到无语的是,阳炎的两只腿居然也环到了自己的腰上。

    知道她胆子小,却不想自己还是高估了她的胆量!

    她似乎怕极了,娇躯瑟瑟发抖,搂着杨开不撒手,不断地回头张望,美眸里满是恐惧。

    待发现那窟窿里什么都没有之后,还不放心地问了一句:“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我感觉它刚才好像在看我?”

    杨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平时很听话的小石头人,今日居然自己跑到山洞里来了,而且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怪不得会把阳炎吓得半死。

    “它走了没?”阳炎又问道。

    “走了。”

    “真的走了?”她放出神识扫视,发现果然没有什么东西在那了,这才重重地喘了口气。

    回过神,愕然地发现自己搂着杨开的脖子,不堪入目地吊在他身上,两人的身躯紧密地贴在一起,小腹贴着小腹,迎面扑来一股火热的气息。

    阳炎觉得自己快冒烟了。

    她从未跟哪个男人这般亲近过,不知道为什么,一身血液就迅速流动起来,胸前内传出咚咚咚的心跳声,比敲击战鼓还要密集,那迎面扑来的气息更让她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她恨不得顺着刚才地上出现的那个小窟窿钻下去,一辈子也不出来了。

    尤其是杨开那怪怪的笑容,更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你……你放我下来啊!”阳炎险些把脑袋低到自己的胸口上,弱弱地喊了一声。

    “我没抱你!”杨开摊开双手。

    阳炎羞愤欲绝,她这才发现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双手搂住杨开的脖子,两腿骑在他的腰上才让两人这么亲密的。

    连忙松开双手双脚,仰面跌到了地上,忍不住哎吆一声。

    “你没事吧?”杨开一脸无语地望着她,也不好意思去拉她,这女人不但胆子小,脸皮也薄,就算拉她,她估计也不会起来。

    “没事。”阳炎缩成一团,果然不起来,捂着脸道:“你先出去好不好?我要洗洗身上的灰尘。”

    “哦。”杨开点点头,忍着笑,转头朝外走去。

    山洞外,小石头人摇摇晃晃,宛若喝醉酒了一般在那里扭来扭去,一不小心左腿绊倒了右腿,跌了个大马趴。

    艰辛地爬了起来,仰着脑袋,一脸无辜地朝杨开望去。

    “干的好!”杨开忽然发现这小家伙真是长的眉目清秀,精明伶俐,哪里还有以前的傻样?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