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泥菩萨过江
    滚滚魔焰忽然出现,焰势滔天,携焚灭一切的意境,朝那叫徐巍的圣王境武者袭去。

    徐巍神色一戾,大笑道:“火属性武者?老子最不怕的就是火属性了!”

    这般说着,他的身体表面忽然滋生出一片水雾般的能量,一层层水波一般的波纹,也以他为中心朝四周荡漾开来,他整个人就如是一颗投进了湖泊中的石子,溅起万道涟漪,那涟漪交织成网,蕴藏了及其阴柔的力量,丝毫不惧地迎上了魔焰,欲要先熄灭魔焰,再绞杀杨开,让这口出狂言的小子知道自己与他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一见他动用力量杨开就知道他修炼的是水属性功法了,也明白他自以为是的信心到底在哪了,自古水火不相容,他的力量明显克制杨开,更何况他的境界修为也比杨开高,若是这样还赢不了那他这几十年就白修炼了。

    那徐天泽和剩下的几个圣王境分明也知道徐巍的底蕴,纷纷抱起膀子站在一旁看好戏,望着杨开的目光满是讥讽和不屑。

    在他们看来,杨开必死无疑,绝对不可能躲过徐巍水之力量奥秘的绞杀,说不定等一会连一块完整的血肉都找不到。

    徐巍在冷笑,杨开也在冷笑,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自信,望着彼此的眼神犹如望着一个死人,毫无感彩。

    水纹般的涟漪蔓延过来,但是那一团魔焰中的极热陡然一变,变得极其阴寒,那蔓延的水纹宛若被冻住了一般,彻底定格在半空中。

    徐巍的冷笑僵硬在脸上,怔怔地望着面前这诡异的一幕。有些想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力量居然被一团火焰给克制,尽管这团火焰漆黑无比,看起来有些怪异,可那也只是一个入圣三层境武者施展出来的。

    它有多大的能量能阻扰自己的力量蔓延?

    微微的失神间,一声哗地轻响响起,让徐巍亡魂皆冒的一幕出现了,那一道道被冻住的水纹般的波动居然全部燃烧起来,而且那燃烧的火焰正以无比凶猛的速度朝自己这边蔓延。

    漆黑的火球中涤荡出冷热交替的诡异波动,夹杂着阳刚和阴邪两种无法共存的恐怖气息。直接轰击在徐巍身上。

    护在身体外的圣元根没起到防护的作用,反而像是火上浇油般,让火势变得更加凶猛,徐巍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周身便被黑色的火焰包裹。

    他手舞足蹈地飞舞起来。毫无章法地施展出自己的武技,将自己的秘宝一一祭出,企图扑灭自身的火焰,但全部无济于事,那燃烧的黑色火焰就如追命的亡魂,死死地黏在他身上,越烧越猛。

    他痛苦地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响,似乎连他的声音都被火焰吞噬了。

    前后不过十息的功夫,徐巍就如燃烧的火球一般从天掉落,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焦糊的恶臭味。让人嗅之欲呕。

    一地的眼珠子乱蹦,徐天泽和剩下的三个圣王境武者根没想到杨开如此狠辣,只有入圣三层境的修为,却在举手投足间击毙了一个圣王一层境的武者!

    那是什么样的火焰?居然让徐巍都毫无还手之力。

    直到这时。几人才忽然意识到,杨开刚才说的话似乎不是在吹牛。死在他手上的圣王境,搞不好真的不止一个两个,他有这样的手段,杀圣王境根不是难事。

    想到这里,其中两人心中直打鼓,望着杨开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惊骇和忌惮,他们的修为境界与徐巍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徐巍,杨开能在一个照面就干掉徐巍,杀他们也易如反掌。

    生死一念间,两人腿肚子都颤抖起来,一时间进退不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实力最强的那人。

    那是一个秃顶的中年人,修为境界比徐巍等三人要高出一截,可也只有圣王两层境的水准,在见到那一团魔焰的恐怖威力之后,他就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了。

    因为他也没办法抵挡住那样的焚烧,那黑色的火焰似乎能焚尽世间万物,给人带来难以想象的绝望。

    “愣着干什么,他杀了徐巍,给我上,把这杂种碎尸万段,我要他不得好死!”修为最低的徐天泽跳脚骂了起来,徐天泽虽是徐家的少爷,可自身资质实在不堪入目,徐家这么些年来动用了无数天才地宝,替他洗经筏髓,可直到如今也才只有入圣三层境的程度。

    在武道上没资质,他也不思进取,一门心思的花天酒地,平日里仗着徐家的威风,在这附近也没人敢招惹,更何况,他无时无刻不带着四个圣王境的护卫,除了影月殿那样的势力敢动他之外,再无人敢打他的主意了。

    今日自己的一个护卫忽然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徐天泽没看到杨开的厉害之处,只知道自己的颜面受损,立刻便要报复回来。

    听他这么喊,三个圣王境全都神色艰辛地望了他一眼,此时此刻,他们是多么希望自己家这个废物少爷能够闭上那张臭嘴!这蠢货难道还看不出来自己三人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么?

    那秃顶中年人忽然瞅向另外两人:“你们应该知道若是少爷出了什么事,你们会是什么下场!”

    满脸惊恐忌惮的两人一听这话,立刻转头朝杨开望去,一言不发齐齐祭出自己的防御秘宝,同时合身朝杨开扑了过来。

    其中一人扬手一招,漫天银光充斥了天地间,那银光中暗藏了阵阵杀机,将杨开包裹。

    另一人不着痕迹地来到杨开身后,一只巨大的猛虎虚影从他体内窜出,狠狠地朝杨开颈脖处咬去,同时他探出一只手,朝躲在杨开身后的阳炎抓了过去。

    只要抓到这个女人,他就能以此为筹码逼杨开妥协。

    这女人虽然浑身秘宝,但根不懂战斗,抓过来应该不难。

    两人一前一后,配合的亲密无间,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对彼此的力量和动作都相当熟悉。

    杨开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在那银光即将近身的时候,他的体表才忽然冒出一圈黑炎,整个人宛若燃烧了起来,不但将他包裹,连抓着他衣服不放的阳炎也被包裹在其中。

    银光轰击在魔焰上,瞬间消融,那冲到杨开面前的武者脸色一变,知道自己太低估这青年的能耐了,急忙抽身后退。

    “你走的掉?”杨开伸手一拳,重重地轰击在那人的胸口处。

    他穿戴在身上的防御宝甲犹如纸糊的般不堪一击,足足有着圣王级下品档次的这件秘宝直接被杨开轰出一个窟窿,连他的胸口都骤然塌陷下去一大块。

    他就如一支离弦之箭,迅速地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中,魔焰缠身,宝甲和身体全部被焚烧,未落地便已气绝身亡。

    在杨开的拳头轰击到这人胸口的同时,背后也传来了一声惨叫。

    那个想擒获阳炎当作筹码的武者刚将自己的手搭在阳炎的肩膀上,便被杨开体表的魔焰烧伤了。

    他连忙抽手,但那魔焰却以极快的速度朝他的臂膀处蔓延,这人倒也果断,抽出一柄长剑,直接将自己的胳膊砍了下来。

    他宁愿自断一臂也不敢让魔焰烧及身躯,两个同伴都是这样被烧死的,他哪里还不知道这魔焰的恐怖。

    斩断了自己的臂膀,他头也不回地便想遁走,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又是一团漆黑的火焰忽然从面前出现,直接轰在他的脸上。

    冷热交加,他瞬间便察觉自己的面部不存在了,用仅剩下的一只手使劲抓挠着,企图将那火焰抓开,却无济于事,脸部被挠的稀巴烂,火焰很快焚烧全身,不断抽搐,眼看也是要活不成了。

    杨开这才扭头朝远方望去,那个秃顶中年在那两人动手的同时便已带着徐天泽飞一般地逃了,被他抗在肩膀上的徐天泽还在大声叫嚷,要让杨开付出代价云云。

    杨开身形一晃,便要追出去,哪知道背后却传来一股拉扯力拖住了自己,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一直被阳炎死死地拽着,从这股拉扯力的力度来看,阳炎用的力气似乎更加大了。

    回头看了她一眼,赫然发现阳炎脸色苍白至极,精神相当的萎靡,娇躯战栗,犹如寒冬中无处可躲的鹌鹑。

    “阳炎!”杨开大惊失色,他以为阳炎被那些人暗中下了什么毒手,也顾不得去赶尽杀绝了,随意一道神识力量迸发出去,朝那秃顶中年人和徐天泽所在的方位轰击。

    一道幽蓝的光芒从徐天泽的腰间迸发出来,抵消了一部分杨开神识攻击的伤害,绕是如此,徐天泽也是一声不吭就昏了过去,那秃顶的中年人却是哇地一口鲜血喷出,脑海中犹如被千万根针扎了一般,刺疼无比,识海震荡,险些神魂被灭。

    “怎么可能!”秃顶的中年人惊骇欲绝。

    他没想到杨开不但自身修炼的圣元力量那般怪异难挡,就连神识力量也恐怖如斯,自己比他高出两个小层次,可依然险些被直接诛杀,若不是徐天泽身上一件神魂秘宝抵挡了下,自己两人此时说不定就已经死了。

    他再也不敢拖延,急忙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徐天泽逃离。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