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给你一次证明的机会
    阳炎是个很古怪的女人,除了对高等级的秘宝感兴趣之外,她最大的兴趣就是圣晶,杨开每一次出来经过她的石室的时候,都会看到她在数着自己的圣晶,一块一块地不厌其烦。

    那些下品圣晶上的污渍都被她擦的干干净净,闪烁的明亮光泽似乎能让她得到极大的满足,每每这时,阳炎的脸上都洋溢着癫狂的笑容,待发现杨开用一种怪怪的眼神望着她的时候,她都会以极快的速度将圣晶收起,惟恐被杨开抢走的模样。

    这女人魔障了!杨开心头断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来山洞处寻阳炎炼器的人也越来越少,过来的人的要求都已经被满足,阳炎的生意也渐渐做不下去了。

    这一日,杨开正在打坐中,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妩衣的呼唤。

    妩衣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一直没有出现,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杨开立刻从山洞中走出,见她亭亭玉立地站在外面,忙笑着迎了上去。

    “这里怎么样?”妩衣微笑询问。

    “很好。”杨开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的脸色,发现她似乎有些不太开心。

    “我听余锋说,你和一个女人在这里布置了一个聚灵阵?”妩衣转头望向四周,感受了一些此地的天地灵气,深吸一口气道:“效果似乎很不错啊,早知道这里这么好,我早就应该找人布置阵法的,余锋他们现在进家族的修炼室修炼还需要一定的贡献或者交纳圣晶才行。”

    “后悔了?”杨开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妩衣翻了个白眼,娇嗔道:“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么?既然说把这座山送给你,那就是你的了,这里变得再好,也与我无关,你就安心住在这里,没人敢拿你怎么样。”

    杨开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忽然眉头一皱,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那边,一道青光闪烁,有人踏着星梭正在龙穴山上空来回飞舞,似乎是在检查些什么。

    “你们家族的人?”杨开望着那道身影问道。

    “恩,我家的一个管事,你不用理会。”妩衣也有些不悦,“他这次来是找那个叫阳炎的炼器师的。”

    “找她干什么?”杨开愕然。

    “她是个炼器师,你说找她干什么?”妩衣抿嘴一笑,“像我们这样的小家族,培养一个炼器师可不简单,如今有一个流浪在外的炼器师,虽然年纪不大,但还是值得招揽的,听族中的弟子们说,她能炼制和精炼圣级秘宝呢。”

    这段时间来找妩衣的武者实力都不高,最厉害的也就是余锋那样的人,他们要求炼制和精炼的秘宝档次自然也不会太离谱,所以海克家族的人一直认为阳炎是个圣级炼器师。

    有落单的炼器师就在附近,不管这个炼器师的等级如何,海克家族都觉得应该表现下自己的诚意,说不定就能为家族带来巨大的收益,所以便派人过来了。

    “你和那女人什么关系?我记得你说过在这里不认识什么人的,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拐了个美人回来?”妩衣揶揄地望着杨开,仿佛认定他和阳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我跟她也不熟,只是请她回来帮忙布置下阵法而已,然后她就赖在这里不走了,我又不好意思赶人,恩,你们要是能招揽她最好不过,我快被她烦死了。”杨开叫苦连天。

    “能不能成也得看她自己的意思,这事不归我管,我今天来只是看看你过的怎样。”妩衣抿嘴娇笑,也不深究太多。

    片刻后,那个海克家族的管事飞了过来,冲妩衣点点头道:“山里的灵气还算不错,等过个一年半载恐怕还要更好一些,听说小姐将这座山送人了?不会是送给他了?”

    这般说着,有意无意地打量了下杨开,眼中尽是轻蔑之色。

    妩衣皱了皱眉头,道:“周叔叔这次不是为了这座山而来,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任务?”

    那周姓武者笑了笑:“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小姐不用介意。”

    又看了杨开一眼,他才背负着双手,老神在在地朝山洞内走去。

    “什么事都要管,真是烦人,以前也不见他们对这里这么上心,家族里方圆几万里的领地,就因为我是个女子,才把这座荒山分配给我的,现在看到好处就想插一手了,气死人了。”妩衣愤愤道。

    杨开沉默,别人家内部的事情,他实在不方便发表什么看法。

    妩衣也不再抱怨,俏脸上挂着笑容和杨开聊起了最近的生活,询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

    两人相谈甚欢,妩衣又憧憬了下自己未来的抱负,美眸中满是期待。

    半盏茶之后,那周姓管事忽然气冲冲地从山洞内走了出来,口中恼火道:“小丫头片子,不识抬举,哼,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区区圣级炼器师而已,当我海克家族培养不出来么?大言不惭说自己是虚级炼器师,真是笑话!”

    他恼怒走出,也不与妩衣打招呼,竟御使星梭便飞走了。

    妩衣小嘴微张,似乎没想到那个叫阳炎的炼器师居然拒绝了家族的招揽,她来的时候也看过那一纸聘书,觉得家族开出的条件也不算差,虽然比不得影月殿这样的大势力,但在小势力当中算是不错的待遇了。

    “你带回来的女人好像要求很高啊。”妩衣望着杨开,“周管事说她是虚级炼器师?她不是只有二十多岁么?”

    “我不知道,她自称自己是虚级炼器师。”杨开摇了摇头。

    “有意思。”妩衣抿嘴笑了起来,“算了,人家是炼器师,有选择的权利,只是这般信口开河有些不讨人喜欢。恩,我还有事要忙,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与妩衣道别之后,杨开想了想,走回山洞内,来到阳炎的石室前,信步走入。

    阳炎噘着嘴朝杨开望来,有些不痛快道:“为什么没人相信我是虚级炼器师?”

    “你让人家怎么相信你?”杨开揉了揉额头。

    “给我一次证明的机会啊,他们只要找来一些虚级的材料,我保证可以炼制出一件虚级的秘宝出来。”阳炎叫嚷着,饱满的胸脯起伏,看样子很是委屈。

    “你以为虚级的材料很便宜么?这种档次的东西只有大势力才能弄到,海克家族只是个小家族,就算有,也及其稀少,怎会为了验证你的本事而轻易动用,万一你把他们的材料弄毁了怎么办?我若是告诉你,我是一位圣王级上品炼丹师,你相信么?”杨开一本正经地望着她。

    阳炎美眸闪烁,上下打量他,撇嘴道:“就凭你?”

    旋即笑的花枝乱颤,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杨开脸色漆黑。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没人相信阳炎的话了,就如阳炎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自己与她的年纪都太年轻,与那种尊贵的头衔不相符。圣王级炼丹师,虚级炼器师,哪一个不是年纪一大把?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杨开立刻意识到阳炎或许没有说谎,也没有故意用虚假的头衔来提高自己的身份,她可能真有那样的本事!

    “我认真的问你一次,你真是虚级炼器师?”杨开目光灼灼地朝她望去。

    “不要让我老是把这个头衔挂在嘴边好不好?是与不是,你找点材料来不就行了?要不,你就让我精炼你的星梭,或者那七杆小旗子,我若是精炼失败了,随便你怎么处置!”

    “你也就这身材有点看头。”杨开不屑一顾,“把你卖了也赔不了精炼失败的损失。”

    阳炎立刻咬起了银牙,嘎嘣嘎嘣响。

    “这些材料,你能炼制出什么?”杨开随手一挥,一大堆材料忽然出现在阳炎的面前。

    他觉得是时候验证下这女人的真正本事了。

    正咬着银牙恨恨地望着杨开的阳炎,一双眼珠子忽然瞪圆,不顾形象地扑到了那些材料面前,惊喜交加地拿起一件又一件材料,大呼小叫道:“八阶妖兽雷云豹的牙齿,炙火碧炎犀的独角,幻云蝶的翅膀,天啊,还有金刚龙甲虫的触须……”

    每拿起一样,她都能精准地叫出这些材料的出处和名字,她在一瞬间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丝毫不理会那些材料中散发出来的难闻气味,宝贝一般地捧在怀里,小小的怀抱装的满满当当,还不断地从地上拣取,捡了一个又掉了一个,搞的手足无措。

    捡着叫着,叫着捡着,杨开忽然发现她的眼珠子红了起来,豆大的泪水从眼角处滚落,顺着脸颊滑到了下巴处。

    “你哭什么啊。”杨开顿时无语了,他发现这女人的脑子确实有些不正常。

    “我已经好久没见到这么多珍贵的材料了……”阳炎的香肩轻颤,哽咽道:“他们都当我在骗人,拿来的材料都是圣级以下的,拿来的秘宝也是这样,我没有骗人。”

    “别哭了,现在就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不管你要炼制什么东西,要炼制成什么模样,这些材料全部归你调动。”

    “真的?”阳炎抬起脑袋,眼睛红红地望着杨开。

    杨开颔首,淡淡道:“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说大话。”(未完待续。)(去 ..)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