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祭坛
    杨开跟着纪平一群人在这个地方行走了很多天,虽然也有一些坎坷,但也没遇到太大的危险,因为纪平手上有他祖上留下来的典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才是安全的。

    但是迪基不同,他们一心想要在这里寻找宝贝,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凶险,一路杀来,身边的几人早已死亡,只剩下他一个人苟延残喘,而且还状态不济。

    想偷偷摸摸来到纪平身后将他干掉,没想到被杨开给看的清清楚楚。

    他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恼火他坏了自己的好事。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纪平冷声询问。

    迪基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又不是聋子,这边传来了叫声,我还听不到么?”

    这般说着,神色变得狂喜起来,望着纪平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这个淬体神池真能改善人的体质?你祖上真的修炼到了返虚三层境?”

    “是又如何?”纪平也不否认,迪基来的显然已经有一会功夫了,绝对听到了他和鬼彻等人说的话,现在否认没有一点意义。

    “好,好!”迪基大喜过望,“不枉我带人找了你们大半年,之前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只晓得有好处可以拿,现在总算知道了,纪平,你不是我对手,想要活命的话就乖乖离去,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纪平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他只有圣王两层境的修为,而迪基却比他要高出一个小境界,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很快,那丝慌乱便消失不见,纪平微笑道:“你现在的状态也不好吧?若是你能轻松杀我。也没必要说这些废话,就是不知道我们两人真要是现在打起来,最后活下来的会是谁?”

    “被你看出来了?”迪基洒脱一笑,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点点头道:“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也不故弄玄虚了,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恐怕谁也奈何不了谁,商量下如何?”

    “你想怎样?”纪平有些恼火地望着他。

    他虽然知道迪基也带着人进了这个地方,但根没想到在这最后关头碰到对方。心中恨不得立刻将迪基杀死,却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我们不找对方的麻烦。反正这池子这么大,我们两个一起进里面淬炼肉身,这样大家都有好处拿,也不伤和气。”迪基一脸正色地提议。

    “好啊,我也是这么想的。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实在不想功亏一篑,分点好处给你也无妨。”纪平爽快点头。

    “那就说定了?”迪基嘿嘿轻笑。

    纪平再次点头。

    两人隔着十几丈距离对望,都是一副满意的表情,似乎已经真的商议妥当。

    蓦然,一件暗金色的宝甲出现在纪平身上。他双拳挥动,一道道凶猛的力量自拳锋上迸发,那些能量汇聚成实质。如一柄柄利剑,呼啸地朝迪基轰了过去。

    迪基手上银光闪烁,那柄银色的长矛悠然出现,长矛上那一片片图案宛若活了过来,跌宕出浓郁的水之气息。怒浪生成,如海啸般迎上了纪平的攻击。

    大战一触即发。先前还达成协议的两人,同一时间冲对方下了杀手。

    躲在池水中的杨开冷笑一声,他深知这两人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因为纪平不会给迪基恢复的时间,一旦迪基恢复过来,那他就绝不是对手,所以他必须在这个时候跟迪基动手,无论他有没有把握,也得放手一搏。

    纪平的修为境界虽然稍逊一筹,但迪基的状态不佳,不打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胜利的会是哪一方。

    杨开看了一会便有些意兴阑珊,放开身心不再抵挡来自脚下的牵扯力,任由那股力量将自己拉进了池水中。

    他想去看看池水中隐藏了什么奥秘。

    暗红色的池水翻滚,如煮沸了一般,内部蕴藏的种种玄妙,无时无刻不在淬炼着杨开的鲜血。

    他眯着眼睛一路下沉,许久之后才感觉自己触碰到了池底,到了这里之后,那种牵扯力才消失不见。

    底下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暗红的池水阻隔了所有光线的渗入。

    杨开不得不取出一块照明的奇石拿在手上,放开神念朝四周查探着,不远处的位置,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波动传来,他知道那应该就是纪平口中所说的祭坛所在的位置。

    他没有急着去祭坛处,而是开始在池子底部四下寻找起来。

    不大一会功夫,一枚静静地躺在池底的空间戒便被杨开找到了,神念探入其中查探一番,杨开咧嘴大笑。

    这个空间戒中,有那颗十阶妖兽雷鸾死后滋生出来的雷属性禽木,有赤尾紫甲蝎的甲壳,还有无数的药材和七八阶妖兽的内丹。

    这是鬼彻的空间戒!

    杨开满意地将戒指塞进怀中,仔细地放好。

    空间戒很特殊,因为它内部自成一个独立的空间,所以跟魔神秘典是有冲突的,所有的空间戒都无法放进魔神秘典中,但是乾坤袋却可以,杨开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鬼彻的空间戒里的好东西是最多的,找到它,杨开心头大定,在附近继续寻找起来。

    淬体神池就不大,方圆三十丈左右而已,深度却有百丈有余。

    想在这样一个地方寻找几枚戒指并不算难事,很快,属于甘基和骆瑶的空间戒也都被杨开收入怀中。

    池子上方,一股股激烈的能量波动传来,间或夹杂着纪平和迪基的怒骂嘶吼,两人显然还在打的难舍难分,杨开关注了一阵,觉得他们一时半会根无法抽身,这才慢悠悠地朝祭坛所在的位置游去。

    须臾间,他便来到了那祭台旁,放眼望去,一个祭台模样的东西静静地矗立在那。上面有着繁琐至极的阵图,周围布满了如圣晶般的东西,闪烁着璀璨的晶石光芒,能量波动耸人听闻。

    杨开仔细地看了看,赫然发现这些圣晶已经不能称之为圣晶了。

    它们比最好的上品圣晶都要出色,内部蕴藏的能量几乎不是圣晶能够比拟的。

    圣晶之上还有更高等级的能量结合体?杨开微微动容,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些晶石。

    祭台上,阵图的纹路如人的掌纹,密密麻麻,交错纵横。显得及其复杂。

    这个地方显然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人为布置出来的,就是不知道出自哪个强者之手。

    无数的光点。犹如漫天的萤火虫,正在那祭坛上流动,美轮美奂,让人心神摇曳。光点汇聚成能量的溪流,似乎永不停歇般运转着。

    祭坛上。布满了杨开叫不出名字的天才地宝,每一样都绝世罕见。

    正是在这祭坛的作用下,那些天才地宝的功效才会被催发,杨开一身鲜血才得以被淬炼,才能滋生出最纯正的魔神金血!

    他欣喜若狂,立刻盘膝坐到了祭坛上。想要接受更凶猛的淬炼。

    哪知他才刚坐稳身形,整个祭坛便一阵天摇地动,淬体神池似乎也受到了什么刺激般。池水忽然往下矮了一截,凶猛地朝祭坛处汇聚而来。

    杨开勃然变色,根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使劲了力气想要脱离祭坛,却被倒卷过来的池水死死地捆缚在原地。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神念放出,他分明察觉到。整个淬体神池的水位正在疯狂下降,不是池水变少了,而是受到了祭坛的牵扯,池水被压缩了的缘故。

    这样的异常也惊动了正在殊死搏斗的纪平和迪基,两人纷纷停手,震骇地朝淬体神池望去。

    待发现神池如破了一个大洞,池水在迅速减少之后,纪平疯狂大叫起来,不顾一切地朝这边扑来。

    他费劲千辛万苦,不惜算计了好多人,就是为了淬炼自己的肉身,愿望即将达成,虽然迪基在阻扰,但他也不会妥协,可是淬体神池若是没了的话,那他就永远无法达成自己的目标了。

    他抛下了迪基,发了疯一般追逐着下降的水位,却始终无法触碰。

    迪基也傻了眼,怔怔地站在原地。

    不到十息的功夫,深达百丈的淬体神池直接变得干涸,所有的池水都被压缩成了一小团,凝为一块直接一丈血红色如蚕蛹般的晶体。

    纪平追下来的时候,正好见到被困在蚕蛹晶体中,宛若死人一般的杨开,原应该存在的祭坛却不见了踪影。

    他站在原地,双眸呆滞,宛若失了魂魄般。

    片刻后,纪平忽然大叫起来,疯狂地朝那血红晶体发起攻击,圣王两层境的全力爆发,让站在远处的迪基看的心惊肉跳。

    他自付没办法接下纪平这种不要命的爆发。

    但诡异的是,那血红色的晶体固若金汤,纪平的攻击打在上面根无法将其毁掉,甚至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

    大地忽然颤抖起来,一道道巨大的沟壑在平地上出现,一直生活在此地的妖兽察觉到危机降临,纷纷从栖身的地方冲出,四散逃跑。

    迪基也是脸色一变,不敢犹豫,迅速远遁。

    纪平也停止了动作,神念放开,察觉到不对,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理智,最后用力地轰击了那晶体一次,也准备离开。

    但是已经迟了,从那晶体中,传来无穷无尽的吸引力,这一片莫名的世界内,所有活物,甚至连草木中的生机都被那股吸引力牵引,化为点点荧光,朝血红色的晶体汇聚过去。

    纪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肌肤变得褶皱,血肉枯萎,生机流逝,在极短的时间内,时间仿佛从他身上流淌过千年,让他变得老态龙钟,最终一头倒在地上,化为一滩枯骨,狂风吹来,那枯骨也变成了齑粉。

    他死前,正好对上迪基一双惊骇莫名的眼睛。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