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为何你还不死?
    淬体神池中,鬼彻,甘基,骆瑶全都面色惨白,身躯颤抖,即便他们是圣王境两三层境的强者,也有些承受不住这般强大的压力。

    杨开也浑身巨疼,不由地生出一种将要爆体而亡的错觉。

    但是体内那一滴纯正的魔神金血的不断壮大,很有效地缓解了他的压力,所以他扭头四望的时候,发现四个人当中,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情况是最好的。

    其他三人都已经摇摇欲坠,痛不欲生。

    “纪平,你搞什么?”甘基愤怒地咆哮起来。

    纪平居高临下,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眼中满是讥讽之色,一声不吭,望着他,犹如望着一个死人。

    鬼彻厉喝道:“纪平,你最好祈祷老子无法脱困,要不然定将你抽筋拆骨,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纪平大笑,怡然不惧道:“我已经开了神池底部的祭坛,你们就是神池的祭品,任你有天大的事你也没办法从那里离开。”

    “祭坛?”鬼彻脸色一变,声嘶力竭:“你果然隐瞒了一些东西。”

    纪平冷笑不迭:“我若是对你和盘托出,现在被当成祭品的只怕会是我自己!你鬼彻的阴险毒辣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我为何会将你们这些人带进来?有这么大的好处,我不知道一个人独占?真是天大的笑话,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们,这淬体神池中蕴藏了种种难以想象的玄妙,确实可以淬炼肉身,但是想要淬炼的彻底,没有足够的祭品是不行的,你们死了之后,就如雷鸾一样。肉身和修为都会化为能量,而我,就如那棵禽木,会在你们的死亡中变强。”

    听他这么说,几人的面色更白了,这才意识到纪平的真正意图,也彻底认清了他的险恶嘴脸。

    鬼彻和甘基虽然不是什么大智之人,但也并非庸手,一般情况下也不可能落入如此简单明显的陷阱中。他们一路上都在提防纪平,可沿路所过,取得的种种好处让他们的警惕变得松懈,只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来到这淬体神池前。纪平又一马当先地跳了下来,他们也都紧随而下,直到出了事,才明白这一切都在纪平的计划之中。

    如今后悔已经晚了,每个人都在奋力挣扎,想要从淬体神池中跳出去,但越是挣扎。池水下的牵扯力就越大,众人只能露出一个脑袋浮在水面上,一边接受淬体神池对自身鲜血的疯狂淬炼,一边等待死亡的降临。

    “纪平。你连我也要算计么?”骆瑶钗横发乱,凄楚地望着纪平,美眸里一片哀求之色。

    纪平脸上的狰狞和得意缓缓收敛,有些怜悯地望着骆瑶。好半晌才叹了口气道:“虽然我们认识才只有几年的时间,但是我不想你死。我还是很喜欢你的,我也想和你一起享受这淬体神池的功效。”

    骆瑶神色一喜,娇媚的容颜上绽放出笑容,她以为纪平真的不会让自己死去。

    哪知道纪平缓缓摇了摇头:“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祭坛已经开,你没办法出来的,我也不会进去,而且,作为祭品的数量实在太少了,当年我的先祖过来的时候,可是有十几个人被当成了祭品,我的先祖,资质并不算强大,来到这里的时候,修为只跟那小子一样……”

    他手指着杨开:“只有入圣三层境,是那一个队伍中实力最低的存在,谁都可以欺负他,谁都可以指使他,等发现了这淬体神池的好处却没有他的份,众人将他排挤在外,霸占了神池。可谁又知道,正是这种排挤救了他老人家一命,直到人都死完了,我的先祖等到神池平静,独自一人享用了这里的功效,他在典籍中记载过,如果没有这里的功劳,他就算修炼至死,顶多也只是个圣王两三层境的武者,那是他的极限。但是你知道他最高的成就是什么?返虚三层境,只差一步,便能抵达虚王境!”

    纪平的声音高昂,情绪激动,两只手夸张地挥舞着:“我纪平的资质虽然不能说是绝好,但比他老人家当年要好很多,有了这淬体神池,我就可以朝虚王境这个层次进发,我终有一天能达到这个境界!”

    “虚王境!”鬼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猖狂,但是嘴角,鼻孔,眼睛,耳朵处却有鲜血流出,他置之不理,鄙夷地望着纪平:“就凭你这种货色也能修炼到虚王境?虚王境也太不值钱了吧。”

    纪平也不恼,悠悠道:“你会见证的,等你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你就能与我一起见证了,骆瑶,虽然很对不起你,但是你也与他们一起吧,一起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恩,我会给你立个牌位,好好纪念下你的,以后的日子还长,我相信我还会碰到让自己喜欢的女人。”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骆瑶脸色煞白,嘶声娇叱。

    “随你怎么说。”纪平收敛了自己的怜悯,目光冷然地望着下方,跟一群将死之死,他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刚才说了那么多,也只是发泄而已。

    池水中的几人情况越来越糟糕,除了杨开之外,其他三人体内的鲜血犹如沸腾了一般,冲破了经脉,将血肉撕裂,渗出肌肤,殷红的血水流淌进了淬体神池中,将那就殷红的神池染的更红。

    杨开只感觉到难受,并没有性命之危。

    一个人的身体容量是有限的,正如丹田内存储圣元一样,其他武者到了这个极限就无法再存储了,在外力的作用下强硬塞入,只会后患无穷,还可能撑破丹田,让人死亡。

    杨开不同,他以前可以凝练阳液,如今可以将多余的圣元存储进每一寸血肉,他的肉身是无底线的。

    淬体神池的功效正如那些修炼得到的圣元,纪平开了下方的祭坛,将神池的功效发挥到了最大,鬼彻甘基和骆瑶等人无法承受这样的淬炼,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杨开却能将这种淬炼转化成纯正的魔神金血,他巴不得淬炼的越猛越好,如今体内的魔神金血已经多达十滴了,每一滴中都蕴藏了让人心悸的能量。

    一声惨嚎传来,甘基忽然如发了疯般,一身力量潮水般爆发,疯狂地朝四周攻击起来,他的双目赤红,鲜血潺潺地从眼眶处流出,模样惨不忍睹。

    碰……

    一声闷响传出,淬体神池中冒出一个巨大的水花,待到池水落下之后,甘基所在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池水上,只漂浮着许许多多碎肉和断肢,逐渐地沉入水下,然后被池水溶解,成为巨大的养分。

    甘基一死,淬体神池愈发沸腾,大量地气泡从底下冒出,杨开分明感觉到,四面八方涌入自身的力量变强了几分,疼的他几乎叫出声来。

    纪平所说的祭品一事并非恐吓,而是真的,甘基作为祭品死亡了,淬体神池的功效就会变强。

    下一刻,骆瑶的惨叫声响彻云霄,这模样娇媚,内里端庄的少妇也紧随着甘基,赴了他的后尘。

    临死之前,骆瑶美眸中涌出了刻骨铭心般的仇恨,死死地盯着纪平,似乎要将他的丑态印入灵魂深处。

    两人一前一后爆体而亡,尸骨无存,淬体神池的功效骤然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一下,连实力最强的鬼彻也撑不下去了,也顾不得丢人不丢人,急急道:“纪平,救我出去,我把空间戒给你!”

    纪平无动于衷,冷漠地望着他,淡淡道:“你死了,等淬体神池平静下来,我自然会下去找的,你空间戒里的东西我会一样不落地收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你会遭报应的!”鬼彻怒吼连连。

    纪平猖狂大笑:“我等着就是,不过你是没机会见到了。”

    话音刚落,鬼彻便彻底爆开,他手上佩戴的那枚空间戒飞上半空,又落入池水中,不见了踪影。

    纪平看的眼热,却没有急着去收取。

    等了一会,忽然面色古怪地道:“怎么连神魂也能消融么?”

    他一直在提防死掉的几人遁出神魂,也做好了准备一旦他们这么做便赶尽杀绝,绝对不会让他们的神魂离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几个人的神魂根没有遁出的痕迹,似乎也成为祭品与血肉一同消亡了。

    自言自语了一句,猛地扭头朝杨开这边看来,皱眉道:“小子,为何你还不死?”

    杨开额头上青筋迭起,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楚和折磨,摇头道:“不知道,可能是我实力太低,可能是我还在边缘处,你要不要下来检查下?”

    纪平冷哼:“你当我是白痴么?”

    杨开重重地点头:“你确实够白痴的,只顾着看眼前的事,被人从背后偷袭都不晓得。”

    纪平脸色一变,猛地回头,正见到一个头生双角,浑身血污的男子隐蔽了一身气息,悄悄地从后方接近过来。

    “迪基?”纪平亡魂皆冒,勃然变色。

    待看清这个妖族强者的状态之后,他又镇定了许多,迪基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样的危险和战斗,身上到处都是伤口,看起来狼狈不堪,而且他也只有一个人,来跟随在他身边的那些同伴全都不见了踪影。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