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决心
    在此之前,杨开还不太确定灵魂锁链到底对自己有多大影响,但是当灵魂锁链解除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这一神魂技有太多的玄妙之处了。

    它不但能将两个人的生机性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甚至能让两个人无缘无故地对彼此产生好感,让两个人舍不得离开对方。

    杨开心有戚戚,暗暗想若是雪月当时不是对这样一个青年施展,而是对一个土埋半截脖子的老头子又或者是一个女子施展,那会是什么结果?

    该不会也能让两人变得浓情蜜意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杨开就忍不住打冷战。

    不过现在好了,灵魂锁链在双方的意愿下已经彻底解除,强加在杨开身上的感情也随之烟消云散,此刻他除了还有一点点惋惜之外,再没有刚才的难舍难分。

    不论是从样貌,身份还是修为上来看,雪月都是个好女人,是男人都会为错过这样的良缘而惋惜。

    灵魂锁链解除的瞬间,杨开便伸手撕裂了虚空,远遁千里之外。

    雪月说过,一旦没了灵魂锁链的束缚,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杨开估计,赶尽杀绝是很有可能的。

    自己知道了她那么多秘密,又对她搂搂抱抱的,以她的残酷性子,会放自己安然离开才是怪事。

    所以杨开才会先御使星梭离开雨瀑星,在最极限的距离与雪月一起解除灵魂锁链,就是为了自己留一点缓冲逃跑的时间,免得雪月当场翻脸,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

    接连施展了十次撕裂空间,杨开已在万里之外,一边往口中丢入恢复神识力量的丹药。一边卖力地御使星梭,卯足了力气逃遁。

    他总感觉背后有一股杀机,如影相随。

    十几日后,星域中,杨开盘膝坐在自己的星梭上,任由星梭载着他飞行。

    星梭内已经被杨开刻上了星图,正在朝遥远的位置前进,雨瀑星早已不见踪影,回首望去。只能见到繁星点点,闪烁不已。

    一连跑了十几天,都没有追兵前来,杨开觉得自己应该是安全了,要不然以雪月手上掌握的资源。早就应该追上来了才对。

    他甚至想好了各种逃跑的方法,若是逼急了,直接躲进虚空乱流中不出来,谅雪月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杨开却感觉到有几股生机闯进了自己神识覆盖的范围。

    暗含空间精妙的神念一触既收,在那几个人还未察觉的情况下,杨开便已掌握了他们的信息。

    三个人。三个圣王一层境,实力不算多高,每个人都御使着一件星梭,正在朝自己的方向迅速驰来。杨开能感觉的出来,他们在星域中应该飞了好一阵子了,每个人都消耗巨大。

    是雪月派来的,还是偶然路过的?杨开没法判断。只是悄悄地隐匿了自己的气息,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去。他准备避开这三人,不去节外生枝。

    但出乎他的意料,他接连转变了好几次方向,那三人居然都一直跟在他身后,如跗骨之蛆般甩之不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事到如今,杨开若是还不知道这三人的目的那就白活了这么些年。

    这三个人,绝对是雪月派来的追兵,要不然目标不可能会这么明确。

    端坐在星梭上,杨开眯眼望着后方,没再继续前进。

    雪月这是什么意思?三个圣王一层境就想把自己抓回去?

    她是知道自己的实力的,当时在水月星上,自己入圣两层境的修为便击杀了一个圣王境的武者,如今修为到了入圣三层境,三个这样的武者哪能擒的住自己。

    她手下不是没有更强的武者,哈力卡,林沐风统统都是返虚境级别的,分会处圣王两三层境的武者一抓一大把,只要她一声令下,哈力卡都不得不前来。

    可她偏偏只派了三个一层境的过来!

    这是要用这三人的性命来跟自己一刀两断,表明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和决心?

    倒也符合她的性子,洞悉了她的意图,杨开咧嘴一笑。

    这样也好,雪月的做法让他心中最后的一丝惋惜也消失殆尽。

    以后若是再见面的话,杨开相信雪月肯定要对自己痛下杀手,一雪前耻,再也不会如这段时间那样妩媚动人了。

    不过杨开是打定主意不和这个女人再有瓜葛了,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杨开就坐在原地,那三人的神识却在四周扫来扫去,一副茫然的样子,分明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直到离的近了,三人才宛若发现新大陆般,齐齐兴奋起来,在杨开身边扫视的神念也莜地收回,急速地朝这边飞来。

    看这三个蠢货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站定,分三角之势包围着自己,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委屈愤怒的样子,杨开就知道他们肯定受到了雪月的刁难,不得不来。

    雪月既然派他们来送死,他们定是在什么地方惹了那女人,让她不高兴了。

    杨开与他们也不熟,甚至都没有见过,杀起来自然也没有心理负担。

    “小子,敢染指雪月三少爷的女人,你胆子挺大啊,虽然那女人除了漂亮点之外一无是处,让老子很不爽,但她说到底身份摆在那,不是你这种货色能碰的,兄弟几个接了命令,要把你活着带回去,你乖乖的合作,可以让你少吃点苦头,要不然打断双手双脚,让你生死两难!”左边一个大汉厉声喝道。

    “妈的,老子活了这么些年,还没有御使星梭飞进星空中的经历,这次吃了那女人这么大一个亏,小子,你说说该怎么补偿我。”正面的那个青年也神色不善地望着杨开,眼中满是怒火,显然将自己遭罪的原因归咎到杨开头上了。

    御使星梭在星空中飞行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他们一般都是搭乘战舰在修炼之星间往返,偶尔执行些探路的任务,也不过三五日便可以返回。

    可是这一次,他们却是足足追了十几天,每个人都累的要死,圣晶消耗巨大。

    这么一笔损失自然要从杨开头上找回来。

    “嘿嘿,那女人只叫我们三个把这小子带回去,可没说让我们把他的东西也带回去,我听说他在计划逃跑之前,借着那女人的名头让哈力卡大人和林沐风大人打开了库房,从里面拿走了不少好东西,单是上品圣晶便拿了几万块!”最后一人满眼贪婪地说道。

    “当真?”那大汉和青年齐齐将目光投到杨开手指的空间戒上,目光喷火。

    几万块圣晶,可是一笔不菲的数字,三人无论是谁都动心不已。

    “不错,我是拿了五万块圣晶。”杨开呵呵一笑,举着手上的戒指道:“都放在里面,恩,还有一些圣王级的药材,五行矿石,总价值大概不低于十万圣晶。”

    听他这么一说,三人无论是谁,呼吸都不禁有些粗重了,眼中的贪婪和觊觎浓郁的几乎化不开。

    “小子,把戒指交出来,我保证不伤你一根汗毛,前提是你得合作!”那大汉冲杨开伸出一只手,大大咧咧地嚷了起来。

    “想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杨开满脸笑容。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赶紧把事情办了早点回去,我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大汉神色不耐,御使星梭在星空中飞行是很危险的,不但时时刻刻都会消耗自身的力量,而且还有星空风暴和急速飞行的陨石,搞不好就会被撞个正着,性命堪忧。

    这一次要不是在那女人的威逼之下,三人谁愿意接这个苦差?就连哈力卡大人都被那臭女人给气的没辙。

    看杨开有些合作的意思,大汉连忙催促起来。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以你们三人的事还没办法一直追着我的踪迹,做的这么精准。”杨开好奇询问。

    三人对视一眼,都嘿嘿笑了起来。

    那大汉倒也没隐瞒,手上一翻,忽然出现了一道彩色的丝带,那丝带被他抛出,仿佛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引,竟直接朝杨开飞了过来。

    杨开脸色微变,一把将那丝带抓在手上。

    上面似乎还残留着雪月的香甜气息。

    “就靠这个?”杨开皱眉,“这是什么?”

    “你问老子,老子问谁去?”那大汉咧嘴大笑,“临走之前,那女人交给我的,说顺着它的指引,就能找到你的位置,我们一路追来就是它的功劳。”

    杨开深深地看着他,觉得对方并没有撒谎欺骗自己的必要。

    他又看向丝带,蓦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咬牙道:“那个贱婢!”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问题出在哪了,那女人不愧是心机深沉之辈啊,一场离别前的简单谈话,竟被她利用到这种程度。

    雪月当时准备的酒水只是个障眼法而已,里面确实没有放什么药物,只是为了麻痹自己的神经,她真正的目的是在声泪俱下悲愤控诉的时候,咬自己脖子的那一口。

    她在咬自己的时候,绝对在自己身上动了些不为人知的手脚,要不然只凭一根丝带如何确定自己的位置?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