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八十章 你真狠心
    宗傲的房间中,杨开给老头子斟酒,神态恭敬。

    老家伙气定神闲,心安理得地享受,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酒水满杯,宗傲端起来抿了一口,撇撇嘴放了下来,道:“有什么事尽管说吧,别再打老夫宝贝的主意就行了。”

    杨开笑了笑:“我没这个意思,宗老多虑了,小子来只是想跟前辈辞行的,恩,这段时间受前辈照顾,小子感激不尽。”

    无论宗傲是不是个好人,是不是对自己动过杀机,这些日子杨开确实得到了宗傲的不少照顾。若非有他的指点,杨开根不知道该如何解救雪月,如何唤醒她沉睡在的神魂灵体。

    尽管宗傲从中也收获巨大,但人家一个老前辈,自己恭敬点也没什么。

    “辞行?”宗傲愕然,“你要走了么?”

    “恩,两日后我就要离开!”杨开点点头。

    宗傲表情古怪:“你是怕雪月三少爷过来找你麻烦吧?是该走了,等到水月星那边来人,你不走就是死。”

    他直到如今也相信杨开胆大包天,敢染指雪月的女人。

    杨开也不去解释,任他这般猜想。

    “小子,要不要考虑下跟在老夫身边?”宗傲忽然提议,“不过是个女人罢了,雪月既然是艾欧会长的子嗣,想必也不会不识大体,你只要跟着老夫,到时候老夫去跟那小子说道说道,应该能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不然你一个入圣三层境的武者如何能逃脱恒罗商会的追捕?星域之大,到时候恐怕也没有你的藏身之地。”

    怎么谁都想把自己留下来?杨开心中郁闷,表面却不动分毫,知道宗老是看中了自己的炼丹资质。摇头道:“宗老好意心领了,只是晚辈决心要走。”

    宗傲微微颔首:“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勉强了。恩,这里有些东西,你拿去看看吧,我看你小子在炼丹一道上资质虽然出色,却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对高等级药材和丹药的药效了解的并不透彻,这些东西应该能帮到你。”

    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了很多厚重的典籍。

    杨开眼前一亮,也不跟他客气,将那些典籍全部拿了过来,装进自己的戒指中。

    这些典籍杨开很熟悉,都是宗傲宫殿中的收藏。有一些是宗傲自己撰写的,也有一些是他从外面收集的,都是讲解星域中各种药材的药性,档次和生长环境的书籍。

    只要将这些东西吃透,杨开的炼丹术就能与星域接轨了,再也不会碰到药材却不认得的情况。

    上一次他没能看太多,还有些惋惜。觉得日后恐怕没这么好的机会,却不想宗傲主动送了过来。

    杨开很是感激。

    “小子,你跟老夫说说,你这一身炼丹术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你用的灵阵跟星域中的灵阵也有些不太一样。虽然同出一源,但细微之处还是有差别的。”宗傲好奇地打探着杨开的底细。

    “宗老,小子来的地方是个低等级大陆,那里的武者实力最强的是入圣三层境。也就是小子现在的水准,炼丹师等级最高的是圣级上品。灵草灵药,秘宝材料,都在这个档次封顶,所以我对圣级以上的材料并不是太了解……”杨开倒也不再隐瞒,一边与宗傲喝着酒一边聊了起来。

    宗傲吃惊连连,愈发地觉得杨开不简单了。

    一个低等级大陆出身的人,居然能将炼丹术理解到这种程度,一个奇思妙想解决了困扰他百年的难题,让他如今炼制出来的丹药,也有十分之一的几率生成丹纹。

    这要是出身在星域中那几颗最好的修炼之星上,会是个什么样的成就?当下与杨开聊的愈发投机。

    酒过三巡,杨开告辞,宗傲也没挽留,只告诉杨开那种生成丹纹的方法没有杨开的允许他不会外泄,让他放心。

    杨开摆摆手,也不多说什么。

    无论是炼器师还是炼丹师,甚至是武者,都是一群敝帚自珍的家伙,不会将自己的底细暴露出去,珍贵的武技和知识他们会当成不传之秘,只传授给自己的衣钵传人,外人想要窥探根不可能,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是不死不休。

    宗傲从杨开这里学了生成丹纹的方法,他就已经很满足了,自然不会去大肆宣扬。

    一连两日,风平浪静,宗傲已经搬回了自己的山谷处,据说是要重新培育那千亩药田,反正老家伙修为不低,还有大把的日子好活,有足够的时间将药田里的药材培育成熟。

    雪月和杨开这两日也都一直待在房间里闭门不出。

    哈力卡和林沐风也似乎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每日里都小心翼翼地做着自己的事,等待主星那边来人处理这里的事。

    两日后,杨开来到了雪月的房间,也不询问一声,直接推门而入。

    屋子里似乎有一股寒意,雪月就坐在桌子旁,神色淡漠,见杨开走来只是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

    杨开明显地感觉到,雪月心中压着一腔怒火,而且她的态度与几日前也有些不一样,娇躯周围萦绕着一股冷冽地气场。

    杨开硬着头皮在她面前坐下。

    “先喝杯酒吧!”雪月亲自斟了一杯,送到杨开面前。

    “不会有毒吧?”杨开不信任地望着她。

    “毒死你我有什么好处?”雪月冷冷地望着他。

    杨开看看那清澈的酒液,摇了摇头:“算了,说正事,这酒不喝也罢。”

    他肯定这酒中有猫腻,以他对雪月的了解,这女人不可能会轻易放手的,杨开也做好了撕破脸皮,跟她大闹一场心理准备。

    见他这般警惕,雪月讥讽地笑了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还把酒杯恨恨地掼在杨开面前,发出碰地一声响动,似乎是在示威。

    “考虑的怎么样了?”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雪月不答反问。

    “别跟我玩字游戏,没意义,三日前我就给你答案了。”

    “没有回旋的余地?”雪月还是不死心。

    “没有。”杨开缓缓摇头。

    雪月咬着银牙,娇喝道:“好,你说的不错,强扭的瓜不甜,你我现在被灵魂锁链绑在一起,我若是真把你强留下来,万一哪一天你自杀了,我也得跟着陪葬,太划不来,你要走,那我们就解开灵魂锁链,从今以后谁也不管谁。”

    “你想明白就好。”杨开闻言大喜。

    “你别高兴。”雪月款款起身,走了几步,轻朱唇:“我之所以这么任性,纠缠着你不放,或许有一些灵魂锁链的原因在其中,但是你说的没错,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的女儿心在作怪,从三岁到现在,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真正的放开自我,这段时间我过的很开心,宗老告诉我你为了唤醒我,丢了半条命,虽然我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宗老既然这么说,那就不会作假,我要谢谢你,因为从来没人为了身为女子的我这么拼命,我头一次以一个女人的身份被人关怀。”

    杨开眉头紧锁,暗暗警惕。

    雪月说的越是掏心掏肺,他就越是觉得危机丛生,如她这种人,一旦表露了真心却得不到什么回应,那后果将会是及其可怕的。

    “我们一旦解开灵魂锁链,没有了那一层牵绊,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极有可能会对你赶尽杀绝!”雪月站在杨开身后,两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俯下身子吐气如兰。

    “我有心理准备,放心,我一定会跑的远远的,让你找不到我。”杨开点头。

    “你实力太低了,我要是真想找你,你藏在哪都没用!”雪月依然在杨开耳边吐着气,冰冷的语气似乎有融化的迹象,柔声道:“我这样的女人都无法挽留你么?”

    杨开不做声,莫名其妙地,心中生出一阵酸楚之意。

    “你真狠心!”雪月咬牙低喝。

    下一刻,杨开便感觉到脖子处一痛,一股温热从那里流了出来,还有两滴温热滴落在自己颈脖深处。

    他险些忍不住想安慰两句。

    好半晌,雪月才松开杨开,小嘴里满是金色的鲜血,她一口将那鲜血吞入腹中,咬牙道:“今日饮你的血,是你对我种种不敬的回礼,以后若是再让我看到你,我会剥你的皮,吃你的肉,不要怀疑,我会说到做到!你走吧,永远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她背对着杨开,香肩不停地颤抖,话语中一片颤音。

    杨开轻轻叹息一声,站了起来,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倾听着杨开离去的脚步声,雪月的美眸泛起泪花,不断地往下流着。

    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机会如那段时光,随心所欲地活着了,从今天开始,她又会变成雪月三少爷。

    星梭如芒似电,突破了空间的束缚,迅速朝星空中飞驰。

    一个时辰后,杨开停了下来,站在星空中俯瞰着五彩绚烂的雨瀑星。

    识海中似乎有一层束缚被打开,让杨开不由地生出一种自由的错觉,冥冥之中,耳畔边响起了一个询问的声音。

    杨开以肯定的语气回应。

    轰地一声,识海内那无形的禁锢骤然破碎,种种忧愁和对雪月的不忍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杨开的心情豁然开朗。

    PS:  大力求月票。。。。。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