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我是有原则的男人
    就在几个侍卫一脸和煦笑容拦着杨开,让他体谅下兄弟们的责任的时候,雪月悦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让他进来吧!”

    几个侍卫一听,如梦大赦,纷纷撤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投以鼓励的眼神。

    杨开懒得搭理他们,冷着脸推开了房门,迈步走进。

    房间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雪月倒是忧愁了许多,那美眸里甚至有一丝幽怨的表情,她也没避开杨开愤怒的目光,就这么看着他,面含微笑道:“坐下说吧。”

    见她这幅样子,杨开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

    女人就是讨厌啊!

    明明实力比自己高出老大一截,真要打起来自己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她能随意地将自己搓捏揉拉,偏偏此刻她就能依靠一副表情就能营造出弱势的感觉来。

    就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杨开端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轻轻地抿了一口,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雪月的一根芊芊玉指就竖在了杨开的嘴唇上。

    手指冰凉,指尖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你先别说,给你看样东西。”雪月轻朱唇,语气从未有过的柔和。

    “什么?”杨开大为警惕,上下扫了她一眼说:“如果是你的身子就免了,你身上每一个部位我都已经印在了脑海中,闭着眼睛都能想起来。”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雪月又羞又怒,“你以为我是那种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也要把你留下的女人么?”

    “那你要我看什么?”杨开一听不是,顿时放松了许多。

    雪月白了他一眼,伸手将一张文书般的东西递给了他。

    杨开狐疑地接过,一边喝茶一边仔细浏览。

    片刻后。他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呵呵干笑:“雪月,你这条件开的也太好了吧?给你担当护卫,每一年十万上品圣晶,还有方圆五百里的一块领地?”

    “是啊,我的护卫都有这些好处,只是每个人的待遇不一样罢了。”雪月姿态从容地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看似气定神闲。但那轻轻颤抖的尾指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

    如果说以前她对杨开有亲切感,甚至不厌恶他与自己亲昵是因为灵魂锁链的缘故,那么现在她就敢肯定,那种亲切感就算没了灵魂锁链,也已经扎根到了自己的神魂深处。

    当习惯成了自然。想要改变就不容易了。

    更何况,自己的识海都已经被他入侵,所有的秘密全部暴露,比起赤条条地站在他面前,任他审视还要让人羞涩。

    雪月发自内心地希望杨开能够留下来,尽管她知道杨开迫不及待地要远离她。

    她一边装模作样地品着茶水,一边悄悄观察杨开的反应。想看看他对哪一条动心。

    让他失望的时候,杨开似乎就没有动心的痕迹,只是啧啧称奇地评论着那文书上条条款款。

    “我有二十个美婢?”杨开抬头看了雪月一眼,“我不是护卫么?还可以拥有美婢?”

    “有什么稀奇的?一般人的护卫自然是个下人。没资格拥有这些,我雪月的护卫还没资格么?”雪月浅笑吟吟,她从杨开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神往,连忙添油加醋道:“我可以做主给你挑选最出色的女子。你可能不知道,我恒罗商会也经营奴隶生意。许多破产或者被灭门的大家族小家族的千金小姐在商会里也是待价而沽的货物,她们都有良好的教育,本身资质和实力也不差,就我知道的,实力最强的一个都已经到了圣王境,你想要大家闺秀就大家闺秀,你想要小家碧玉就小家碧玉!”

    一边添油加醋给杨开描述种种美好一边暗骂流氓色痞,自己给开出那么多优厚的待遇条件,他都无动于衷,偏偏对这一条感兴趣,雪月恨不得伸出双手把他掐死。

    不过男人嘛……

    雪月内心无奈叹息。

    “这个好,这个好!”杨开一阵猛点头,他早就对那些美婢什么的极为向往了,当年在通玄大陆的时候熟人太多,不好意思胡来,如今到了星域天高地远的,自己干什么都无所谓。

    而且自从与小师姐成了好事之后,杨开发现自己对男女之道就有些放纵了,也不排斥和陌生的女子玩玩暧昧什么的。

    上次在神荼的行宫内,更是放浪了一回,至今还回味无穷。

    “你也觉得好啊?”雪月依旧浅笑嫣然,银牙暗咬,柔声道:“觉得好,就按个手印吧,按下手印,你就是我雪月的人了,从今以后受我庇护,若是受了谁的欺负,就报上我的名字,保证你能在星域里横着走。”

    “我又不是螃蟹。”杨开笑呵呵地将那文书放回桌子上。

    雪月直直地望着他,美眸一霎不霎。

    杨开叹了口气,有些不想去与她对视,开口道:“何必呢?你也知道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你拿出一张卖身契算什么意思?”

    “谁说是卖身契了。”雪月柳眉倒竖,“上面不是写了么,五年一签约,五年之后你若是不满意可以再商量啊,我只想你多点时间考虑而已。”

    “我签了之后,一辈子就别想走了,雪月,我们把灵魂锁链解开吧,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杨开语重心长。

    雪月一听这狠心的话,顿时有些珠泪盈盈,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微昂着颈脖。

    神奇无比的,那泪水居然很快不见了踪影,似乎重新回到了她的泪腺中。

    她咬着牙道:“我不管,你摸也摸了,看也看了,更深入到我的识海中,将我的秘密窥探的一干二净,你必须得跟我签约,要不然我亏大了!”

    “你的秘密也就两样,放心,我会保守的,不会泄露出去,我还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我也深知你有多大的力量。”杨开一脸诚恳。

    雪月更悲愤了:“你果然连那个秘密也知道了。”

    杨开挠挠脸颊,无辜道:“我也不想知道啊,谁晓得你除了身为女儿身,还隐藏了那样一个天大的秘密!怪不得艾欧会长会一直把你当男人养,他也是为了你好,你别怪他!”

    “为了我好?”雪月的眼中忽然绽放出寒光,冷森森地道:“我已经几十年没见到自己的母亲了,他们说为了保守这个秘密,父亲杀光了所有知道的人,包括我的母亲,这也是为了我好?”

    杨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雪月说的话,他也从她的识海中窥探到了,这是人家的家事,实在不方便评论,而且雪月的母亲到底有没有死也没人能说个明白,雪月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我是龙髓凤体又如何?难道世上每个人都能看透我的体质,把我抢回家不成?”雪月叫嚷着,很是愤怒,饱满的胸脯上下起伏,荡出勾魂夺魄的弧度。

    “你小声点!”杨开大惊,“你还想不想活了,这种事你也瞎叫唤?”

    见杨开这般紧张,雪月不禁有些小得意,刚才的愤怒早就抛到九霄云外,笑眯眯地望着他:“对呀,你也知道了这个秘密,为何你就一点都不动心?你应该清楚龙髓凤体能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我当然知道。”杨开瞥了她一眼,“按照你记忆中那个人说的话,任何夺了你元阴的男人,都将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你们商会那个月奴的生意,就是受你体质的发才弄出来的吧?”

    雪月轻轻颔首:“是!你可以说我就是商会里最出色的月奴,只是无人知晓罢了。在我昏迷不醒的时候,你明明有大把的机会,我就不相信你不动心!你还没圣洁到这种程度。”

    她一脸我早就看穿你的心肝脾肺肾的表情。

    “是,我动心,我动心死了!”杨开猛点头,“当我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恨不得直接把你的衣服脱了,然后占有你。”

    “没你为什么没做?”雪月来了兴致,“你也知道,你就算做了,我也不会怪你的,顶多就是打你一顿而已。”

    她说的云淡风轻,好似不在说自己的贞操,而是在说一个不认识的女子。

    杨开大感头疼,想了想道:“我是个有原则的男人!”

    雪月猛撇嘴,明显不相信,觉得杨开鬼话连篇。

    “按那个查明你体质的老家伙的说法,你的实力越高,占有你得到的好处就越大,你现在是圣王三层境,我若是真的下手,恐怕能让我直接晋升到圣王一层境的水准!”杨开淡淡地说道,“但是那又如何?我无需借助你的身体,也用不了多久便能抵达这个层次,你信不信我三年之内可以做到?”

    雪月怔怔地望着杨开,听着他的豪言壮语,美眸竟迷离起来,不断地点头,随口问了一句:“若我不是圣王境,而是虚王境呢?”

    杨开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想都没想:“那你现在早就是我的人了。”

    雪月美眸中的迷离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无尽的鄙夷,阴阳怪气道:“说到底还是没有足够大的利益!你嫌弃得到的好处太小。”

    “是!”杨开坦然承认。

    “你刚才口口声声所谓的原则呢?”雪月眼中的鄙视之色更浓。

    “那东西值多少钱一斤?”杨开不屑。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