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你咬我啊
    雪月的识海中,杨开的神魂灵体内散发出一股股诡谲的波动。

    他开始制造出一幕幕幻境,将那些幻境强行地灌入到海水内。

    从她的婴儿时期开始,一直到她如今的年纪,在这些幻境中,她不必伪装自己,不必总是露出那一成不变如沐春风般的微笑,也不必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活着。

    她无忧无虑地长大,父爱母慈,兄弟姐妹和睦相处,她能穿戴最漂亮的衣服,佩戴最美丽的首饰,不用去学习那些枯燥的礼仪知识,也不用没日没夜地修炼,承受种种折磨。

    在这些幻境中,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每日带着几个婢女在街上闲逛,偶尔露出容貌的冰山一角,便能让一座城池的男人沸腾嚎叫。

    在幻境中,她回到家里,将自己遇到的繁琐小事告诉自己的父母,父母在一旁安静而微笑地聆听,其乐融融。

    她甚至还碰到了一个让她心动的男子,只是羞涩之下,她却只能远远地看着,每日去关注他的动静,不好意思去主动攀谈。

    让她想不到的是,那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男子居然找了上来,打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完成了父亲种种苛刻的要求,将她娶回了家中。

    他们成亲生子,男耕女织,虽没有波澜壮阔地精彩,却也相濡以沫,相敬如宾。

    他们的孩子慢慢长大,他们也逐渐老去,最终化为一捧黄土,坟冢紧挨在一起,似乎永远也不会分开。

    在这些幻境中,她得到了一个完美而无憾的人生。

    杨开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将这层层由自己的神识力量构建出来的幻境打入雪月的识海中,不计神识力量的损耗,也不顾自身的疲惫。

    时间流逝,雪月的识海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动静。

    但是某一刻,那平静的海水却忽然翻滚起来,一个个气泡从那海水下浮现,爆裂开来,成为虚无。

    清风拂过。似乎有一缕香气萦绕在杨开的鼻尖。

    杨开停下了动作,扭头望去,正见雪月笑吟吟地站在自己身后,饶有兴致地关注着自己。

    杨开翻了个白眼,立刻从她的识海中遁出。

    才刚睁开眼睛。雪月也立刻苏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他,嚷道:“喂,干嘛跟做贼一样的跑了?”

    “你都已经醒了,我还留在那里干什么?等着被你折磨么?在那里,你才是主宰,我一个入圣三层境的小武者可不敢停留。”杨开哼了哼。

    每个人的识海都由自己掌控。所以当两个实力差不多的时候,从来不会去侵入对方的识海,那样做吃亏的永远是自己,只有在力量相差悬殊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入侵别人识海给予敌人重创的可能。

    “我折磨你?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折磨你?你要是没做错事,我折磨你干什么?”雪月不依不饶,美眸微眯,其间精光熠熠。

    “行了行了。我承认,擅自闯入你的识海。窥探你的秘密确实不对,但是你又不愿意醒过来,我只能出此下策了。”杨开摆脱了她抓着自己的小手。

    “窥探我的秘密,现在你还有理了?”雪月恨得咬牙切齿,一口银牙反射着危险的光芒。

    “也没看到多少……”杨开神色讪讪。

    雪月不说话,只是拿一双眼睛盯着他。

    “好吧,你身上有几根毛我都数清楚了,那又怎样?你咬我啊?”杨开一脸无赖。

    “你混蛋!”雪月恼羞成怒,说着,便扑了过来,一口咬在杨开的手背上,不松口,翻着大眼睛示威道:“你以为我不敢?”

    杨开不为所动,反而还笑吟吟道:“咬手不过瘾,要不要换个地方,我有更好的地方给你咬?”

    雪月脸色刷地就红了,修长白皙的颈脖处都泛起了红光,连忙松开杨开的手,啐道:“你做梦吧!”

    在那幻境中,她与自己喜欢的男人缠绵的难分难舍,各种她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姿势体位一一烙印进了她的脑海中。

    她得到了系统而完善的教育……

    她当然知道杨开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尽管她也明白那只是杨开给自己制造出来的幻境,并不是真的,可她依然有些承受不了,毕竟那幻境中的女子,是以她为蓝塑造出来,与她的样貌毫无差别。

    就好像自己真的是一个荡妇一样,不断地索求,根不知道满足!

    “你怎么这么下流啊?”雪月用一种怪怪的眼神望着杨开,似乎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流氓到这种程度,“我看错你了!”

    “男欢女爱哪里下流了?”杨开不屑地撇撇嘴,“等你什么时候真的尝试了,就能体会个中美妙了。”

    “就算如此,你也不用把自己也加进那幻境中吧?”雪月浅笑嫣然,宛若发现了什么秘密般,笑的很是狡黠,“在那些幻境中,你可真够英俊的,你是不是希望我真的嫁给你啊?”

    “免了,你这样的女人我吃不消。”杨开连忙摆手。

    “滚出去!”雪月翻脸比翻书还要快,气的花枝乱颤,一脚将杨开踹下了床。

    杨开站起来,一脸无所谓地拍拍屁股,叮嘱道:“好好休息一阵,等你恢复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雪月脸上的表情一僵,似乎明白杨开会说什么,一言不发地闭上了眼睛。

    走出房间,杨开正好看到宗傲侧着身子,支起耳朵,专注聆听的模样,见到杨开之后,居然也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反而开口问道:“救回来了?”

    “恩。”杨开点点头。

    “厉害啊。”宗傲不禁竖了竖大拇指,“不过你们在里面干什么,怎么很热闹的样子?你不是她的护卫么,小子,老夫不得不说,你胆子也太大了点,连雪月三少爷的女人也敢染指,你早点准备跑路吧,老夫祝你不要死的太早,雪月那家伙要是发起火来,整个恒罗星域都要抖上三抖。”

    宗傲可能是孤寂的时间太长,一大把年纪了,八卦之心却丝毫不比年轻人差,最喜欢看到别人打情骂俏,每每看到,就好像自己也年轻了几十岁。

    太不要脸了!

    杨开不搭理他,走了出去找到哈力卡,跟他说了一声现在的情况。

    当听到雪月已经苏醒之后,哈力卡大喜过望,狠狠地搂抱了一下杨开,一脸的感激。

    雪月一醒,他们最后的担忧也消失了,而且雨瀑星上的宗傲在炼丹大道上又更进一步,如今只要解决了玄阴葵水的麻烦,他们就万事大吉。

    更何况,玄阴葵水一事还有雪月在顶着,就算商会怪罪下来,他们也只会受到一点小惩罚而已,不会象他们以前担忧的那么严重。

    种种好消息接踵而至,他们哪会不高兴?

    几位主事人心情大好,整个分会都喜气洋洋的。

    时光流逝,眨眼间便是一个月过去了。

    雪月自从那一日苏醒之后,便一直待在房间中没出来,对外宣称伤势未愈,需要疗伤。

    她所受的玄阴葵水之伤,早就被离火丹治疗好了,神识上也没有损伤,哪里需要疗伤?虽然昏迷了一年多时间,但是以她的修为,只需要恢复两三日便能康复。

    她这是在躲避杨开!

    杨开心知肚明,却无可奈何,每次去找雪月的时候,都被几个站在门口担当侍卫的圣王境武者拦下,这几个人也不给杨开摆什么脸色,只是笑眯眯地告诉他这是雪大人的命令,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房间。态度很不错,但是拒绝的语气却是坚定的。

    杨开恨不得将这几人海扁一顿。

    杨开不高兴,宗老也跟着倒了血霉。

    玄阴葵水被杨开取走一半不说,几十个大大小小的丹炉也被杨开拿走一半,宗傲心疼的直哼哼,却又不好意思耍赖。

    宗傲还算是个守信的人,输了便是输了,不像雪月这样,喜欢以强势压人。

    杨开还特意请教了一番,如何炼化玄阴葵水,增强自身的实力。

    宗傲也没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一一道来。

    杨开这才明白,玄阴葵水虽然是好东西,但如果炼化不当,那也是要人命的。而且炼化起来,需要用到的辅助材料也种类繁多,更需要一个灼热的环境!

    只有将前期的准备工作做好,才能开始炼化。

    那些需要用到的辅助材料,杨开居然都有,一样不缺。

    在悬空大陆上,他收获了许多高等级的药材,虚级的,虚王级的不计其数,种类繁多,这些东西每一样都价值巨大。

    他所需要的,只是找一个合适的环境就行,按宗老的话,最好是万年火山的内部,因为只有那种灼热,才能压制的了玄阴葵水的寒意。

    不过宗傲说了,杨开现在的实力还是太低,炼化玄阴葵水,最少也要等到圣王境以后,要不然炼化不成,还丢了小命就不划算了。

    雪月的避不相见让杨开很不耐烦,也很是恼火。

    这一日,当杨开又一次来到她房间外的时候,那几个被派来守护的圣王境高手依然笑眯眯地挡在那里,好言好语地将杨开拦下。

    杨开面沉如水。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