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黑锅
    杨开是真不知道如何才能炼制丹云。

    那最后一枚离火丹炼制的时候,他心无杂念,没有一点压力,没有任何原因地坚信自己能够炼制成功。

    丹成的时候,杨开分明感觉到自己的生机都被剥离了许多,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虚弱不堪。

    要不是杨开身负魔神金血,生命力及其旺盛,单是那最后一下的剥离,便能让他命丧当场。

    那离火丹根本就不是一枚丹药,那是一条人命!

    所以它现在才能生机勃勃,能量盎然,让宗傲都叹为观止。

    尽管成功过一次,但是如果再让杨开炼制,他无论如何都炼制不出来的,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当时的一往无前,没有了那种感觉。

    把自己的想法和宗傲说个明白,这才让他缓过气,老头子自欺欺人地编了一套意境的说辞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说杨开能炼制出丹云完全是因为意境使然。

    钻研炼丹术几百年,还不如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宗傲只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简直白活了,羞愤的不得了。

    不过还好,他暂时还死不掉,还有大把的时间来继续钻研。

    恒罗商会分会的宫殿处,杨开将雪月搬到了这里,将新出炉的离火丹给雪月服下,待她的生机平稳之后,这才从房间内走出。

    拐了几个弯,正见到哈力卡和林沐风等人围着宗傲,马屁如潮,脸上全是谄媚阿谀之色,一个劲地恭维宗老老而弥坚,老当益壮,炼丹手段神乎其技。连丹云这种东西说炼制便能炼制出来,为人敬仰。

    就算是星域内其他几个最顶尖的虚王级炼丹师,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他们只是在炼丹师的等级上比宗傲高出一截罢了,完全是一群沽名钓誉之徒,手下没一点真本事,哪及宗老万一云云?

    宗傲老脸涨的通红,不耐地承受他们马屁的摧残,有心赶人。却又没什么底气,忍的及其辛苦。

    偏偏哈力卡和林沐风这群蠢货没点眼力劲,以为他很受用,违着良心恭维的愈发厉害,让老头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直到杨开一身轻松地走出来。这群人才停止拍马屁,一个个用怪怪的眼神望着他,哈力卡甚至悄悄地冲杨开竖了竖大拇指,一脸佩服的表情,然后与林沐风等人勾肩搭背地告退。

    两人的背影颇有些狼狈为奸的味道。

    杨开一脸迷糊地来到宗傲面前,不知道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子,这般天大的好处。你就让给老夫了?能炼制出丹云,又能让丹纹以稳定的三四成的几率生成,单是这份手段,你就能成为恒罗商会的座上宾。没人敢招惹你,你可以拥有自己的领地,仆役,美婢。可以享受最高规格的待遇,旁人追求了一生的东西你唾手可得。以恒罗商会的资本,想要培养你成长也不是难事,你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回报,老夫想不明白,你为何不告诉他们那离火丹是你炼制出来的,偏偏让老夫站出来替你顶缸,将这份功劳和名头都让给老夫!”宗傲慢悠悠地说道,端起一杯茶水,浅浅地抿了一口。

    哈力卡,林沐风等人全都以为那生有丹云的离火丹是宗傲炼制的,因为最开始杨开就是这么说的,事到如今,宗傲也没有去辩解,让他们愈发地信以为真。

    所以他们才那般恭维宗傲。

    杨开坐到他身边,端起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干掉,呵呵笑道:“宗老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谁都懂,小子年不过三十,虽然有些小手段,但修为境界还是太低了,这么天大的好处和名头小子吃不消啊,也只有宗老你,德高望重,一代炼丹大师的名头才能站的住脚,你相不相信,若是你我二人同时拿着一枚生有丹纹的离火丹去找艾欧会长,得到的待遇会是完全不同的?你只会愈发地受人敬仰,艾欧会长会更加的以礼相待,说不定心情一好,赏你一个药星,让你成为那药星的主宰,但是他会把我软禁起来,安排各种强者来保护我的安全,不允许我离开领地一步,只让我每天与药材打交道,搞不好小子跟美人行房事享受欢愉的时候都会有人在外面瞪大了眼珠子窥探……”

    “哈哈哈哈!”宗傲听了杨开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想象着那副滑稽可笑的场景,笑的酣畅淋漓,不断地点头道:“小子八面玲珑,果然不是个好东西!真不知道你经历了多少风雨,才长出这些小心思。”

    “没这些心思,小子早死了!”杨开耸耸肩膀。

    “你说的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好处和名头,老夫就替你揽下了,反正老夫的炼丹技艺确实涨了一大截,也受之无愧!”

    杨开眼前一亮,连忙起身道贺:“恭喜宗老,晚辈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离火丹的事,居然都没有发现宗老在炼丹大道上更进一步,实在该死!”

    说完之后,又坐了下来,担忧道:“不过宗老,这么一弄的话,你恐怕不加入恒罗商会也不行了。以前他们会纵容你,放任自流,现在的话怕是不行了。如果我没猜错,哈力卡和林沐风等人已经将这边的事上报给水月星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恒罗商会的人过来。”

    “老夫知道。”宗傲点点头,“老夫也在这雨瀑星上逍遥了百年,只要他们不干涉我炼丹,什么都好说,加入不加入也只是个名义上的事情,惹毛了老夫,老夫还不能走人了?”

    杨开心中不禁生出些愧疚之情,宗傲这个人算不得什么好人,脾气古怪不说,也自视甚高,杨开也知道他以前三番两次地对自己动过杀机。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一次是他背了黑锅,尽管会让他的名声变得更大,可这并不是宗傲想要的。真正的能人,都不会在乎什么名誉,只有那些追逐权利富贵的人,才会卯足了力气往上爬。

    这一次是自己拖累了宗傲,让他失去了很多自由,他恐怕也是看在自己传授了炼丹之法的份上,没有任何怨言。

    这些事情,杨开和宗傲都心知肚明。

    “那女娃娃情况如何了?”宗傲不想再多说下去,转移话题。

    “玄阴葵水之毒应该已经解除了,生机平稳,只是还在昏迷中,想要唤醒她,只有找到她的神魂灵体。”杨开皱眉道,他刚才又在雪月的识海中查探一番,却没有发现神魂灵体的踪影,实在不知道雪月的神魂灵体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宗傲也皱着眉头,不疾不徐道:“按道理来说,她为玄阴葵水所伤,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她的神魂灵体不见踪影,定有其他的缘故。”

    杨开精神一震:“还请宗傲赐教。”

    宗傲摇摇头:“我对那女娃娃一无所知,哪里有什么好赐教的,你既然是她的护卫,那你应该明白,她心中是不是有什么遗憾,有很多时候,一个人昏迷不醒不代表她受伤了,而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只要过了那个坎,她自然会苏醒。”

    杨开将这话听在耳中,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片刻后双眸明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宗傲察言观色,微微颔首。

    这小子就是个人精,本事又大,宗傲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个人为何会担当别人的护卫。

    好半晌,杨开忽然变得放松起来。

    “找到原因了?”宗傲笑眯眯地问道。

    “有一些眉目,到底是不是,要验证之后才知道。”杨开呵呵一笑,忽然又想起一事来,开口问道:“对了宗老,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哈力卡他们为什么用那种眼神望着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想知道?”宗傲斜睨了他一眼。

    杨开点头。

    “老夫只是告诉他们,你小子对那女娃娃情根深种,喂药的时候都是嚼碎了,嘴对嘴的喂给她的。”宗傲挤眉弄眼,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杨开大怒:“这种事你也好意思对外宣传?还有没有点节操?”

    宗傲哼了一声:“老夫替你顶了这么大一口缸,连输带送被你抢去那么多好东西,你以为这就完了?你就等着雪月三少爷驾临雨瀑星,将你抽筋剥骨吧,哈哈哈,一个小护卫居然也敢打雪月女人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老夫要是你,早点离开才是正道!”

    一边大笑,一边心情愉悦地离开了。

    老不死的!

    杨开恨恨地望着宗傲,顿时明白哈力卡和林沐风等人望着自己的眼神到底为什么那么怪了,心中对他仅存的一点愧疚荡然无存,后悔当初不把赌注赌大一点,应该把他那些玄阴葵水和药炉全部抢过来才是真的。

    上了年纪的老家伙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鬼祖是如此,宗傲也是如此!

    不过宗傲恐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口中的女娃娃,哈力卡口中的雪大人,根本就是雪月本人!

    亲了雪月的女人算个屁,老子连雪月的全身都摸过看过了!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