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丹云
    这山谷处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样的灾难,宗傲的宫殿被摧毁,千亩药田不复存在,山谷周围的大阵也被破坏殆尽。

    宗傲人更是失了魂魄般,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一身灰尘,双目喷火。

    只有杨开,盘膝坐在几十个丹炉和断壁残垣中,一动也不动。

    “什么情况?”哈力卡等人傻眼了。

    这里是整个雨瀑星的禁地,平日里也无人敢过来,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何此地象是被掠夺了般。

    几人对视一眼,壮着胆子飞了下来,站在宗傲身边,哈力卡小心翼翼地呼唤一声,问道:“宗老,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林沐风更是怒喝一声:“是不是有哪个不长眼的跑到这里来滋事?宗老只管告诉我等,我等定会替你出口恶气!”

    那中年妇人在一旁猛点头,美眸里一片杀机和不善。

    宗傲抬起头,双眸失神地望着他们,片刻后,忽然跳了起来,指着杨开的方向恶狠狠地道:“就是那混蛋小子毁了我的药田,坏了我的宫殿,老夫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辛苦培育百年的药材也一株不剩,你们要是真想替老夫出气,就给我杀了他!”

    唾沫星子啐了三人一头一脸,三人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表情精彩至极。

    好半晌,哈力卡才讪笑不已,安抚道:“宗老息怒,宗老息怒,这到底是怎么了?您不是在帮雪大人炼制疗伤用的丹药么?前些日子我过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几个月不见就发生这种事了?”

    他也看出来了,宗傲虽然暴跳如雷,也让他们去把杨开给干掉出气。但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杨开此刻正在打坐,看起来虚弱至极,若是宗傲真要他的性命,何须假借他人之手?杨开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是宗傲的对手,更不要说现在了。

    “谁告诉你是老夫在炼制丹药?”宗傲斜了他们一眼。

    “不是您炼制,难道还是杨小兄弟炼制不成?”林沐风呵呵干笑着。

    宗傲翻了个白眼,也没去解释。

    他知道,就算是自己道出实情,别人恐怕也不会相信!今日的事。若非自己亲眼所见,宗傲也只当是旁人信口胡说。

    但手上玉瓶中那枚丹药,却是实打实的证据!这小子真能以入圣三层境的修为,炼制出一枚生有丹纹的圣王级丹药。

    “滚,都滚!”宗傲不耐地挥手。“老夫在这里孤独百年,安稳百年,只来了个臭小子便把老夫这里搅的乌烟瘴气,你们日后谁若再敢靠近这里百里,老夫就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

    三个返虚境的强者不由地脑袋一缩,全都灰溜溜地撤退,再也不敢停留分毫。

    才走出没多远。背后又传来宗傲的声音:“等等!”

    哈力卡转过身,陪着笑脸道:“宗老还是有什么吩咐?”

    宗傲指着那破败的宫殿道:“找些人来,给老夫再起一个住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这是要老夫露宿荒野么?”

    哈力卡连忙吆喝起来。他们这次也带了不少武者过来,留下十来个,安排他们在原地上再帮宗傲盖一个住处,这才告罪离开。

    那十来个人也四散飞走。看样子是寻觅盖房子的材料去了。

    宗傲看了一眼还处在昏迷当中的杨开,又看了看手上玉瓶里的那颗离火丹。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颓然之色。

    足足三日之后,杨开才悠悠转醒。

    一股浓浓的虚弱感从全身各处蔓延过来,杨开怔了一下,立刻回想起昏迷前的一切,不禁苦笑连连,心神遁入识海中查探。

    识海内有些暗淡,以往波澜壮阔的海水不复踪影,如今只有一层薄薄的水液,六彩温神莲倒是不遗余力地在滋养神魂,但最起码也要十来天的时间,才能让识海再次充盈。

    浑身每一块肌肉都酸疼无比,一身圣元也消耗巨大。

    杨开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说是受伤也勉强可以,说没受伤也说的过去,只有无穷的虚弱笼罩着他,似乎整个人的生机都被抽离了一部分,让他不禁生出一种老迈的感觉。

    艰辛地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一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冲自己吹胡子瞪眼的宗傲,这老家伙的脸色yīn沉的有些吓人,眼中喷着要吃人的光芒。

    杨开吸了吸鼻子,不知道他为什么摆出这幅恐怖的模样。

    待他发现四周的情况之后,立刻明白了。

    也不去触他的霉头,在废墟中寻找一会,将一直无人问津的雪月从几块木板下抱了出来,在几里外的山峰处寻觅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坐下。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宗傲便悄无声息地在他身边出现了。

    杨开看了看他,一言不发,只是大口地喘息。

    “你就不问问自己到底有没有成功?”宗傲等了一会,忍不住主动开口。

    “我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这就够了。”

    宗傲深深地凝视着他,片刻后微微颔首:“就冲你这句话,老夫就不追究你这次带来的损失了。”

    反正自己的损失可以去找哈力卡他们讨要,谅他们也不敢不补偿。

    这般说着,便将一直攥在手上没放开过的玉瓶朝杨开丢了过去。

    杨开接过,看了一眼,没有太大的惊喜和兴奋,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玉瓶中,装着一枚丹药,那丹药上覆盖着一层氤氲云雾,即便有玉瓶阻隔,也透着一股浓浓的能量波动。

    它就仿佛是有生命一般,内部还传来及有规律的蕴动。

    丹云,这是一枚生有丹云的离火丹!

    虽然只有圣王级下品档次,但是这样一颗丹药,却有着极大的收藏意义,被那些出色的炼丹师得知。恐怕也会打破头颅前来争夺。

    因为他们可以从这丹云上,窥探到许多有用的信息,说不定能增进他们的炼丹技艺。

    杨开在观察的时候,宗傲将他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讲了一遍,随口道:“你这颗丹药上的丹云,与老夫炼制出来的有些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杨开狐疑。

    宗傲又抛来几个玉瓶,每一个玉瓶中都珍藏着一颗不同的丹药,只有四个。

    这四枚丹药,是宗傲这百年来炼制出来的。是运气极好的情况下,偶尔诞生的。

    杨开将离火丹与那几枚丹药比较一番,立刻便发现了最大的不同之处。

    宗傲的这几枚丹药上覆盖的丹云很是稀疏,并没有覆盖到全部,有一枚丹药上的丹云甚至只有一半。

    而且。杨开能清楚地感觉到,离火丹中蕴藏的药效和能量,比宗傲的这四枚要强盛不止一倍。

    宗傲又取出一块圣晶,放在杨开手上。

    圣晶中的能量受到丹云的牵引,迅速地朝丹药中聚集过去,被丹药吞噬,增强着药效。

    “丹药生出丹纹。药效能呈几何式的增长,而且可以长久的保存,不用担心药效会流逝。普通丹药就不行了,存放的时间越久。药效流逝的越多,放个三五十年,只会成为一枚无用的废物。而一旦丹药出现丹云,不但能长年累月地保存。丹云还会主动地吸收天地灵气,滋养丹药。让药效变得越来越凝练,所以每一颗生出丹云的丹药,存放的时间越久,药效便越强!”宗傲仿佛自言自语,娓娓说道。

    杨开点头,对此他是深有体会。

    当年服用那一枚生有丹云的丹药的时候,他险些被撑爆,那颗丹药可是有着几千年的历史。

    “老夫这一枚丹药是九十年前无意中炼制出来的。”宗傲从杨开手上拿起一个玉瓶,瓶子中储藏了一枚褐色的丹丸,“九十年的滋养,药效已经增强了一倍有余,而且它的档次还是圣王级中品,但跟你几天前炼制的离火丹比较起来,却还是相形见绌。”

    “这恐怕是丹云完整度的缘故!”杨开若有所思。

    “老夫也是这么想的。”宗傲轻轻颔首,“老夫以前一直认为,丹云就是这个样子,可见了你这枚离火丹,老夫才知道,丹云可以更完整,它可以将整颗丹药都包裹起来。而且你发现没有,你这枚丹药吸收圣晶能量的速度,比老夫这几枚都要迅速,如果放置个几百年的话,那它的价值将媲美一颗星辰!”

    “不至于吧?”杨开吓了一跳,觉得这老家伙有些异想天开了。

    “怎么不至于?”宗傲冷笑不迭,“你可知道有多少返虚境的强者苦苦追寻一生,却无法晋升虚王境?甚至那些为数不多的虚王境,也在追求让自己的境界变得更强更高的法子?这枚离火丹放置几百年,就可能让一个修炼火属性功法的虚王境更上一层楼,你说到时候他们会不会用一颗星辰跟你换?”

    听他这么一说,杨开倒真觉得有可能,虽然有些夸大其词的嫌疑。

    “你还愿意将这颗丹药给这女娃娃服用么?”宗傲深深地凝视着他,又看了看躺在一边昏迷中的雪月。

    “命都快没了,还有什么不舍得的?”杨开嗤笑一声,他费劲心思炼制离火丹,不就是为了给雪月服用?

    宗傲脸皮微微一抽,似乎有话想说,却又忍了下来,摆手道:“算了,你炼制的丹药,你自己做主,不过你得跟老夫说说,你到底是如何炼制出丹云的?”

    “我不知道。”杨开摇头。

    宗傲险些吐血。

    PS:  月底最后一天,求月票!!!!!!!!!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