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破釜沉舟?
    入圣境,在这个富饶的雨瀑星中算不得多强大的境界,人群中一抓一大把。

    杨开站在一处高坡上,手上抓着一个酒囊,一边喝酒一边观望。

    他不打算出手,打定主意只看好戏。

    那武者显然不是碧眼火龙兽的对手,一身血污,模样狼狈,几次险死还生,一身防御秘宝被打的粉碎,腹部被碧眼火龙兽额头上的尖角刺穿,鲜血直流。

    杨开觉得这武者必死无疑,正兴致缺缺准备离开的时候,战局急转而下。

    原本占据了绝对上风的八阶妖兽竟一退再退,口中愤怒嚎叫。

    当那武者一身防御秘宝被全部摧毁之后,他竟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抛弃了所有的防御,以一种悍不畏死的姿态冲碧眼火龙兽发起进攻。

    半个时辰后,碧眼火龙兽内脏鲜血撒了一地,倒地而亡。

    那个入圣境的武者也气喘游丝,大把大把地往口中塞着恢复用的丹药,却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自身的伤势,一身鲜血狂涌,生机迅速从他身上流逝。

    实力差距太大了,这个武者虽然最后斩杀了碧眼火龙兽,但也只能拼个同归于尽——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杨开提着酒囊走到他面前,站在他面前,俯瞰着他。

    那武者暗淡惶恐的双眸似乎绽放出一缕神光,艰辛地伸出一只手朝杨开这边探来,宛若要抓住自己的生机,却屡屡抓了个空。

    他的脸上满是对生的渴望。

    杨开喝了口酒,蹲下身子,一言不发地从指间逼出一滴金色的鲜血,滴入那武者张开的大嘴中。

    魔神金血,有着极其强悍的恢复能力,杨开好几次依靠它死里逃生。

    但是他总感觉,自己这一身魔神金血。与大魔神当年的拥有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大魔神的一滴金血,威力无穷,蕴藏了种种玄妙,杨开从中能窥探到他修炼的一招神通,就连魔将雪莉也从一滴魔神金血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虽然质量相差甚远,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疗伤功能的。

    刹那间,那武者便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金芒中。他的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采,感觉自身的状况似乎瞬间好了很多,逼近的死亡气息逐渐消散,他又有了活下来的信心。

    他迷茫地望着杨开,不知道这个过路的陌生人为何会救自己一命。

    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杨开冲他咧嘴一笑:“不用谢我。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恩,我也只能帮你到这,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

    说完,将那没喝酒的酒囊丢在了地上,大步离去,大笑声袅袅传来。

    许久之后。那武者才艰辛无比地坐直了身躯,凝视杨开离去的方向,一脸的茫然不解,他不知道杨开到底在谢自己什么,只当那青年是个脑袋有问题的神经病!

    不过对方确实救了自己一命,这是无可争议的,他面含感激地抓起杨开走前丢下的酒囊,狠狠地灌了一口。庆祝自己的死里逃生,烈酒入腹,让他忍不住龇牙咧嘴,疼的全身冒汗,再不敢胡作非为,连忙默运玄功,打坐疗伤。

    山谷内。宗傲正在奋力炼制丹药,如今他也不用自己那以量取胜的法子炼丹了,而是跟杨开一样,选了个最好的丹炉。用杨开教他的办法炼丹。

    每出炉一颗生有丹纹的丹药,宗傲的老脸就会笑成一朵菊花状,脸上褶皱堆叠在一起,看上去恐怖骇人,偏偏乐此不彼。

    反正这鬼地方也没人会来,杨开已经走了,唯一一个外人还在昏迷当中,没人看到他的恐怖模样,他不需要顾忌什么。

    正在紧要关头,宗傲忽然神色一动,轻咦道:“回来了?”

    他感觉到一股生命气息正在迅速朝这边接近,肆无忌惮,速度极快。

    在雨瀑星上,除了杨开敢这么做,其他没人有这个胆子,就算是林沐风或者哈力卡等人也不敢。

    匆匆地结束手上的事,也不去管丹药没有炼制成功,宗傲静待起来。

    片刻后,杨开走进。

    眯眼望去,宗傲不禁吃了一惊,到嘴边的话连忙又咽进了肚子中。

    他本来还想安慰下杨开,让他看淡生死,哪知道杨开此刻竟然笑容满面,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宗傲仔细盯了半晌,才确定那种感觉叫自信!

    缓缓地摇了摇头,宗傲换上一副笑脸,笑眯眯地问道:“找到解决的方法了?”

    “没有!”杨开愉快答道。

    “没有找到你这么开心做什么?”宗傲更迷茫了。

    “没有找到就不能开心了?”杨开反问了一句,“虽然没有找到,但我觉得应该能成功了。”

    “这是什么话?”宗傲被杨开三言两语地绕糊涂了,没找到方法,如何能成功?抓着杨开的胳膊嚷嚷道:“你把话说清楚点。”

    “说不清楚,你自己看好了,看我到底能不能炼制出丹云!”杨开从他的铁箍大手中挣脱出来,整了整衣衫。

    宗傲也不再多言,收敛气息站到一旁,关注着杨开的动静。

    其实他一直很想问杨开,既然是因为灵魂锁链的缘故而让他与那女娃娃的性命相连,何不去一趟水月星,让那恒罗商会的供奉解开灵魂锁链?到时候即便会死人,也只是那女娃娃一个。

    时间上也很充裕,就算是现在动身应该都来得及。

    但他觉得杨开既然没这么做,肯定是有一些不方便去水月星的原因,甚至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宗傲懒得打探太多,也不想打探。

    沉思中,杨开已经盘膝坐在了那常用的丹炉前。

    然后宗傲就看到他将种种药材大把大把地从空间戒里取出来,再仔细看看,赫然发现那些药材都是哈力卡当初送来的,用来炼制离火丹的材料。

    剩下的近两百多份,全部堆积在一起。成了一座小山。

    所有的药材取出之后,他又看到杨开从那小山一样的药材中每样取走一份。

    漆黑的魔焰如火球般从他手上打出,吞没了那如小山般的药材,种种圣王级的材料在瞬间化为残渣,消失殆尽。

    宗傲的眼睛瞬间瞪圆,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

    他万万没想到杨开一回来便行如此疯狂的举动。

    破釜沉舟?

    这小子将剩下的近两百份材料全部付之一炬,只留下一份。是成是败也只有一次机会,他要破釜沉舟?

    是要用巨大的压力来压迫自己的潜能么?

    宗傲缓缓摇头,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在武学一道上,在修炼之中,甚至在战斗中。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更进一步,都无可厚非,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获得成功,达到平时无法达成的目标。

    可将这种套路用在炼丹术上就大错特错了。

    破釜沉舟之下,产生的压力比平时要恐怖千百倍,要求心境平稳的炼丹术根本不适用于这条路,只会让情况愈发糟糕。

    如果杨开真的是在破釜沉舟。那宗傲就可以断定,他可能连丹纹就无法炼制出来。

    正失望间,眼睛又莜地明亮,愕然地关注杨开,面上若有所思。

    他惊奇地发现,坐在那里的杨开一身轻松,哪有半点压力的痕迹,那种自信不但没有因为近两百份药材的消失而消失。反而更浓郁了一些。

    宗傲从杨开身上看到了一种信念——坚信自己能成功的信念,那是自信的升华。

    宗傲微微失神。

    他就这么有把握能用这最后一份材料达成自己的目的?他哪来的依仗和信心?

    宗傲正襟危坐,一瞬不依地关注起来。

    和以前炼制离火丹一样,每一道程序都一丝不苟,一毫不差。

    刻画灵阵,凝练药液,掌握火候和投入药材的时机。更改灵阵……

    杨开看上去只不过是重复他那六个月做过的事情,但是隐隐地,宗傲总觉得他这一次炼丹和以往大不相同,同样的动作。同样的流程,却能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让人耳目一新。

    被那娴熟自信的气氛感染,宗傲竟忍不住也有些相信杨开能做到那匪夷所思之事了。

    他更加地瞪大了眼珠子,等待丹云初成的那一刻。

    时间缓缓地流逝,宗傲的心情越来越紧张,竟情不自禁地握紧了双拳,强悍如他,也不由地生出一种度日如年的煎熬,恨不得让时光飞逝,好让自己早点见到结果。

    杨开却一直保持着一种淡然的神态,整个世界除了丹炉和丹炉里翻滚的药液,再无他物,连自身所在都短暂地忘去。

    那个与碧眼火龙兽殊死搏斗的入圣境武者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依靠的不是他的实力,他依靠的是一往无前的气势。

    他确定自己能赢,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赢就是死!

    所以他赢了,尽管最后差点跟碧眼火龙兽同归于尽。

    从那场战斗中,杨开获得了发,所以才会救他一命。

    前六个月的炼丹,一次次的失败,让他的压力与日俱增,让他每一次炼丹都在考虑若是失败了会怎么样?种种杂念萦绕心头,能炼制出丹云才是怪事。

    但是现在,他心无杂念。

    他焚烧那近两百份药材,不是为了让自己陷入一种破釜沉舟的境地,而是为坚定自己的信念,看看当那两百份药材被焚烧之后,自己的信念会不会动摇。

    他没有动摇,所以愈发自信。(未完待续。)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