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局外人
    杨开说完就知道自己白说了,宗傲已经陷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已,双眸内时而黯淡无光,时而精光四溢。

    他明显在顿悟。

    杨开摇了摇头,不去打扰他,自顾地恢复起来。

    每天十颗离火丹,每个月三百颗丹药,其中有两三成的丹药都是生出了丹纹的,这样的成绩足以傲视整个星域。

    但是杨开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就算他炼制出再多的丹纹,也解决不掉雪月和自身的危机,他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枚生有丹云的离火丹而已。

    每一次炼制,杨开都是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马虎,他将自身所学运用到了巅峰,一门心思地扑在了炼丹术上。

    生成丹纹的几率大幅度地提升,随着他对离火丹炼制的娴熟,这个几率从两三成直接窜到了四五成之多。

    这也就意味杨开炼制的离火丹,有一小半都是带有丹纹的,价值巨大!

    这些东西如果给修炼了火属性的武者服用,能很快地提升他们的实力,如今却被杨开弃如敝屐,丢在一旁,不管不问。

    每一天炼制完毕,杨开都感觉自己筋疲力尽。

    区区十颗离火丹,按道理来说根无法让他这般疲惫,但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却如山岳般压着他,让他有些喘不过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压力也越来越大。

    他深刻地认识到丹云的难生成,怪不得那些炼丹师在偶尔炼制出丹云的时候会痛哭流涕,感叹自己鸿运滔天等等。

    他现在也巴不得运气降临到自己头上,一解燃眉之急。

    与杨开的心情急躁,愁眉苦脸不同,宗傲这些日子可以说是容光焕发。神采飞扬。

    自从杨开的一番话让他陷入顿悟,从顿悟中走出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炼丹术在不知不觉中增进了一大截。

    以前同时炼制几十枚丹药,他要全力以赴,才不会出现什么差错,但是如今,他却能轻松地控制几十个丹炉的火候,游刃有余。

    而且,通过杨开告诉他的方法。他也成功地炼制出了丹纹!

    尽管没有杨开那么恐怖的几率,也达到了难能可贵的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啊,每炼制十颗丹药,便有一颗能生出丹纹,这是宗傲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却稀松平常。宗傲有傲气,有自己的坚持,但是在这一件事上,他却是感激杨开的。

    若非他帮自己捅破了那一层障碍,宗傲估计自己会在炼丹一道上越走越偏,最终误入歧途。

    一念至此,宗傲看杨开也愈发顺眼了。被他抢了一半丹炉的事也不那么在意了,整日里不去打扰杨开,自顾地熟悉杨开教给他的炼丹手法,钻研种种灵阵。选择最适合生成丹纹的灵阵,在丹药成型的那一刻将之炼制进去。

    他收获巨大,连那桀骜不逊的脾气也收敛许多,整日里笑眯眯的。看什么都喜庆。

    恒罗商会负责给他运送药材,收取他炼制丹药的武者过来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以往他来这里,每一次都胆战心惊,如履薄冰,赶紧将药材交给宗傲,然后拿走他炼制出来的丹药,便火烧屁股般离开山谷,生怕宗傲找自己的霉头。

    宗傲也一直yīn沉着脸,仿佛自己欠他几百万块圣晶一样。

    可是最近一次他过去的时候,宗傲居然一脸笑容,还和自己说了几句话,拍着自己的肩膀称赞了几句,说这些年来有劳自己了云云,末了,还邀请自己进宫殿内喝杯茶水。

    那武者吓得面如土色,连称不敢,屁滚尿流地离去了。

    将在宗傲这里碰到的事汇报给哈力卡和林沐风等人,他们也不知道宗傲到底发什么神经,只能隐约猜出跟杨开有些关系。

    他们这几个人是很关心事情的进展的,因为雪大人若是无法苏醒,他们总要有人受到责罚,极有可能会牵连到整个分会。

    三少爷一怒之下,把他们安排到矿星去挖矿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又没胆子过来打探,每一天都度日如年,只能等杨开主动传递消息过来。

    这一日,杨开又一次炼丹完毕,脸上的表情yīn沉不化,如乌云覆盖,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宗傲走了过来,看着被他丢在一旁,堆积如山的离火丹,开口问道:“消耗多少份材料了?”

    “六个月,一千八百多份!”杨开随口答道。

    “一千八百多份……”宗傲轻轻地吸了口气,“有七八百枚离火丹生出了丹纹,小子,能做到这种程度,你足以自傲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只要一枚生有丹云的丹药。”杨开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些丹药就算全部生出了丹纹,对我来说都一不值。”

    “那女娃娃对你就这么重要?”

    “我与她性命相连,你说重要不重要?”杨开苦笑不已。

    “性命相连?”宗傲微微变色,若有所思了一会,低喝道:“灵魂锁链?”

    “原来宗老知道?”

    “老夫当然知道,只有灵魂锁链,才能让两个人的性命相连,是恒罗商会一位供奉修炼的神魂技!怪不得上次替她检查的时候,感觉你们之间有一种无形的联系,这女娃娃是艾欧的什么人?为什么你们会搞成这样?”

    宗傲到底人老成精,从种种蛛丝马迹就推断出雪月与艾欧的关系不浅,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灵魂锁链这种东西了。

    杨开摇了摇头,不想说,也不会去说,只是道:“宗老,我倒是有些体会你经常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了。”

    宗傲哈哈大笑:“丹药难炼啊,旁人听到,只当老夫是在卖弄自己的炼丹事,但是其中的辛酸又有几人能够体会,还好,你小子终于明白了。”

    他一副自己终于不孤独,把杨开引为知己的模样。

    见杨开不做声,宗傲顿了下又说道:“你只剩下不到两百份离火丹的药材了,用不到一个月便会消耗完毕,而那女娃娃活不过半年,你准备怎么做?恩,现在让哈力卡再去筹集药材,时间还上来得及,只是,就算筹集到材料,你也没有多少次尝试的机会了。”

    杨开坐在原地,想了很久才道:“我出去走走!”

    这般说着,便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宗傲望着他的背影,微微颔首。

    有的时候,当一个人长时间的努力,却始终无法做到某件事的时候,用旁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缓解心情和神经无疑是最好的做法,钻牛角尖虽然也有成功的机会,但往往能让人产生魔障,发狂发疯的可能性更大。

    宗傲自己的经历便是最好的说明,他苦心炼丹百年,还不如杨开一句话的点醒。

    只是现在没人能够点醒杨开,他确实需要出去走走看看,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发,让他找到正确的道路。

    来到雪月的房间中,杨开逗留了一会,查探了下她的情况。

    自从开始炼制离火丹,杨开就没来看过她了,半年时间过去,雪月的状态有些变差的迹象,被宗傲维持的生机也不断地在消耗,雪白的肌肤上隐隐有些冰霜郁结的痕迹。

    杨开知道,那是被压制的玄yīn葵水又发挥出作用的缘故。

    若是再炼制不出生有丹云的离火丹,雪月就真要死了。

    让哈力卡再筹集药材是不可能的,找不到方法,就算筹集再多的药材也没有用处。

    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宗傲的宫殿,杨开也没去在意方向,御使星梭,信步飞驰了出去。

    他趟过名山大川,越过丛林沼泽,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上,冷眼旁观着雨瀑星上的人生态,大地的富饶,武者的层出不穷,甚至连普通人的繁荣疾苦,杨开都看的津津有味。

    渐渐地,他焦躁的心情平复了下来,萦绕在心头一年之久的大石缓缓消失,他变得一身轻松,再也不去考虑雪月和自身的危机。

    在一个个小城镇里逗留,留下自己的生命气息和足迹。

    看那些大家族小家族之间因为种种利益而发生冲突,血光飞溅,尸骸盈野。

    看那些宗门广收门徒,许多修为低微的武者兴致勃勃地去参加,然后被无情地淘汰。

    看到一群人为了争抢一件秘宝而大打出手,往日的兄弟情谊不值一,背后插刀,翻脸无情。

    看那些实力通天之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受旁人敬仰。

    在山野中看到女子沐浴,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然后被不知出身哪个宗门的几十个大姑娘小姑娘满山遍野地追杀。

    杨开惶惶逃窜,如丧家之犬……

    有酒,狂饮,大醉!

    杨开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不再记挂着寻找苏颜的踪迹,他不去考虑雪月死了之后自己会不会受到牵连,他更不去想念在通玄大陆上的亲朋好友。

    整个世界以自我为中心,他体会到了难以言喻的畅快,独来独往的生活让他无所顾忌,放浪形骸。

    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一处山野中,一个入圣境的武者正在与一头八阶妖兽碧眼火龙厮杀,那武者的目标是碧眼火龙守护的一株虚级药材碧血花。

    大战刚起,杨开恰好经过。

    他没去多事,只是远远地观望。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