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丹药难练啊
    杨开闯入山谷的时候,瞬间便被那正在炼丹的老者察觉,他不禁眉头一皱,干瘦的身躯内不由地涌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恐怖力量。

    他所在的这个山谷,是整个雨瀑星的禁地,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也没人敢靠近。今日却不想被一个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给扰了清净。

    他心头愤怒,本不欲善罢甘休,想直接取了杨开的性命,以杨开的死来告诫他人,扰了自己炼丹的幽静会是个什么下场。

    如杨开这样的小人物,他根本不会放在眼中。

    但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摆放在他四周的其中一个丹炉忽然传出异样的声响,老者的表情不由一苦,打了一道圣元涌入那丹炉中,稳定丹药内混乱的药液,嘴上嘀咕道:“丹药难炼啊,罢了罢了,就且让你苟且片刻,可不能因为你而坏我一炉好丹,妈的,丹药真难炼啊!”

    他一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双手不断地变幻灵诀,将自身的圣元打入到一个个不同的丹炉内,手上的空间戒华光不断,一株株事先准备好的药材被他投放进那丹炉内,分量,火候,时机不差分毫。

    越来越多的丹炉传出响声,老者的神情还是那么淡然,没有丝毫紧张,手上的动作却是加快了不少。

    半个时辰后,老者那眼眶深陷的双眼中精光闪烁,所有的丹炉在这一刻同时嗡鸣起来,内部传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空气中飘荡起浓浓的丹香!

    他伸手一拂,几十个大大小小的丹炉全部开,一颗颗大小不一,颜色不一却全都灵气十足的丹药应声飞出。雨点般落向旁边的几个玉瓶之中。

    叮叮当当,悦耳之声响起,三个玉瓶被装的满满当当。

    老者没有丝毫疲劳,反而还显得相当兴奋,搓着干枯的大手冲到那几个玉瓶前将它们拿起,仔细地检查那一颗颗才出炉的丹药。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老者每检查一颗,就要神神叨叨地嘀咕一句,脸上期待的神色也逐渐消失殆尽,变得越来越失望。

    直到三个玉瓶中。近四十颗丹药检查完毕,他还是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宛若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般,老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心灰意冷的神色,重重地叹了口气:“丹药真是难练啊,为何就没有丹纹呢。难道老夫这以量制胜的法子不对?不应该啊!”

    他一边说,一边随手将这几个玉瓶丢到了一旁,仿佛丢了什么不值钱的东西,看都不去看一眼。

    在那房间的角落里,堆积了大量了玉瓶,少说有上百瓶,每一瓶中都装满了丹药。每一瓶中的丹药档次都不低于圣王级,那里,甚至有虚级的丹药。

    老者伤心地坐了下来,思考自己炼丹的得失。寻求没能炼制出丹纹的根源,一边想一边抓挠着自己的头发,让本就不厚密的白发变得更加稀疏。

    他在原地坐了三天三夜,如个死人般没有任何动静。唯有那一双眼睛阴晴不定,露出深邃的沉思之光。

    蓦然。外面的药田处传来了一丝微妙的能量波动,这一丝能量波动打断了他的思考,他不悦地抬起头,望向药田处。

    他这才想起,三日前自己这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只是当时他没时间去处理,然后又把那小子给忘记了。

    “还没走?”老者目露惊疑之色,悄悄地放出神念朝外感知一番,下一刻,他轻咦一声,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竟开始关注起杨开那边的动静了。

    药田中,杨开盘膝而做,神念四通八达,如潮水一般扩散。

    念丝一道道,一缕缕,深入到了药田的每一寸土地,窥探着这些药田的奇妙。

    这些药田并非随意开垦出来的,那一陇陇一行行之间都暗合灵阵奥秘,每一块药田都是一个不同的灵阵,借助灵阵之威,聚拢天地灵气,促进药田内那些灵草灵药的生长,让它们的生长年限变得更短。

    一株草药在这里种植五十年,就可以拥有百年的药龄甚至更高。

    杨开不知道这到底是何人布置下来的手笔,但应该就是那宫殿的主人,那藏身在里面的炼丹师!

    他全身心地投入在药田中,破解窥探药田中暗藏的灵阵,浑然忘我!

    杨开学习过很多灵阵,都是从炼丹真诀中窥探到的,在通玄大陆上,这些灵阵也给他炼丹带来很大的帮助。

    但炼丹真诀毕竟只是通玄大陆的产物。

    星域内也有属于星域的独特灵阵。

    两者之间各有优劣,杨开一边学习着药田中暗藏的那些灵阵一边与自己掌握的那些暗暗对比,去芜存菁,收获巨大。

    宫殿内那老者见此情景,顿时明白杨开到底在干什么了,想了想,收敛了心中的杀机,轻笑一声道:“罢了,由你去吧,倒也是个可造之材!”

    他想起自己当年求学炼丹之术上的辛苦。

    为了学习一个个不同的灵阵,他走遍千山万水,拜访名师,时常遭人白眼讽刺,吃闭门羹是常有的事,被人扫地出门也是家常便饭。

    那些出色的炼丹师,都将自己掌握的灵阵视为珍宝,轻易不会外传,即便是教授自己的徒弟,有很多人都不会倾囊相授,更不要说他这个来求学的人了。

    如杨开这般年纪的时候,他也对炼丹术痴迷无比,誓要在炼丹之道上走出自己的一路风采,叫世人刮目相看。

    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当时的想法错了。炼丹术,不是为了让世人改变对自己的看法而学习的,那是自己一生的追求。

    杨开的认真专注让他回想起了往事,本欲击杀杨开的心思也忽然改变,不再去理会他,任由他窥探着药田中的种种玄妙之处。

    时间流逝,宫殿内老者开始炼丹,还是一如既往,几十个丹炉同时开工,一株株药材被投放进去。

    宫殿外,杨开如老僧入定,身上批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如饥似渴地钻研那些灵阵。

    一老一少,各不相干,各自忙碌,各自沉迷专注。

    每隔一段时间,老者炼丹完毕后都会去观察下杨开,发现他还是坐在那里,不禁有些欣赏这小子的耐心和毅力了。

    年轻人气血方刚,很少有人能够心无旁骛地去做什么事,那小子能如此专注,确实不错。

    杨开也能察觉到,那宫殿的主人时不时地会以神念扫过这边,但对方没赶自己走,他就厚着脸皮继续坐在原地了。

    他准备等学习完这里的灵阵之后,好好地登门道谢一番。

    他并非有意要来偷师,只是兴之所至而已。

    安宁和平静的生活继续着,这一日,杨开正在钻研那其中一块药田中暗藏的灵阵妙用,将之与自己以前所学分析对比,心中蓦然警兆顿生,一种惶惶不安的感觉自心底深处升了起来。

    他立刻睁开双眼,神念朝四周查探。

    很快,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靠近,附近方圆几百里内,除了自己这个活人之外,就只有那宫殿的主人了,连一只飞鸟都没有。

    他以为是自己产生了什么错觉,正准备静下心继续钻研的时候,那种不安的感觉却更浓了一些。

    就好似自己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马上就要死掉了一般。

    他霍地起身,面沉如水。

    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自身的感觉是相当敏锐的,这种不安和警兆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产生,会有这样的感觉只能是两种情况。

    要么就是有强者正埋伏在四周,伺机取自己的性命,要么就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而导致安全受到威胁。

    前一种不太可能。

    虽然他不知道那宫殿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修为,但他可以断定对方一定是个高手,若真有强者埋伏在四周的话,宫殿的主人不可能察觉不到。

    而且,杨开觉得应该也没人会来针对自己,毕竟自己这段时间没跟人结过怨仇,不会无缘无故地被针对。

    唯一一个结怨的雪月,还因为灵魂锁链的束缚而对自己产生了亲切感,她保护自己还来不及,根本不可能冲自己下手。

    想到雪月,想到灵魂锁链,杨开面色一变,心头涌出一个猜测。

    不会是雪月出什么事了吧?

    因为灵魂锁链的缘故,两人的性命已经连为一体,若是雪月命在旦夕,那就极有可能会影响自己的感受。

    杨开越想越觉得可能,再也不敢停留,立刻御使星梭,朝恒罗商会分会那边飞驰而去。

    他心中咒骂,本以为雪月本身实力不低,又有哈力卡这个返虚境强者一同随行,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安心地处理自己的事情,却不想现在出了这种事,让他恼火至极。

    “走了么?”宫殿中,老者瞥了一眼杨开离去的方向,缓缓摇头,并没有多做关注。

    对他来说,杨开的到来只不过是在他一成不变的平静生活中投入一颗小石子,泛起的涟漪影响不到他分毫,杨开去留他也不在意。

    他继续专注于自己身旁的几十个丹炉,变幻法诀手印,打入一道道圣元,掌握一个个丹炉内的火候。

    ps:感谢书友金圣手书生五万飘红打赏,小莫拜谢,兄弟破费了……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