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五十章 拉拢之心
    PS:

    感谢诸位书友的关心和留言,小莫倍感温暖。

    恩,已经两天三夜没吃东西了,医生刚才来查房,告诉我今天还是不能吃,刹那间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昨天也打了十三个小时的点滴,今天似乎还要打这么久,医生说,依我的恢复情况,最起码还要三四天才能出院,手上扎针也不方便码字,等出院了之后小莫会恢复更新的,这几天实在没办法,看官书友们海涵。

    接连近两个月的时间,杨开与雪月两人一直在冰冷死域的各种死星上躲躲藏藏,无论那布置陷阱炸毁恒罗商会战舰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杨开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他的小心和谨慎!

    不断地有武者在冰冷死域内游荡穿梭,寻找着什么,直到几日前才逐渐地偃旗息鼓,全数撤离。

    他们花费了两个月,确认在那场灾难中无一人生还。

    “我感觉这一次的事情似乎是针对我来的……”一颗死星上,雪月若有所思。

    “我也这么觉得。”杨开赞同地点点头,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两人都不明白那陷阱到底是针对雪月还是针对商会的战舰,那么现在,两人都有了同样的猜想。

    ——那陷阱是针对雪月!要让她葬身其中。

    “哦?”雪月微笑地望着杨开,有意要考量他一般:“你为什么这么觉得?说说你的道理,看与我的想法是不是一样。”

    杨开也不卖关子,开口道:“时间,他们用来搜寻幸存者的时间太长了。那战舰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人,也没有什么重要的物资,如果是针对商会设置的陷阱,他们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来搜索。他们这么小心谨慎。接连搜索了两个月,只能证明他们很害怕,很恐惧——对某一个可能会报复他们的人的恐惧,所以这一次的事情应该是针对你的,商会的战舰只是被连累了而已。”

    这般说着,杨开目光灼灼地朝雪月望去。

    雪月的美眸明亮,红唇蠕动了下:“你的思维很清晰啊,我小瞧你了。”

    杨开的猜想跟她心中想的基本一样,她意外地发现杨开居然还是个可造之材,浅笑嫣然道:“如果有一天我们之间的灵魂锁链解开了。我又不想杀你的话,你要不要跟在我身边?”

    “你在拉拢我?”杨开怪怪地望着她。

    “算是吧,不过极有可能是在灵魂锁链解开的瞬间。我便把你杀了!”雪月用一种酥软的声音,说着这让人惊悚的字眼,脸上笑吟吟的,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免了,我不会受制于你的。真要有那一天,我会在你动手之前把你干掉!”

    “口气真大!”雪月撇撇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杀的了我!”

    “到时候你就能见识到了。”杨开从栖身的地方钻了出来,转过头,半弯下腰。伸出一只手,做出邀请的姿势:“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雪月抿嘴微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也从里面钻了出来,将自己的玉手放进杨开的掌心处,任由他祭出星梭,载着自己飞行。

    两个月的时间,无论是谁。所受的伤势都已经痊愈,雪月也恢复到了圣王三层境的巅峰水准。

    但她依然愿意与杨开共乘在同一个星梭上。

    她享受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

    她不得不一遍遍地在内心深处警醒自己。告诉自己这是因为灵魂锁链而带来的副作用,若是正常状态下,她根本不会对这样的男人产生什么感觉,但是此刻,他的任何关怀关心,都能让人身心温暖。

    星梭如芒似电,不大一会功夫,两人便飞离了那个死星。

    星空中,杨开停住身形,开口问道:“我们现在该去哪里,回水月星么?”

    “不,回去的话路途太遥远了,冰冷死域距离水月星足有一个半月的战舰航行时间,用星梭返回最起码要三个月!我们去雨瀑星,雨瀑星距离这里近一些,而且我本来就是要去那里的,只不过现在变成这副模样有些麻烦。”

    “好!”杨开也没有意见,反正他是随遇而安,没有特别的目的地。

    “让我先想想雨瀑星到底在哪个位置,这个该死的冰冷死域,连一丝星光都看不到,我想辨认方向都不太可能。”雪月秀眉凝成一线,左右观望,企图让自己的方向感平衡一下,正叫嚷的时候,杨开已经御使星梭朝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你认得路么?”雪月担忧地叫道,“不认得路的话,很容易在星空中迷失方向的。”

    “我的星梭里正好有去雨瀑星的星图。”杨开微微一笑。

    “那太好了。”雪月欢欣鼓舞起来,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杨开星梭内的星图,都是他自己篆刻拓印进去的,是从识海上空那繁奥的巨大星图内寻找到的最佳的路线,这个时候正好来验证下是不是管用。

    “你去雨瀑星做什么?”飞行中,杨开耐不住好奇,打探着。

    “父亲派我去那里处理些事情。”雪月随口答道。

    “什么事如此重要,居然要让你亲自出马!”

    “别问那么多啊……”雪月俏脸一苦,“我是想告诉你的,但是你要知道,这是商会的机密,不能轻易外传,你别让我为难好不好?”

    她竟软语央求起来。

    “行了行了,我不问!”杨开心神一荡,倍感吃不消。

    不得不承认,如雪月这样的女人一旦撒起娇来,那绝对是无人能挡。

    杨开算是彻底领教了她的魅力,这些日子与她待在一起,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每一日都要不断地提醒自己,以免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保持足够的清醒,没有被灵魂锁链彻底奴役身心。

    相信雪月也是一样很辛苦地在应付那灵魂锁链的威力。只不过两人心照不宣,对此事都绝口不谈。

    似乎是因为刚才的事让雪月感觉有些愧疚,飞行了一阵,她忽然开口问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属性的力量?是阳还是火?”

    那一日与杨开缠绵滚打的时候,她也多少了解了一些杨开的力量,但具体如何却不怎么清楚。

    “问这个干什么?”杨开有些警惕。

    “我是想,若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一个师傅,教导你如何修炼,如何运用力量。去洞察自身力量的真谛。”雪月诚恳道,“修炼之路上,有人教导跟没人教导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既然是你们大陆第一个冲进星域的人。以前应该没人能教导你这方面的知识吧?”

    “找师傅?”杨开闻言愕然。

    “恩,商会里有不少供奉,精通各种力量的真谛,想找一个与你的力量属性吻合的高手并不难,别看我这样。我也有好几位师傅教导的……”

    “免了,大概没人能教导的了我。”杨开哂笑一声,摇了摇头。

    “你别忙着拒绝啊,这对你没有坏处的。”

    “真的没人能教导我,我的力量属性有些特别!”

    “特别?多特别?”这下轮到雪月惊愕了。

    杨开皱了皱眉,为了打断她的奇思怪想。只能伸手招出一团魔焰来。

    那熊熊燃烧的漆黑火焰,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魅力,如绽放开的黑玫瑰般。欲要将人的神魂都吞噬掉,似乎连世间万物都能焚烧。

    雪月目露奇光,一下子怔住了。

    她用心地感受着这一团魔焰中蕴藏的玄妙,洞察着那力量的属性,忍不住失声惊呼:“怎么还有这么矛盾的力量?”

    那一团魔焰。冷与热交替,阳与邪并存。种种矛盾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彼此增益,彼此助长对方的气焰,已经彻底衍化成了一种与众不同,万中无一的力量属性。

    雪月从未见过这般怪异的力量。

    她很难想象,这样的力量如果侵入到某个武者的体内,那武者该如何去化解,如何抵挡!

    她想不出好的办法!

    美眸深处不禁涌出一丝惊恐骇然和振奋欣喜!

    她为这魔焰的独特古怪而惊恐骇然,又为杨开暗藏的巨大潜力而振奋欣喜。

    这个男人,如今只是个入圣两层境的武者,他的这种独特力量大概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但若是能将他培养成圣王境,返虚境的强者,那这种魔焰能发挥出来的作用简直难以想象。

    他的力量属性,让他有了旁人难以企及的天然优势!

    一旦让他成长起来,同等级中将难寻对手!除非对方也修炼了很特别的力量。

    “你们商会有谁跟我一样拥有这种力量么?”杨开问道。

    “没有。”雪月老实摇头,打消了为他请师傅的想法,美眸却绽放出别样的光芒,娇喊道:“杨开,我们商量个事怎样?”

    “商量什么?”

    “等哪一天我们将灵魂锁链解开之后,我不会对你不利,之前发生的事也一笔勾消,而且我给你提供最好的修炼环境,最好的物资,助你提升实力,让你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这么好?”杨开脸皮都没动一下,嘿嘿笑道:“说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你追随我怎样?”

    “不怎样……”杨开摇头,“我说了,我不会受制于你!”

    “受制跟追随是两码事啊。”雪月叫起了冤枉,“你不能这么理解吧。”

    “对我来说是一回事。”

    “顶多……顶多我还可以给你追求我的机会!”雪月脸蛋血红,轻咬着薄唇,似乎做出了极大的让步!

    杨开力量的特殊,让她起了真正的拉拢收服之心。

    听她这么说,杨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雪月脸上红晕未消,有些恼羞成怒。

    “你对外的身份是雪月三少爷……我不追求你的话,这世上恐怕就再没人会追求你了吧?你要不要寂寞到这种程度?”

    “你……你混蛋!”雪月破口大骂起来。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