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男女通杀
    杨开的神念如芒似电,在识海上空点缀的那张星图内穿梭流连。

    很快,他便根据血瞳的介绍,找到了一颗如银盘大的修炼之星,这一刻修炼之星海洋和陆地面积各占一半,与恒罗商会主星——水月星的体积相差无几。

    这便是雨瀑星了!

    雨瀑星周边,有体积更为庞大的日星,还有几颗体积很小的月星,那月星在重力场的作用下围绕着雨瀑星不停地旋转,而雨瀑星则在重力场的作用下围绕着那日星旋转,彼此互不相干,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一片范围内的星域情况看起来玄妙至极,那运转的规律暗含着大道法则,让看望之痴迷。

    日星和月星是修炼之星周边必定会存在的两种星辰,那日星散发出阳光,给修炼之星上的植物和生灵提供生活的养分,月星撒出圣洁的光辉,清冷的月华沐浴,让人心神安宁。

    找到了雨瀑星之后,杨开开始尝试以自己对星域的理解,勾画出种种安全的行进路线。

    很快,他惊奇地发现,以意识为笔,以神念为墨,在这星图上勾画路线,居然能提升自己神识力量的理解和运用。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他有些欣喜若狂。

    他不遗余力地开始模拟着一张张安全的星图,将这一张张刻画了安全路线的星图拓印到自己的星梭内。

    他乐此不彼,渐渐地忘却了时间的流逝,沉浸在这个及其玄奥的领域中。

    刻画和拓印星图都及其地消耗神识力量,杨开沉浸在其中好多天,刻画拓印了无数张安全路线的星图,从一个修炼之星到另外一个修炼之星。有的星图路线及其遥远,即便搭乘战舰估计也要几年时间,有的星图路线是紧挨在一起的两个修炼之星,来回无需几个月。

    他对星域的认知愈发深刻,他对神识之火的理解和运用也愈发得心应手,由内而外,生出一种灵魂都得到洗礼升华的感觉。

    不过他不知道自己刻画出来的这些星图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作用,用他的星图在星域内移动是不是就真的万无一失,是不是真的不会碰到任何危险。

    这些都得实践来验证。才能得出确切的答案。

    他重新开始审视这艘战舰的航行路线,将之与自己刻画出来的星图对照。

    然后他发现自己研究出来的安全星图与这艘战舰的航行路线不差分毫,他顿时欢欣鼓舞,如受到了激励般,对自身充满了信心。

    他开始观察前方的路线。想看看前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一观察,他立刻发现了一些不妥之处。

    这艘战舰再往前航行个一两日的功夫,便会进入一片冰冷沉寂的星域地带,那偌大一片范围内陨石众多,密密麻麻的全是陨石汇聚而成的海洋,四周的星辰全都黯淡无光,一片死寂。毫无灵气。

    这些星辰居然全是死星。

    他将自己的发现通过罗盘告诉了血瞳。

    血瞳很快回迅:“杨少爷不用担心,那里是出了名的冰冷死域,我们确实会经过那里。”

    “没问题?”杨开不放心地确认。

    “没问题的,每一艘从雨瀑星到水月星的战舰都会经过那里。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血瞳似乎觉得杨开有些大惊小怪,暗暗发笑。

    顿了一下,忽然惊奇地问道:“杨少爷怎么知道我们会经过冰冷死域?”

    以他对杨开的了解,杨开根本不可能精通这方面的知识。这让他不禁有些啧啧称奇。

    杨开没有去解释,而是切断了与他的联系。继续专心地刻画星图,提升自身对神识力量的运用。

    战舰的另一间厢房内,这间厢房豪华至极,雪月端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身心放松,手上捏着一个酒杯,杯中盛着如鲜血般艳红的酒水,他姿态优雅地浅啜品尝,倾听着那返虚境老者的汇报。

    “少爷,我已经全方面地查探过了,战舰内运输的物资并没有什么问题,确实是烈焰订购的那些,也没有发现什么不能允许运送的东西。”

    “没有遗漏?”雪月轻声询问。

    “没有!我甚至还抓了一个人,窥探了他的记忆,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哦?”雪月面上浮现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比女子还要纤细白皙的手指不经意地绕上了自己的头发,轻轻把玩,眉头微皱着。

    他这个动作纯属无意间展露,但印入旁边战立的另外一个手下眼中,却让其身躯轰然一震,目露痴迷之色地朝雪月望去,鼻息顷刻间变得有些粗重,他放肆地望着雪月,眼瞳渐渐变红,如一头饿极了的豺狼望着一盘可口美味的大餐。

    他体内传出及其明显的力量波动,似乎是要不顾一切,不顾性别地朝雪月扑去!

    “少爷!”那返虚境强者瞬间察觉不妥,低声断喝。

    “恩?”雪月猛地回过神,也看到了另外一名手下的丑态,那一双清澈如深潭般的眸子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厌恶之色,冲那手下道:“滚出去!”

    那个实力足有圣王三层境的武者也终于回过神,刹那间面色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告罪一声,羞愧欲绝地夺门而逃!

    待他走后,那返虚境老者才苦笑一声:“少爷,你得多多注意一些才行,刚才的事,其实错不在他。”

    雪月轻哼:“定力这般差劲,下一次再有什么事,别让他跟我!”

    “我知道了。”那老者轻轻颔首,心中也是叹息不已。

    刚才若非他实力高深,年纪老迈,只怕也会陷入到雪月无意中散发出来的气场中,心中顿时明白,这位妖孽般的少爷确实如传闻中的那样,他可以男女通杀!

    他平时展露出来的。只是对女子的吸引力而已。

    但是他无意间流露的风情,却能让男人都为之痴迷,让男人也无法自已。

    这样的人若是成长起来,又有谁能抵挡的住他的魅力?

    “物资方面没有问题……那辛锐到底在隐瞒些什么?”雪月面上浮现出浅浅的微笑,忽然又道:“算了,我也懒得费这个心思,白白地让人伤神,你退下吧。”

    “是!”那返虚境老者恭敬退去。

    ……

    战舰的航行速度忽然变慢了不少,似乎是要穿过那冰冷死域。避开那些毫无规律的陨石,所以战舰才没有保持之前速度。

    很快,窗外的迷人景色消失不见,外界一片黑暗冰冷,荒寂虚无。战舰似乎驶进了一片炼狱深渊之中。

    偶尔有一些光芒传过来,也是一闪而逝,很快不见踪影。

    穿过一片片陨石汇聚而成的海洋,庞大的战舰平稳前进,不受任何影响。

    这条航线并不危险,只是有些坎坷罢了,商会的每一艘战舰都无数次经过此地。也从来没有哪一艘战舰在这里发生过什么意外。

    所以战舰上的武者也都高枕无忧,没有丝毫担心。

    但是作为战舰的指挥和首领,辛锐却在时刻地关注四周动静,不敢有丝毫放松。

    他知道。任何一点意外,都可能会造成意想不到的损失。

    两日后,战舰前方又一次出现陨石海,辛锐小心翼翼地指挥着战舰驶进那片陨石海中。避开陨石的撞击。

    当这艘战舰闯进陨石包裹的地带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辛锐忽然有一种浑身发冷的感觉,那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迎面似乎扑来一股死亡的气息!

    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已经是好多年前了,那一次他是被一个返虚境的武者追杀,正是因为这份与众不同的直觉,所以他才能逃过一劫,活到今日。

    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所以辛锐立刻透过窗户朝外张望,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危险正在靠近。

    莜地,他在那黑暗的冰冷死域中看到了一点绽放出来的白光。

    那耀眼的白光如利剑般刺破了这深幽的黑暗,如起了连锁反应般,很快,战舰四周亮起了不下二十个白色的光芒,如萤火虫般散落在附近的那些陨石上。

    辛锐的瞳孔猛地收缩,厉喝声响起:“全速离开此地,是碎星闪,有人布下了陷阱!”

    他的厉吼声传遍了整个战舰,让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动力室内的那些武者们纷纷面色大变,一瞬间将战舰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大,不顾一切地要逃离此地。

    但是迟了,那白光绽放中,散发出微妙的能量波动,辛锐的话才落音,那白芒忽然大炙,变得如太阳般耀眼,光芒射向星空的最深处,照耀着这冰冷死域,让每一片地方都变得光芒万丈。

    惊天骇人的能量波动从那一点点白芒中传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忽然荡漾开来,二十几个白光,二十几道涟漪,层层叠叠,冲撞在一起,似乎永无止尽,带来让人绝望的死亡气息。

    冰冷死域的空间刹那间扭曲,一块块分崩离析,无数陨石在这一瞬间变成了齑粉,荡然无存,那涟漪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虚无。

    众人所在的圣王级上品战舰才刚刚提速,便被那一层层涟漪吞没。

    坚固至极,能在星域中遨游的舰身就如豆腐般脆弱不堪,如那些陨石一样,化成了齑粉,将内部暴露出来。

    一个个恒罗商会的武者面色惨白,脸上流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眼中溢满了对死亡的恐怖和对生命的留恋。

    涟漪荡过他们的身躯,无论修为高低,他们全部爆成血雾,尸骨无存!

    无 弹 窗 小 说 网w  s h  o 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