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交易中止
    战斗在持续,那圣王境的强者将一身力量催动到了极限,种种寻常不会动用的秘技和秘宝施展,却始终不能将杨开击败或者击杀。

    战斗中,杨开不但没有因为那些伤痕而痛楚退缩,反而双眸中精光四溢,一脸愉悦享受的表情!

    他酣畅淋漓。

    与一个实力跟自己相当的对手战斗,倾尽了全力互相搏杀,只能有一人可以活下去,这种生死一线的感觉让他很是亢奋。

    他的表情被对手放在眼中,这圣王境的强者终于流露出一丝惧意。

    这一瞬间,他似乎洞悉了杨开真正的打算——用这一场战斗来验证自己真实的实力!之前击杀的两个入圣三层境不过是随手处理的罢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终于慌了神,心中无声地呐喊,让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想远离这个恐怖而变态的青年。

    轰轰轰……

    力量碰撞中,杨开和那圣王境一层的武者身形分开,彼此从对方的意境中挣脱,都大口地喘着气,隔着几十丈遥遥对视。

    密集的脆响声从杨开体内传出,他的骨头和血肉蠕动,体内圣元蠢蠢欲动,他一脸的意犹未尽。

    对面的圣王境武者却是眼神黯淡,浑身血流如注,精疲力竭,已到强弩之末。

    他惊恐地望着杨开,看着杨开身上的一道道伤口在莫名的力量下恢复如初,看着他浑身浴血,在骄阳下散发出耀眼的金光。

    那居然是金色的血液!

    这个武者的眼珠子瞪大了,一脸的匪夷所思。

    他不知道到底修炼了什么样的功法,能让一个人的鲜血变成这种色彩,但他却从那些血液中感受到了一种澎湃的生机和让他惊叹的恢复力。

    正是因为这些血液,对方的伤口才会迅速愈合。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青年的对手,自己没有他这种变态的恢复能力,再打下去,自己真的会死。

    他还有杀手锏,还有禁术,他知道,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动用禁术将自己的力量再提升一些,还能与之周旋。

    但是他不敢。

    因为一旦施展那禁术,他的状态会变得更加糟糕。甚至连当前境界都可能滑落,永远也没机会再提升起来,这一战打下来他已经半死不活了。如果真的施展禁术拼命,就算是胜了,他要付出的代价也及其惨重。

    最重要的是,就算催动那禁术,他也没有绝对的信心。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可怕?

    他一头雾水,暗暗心惊,为杨开展露出来的力量而震骇莫名。

    所以他与杨开对视着,不着痕迹地往后退去,离杨开越来越远,神色萎靡。却满脸警惕,生怕杨开赶尽杀绝。

    直到退出他自认为是安全的距离,他才匆忙祭出自己的星梭。扬声道:“小子,你会为今日的举动付出代价!水月星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他的声音遥遥地传来,人已消失不见了。

    杨开的神色淡漠,似乎也没有要追击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凝视着他的背影。

    但他的一缕念丝却突破了空间的束缚,跳跃前进。如跗骨之蛆般依附在那人身上。

    旋即,他伸手撕裂虚空。

    百里外,正急速逃命的圣王境武者正在拼命地运转力量,熄灭自身的那一簇簇魔焰。

    刚才与杨开战斗的时候,这一簇簇魔焰消耗了他大量的圣元用来抵挡,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那般不济。

    这种魔焰是他从未听闻过的力量,冷与热并存,阳与邪互溶,是一种矛盾至极的结合体,他一时半会居然无法将之熄灭,只能不断地运转力量抵挡它的侵蚀和焚烧,将己身速度催到极点,期望能尽快回到那山谷处,找那位大人出手帮忙。

    背后不见那个诡异的青年的踪影,他以为自己已经逃出生天,将一门心思都放在回去之后该如何解释这一次的失利上。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正前方的空间忽然扭曲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力量消耗过度有些眼花。

    待到凝神去看的时候,那空间扭曲的更加严重,如破碎的镜面般轰然爆裂开,下一刻,一道裂缝忽然在前方洞开,似一只看不见的凶兽张开了大口,恐怖骇人。

    那裂缝内,一道人影站立,面上挂着戏谑的微笑,正等待他的到来。

    看清这人的面貌,他的表情变幻,如见到了鬼一般,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居然是刚才与他战斗的那个青年!

    对方从那空间裂缝中探出一只手,猝不及防地抓住了自己,然后将自己往空间裂缝内丢去,旋即,裂开的缝隙迅速合拢,那青年站在外面冲自己微笑摆手。

    黑暗笼罩,他顷刻间陷入了永恒的冰冷虚无之中,四周流淌着一股股奇怪的力量,如泥沼般将他吞没。

    他怒吼着,却无力脱逃,只能不甘地接受即将到来的命运。

    外面,杨开散去了魔神变,活动了下身子,面色凝重。

    经历了这样的一战,他有些认识到自己的极限在哪了。

    圣王境一层,便是他能越阶战斗的极限,施展魔神变后,他能与这样的高手正面搏杀,不用惧怕。

    圣王境两层的情况他就不清楚了。

    一战,让他收获良多,对自身新的力量的运用也熟悉了不少,更了解了魔焰的恐怖之处。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这三人为何要追杀自己,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又有什么样的问题?

    那看起来不过是在运输物资而已,虽然选择的地方有些偏僻。

    杨开想不明白,便懒得去深思,御使星梭迅速离开现场。

    半日后,在杨开之前经过的那山谷中,所有物资都已经被搬运进了战舰内,之前与那长相妖异俊俏的青年谈笑风生的一个中年人微笑地走了过来。冲那青年道:“雪月少爷,合作愉快,下次若还有这种好事,希望雪月少爷能够记得我们,我们定会付给你满意的价钱!”

    被唤作雪月的妖异青年微笑颔首,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感到一阵温暖和亲切,他的目光所过之处,那些女性武者无论修为高低,无论年纪大小。纷纷陶醉起来,一脸花痴的模样。

    毫无疑问,只要雪月勾勾手指。那些女性武者全都会主动投怀送抱。

    “我们就先走了,雪月少爷留步!”那中年人笑呵呵地说了一声,然后招呼自己手下的武者们,往那战舰内行去,许多跟他而来的女子都念念不舍地一步三回头。朝雪月望去。

    就在这时,一个圣王境的武者急匆匆地来到雪月身边,面色凝重地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雪月面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低声问道:“可确定?”

    “确定了,有两具尸体在五百里外的地方被找到,另外一个不知去向。怕是凶多吉少,少爷,这一次的交易怕是被那个过路的家伙看到了。”

    雪月一双清澈无暇的眸子转了下。点头道:“我知道了。”

    他这般说着,往前走出一步,呼喊道:“等一下!”

    正心满意足,准备满载而归的中年人闻声顿住步伐,回过头来望着雪月。问道:“雪月少爷可还有什么吩咐?”

    雪月微微一笑,开口道:“虽然感觉很抱歉。但这一次的交易恐怕要终止了,恩,这些物资你们不能带走。”

    “终止?”那中年人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的表情,咧嘴笑了起来:“雪月少爷莫要开玩笑,如今已经货财两讫,交易完成,不是你说终止便终止的吧?”

    雪月微笑,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我说终止,它就要终止。”

    这幅猖狂至极,丝毫不把人放在眼中的模样似乎让那中年人很是恼火,他忍不住大笑起来:“雪月少爷见谅,交易既然已经完成,我就不准备退货了,这些东西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货源稀缺着呢,你保重,我们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没有下次了。”雪月缓缓摇头,笑容不减,依然让人感觉及其温暖,忍不住要放下所有戒备,“物资留下,你们……也要留下!”

    这句话一出,那中年人不由地变了脸色,不安的感觉忽然笼罩全身。

    有一身形藏匿在宽大的衣袍中的武者从雪月背后走出,鬼魅般地闪到了中年人面前,抬手一掌轻轻地拍在他的天灵盖上,诡异的力量侵入,中年人刹那间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五脏六腑同时遭受重创,生机迅速从自己身体内消失。

    “返虚境……”他望着面前这个被衣袍包裹的人,惊骇出声,旋即倒地毙命。

    他的死亡引发了巨大的恐慌,战舰内顿时一片人仰马翻,无数声尖叫响起。

    那将身子隐匿在宽大衣袍的人慢步走进战舰内,格杀着一个个武者,如踩死一群蚂蚁般简单轻松。

    片刻后,他从容走出,来到雪月身旁,低声汇报道:“一百三十五人,全死!”

    “恩。”雪月微微颔首,指挥着自己的手下道:“把东西装起来,全部带走!”

    “少爷,这艘战舰怎么办?”有手下询问,东西可以装起来,战舰却没办法装进空间戒内,留在这里肯定也会引起人的注意。

    “丢到二哥的领地上去好了,他那边的武者最近不太安分,似乎与一群外来的人结过什么仇怨。”雪月淡淡地吩咐。

    “是!”一众手下应着,迅速忙碌起来。

    无 弹 窗 小 说 网w  s h  o 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