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时间不多
    一次无意间的发现让杨开的心情患得患失,到底那一团能量是不是星辰本源,杨开也不清楚。(百度搜在鬼祖严密的监视下,他不敢去深入探查,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猜测,那如果真的是星辰本源,定是在最近一千五百年内形成的,或者是它可以欺瞒过鬼祖的探查,要不然绝不可能安然无恙,被鬼祖置之不理。

    杨开的一缕神念也没有再收回,它一直停留在那里,被那莫名的能量滋养壮大着。

    他准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过来看看情况。

    留在那里的一缕神念,可以为他提供准确的位置。

    这件事杨开做的不着痕迹,悄无声息,也没引起鬼祖的过多关注。

    随着时间的流逝,杨开在空间奥秘的造诣上愈发深入,神念扩散开,能够轻而易举地覆盖半个大陆,暗含空间精妙的神念在虚空中跳跃穿梭,能轻而易举地抵达任何他想窥探的位置。

    他多次查探那七彩的天空,不断地试验着,在无数缕神识迷失于混乱的域场中之后,他终于有了一些离开这里的把握。

    他不动声色,不去声张,继续探查试验,力求达到完美,不会出错。

    每一日杨开都会跟鬼祖汇报情况,但他并没有说明真相,所以鬼祖对此一无所知。

    这一日,杨开从七彩的天空中归来,才刚来到山腰平地处,便嗅到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血腥气。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神念扩散开,很快发现了不妥。

    这片大陆上还活着的众人此刻正聚集在一处,气氛沉重。似乎正在商讨些什么。

    “怎么了?”杨开走过去询问。

    “有人死了!”神荼脸色难看。

    杨开讶然,往他前方看去,果然见到一个武者倒在地上,生机消泯,他全身血肉似乎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在一瞬间爆开,让他的尸体看上去惨不忍睹。

    “哪一方的人?”杨开询问。

    “我们的人!”禾早黯然答道。

    禾苗,月曦,神情悲愤。就连吕归尘也不禁流露出一丝兔死狐悲的哀伤。

    想当初,他们紫星和剑盟共百多为武者落难至此,可一年多时间过去,仅仅只剩下了十来个人还活着,相安无事了好几个月。如今,又有一人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众人连他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谁杀的?”杨开抬头询问。

    没人敢答话,都苦笑不迭。

    杨开顿时了然,在这里,除了鬼祖敢杀人之外,其他人都没这个胆量。

    那老怪看样子心情很差,要不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冲一个晚辈下毒手。

    “杨开。你能不能去跟鬼祖前辈说一声?我们并没有反抗他的心思,所以能不能请他不要再杀人了?”禾早抿了抿红唇,望着杨开道。

    这一次死的是剑盟的一个武者,下一次如是鬼祖再想杀人。又有谁会遭殃?

    说不定是旁人,说不定是自己!

    在场众人除了杨开可以高枕无忧之外,其他人都得提心吊胆!

    而鬼祖一旦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又看不到离开的希望。他恐怕就不会再留杨开的性命了。他会以搜魂之术剥离杨开的记忆,吞噬他对空间奥秘的理解。破釜沉舟,自己研究离开的方法。

    “是啊杨开。”神荼也开口说道,“这里就只有你一个能与鬼祖前辈说得上话……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其他人都殷切地望着他,将他看成了救命的稻草。

    杨开轻轻颔首:“我跟他说说,但是他能不能听的进去,我就不知道了。”

    “能说上就行了。”神荼无奈苦笑。

    “禾早禾苗,和我一道把他埋了。”月曦轻声道。

    “是。”剑盟仅剩下的三人合力,将死去的那个武者尸身抬走,找了一处地方埋葬。

    杨开转身走进山腹内,在甬道中拐了几个弯,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鬼祖所居的石室。

    这一间石室杨开从未来过,他也只知道鬼祖是住在这里的,他是头一次过来。

    整间石室与旁的地方很不一样,它似乎陷入无尽的黑暗中,不见一丝光亮,那石室内,隐有魅影穿梭,一道道幽魂般的能量在里面游动,一来到此地,杨开便感觉全身发凉,耳畔边响起了鬼哭狼嚎的骇人声响,让他心神震动,眼前刹那间浮现出一幕幕奇特的景象。

    在那景象中,有着青面獠牙的鬼怪朝他扑来,要啃噬他的血肉和灵魂,要将他拉入九幽炼狱,永世不入轮回。

    他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一簇簇魔焰忽然从他的血肉内冒出,连成一片,让他看起来宛若燃烧了一般。

    他从幻象中挣脱出来。

    耳畔边响起了鬼祖桀桀的怪笑声,他轻喝道:“小子,你来这里作甚?”

    杨开皱了皱眉,任由魔焰继续燃烧着,驱散那鬼影对自己的影响,斟酌着措辞,好一会才道:“前辈今日杀了个人?”

    鬼祖笑道:“杀个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不会就因为这种小事来找老夫吧?”

    “他们很紧张,害怕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杨开沉声道。

    “恩,紧张就对了。”鬼祖似乎很是开心,“这无聊的大陆,无聊的日子老夫已经过腻了,随便找点乐子而已,老夫就喜欢看人提心吊胆惶惶不安的模样,让他们紧张去。”

    “就只是因为无聊,所以杀人?”

    “那又如何?”鬼祖冷哼,那黑暗的石室忽然明亮起来,石壁上原本点缀的奇石发出光芒,鬼祖就端坐在石室的正中央位置,一双阴森的眼眸凝视杨开,低低地笑着:“你来为他们说情?你不是这种人吧?老夫就算把他们全杀了,你也不会动一丝恻隐之心。”

    “前辈说笑,晚辈也是人,那里面还有几个是晚辈的朋友,我自然不希望你再继续大开杀戒。”

    “朋友?”鬼祖怔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老夫,恩,你与那其中几个人确实有些交情,但还远没到你为了他们来忤逆我的程度,说简单点,你若是有好处的话,会顺手捎带上他们,但你若是面临危机,是不会为了他们而付出自己的性命的,你不傻,知道忤逆我会是什么下场!”

    杨开沉默,鬼祖似乎说中了他的心事。

    “你是怕老夫把那些人全杀光了,会对你下手!”鬼祖低喝道。

    杨开坦然点头:“不错,前辈洞若观火,晚辈正是有这样的担忧!”

    鬼祖轻轻颔首:“你若真有这样的顾虑,不妨再努力一些,尽快地找到离开的方法——在老夫杀光那些人,对你下手之前,我相信你的能力,我更相信你还没有尽全力。”

    “晚辈已经有些头绪了。”杨开皱眉道。

    鬼祖身躯一震,一双眼睛里绽放出精光,喝道:“好,好,有头绪就好,恩,你这个消息让老夫很高兴,老夫的心情大概会维持一段时间,你继续努力去吧,莫要让老夫失望!”

    “晚辈告辞!”杨开抱拳,迅速退去。

    转身的刹那,杨开的表情凝重起来。

    他忽然明白,鬼祖杀个人,并非因为心情不好,而是在警告自己,给自己施加压力。

    他应该对自己的隐瞒有所警觉了,要不然也不会突然杀起人来。

    只是他不清楚自己到底隐瞒了什么,又不好挑明,所以才用这种手段。

    他想告诉自己,他的耐心有限,若是自己再不能让他满意,那个死去的人就会是自己未来的下场!

    杨开心头雪亮,所以最后才不得不安抚了鬼祖一句。

    但也安抚不了多久,下一次鬼祖若是不耐烦的话,可能就真的会对自己动手了。

    杨开脸色难看,不禁涌出一丝深深的无力。

    他一直打算在找到出路之后偷偷离开,不去理会鬼祖,让他继续被困在此地,让他在这里老死!

    但是彼此实力的相差巨大,让杨开处处处于被动。

    他意识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太现实了。

    就算真的成功找到出路,不等自己安全离去,恐怕就会被鬼祖给拦下来。

    杨开沉思着,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下鬼祖之前发出的誓言,跟他一起离开这里,然后大家皆大欢喜。

    这样做无疑是很有风险的,杨开不清楚他是不是真的可以遵守承诺。

    种种念头如闪电般在杨开的脑海中穿梭流转,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回到自己的石室内,杨开盘膝坐下,一边恢复自身消耗的力量,一边冥思苦想。

    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碧雅不请自来,轻手轻脚地来到杨开身后,娇躯贴了上来,用那丰满火热的**摩挲着杨开的后背,两只小手轻轻地揉捏杨开的肩膀。

    她轻朱唇道:“主人,等哪一天真的可以离开了,你能不能把奴也带着?”

    “自然。”杨开随口道。

    碧雅苦笑,手上动作不停,轻声道:“你不用敷衍我,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带我一起离开的打算……毕竟我之前对你有种种无礼和不敬之处,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她突然自怨自艾起来,搞的杨开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这是唱的哪一出。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