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二十章 尝试
    “你到底从哪里弄到这些东西的?”鬼祖又询问了一声。

    杨开老老实实回答。

    两块漆黑圆石都是因为机缘巧合从不同的地方得到的,那血精石是从旁人手上抢来的,早在通玄大陆的时候,杨开就已经有了。

    杨开只明白血精石的作用和用途,也多次使用过它,却不知道那两块漆黑圆石到底是什么。

    “前辈,你认得这两块奇怪的石头?”杨开察言观色,试探地询问。

    鬼祖的一双眼中异光闪烁,深深地凝视着两块漆黑圆石,看着它们上面那复杂的纹路,倾听着它们内部的蕴动,好一会才颔首道:“看样子你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还请前辈解惑!”杨开正色地望着他。

    鬼祖咧嘴一笑,将血精石和那两块漆黑圆石又丢进了魔神秘典,再将魔神秘典甩给杨开,神秘道:“好好养着吧,总有一天你会弄明白的,恩,这东西需要大量的矿物精华,若是没有矿物,秘宝也是可以的。”

    丢下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他便消失不见了。

    留杨开一个人茫然地站在天空中,一头雾水。

    鬼祖显然不愿意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诉杨开,这让他很是郁闷。

    不过鬼祖的话却耐人寻味,他居然让自己好好养着这两块漆黑圆石,两块石头有什么好养的?它们又不是活物。

    想不明白,杨开懒得去费心思,吩咐神树继续监视着那漆黑圆石的情况,便将魔神秘典收进了体内。

    重新返回那山腰平地处,莜一现身,杨开便察觉一道几欲要吃人的目光朝自己这边望来。目光来自月曦!

    她的一身力量早已恢复,鬼祖并没有要一直禁锢她的意思,这些天来她也一直停留在这山腰平地处,失魂落魄,再无之前那个端庄高贵的美妇形象,此刻见她,这女人钗横发乱,一双美眸中透着一股刻骨铭心地仇恨,死死地盯着杨开。

    似乎恨不得一口将他给吞下。

    尽管已经从禾早禾苗那里得知了一切。得知杨开并没有对她们做过什么,只是将她们丢在石室内不管不问,以此变相地来惩罚自己之前的无礼,但月曦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觉得杨开这个小辈太过目中无人。太过猖獗险恶。

    她将之前遭遇的一切视为奇耻大辱,心中暗暗记恨。

    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也不敢有什么太过分的举动,只能用仇视的目光发泄心中的不满和怒意。

    杨开似乎根本没看到她一般,径直地走进了山腹内,身形消失不见。

    月曦闭上美眸。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小子以为自己有鬼祖的庇护便可以安然无恙,却不知道根本就是死到临头。”吕归尘忽然出现在月曦身旁,轻声冷笑着。“一旦鬼祖能够离开这里,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到时候便是他的死期!”

    “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月曦睁开眼睛,冷冷地瞥了吕归尘一眼。

    “你不恨他么?他杀了你一个徒弟。又把你两个女徒弟带进了山洞里,她们会遭遇什么。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他又羞辱过你,你难道不恨他,不想亲手杀了他?”

    “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月曦哼道。

    吕归尘笑了笑:“当然与我有关,我也想要他的命。”

    “是嘛,那你前些日子还对他摇头摆尾?”

    吕归尘脸色讪讪,捏了捏鼻子道:“局势所逼,你以为我喜欢向他那种人示弱?若非有鬼祖庇护,他那样的人,我随手可杀!”

    “吕归尘,我问你一句话,你老实回答!”月曦忽然认真地望着他。

    “什么?”

    “我徒弟卫武……是不是早就搭上了你们紫星这条线?你们给他许诺了什么好处,让他不惜背叛我,背叛剑盟!”月曦低喝。

    吕归尘眼神闪烁了一下,轻笑道:“你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你心里清楚!这笔帐我早晚要跟你算清楚,另外,若是你想要那小辈的命,自己去杀他,别妄想激怒刺激我,借我之手,我还没蠢到这个地步!”月曦说着,转身走开,一副羞于吕归尘为伍的模样。

    凝视着她的背影,吕归尘脸色阴沉起来。

    他没想到月曦能忍下这一口怒气,按常理来说,她两个女弟子被杨开带进山洞内,惨遭凌辱,她定会不顾一切地冲进去,吕归尘不明白月曦为何迟迟不动手。

    山腹石室内,杨开端坐在那灵溪旁,望着溪水缓缓流动,陷入沉思。

    鬼祖今日的一番话,为他拨开了一层云雾,让他似乎看到了以前没看到的新天地。

    体内两种力量真的可以融合到一起?

    自身修炼的是真阳诀,体内存在的是真阳圣元,而傲骨金身内的能量却是充满了邪恶的威能。

    杨开每次动用,都只能动用其中一种力量,另外一种力量就得暂时放弃。

    他一直以为,体内的真阳圣元是为了压制傲骨金身内的邪恶威能而存在的,可现在仔细深思一番,却又并非如此。

    因为就算施展了魔神变,他邪能满身的时候,也不会丧失自己的理智和人性,不会变得如邪魔般六亲不认。

    他以前还真没想过要将这两种属性截然相反,彼此相克的力量糅合在一起,他很难想象那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所以他现在有些茫然。

    不过既然鬼祖这般说,那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在这种事上,杨开选择相信他!

    他沉思许久,不得要领。

    他振奋精神,准备动手尝试。

    静气凝神,杨开控制着血肉和经脉内的真阳圣元,退回到自己的丹田处。

    片刻后,一身血肉内的力量涓滴不存,让他感觉有些空荡荡的难受。

    这种力量忽然消失的感觉,他以前也有过几次,无一不是消耗过度的缘故,而象今日这般主动将力量散尽还是头一回。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牵引着丹田内的真阳圣元,从中引出一份,进入自己的经脉之中。

    他又引动傲骨金身,将金身内的邪恶能量引出相同的一份,进入同样的位置。

    属性截然相反的能量遭遇在一起,刹那间,杨开身躯一震,面上流露出痛楚的神色,他感觉这两股力量存在的位置似乎发生了什么剧烈的冲突,就如两支有着血海深仇的武者队伍遭遇了,在殊死搏斗,那冲突引起血肉巨疼,经脉鼓胀,仔细聆听甚至还能听到一阵刺啦啦的声响从那里传来。

    真阳圣元和邪恶能量正在冲撞消融。

    杨开闷哼一声,脸色难看。

    短短片刻时间,那两种能量都已经消融殆尽,一点都没有留下。

    第一次尝试,以失败而告终!

    杨开皱起了眉头,这是他第一次让两种力量同时存在于自己的经脉中,根本没想到会给自己带来这么难受的回忆。

    邪恶威能和真阳圣元之所以能够共存在自己体内,那是因为它们分别储藏在不同的地方,从未有过交集,自己想将它们强行融合到一起,确实很艰难。

    “杨开你没事吧?”外面忽然传来了禾早的声音,似乎是因为刚才的动静把她给惊动了。

    “没事。”杨开抬头望去,正见到禾早禾苗两姐妹站在外面,朝这边打量着,两人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杨开神色一动,问道:“你们找我?”

    “我们想出去陪陪师傅……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她肯定很担心我们的处境,而且你也该消消气了吧?”禾早抿着红唇,有些为难地道。

    “你们不是已经给她传讯了么?”杨开轻笑一声,“她还担心什么?”

    “你知道?”禾早愕然。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杨开好笑地望着她们,沉吟了一会道:“去吧,告诉你们师傅我的态度,她若再敢对我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我必定不会放过她!”

    禾早点点头,皱眉道:“我会劝劝她的,不过你也别这么得理不饶人,我师傅她毕竟年长一些……”

    杨开已闭上了眼睛,禾早禾苗对视一眼,无奈摇头,转身离开。

    待她们走后,碧雅悠然现身,望着她们的背影,轻哼一声,又探头探脑地朝杨开那边望去。

    “你进来!”杨开冲她招了招手。

    碧雅顿时眉飞色舞地走进,婀娜多姿,莲步款款,在杨开面前站定,娇躯内散发着无形的涟漪,让她看上去光彩照人。

    “主人有什么吩咐?”

    “问你个事,你有没有见过哪个人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融会贯通,完美地融合到一起?”杨开望着她问道。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碧雅讶然。

    “比如水和火,生和死,光和暗这样的……”

    “这怎么可能做到?每一种力量的奥秘都繁奥至极,就算那些大强者费尽一生光阴也不一定能够洞悉某一种力量的真谛,想将水火这样的力量融合太不现实了,它们本就属性相克。”碧雅娇笑着,不知道杨开怎么忽然问起这么奇怪的问题,“不过若是有人真的能够同时精通水系力量和火系力量的真谛,或许能够做到这一点,反正奴长这么大,倒是从未见过这等奇人。”(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