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这一瞬间,紫星的两人全都低声下气,委曲求全起来,他们明白如今形势逼人,明白局势所迫,明白杨开再也不是他们之前可以不放在眼中的那个青年了。

    他应该有能力掌控这些所有人的生死只要鬼祖是真的有求于他。

    一旁,神荼身躯巨震,神采奕奕地朝杨开望去,似乎没想到局面变得如此戏剧性,嘿嘿轻笑,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起了好戏  。

    他暗暗期待杨开会给出什么答案。

    月曦的俏脸也是几度变幻,望着杨开,美眸深处涌出浓浓的忌惮和警惕。

    吕归尘与杨开关系不睦,她和杨开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去!

    卫武被杀之后,她找上杨开,放言总有一天要让杨开付出代价,杨开那时候也毫不客气地反敬了她几句,昔日种种话语,言犹在耳,月曦芳心苦涩,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两方强者全都心情郁结,不由地生出一种才离虎穴又入狼窝的微妙感,在面对杨开的时候,比面对鬼祖还要让人提心吊胆。

    最起码,他们知道鬼祖的目的和手段。

    他们却不知道杨开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杨开冷眼望着吕归尘和碧雅,看着他们挤出来的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忽然心生厌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一年多前,落难至此的时候,他被吕归尘一招制服。毫无反抗之力。而如今,这个能一招将他击杀的强者却在低声下气地求着他,讨好他,一脸的谄媚阿谀。

    只因为他的背后有鬼祖这样一号人物!

    杨开本想借鬼祖之手,将吕归尘给杀了,以报当日修为被禁锢之仇,但是现在,他又没那个兴致了。

    因为就算鬼祖动手杀了吕归尘,杨开也提不起任何高兴的念头。

    沉吟了下,杨开忽然道:“听说你们紫星的人前段时间收集了不少药材?”

    吕归尘一怔。连忙道:“是收集了不少。不过因为没有储藏秘宝,所以没得到很好的保护,药效有些流逝,但也无伤大雅。恩。吕某听说小兄弟是个炼丹师?看样子这些药材在小兄弟这里才能发挥出大作用。小兄弟应该尽早将那些药材炼制成丹,免得暴敛了天物!”

    杨开咧嘴一笑,表示满意。又道:“你们的圣晶呢?”

    “都放在某个隐蔽的地方,此地天地灵气浓郁至极,我们也一直用不到,一并奉送给小兄弟如何?反正放着也是放着。”

    “甚好,甚好,你很上道!”杨开不断地颔首,轻轻地拍了拍吕归尘的肩膀,心情愉快,给神荼打了个眼色:“等会跟他一起去把东西拿回来。”

    “明白!”神荼身躯一震,腰杆子挺如标枪。

    “事不宜迟,我们不妨现在就去!”吕归尘讪讪地笑着,迫不及待想要逃离此地,免得再被杨开给找麻烦。

    这般说着,跟杨开告罪一声,领着神荼飞速撤退。

    见他这般假意逢迎,阿谀奉承,月曦忍不住流露出一丝不屑和鄙夷的神色。

    她与吕归尘打过不少年的交道,自认这个人无论是修为和手段都不比自己差,两人在伯仲之间,如今吕归尘低声下气,自降身份,月曦觉得自己都被他给贬低了。

    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不好了。

    “至于你……”杨开忽然望向她,嘴角浮现出一抹怪异的微笑,一双眼睛灼热如火,上下扫视,在月曦饱满的酥胸,纤细曼妙的腰肢,修长的双腿间流连了一番,眸中迸发出异样的光芒。

    月曦虽说是禾早禾苗两人的师傅,真实年纪肯定不小,但她修为高深,所以岁月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反而让她沉浸出一种成熟的韵味。

    她看起来,不过就如一个新婚燕尔的少妇般,甜美可口。

    杨开心中暗赞一声,觉得这美妇的姿色,比她两个徒弟还要出众一些。

    他那目光肆无忌惮,极有侵略性,丝毫不加掩饰。

    被这样的目光一盯,月曦竟忍不住生出一种衣服被扒光了的错觉,似乎自己浑身不着片缕地站在这个青年面前,心中不可抑止地生出一种羞怒之意,娇躯簌簌发抖,厉喝道:“你要怎样?我们的药材和圣晶也都可以给你,但别指望我会象吕归尘那样低三下四地来求你!”

    “挺有骨气啊,我喜欢!”杨开冷笑一声,“别以为你是禾早禾苗的师傅我就不会对你怎样。你跟紫星的人对我来说没有区别,若不是这片大陆有鬼祖前辈的保护,我恐怕早就被你们哪一方的人给杀了!”

    “你这样的人死不足惜!”月曦冷冷一笑。

    “我是怎样的人?你熟悉我么?你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我救你两个徒弟,你不但不知恩图报,反而还处处提防着我,刁难我,送给我的戒指被你抢回去也就罢了,反正我也不在意这个,卫武想要杀我被我反杀是他自己实力不济,你却不问缘由便要替他报仇?仔细问问你两个徒弟,我是怎样的人,那卫武又是怎样的人!”杨开厉喝。

    “什么意思?”月曦黛眉紧锁,狐疑地望着杨开,感觉他似乎话里有话。

    “碧雅!”杨开喊了一声。

    “小哥有事么?”碧雅强笑一声,神色讪讪。

    “你是紫星的人,说说你们当时是怎么找到禾早禾苗,怎么把她们逼进混乱深渊的!”杨开冷冷地望着月曦,口上却对碧雅说话。

    月曦不由地将目光投向碧雅,静待她的答案。

    碧雅哪敢隐瞒,红唇蠕动,开口道:“你们剑盟里有人传讯过来的,说得到星门令的人就在混乱深渊边缘,要不然茫茫星域,我们哪里能找到她们姐妹!”

    月曦娇躯一震,美眸里迸发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师傅,我们当时之所以会停在那里,就是因为接到了卫武师兄的传讯,他说你会来找我们的,让我们不要乱跑!”禾早在月曦身边说了一句。

    “我没有做出这样的指示!”月曦摇头,脸色苍白,似乎有些无法接受自己听到的这些话。

    “那个给你们传讯的人是谁?”禾早望着碧雅问道。

    碧雅缓缓摇头:“我不清楚,这个只有吕大人心中有数,等他回来了,你们不妨问问他。”

    月曦失魂落魄,喃喃道:“不可能的,卫武不可能是这种人……他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她自言自语着,忽然恶狠狠地朝杨开望去:“定是你与这贱婢串通好了,污蔑卫武对不对?”

    “你没救了!”杨开轻轻摇头,神色一戾:“还记得那一日我跟你说过什么吧?”

    月曦露出仓皇的表情,俏脸发白。

    她怎会不记得杨开的话,那可是她听到过的最让她难堪的话语了,每每想起就浑身不自在。

    “你这样的老女人我也看不上!”杨开撇嘴,恶毒无比地道:“你最好一辈子当个老处女,无人问津。”

    这话一出,禾早禾苗全都皱起了眉头,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碧雅却抿嘴轻笑,露出这种事我最懂的神色。

    “你惹怒我,我也不拿你出气,就让你两个徒弟替你付出代价,恩,她们皮鲜肉嫩,正合我的胃口!”

    “你想干什么?”月曦勃然大怒,连忙将禾早禾苗护在身后,一脸警惕地望着杨开。

    “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么?”杨开咧嘴一笑,说话间,神念传讯,跟鬼祖沟通了一番。

    下一刻,一股漆黑的能量忽然出现在月曦身旁,那能量如鬼魅,咆哮狰狞地涌进月曦的娇躯内,让她刹那间身子僵硬,动弹不得。

    又有两股漆黑的能量出现,呈绳索般,将禾早禾苗缠绕起来。

    禾苗顿时吓得尖叫。

    杨开也不理会旁人那异样的目光,自顾地走上前去,一左一右地将禾早禾苗抗在肩膀上,示威性地冲月曦挑了挑眉头,一脸得意地朝半山腰处走去。

    “你这恶魔,快放了禾早禾苗,你敢动她们一根手指,我定要你付出代价!”月曦状若疯癫,眼看着杨开带着自己两个徒弟渐行渐远,歇斯底里地咆哮嘶吼,娇躯juliè地颤抖着。

    可在鬼祖的力量面前,她根本无能为力。

    “叫吧,使劲叫,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理你!”杨开冷笑不迭,对她的wēixié置若罔闻。

    “小辈,你怎能如此对我?”月曦不甘地娇喝着,美眸中迸发出刻骨铭心的仇恨,她觉得就算杨开将她抗在肩膀上,带进山腹中凌辱一番,也不能因为她的过错而迁怒于两个徒弟。

    那样的话,她最起码不会觉得愧疚,对两个徒弟的愧疚。

    “这就是招惹我的下场!”杨开哈哈大笑着,身影终于不见了踪影,进入了山腹之中。

    月曦的怒吼和咒骂依然在持续,紫星和剑盟剩下的几个人望着杨开离去的背影,全都不寒而栗,都觉得杨开这种做法委实太禽兽,太没人性了。

    就连碧雅,也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寒意,在见到杨开的恶毒之后,她忽然发现以前太小瞧这个青年了。

    他根本就是个冷血无情,天性凉薄的家伙,说不定,他连感情这种东西都没有。

    跟他的做法比起来,自己完全就是个大好人啊。(未完待续……)

    PS:今日两更,求月票。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