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你还有这等手段?
    鬼祖提着杨开,表情怪异地望着禾早。

    禾早明显怕的要死,娇躯簌簌发抖,却依然不肯挪移开与鬼祖对视的目光。

    众人讶然。

    剑盟的美妇月曦掩着小嘴,低喝道:“你做什么?给我老老实实坐下!”

    禾早不动,她已无法坐下了,在鬼祖那逼迫气势的影响下,她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一身香汗淋淋,脸色苍白如纸。

    忽然,鬼祖怪笑了几声,冲杨开问道:“你跟这女娃娃什么关系?”

    “萍水相逢!”

    “那她对你一见钟情?”

    “我不这么想。”杨开摇了摇头,望着杵在那边的禾早,心情微妙。

    “那她为何要帮你出头?”鬼祖笑的更怪异了。

    “他……他救过我们姐妹一命!”禾早颤抖的声音响起,回答着鬼祖的问题。

    “恩,不错不错!你这女娃娃倒是恩怨分明……不过,老夫若是放他一马,你愿意替他?”鬼祖邪笑地朝禾早望去。

    禾早的脸色愈发苍白,娇躯微颤,似乎一时无法给出答案。

    杨开也不禁将目光投向她,想知道她会怎样回答。

    吕归尘和碧雅等人皆都一瞬不依地盯着禾早,月曦不断地给她打眼色,示意她不要鲁莽冲动。

    禾早深深地吸着气,明媚的双眸刹那间变得坚定,似乎是有了决断。

    她轻朱唇,就要给出自己的答复。

    “不用了。”杨开皱眉。“前辈你无需理会她,动手吧!”

    鬼祖一愣。若有所思地望了杨开一眼,颔首道:“还算有些骨气,没指望一个女人来帮你分危,恩,大家都不要急,这一次你们谁也逃不掉,统统都得进去!”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勃然变色。

    他们以为这次还跟以前一样。鬼祖会丢某一个人进虚空甬道内探探情况,他们以为死一个杨开,他们又可以苟且偷生一阵子,他们以为厄运不会这么快就降临到自己头上,哪知事情根本不是他们想的那般.

    鬼祖明显是要破釜沉舟,放手一搏了。

    明白这一点之后,大家神情苦涩。暗暗觉得这一次无论如何也逃脱不掉,只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赴之前死去的那些人的后尘。

    七彩的天空也在这一刻变得阴霾,让人心情沉重。

    “杨兄,一路走好,兄弟我一会过来陪你。保证你不会孤单就是!”神荼死到临头,还不忘跟杨开道声别。

    杨开轻轻颔首。

    “小子进去吧!”鬼祖不愿再浪费时间,体内涌出一缕怨魂,缠绕住杨开的身躯,随手一甩。便将他甩进了虚空甬道中。

    他一边感知着怨魂那边反镭来的信息,一边把手张开。将站在那里的禾早吸了过来,狞笑道:“女娃娃莫急,老夫这就送你去陪你的救命恩人,希望你们都有好运,不像之前那些人死得不明不白!”

    “老怪,你作恶多端,总有一天会有人让你付出代价的!”禾早咬牙厉喝。

    “不劳费心!”鬼祖浑不在意,同样释放出一缕怨魂缠绕滋早。

    就在他准备动手将禾早也丢进虚空甬道的时候,他身子一僵,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猛地朝甬道内望去,神情亢奋,似乎有了些特别的发现。

    下一刻,他忽然厉啸一声:“小子,你居然还有这等本事?”

    说话间,抛开禾早,哈哈大笑着消失不见。

    从极远的地方,传来他的猖狂笑声。

    山腰处,禾早面如土色,怔怔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凝视着鬼祖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禾苗急急地冲了上来,泪水溢满双眸,担忧地询问:“姐姐,有没有事?”

    “没事。”禾早摇了摇头,此刻她除了被一缕怨魂覆盖,让她感觉有些寒冷之外,并无其他不妥的地方。

    那鬼祖也没对她做过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这老怪为何突然走了?”月曦也冲了上来。

    吕归尘,碧雅,神荼等人一个不落地朝这边靠近,一束束目光都集中在禾早身上,期望她能给出个答案。

    大家似乎都认为当时跟鬼祖站在一起的她,肯定发现了一些端倪。

    “我不知道。”禾早摇头。

    “真不知道?”吕归尘不信任地确认道。

    “真不知道!”

    “这倒怪了,那前辈怎么突然就离开了?”

    “会不会跟杨开有关系?”禾苗天真地发问,“那老家伙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分明是在指杨开啊。”

    给她这么一说,众人才蓦然回想起来,仔细思量一番,都觉得很有可能。仿佛杨开有些什么不得了的手段,让鬼祖很感兴趣。

    但是当时杨开都已经被抛进了虚空甬道,鬼祖为何要追出去?

    “这老家伙不会已经疯了吧?”神荼嘴角抽搐着,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了鬼祖的怪异举动。

    “但愿他忘记我们的存在!”吕归尘自欺欺人地祈祷。

    悬空大陆的某一处,空间忽然被撕裂开,杨开的身影从那边显现。

    左右观望一阵,杨开面沉如水,忍不住咒骂起来。

    他发现自己还在这个诡异的大陆上。

    还不等他缓一口气,鬼祖的气息以雷霆般的速度朝这边接近着,眨眼的功夫,杨开便看到了一个漆黑的身影遥遥驰来,人未到,一缕缕疯狂嗜血的怨魂已冲出鬼祖的身体,张牙舞爪地朝这边扑杀。

    杨开脸色一变,再次撕裂虚空,遁入到空间乱流之中。

    等他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千里之外!

    鬼祖一下扑了空,略微感知一番,精准地寻觅到杨开如今的位置,继续狞笑地追击。

    “小子,隐藏的够深啊,不过你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老夫的手掌心!”鬼祖不遗余力地追逐,誓要将杨开擒拿。

    杨开不断地逃窜着,心中的苦塞过黄连。

    早在一年前,他第一次被鬼祖选中的时候,他就在隐藏自己能够撕裂虚空的手段,不惜耗费培养了十年的分神的力量,也没将这个手段暴露出来。

    他是将其看成了最后的保命方法,也暗暗指望过,自己能够通过撕裂空间,离开这个鬼地方,重新回到混乱深渊,摆脱鬼祖的控制。

    直到今日逼不得已动用起来,他才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似乎是因为鬼祖在这里构建了一个空间法阵,不断试验的缘故,整个大陆的空间域踌乱不堪,让这里空间乱流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凶险诡异。

    即便杨开对空间有所研究,也不敢在空间夹缝中停留太久。

    这就意味着,在鬼祖的追击下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若非如此,他大可以一直躲藏在空间乱流之中,等到鬼祖以为他已经死了,再悄悄地行动。

    如今他只能不断地施展撕裂空间的神通,与鬼祖一追一逃,狼狈不堪。

    每一次撕裂空间,都伴随着肉身力量和神识力量的巨大消耗,寥寥三五次下来,杨开便有些气喘吁吁了。

    肉身中的力量用之不尽,即便用完了,还有神树可以给自己提供,但是神识力量的补充却不是这么方便的。

    杨开渐渐绝望,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逃脱不掉了。

    “小辈,不要逃了,只要你还在这片大陆上,你就逃不掉!”鬼祖的声音分明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却依然清楚地响在杨开的耳畔边。

    杨开不为所动,继续撕裂空间,消失在几百里之外。

    鬼祖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响起。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若是再敢逃,待老夫擒住你,定让你付出代价!”

    “他妈的,你是铁了心要与老夫作对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老夫知道你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你不过只是个入圣一层境的武者而已,撕裂了这么多次空间,你还有多少力量可以动用?乖乖的束手就擒,老夫不为难你就是。”

    “好了好好,你停下来,老夫也不追了,老夫对天发誓,不会动你一根汗毛,老夫说话算话!”

    他的态度和言语逐渐地在转变着,似乎发现杨开的表现有婿乎他的意料,让他的信心开始动摇。

    杨开神色一动,停住了逃跑的步伐,趁此机会,赶紧丢了几枚补充神识力量的丹药进入嘴中,同时服用了一些万药灵乳,让几尽干涸的识海得到了迅速的补充。

    鬼祖的身影下一刻便出现了,凌立在杨开几十丈开外,神色阴郁地打量着他,表情恨恨。

    他咧嘴笑道:“小子,你真是处处让人意外啊,老夫没想到你还有这般手段。”

    “你想不到的多着了。”杨开撕裂空间,将半边身子藏在空间裂缝内,准备随时遁走。

    “别这么紧张,咱们好好说说。”鬼祖举起双手示意,脸上浮现出一抹和蔼的微笑,看上去人畜无害,“你的手段老夫见到了,不过你以为老夫真的拦不下你?你别忘了,老夫对空间法则也是有研究的,而且研究了上千年!”

    “你既然有这个本事那为何一直不动手?你在顾虑什么?”杨开神色淡漠。

    鬼祖撇撇嘴:“老夫若是真的想拦你,是可以拦下的,至于拦下来的是活的还是死的,老夫就不敢保证了,所以才任你放肆,你可不要太自以为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