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零四章 属于乌索的奇遇
    汲取了这些神魂能量,杨开本身对入圣境这个层次的理解也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对自身力量的掌控也远比以前要熟稔的多。

    好处远不止这一点,因为每一次吞噬别人的神魂能量,都会多多少少地为杨开增加一些神识强度,增强他本身的神识力量,一次两次增加的虽少,但是聚沙成塔之下,这种增加也让他的神魂比起同等级武者要强横数倍。

    那神识汇聚而成的火焰海洋,似乎也因此变得更浓郁澎湃了些  。

    杨开将最后剩下的几团神魂能量吞噬。

    不过在吞噬其中一团神魂能量的时候,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古怪,连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怔怔地望去。

    在他神魂灵体的面前,悬浮着一团不算强大的神魂能量,比起其他的甚至都要弱小,只有超凡三层境的水准。

    这是那叫乌索的图师死后留下来的!

    杨开心头了然,因为当时他是亲眼看到乌索在自己面前爆成一团血雾,尸骨无存,而当时整个战舰动力室内,只有乌索一个人是超凡境的水准,其他人全都是入圣境。

    乌索死后留下的这团神魂能量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确实只有超凡三层境的水准,比起其他人都弱小一些,但是里面还隐藏了一些别的东西,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杨开凝出神念,朝那里探查。

    莜地,他仿佛离开了自己的识海。置身在一片广袤的星空中,四周繁星点点,那些星辰散发着迷人而耀眼的光芒,有的散发出勃勃生机,有的死气沉沉,光泽暗淡。

    他整个人在这一瞬间仿佛变得无穷大,凌立在星空中,俯瞰着整个星域。

    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个星辰,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些星辰光点。正在一种奇妙的力量驱使下。以一种及其复杂的规律旋转着,让他无法把握痕迹。

    杨开一眼便看到了在这整个星域正中心位置的一片地方。

    那里的一些星辰似乎特别明亮,有的通红如火球燃烧,有的洁白如冰霜覆盖。有的星辰上风能量凝为实质。化为一道道通天的风龙。还有星辰如一颗古树……

    混乱深渊!

    杨开轰然巨震。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看见的这一片与众不同的星空,正是他以前一直迷失在其中找不到出路的混乱深渊。那一颗颗耀眼而能量澎湃的星辰,他太熟悉了。

    他来到星域进入的第一站便是混乱深渊,早就将那些星辰的模样记在脑海中,刻进了灵魂深处,与眼前见到的这些毫无区别。

    就是缩小了无数倍。

    乌索的神魂能量中居然隐藏了一张星图。

    而且是整个恒罗星域的星图!

    杨开瞠目结舌,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他神念流连于星图之中,暗暗观察的时候,他识海内的海水如被蒸发了般,水位迅速下降,神识力量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在流逝着。

    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从识海蔓延到全身,杨开大惊之下,连忙收回自己的神念,这才发现自己识海内的变化。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识海内的神识力量居然一下子消耗了将近一半。

    那种撕裂的痛楚是神识力量消耗过度的征兆,与自己刚才不知深浅窥探那星图的奥秘似乎有些关联!

    杨开深深地吸了口气,不敢再鲁莽行事,连忙将心神遁出。

    意识回归躯壳,冷风一吹,全身冰凉,自己一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全身血肉紧绷,身躯轻颤。

    神荼就坐在一旁,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痛不欲生的模样,忍不住劝解道:“杨开,慢慢来,不用急,那毕竟是圣王境强者下达的禁制,你一时半会是无法解开的。”

    他明显以为杨开是在冲击吕归尘留下的禁制,才会弄的这般狼狈。

    “我知道,不用管我。”杨开随口应付了一句,悄悄地从魔神秘典内取出一枚补充神识力量的圣丹塞进嘴里,一边调息恢复神识力量,一边思索起来。

    据神荼之前所说,乌索是紫星势力内能够排名前三的顶级图师,所以他才有资格坐镇在紫星的战舰内,负责指引战舰的前进方向,修补更改星图。

    这样一位顶级图师,对星域的研究定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的一生除了花费少量的时间在修炼上之外,剩下的时间肯定都用在研究星图上了。

    但这根本无法解释在灭魂金光的净化威力后,那星图还依然能够存在的原因。

    灭魂金光能够将武者生前的记忆和一生的经历全部抹除,留下来的都是精纯的能量。

    这也是为什么杨开一直以来只能得到别人对天道武道的感悟,而无法得到他们修炼的功法秘典的原因。

    星图的知识可以看成是乌索致力一生修炼的领域,按道理来说是会被净化掉的。

    可它还是完整无缺地保存了下来。

    这个现象很古怪,以前从未发生过。

    杨开思来想去,蓦然想到一种可能性。

    这保存下来的星图并非乌索研究学习得到的属于自己的知识,而是他也曾经有过奇遇,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融合了这一张星图。

    它不属于乌索,所以它没被净化,它比灭世魔眼的档次要高!

    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的了眼下的情况。

    杨开越考虑越觉得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他忽然又睁开眼,看向神荼,开口道:“问你件事。”

    “什么?”神荼别头望着他。

    “你对那个叫乌索的图师,了解多少?”

    “怎么忽然问起他了?”神荼神色怪异。“他好像已经死掉了,我都没在这里看到他,怎么,你以前认识他?”

    “不认识,就是好奇。”

    神荼轻笑一声:“他又不是什么美女,我了解的倒是不多,但是乌索好歹也是一位顶级图师,所以我也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恩,据说这个人本身来自一个小势力,家道中落。在修炼上也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草草一生,一直到将近两百岁,才修炼到超凡境的水准,两百岁才超凡境啊。真是够废物的……”

    神荼知道的不少。一张嘴便喋喋不休地说了起来。

    杨开也不打断他。听着那些毫无营养的情报,神色淡然。

    “对了,他成为图师倒是有些传奇色彩。在超凡境以前。他还是个小角色,无人知晓,但是晋升到超凡境之后,他突然在星图这一领域上绽放出惊人的光芒,由他绘刻出来的星图都很精准,能够避开很多潜在的危险,他出身的地方是在紫星的一块大陆上,声名鹊起之后便被紫星招揽了过去。”

    “超凡境之后他才成为图师的?”杨开神色一动。

    “恩,很奇怪吧?也有人打探过这一点,却打听不到太多的信息,不过基本上所有人都觉得,应该是由一位很厉害的图师,在暗中教导乌索,他以前修为提升不快,肯定是因为学习星图被耽误的缘故,否则他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成长到顶级图师的程度,图师这种职业太过稀少,培养起来也太需要耗费精力和时间了,星域中每一个大势力都有自己的图师培养机构,但那些培养出来的图师能够派上大用场的,却还是凤毛麟角。”神荼笑着解释道:“你让一个图师绘刻从一个星辰到邻近的另外一个星辰的星图,他们每个人都能做到。但是距离一旦拉远,那些图师就是废物了,他们绘刻出来的星图根本无法提供安全精准的路线。”

    “我晓得了,你修炼吧。”杨开打探出自己需要的情报,不准备再跟他唠叨,连忙又闭上了眼睛。

    “喂,你还没有跟我说,你打探乌索的消息干什么?难不成你想成为一个图师?”神荼自言自语着,大笑道:“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没有几十上百年的浸淫和对星辰域场的研究,你根本不可能做到,图师需要掌握的东西太复杂了。”

    杨开不搭理他,神荼感觉很是没趣,当即闭上了嘴巴,默默运转玄功。

    杨开的神魂灵体再次在识海内显现,与神荼一番交流,他基本已经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

    乌索确实是因为得到了奇遇,才忽然成为图师的,而那奇遇,就是隐藏在他神魂中的星图。

    有这样一张星图,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图师!

    他之所以在晋升到超凡境之后,才绽放出光芒,恐怕是因为窥探这星图奥秘所需要的神识力量太过庞大,不到超凡境根本无法探知。

    这一点,杨开深有体会!

    刚才他不过查探了一炷香时间,神识力量便消耗了一半之多,换做乌索那种武者来查探,顶多半盏茶功夫,他就得力竭而亡。

    对图师这个职业,他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只不过对星域的构造和对那些星辰的分布,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在星域中,有着很多很多潜在的危险,那些危险就连圣王境强者也得望风而逃,图师是能及时甚至提前察觉和避开这些危险的一群人。

    若是能将这么一张星图融进自身,杨开觉得自己以后就再也不用惧怕在星域中迷路了。

    他在混乱深渊中吃过大亏,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他决定将这星图炼化掉,这本属于乌索的奇遇,如今落到他手上,他自然不会放过。(未完待续……)

    PS:十月第二天,继续求月票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