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章 他怎么有些生气?
    剑盟的月曦是个中年美妇,身材丰腴,腰肢曼妙,美腿修长,那洁白的衣裙罩在她身上正是恰到好处,高高鼓起的酥胸处,顶着那剑盟独特的剑型标记,娇躯上下散发着成熟端庄的气质。

    禾早禾苗姐妹两人领着杨开来到她面前,恭敬地喊了一声。

    月曦脸色还显得有些苍白,洁白的衣袍上也多有殷红,闻言螓首轻颔,狐疑地望了一眼跟在她们身后的杨开,略显警惕地问道:“你们领着一个紫星的人过来干什么?”

    她没见过杨开,理所当然地以为杨开是紫星那边的武者。

    “师傅,他不是紫星的人。”禾苗走上去挽住了月曦的胳膊,指着杨开笑嘻嘻地介绍道:“他就是在混乱深渊里面给我和姐姐那些晶石和丹药的人,他叫杨开。”

    “是他?”月曦秀眉一扬,似乎有些意外。

    在混乱深渊里找到禾早禾苗的时候,她也听姐妹两人说过那段时间的遭遇,知道若不是杨开给她们提供了一些恢复品,姐妹两人早就不支了。

    不过她对杨开的来历还是有些怀疑。

    一个入圣一层境的小武者,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到混乱深渊去?他有这个本事?

    心中这般想,月曦神色不动,轻朱唇道:“小伙子,谢谢你之前对我两个徒儿的照顾。”

    “前辈客气了。”杨开淡淡点头,“举手之劳而已。”

    “恩,之前你给禾早禾苗提供了一些帮助。这样吧,我就送你一千块圣晶,当作谢礼。”月曦这般说着,伸手朝一旁示意了下。立刻便有一个武者走了过来,上下打量杨开,嗡声道:“朋友你的空间戒呢?”

    杨开愕然,摇头道:“我没有这种东西。”

    那武者有些为难地望着月曦。杨开没有空间戒,他就算是想把一千块圣晶交过来也无法做到。

    月曦皱了皱眉,吩咐道:“把你的空间戒给他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

    “是。”那武者有些不清不愿地点点头,手上戒指光芒不断地闪烁着,从空间戒内取着属于自己的东西,交给同伴保管,片刻后,他才将空间戒取下。递给杨开道:“这里面还剩下一千块圣晶。你数数。”

    “我过来不是要报酬的。”杨开神色古怪。

    他忽然感觉。这月曦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要把自己给打发了一样,生怕自己再继续留在这里。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那你想要什么?”月曦黛眉一皱,神色有些不悦。

    那个伸手将空间戒递过来的武者也撇嘴笑道:“朋友。一千块圣晶已经不少了,我还送了一件储藏秘宝。应该知足了吧?”

    “我说了,我不是要报酬的。”杨开也皱起了眉头,他忽然意识到,对方似乎觉得自己是想夹恩图报。

    这让他很不爽。

    “师傅,是这样的。”禾早走了上来,开口道:“他被那个吕归尘下了禁制,一身力量无法动用,所以他想请你帮忙解除禁制。”

    “力量无法动用?”月曦讶然地望着杨开,神念扫过来,确认一番,这才道:“我看看。”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朝杨开点来。

    杨开没有动弹,虽然对方误会自己让他有些不开心,但这个时候解除自身的禁制还是最主要的。

    所以他乖乖配合。

    月曦的手指点在杨开的额头上,一股如涓涓溪流般的能量从那手指涌入杨开体内。

    不知道为什么,杨开忽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那能量涌过的位置,变得及其舒服,整个人的精神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

    下一刻,杨开脸色一变,如遭雷噬,身躯微颤间猛地朝后退了几步,避开了月曦的手指,目光阴沉地朝她望去。

    这女人……刚才居然在自身的力量中悄无声息地夹着一道神念,刺进了自己的识海内。

    若不是反应快速,将识海封闭,杨开估计自己识海内的秘密已经暴露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了。

    杨开的识海中,有六彩温神莲,有神识之火,有已经与他融为一体的灭世魔眼,无论是那一样,他在平时的时候都可以完美隐藏,但一旦有人窥探他的识海,他就无法隐瞒了。

    不管这个月曦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都已经触犯了杨开的底线。

    所以他立刻避开。

    月曦的俏脸上涌出一丝讶然,似乎没想到杨开的感觉如此敏锐,居然能察觉到她动的手脚。

    “杨开你怎么了?”禾苗见杨开脸色不对,大吃一惊,连忙询问。

    “没什么,前辈的修为太高,打进我体内的力量我有些无法承受。”杨开随口解释道,他没有将实情道出,因为那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月曦怔了一下,也微笑道:“是我手脚重了些,让你受惊了。”

    “师傅,他体内的禁制解开了么?”禾早关切地询问道。

    月曦摇了摇头,苦涩道:“若是以前,我还能解开,但是刚才我被那莫名而来的老者伤了一些根本,他体内的禁制,我暂时无能为力。”

    禾早禾苗顿时流露一抹失望的神色,再望向杨开,姐妹两人都一副抱歉的模样。

    “没什么,解不开就算了。”杨开一点没有失望,伸手将月曦身边那个武者手上的空间戒拿了过来,抱拳道:“无论如何,多谢前辈好意和厚赠。”

    说完,转身就走。

    “杨开你别急,等师傅恢复几日就能帮到你了。”禾苗一脸天真地呼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忍不住撅嘴道:“他怎么好像有些生气啊。”

    “这小子很可疑啊。”月曦身边那个武者凝视着杨开的背影,“按两位师妹所说,他应该流浪在混乱深渊里才对,怎么会跟着紫星的人一起?他能出现在这里,分明之前是在紫星的战舰内。而且他一个小小的入圣一层境武者,吕归尘为何大费手脚禁锢他的力量?”

    “什么意思?”禾早望着那人。

    那武者嘿嘿笑了笑:“我是觉得两位师傅该不会是被他给骗了吧?说不定他本来就是紫星的人,装作无意中与你们在混乱深渊相遇,然后从你们这打探消息。我记得你们说过,与他前后碰到了两次对不对?”

    “那又如何?”禾早黛眉凝成一线。

    “不如何,师妹别生气啊,我就是给你们提个醒,你们一直跟在师傅身边修炼,没怎么出来过,外面的世界乱着呢。”那人笑嘻嘻地解释,似乎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姐姐,他不会真是紫星的人吧?”听师兄这么说,禾苗也有些起疑心了。

    “不太像。”禾早缓缓摇头,前后与杨开两次碰面,他也没跟自己姐妹二人打探过什么重要的情报,而且第二次碰面的时候,他还无偿地送了一些晶石和灵丹。

    如果他真是紫星的人,根本没必要这样做,只需要将消息透露给吕归尘,自己姐妹也等不到师傅到来。

    所以她并不相信那个师兄的推测。

    “小心点总没有错的。”月曦发话道。

    “师傅……”禾早神色怪怪地望着月曦,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

    “你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师傅你先休息吧。”禾早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她本来想问自己的师傅是不是真的无法解除杨开体内的禁制,可这话怎么也问不出口。

    望着杨开那孤独离去的身影,禾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严格算下来,杨开算是救了她和妹妹一条性命,那根本不是一枚空间戒,一千块圣晶能够抵消的。

    幽幽叹息一声,禾早给妹妹打了个眼色,两人悄悄地走了出去。

    待姐妹两人离开之后,盘膝坐在地上恢复的月曦忽然睁开了眼睛,冲之前那个武者吩咐道:“卫武,注意那个青年的动向,不要让禾早禾苗与他有太频繁的接触,我觉得他有些问题。”

    卫武眼睛一亮,连忙抱拳应诺。

    月曦的美眸深邃,轻声呢喃着:“怎么这么古怪?”

    刚才一缕神识刺进杨开识海的瞬间,她忽然生出一种惶恐的感觉,也因为杨开及时地将识海封闭,所以那感觉也是一闪而逝,让月曦没察觉的太仔细。

    她不知道那识海内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不过这么一弄,他的来历也更加令人深思了,月曦不得不慎重行事,免得自己两个徒弟真被人给骗了。

    徒弟们的性格她最了解,善良,不惹事,也知恩图报。

    那青年救过她们一命,她们肯定会想着报答恩情,这事要是处理不好,肯定是个麻烦。

    杨开远离了剑盟的人,独自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接近那个月曦为妙,这个美妇显然对自己的识海起疑心了,而且她对自己的态度,原本就不算太好。

    紫星的人现在也不敢招惹是非,杨开估计短时间内自己算是安全的。

    身心一放松,他才总算感受到这个大陆灵气之浓郁,他此刻无法动用体内的力量,也无法运转玄功,但是那天地灵气却依然自主地朝他体内涌入,钻进他的皮肤,融入他的血肉中,让他酣畅淋漓。(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