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古怪老者
    那诡异的老者给吕归尘和剑盟的美妇一种非比寻常的感觉,让他们相当在意,所以两人虽然停手,也都还在默默地关注那老者。

    “月曦,你我算是老相识了,我们都知道谁也奈何不了谁,今日这一战就到此为止怎样?我想不管是你的人,还是我的人,都需要恢复一下。”吕归尘背负着双手,望着剑盟的美妇朗喝道。

    那叫月曦的美妇沉吟了一会儿,轻轻颔首:“可以!”

    “就知道你好说话。”吕归尘哈哈大笑,率先收了自己的金甲衣,又收起了自己的短矛,皱眉道:“月曦,我有个问题不吐不快。”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月曦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言辞间也相当不客气。

    吕归尘撇撇嘴,浑不在意,伸出一只手指着下方道:“这老家伙是你们剑盟的人?怎么我以前没见过?”

    他这么一问,月曦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狐疑道:“他不是你们的人?”

    吕归尘神色一怔,缓缓摇头。

    两人对视一眼,骤然眼睛明亮起来,同时喝道:“这里居然本来就有人?”

    话音落,两人全都化为一道虹光,朝那正在下方捡着战舰碎片的老者扑了过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有什么样的危险,无论吕归尘还是月曦都不清楚。

    但是此刻,在两人的眼皮子底下,忽然出现了一个原住民!

    他们自然是想先下手为强,把这老者抢到手上。先对方一步打探清楚这里的信息,在这种未知的地方,掌握足够多的情报,说不定就能占据绝对的优势。这一点,他们比谁都清楚。

    所以他们一言不发,同时动手了。

    两股属于圣王境强者的气息轰然朝四周蔓延,比起他们刚才大战的时候还要强盛许多。两人全都流露出志在必得的气势。

    吕归尘和月曦相识多年,彼此也都知根知底,实力相当,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扑到了老者面前,一人抓住了那老者的一边臂膀,互相对视着,彼此谁也不肯退让。

    那老者刚捡起一块战舰碎片,还没来得及放进他的空间戒中,便突遭大难。似乎也被吓傻了一样。身子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

    然后,他的表情变得古怪,脸上浮现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神色。在两位圣王境强者的对峙中,云淡风轻地将那战舰碎片放进了自己的空间戒内。

    这番奇怪的举动让吕归尘和月曦同时一愣。下一刻,他们便意识到了不妙。

    能在他们两人的对峙中还如此浑不在意,这个老者要么是个疯子,要么就是本事过人,一点也没将他们放在眼中。

    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于是吕归尘和月曦同时撒手,想要远离这个古怪的老者。

    就在这时,老者体内却忽然传出一股疯狂的牵扯力,他的身体在一瞬间犹如变成了一滩沼泽,让吕归尘和月曦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下一刻,两人便感觉一身的圣元迅速流逝,源源不断地朝那老者体内灌入着。

    两人惊骇欲绝,月曦更是失声尖叫起来。

    随着对两人力量的汲取,那老者的面色越来越红润,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滋养,连那花白的头发也逐渐变得有光泽黝黑起来。

    老者咧着嘴,冲两人微微一笑,无声而诡秘。

    直到这时,老者的身上才流露出一股无比危险的气息,那气息蔓延开,所有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每个人的耳畔边似乎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响,阴风阵阵,这个老者单凭着气息的流露,便让众人如坠九幽炼狱,体验到了那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

    “两个小东西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恩,老夫已经很多年没碰到这么热闹的场景了,这一次就姑且绕你们一命,下次若敢再犯,定叫你们魂飞魄散!”老者狞笑一声,身躯一震,一股庞大无比的冲击力从他体内迸发。

    吕归尘和月曦两人惊叫着朝后倒飞出去,犹如断了线的纸鸢,半空中齐齐吐出一口血雾,神色萎靡,脸色不振。

    被那老者一阵疯狂的汲取,他们险些命丧当场。

    站稳脚跟,再望向那老者,眼眸中溢满了浓浓的惊骇。

    杨开的眼珠子也在剧烈颤抖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一切。

    吕归尘有着怎样通天彻地的修为,他亲身体会过。在吕归尘手上,他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吕归尘最起码也是圣王两层境,甚至是圣王三层境的高手。

    可这样一个高手在那诡异的老者面前,就如三岁孩童般可笑。

    那这个老者又有怎样的修为境界?杨开不敢想象。

    “恩,对了,这里难得来这么多人,叫你们的人就别打了,死一个少一个,很快又要冷清下去了。”那老者想了想,忽然又吩咐一声。

    吕归尘和月曦怔怔地望着他,连忙点头:“听从前辈的吩咐!”

    见识到这老家伙的超绝实力之后,他们再也不敢造次。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老者若是有心的话,可以轻易地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他的实力根本不是众人能够抵挡的。

    “哎,死了也不能浪费,就让你们进来吧。”老者似乎在喃喃自语,把手一抛,一杆漆黑的大旗忽然出现,那大旗上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隐约可见许多虚无飘渺的人影兽影在其中涌动着,那一道道人影兽影分明是神魂灵体,每一个都强大无匹,让人心悸。

    它们全都被束缚在大旗中,宛若失去了自身的意识,化为嗜血和残忍的怨魂。

    那大旗迎风招展着,鬼哭狼嚎的声响贯穿天地。

    一道道半透明的神魂灵体从那些死去的武者肉身中浮现出来,冥冥之中似乎受到了什么召唤,全都朝那大旗中涌去。

    不大一会功夫,那漆黑的大旗便接纳了三四十个武者的神魂灵体。

    宛若在平静的湖面中投入了一颗石子,漆黑大旗的表面泛起一层层涟漪,原本被束缚在其中的怨魂发了疯似的涌动起来,去争抢蚕食那些新进来的神魂灵体。

    咔嚓嚓的咀嚼声不绝于耳,直传人的心灵。

    眨眼的功夫,那几十个属于紫星和剑盟武者的神魂灵体便被蚕食干净,宛若从未存在过一样。

    漆黑大旗的阴森波动,又浓了一丝。

    “你们若是再敢招惹是非,我把你们全收进来!”老者阴笑地望向四周,将漆黑大旗收了起来。

    所有人都面色惨白,没人敢答话。

    见识到刚才那一幕,他们哪还敢有什么妄动?死后连神魂都要被蚕食,这种事比死亡更加可怕。

    于是大家都老实了,全都收敛了自身的力量。

    “你们自己找地方住吧,先熟悉一下环境,恩,还要跟你们说一声,这里没有任何危险,而且物资充裕,灵气十足,很适合修炼的,那座山峰方圆五十里内不要靠近,那是老夫住的地方,但凡敢靠近者,后果自负!”老者又指着不远处一座山峰,絮絮叨叨说了一通,好似已经好多年没说过话一般,这才飘然离去,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

    他走后很大一会,也无人敢有什么动作,全都定在原地,每个人的胸膛内都传出剧烈的心跳声,不断地有人吞咽着口水。

    吕归尘和月曦两人隔着很远的距离对视,一时无言。

    旋即,他们取出丹药塞进口中,又取出圣晶,开始恢复自身的力量。

    一个时辰后,两人一先一后地站了起来。

    直到他们有动作,紫星和剑盟还活下来的武者们才敢喘出大气,纷纷朝他们两人靠拢。

    “杨开,杨开……”不远处传来呼唤声,杨开抬头,正见到禾苗脸色发白地冲自己招手。

    杨开站起身,朝她们走去。

    几十丈外,碧雅咬着银牙,恨恨地朝这边望来,却不敢有任何阻拦的动作。

    那老者可是说过,谁敢再惹是非,就把他的神魂灵体收进那漆黑大旗中,碧雅可不敢触那老家伙的霉头。

    “谢谢你们了。”杨开走到禾早禾苗姐妹两人身边,真诚道谢。

    刚才若不是她们牵制住了碧雅,他也没机会脱身,等不到那老者发威。

    “不用。”禾早摇头,“是我们欠你的。”

    “那老家伙是什么人呀,刚才吓死我了。”禾苗拍着自己的酥胸,一脸后怕不已。

    “师傅应该有些察觉。”禾早若有所思地望着那美妇月曦,“不管怎样,有他发话,紫星的人也不敢再乱来了,这里暂时是安全的。杨开你的力量是不是被禁锢了?”

    “恩。那个吕归尘动的手脚。”杨开颔首。

    “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师傅,求她帮你解除体内的禁制。”

    “有劳两位了。”杨开眼前一亮。

    “客气什么呀。”禾苗嘻嘻笑着,总算恢复了点精神,“之前要不是你给了我和姐姐一些恢复品,我们也坚持不到师傅来救我们,算起来,我们还欠你们一命呢。”

    “小事。”杨开淡淡点头,不算热情,也不算冷漠,一如对待萍水相逢之人的态度。

    跟着禾早禾苗朝剑盟的人聚集之地走去,不大一会功夫,便来到了那美妇月曦面前。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