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影王你好
    药王谷,云隐峰,青光闪过,杨开莜地现身。※※

    他并没有直接飞上去,而是主动停在了峰下。

    这里是整个天下炼丹师心中的圣地,这里坐镇着天下第一炼丹大师箫浮生,任何来到此地的人,都不会不顾礼节飞行上山。

    当年,杨开在药王谷中待过一段时间,虽然从没有在箫大师那里学习到炼丹之道,但这位老人却教导给杨开许多珍贵的经验。

    在杨开成长的路上,这些经验在许多时候都帮了大忙。

    杨开打心眼里尊敬这位和蔼的大师,还有服侍大师的那两位美妇,她们当初将最好的资源给了杨开。

    杨开很感念她们的慷慨和对自己的帮助。

    这一趟来,也是准备将他们三人带到通玄大陆去。

    箫浮生毕生的愿望便是炼制一枚灵级丹,可是受到这个世界的束缚,一直没能达成所愿。

    只要到了通玄大陆,以那边的资源,以箫浮生的手段,炼制灵丹并不是难事。

    杨开开始慢步朝云隐峰上行去,沿路望着那栽培在山野之中的药材,回想当年在这里生活过的两个月。

    不禁地露出微笑。

    药王谷这边跟以前并没有多大区别,乌正带着一群人在中都和凌霄阁那边为非作歹,可似乎并没有波及到此地。

    不大片刻功夫,便到了峰顶处。

    还是一如既往,几间茅屋,简陋非常。

    两道丰腴的身影正在那屋前清扫着落叶和灰尘,秀发上包着一方丝巾,免得自己的头发被灰尘染脏。

    听到杨开的脚步声,两个妇人均抬起了头,站在前方的那个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美眸狐疑地看了看杨开。

    “香姨,兰姨!”杨开咧嘴笑着,大声招呼。

    “你是……”香姨愣了一下,旋即美眸里迸发出惊喜的光芒,放下了手上的扫把,快步迎了上来:“杨开?”

    “是我。”

    兰姨也急忙走了过来,轻轻颔首,上下审视着他,抿嘴笑道:“这么多年不见,险些认不出来了。”

    “是啊。长得比以前结实多了,以前你的身子骨看起来可不怎么好。”香姨热情地招呼着:“进来坐。”

    “恩。”

    茅屋内,简陋的桌边。杨开和香姨兰姨三人坐下,桌上摆放了三杯粗茶。

    兰姨道:“没什么好招待的,你就别见外了。”

    “兰姨客气了。”杨开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微笑道:“虽然多年不见,兰姨香姨还是没什么变化啊。跟以前一样年轻。”

    两个妇人对视一眼,都抿嘴含笑。

    “油嘴滑舌的,就晓得讨人欢心。”香姨嗔视着他:“骗了不少小姑娘吧?”

    “哪有。”杨开挠了挠脑袋。

    “听说你在十多年前离开了中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如今回来了?”

    “恩,才回来没几天。”

    “平安回来就好。大师以前一直念叨着你呢,说你这家伙明明精通炼丹术,却表现的一窍不通。当年来这里的时候把他都给骗过去了。”

    “当年……当年我真的不懂啊,大师呢,怎么没见到他?又在地下闭关炼丹?”杨开问道。

    香姨和兰姨的脸色一下子黯然了,脸上的笑容收敛,神色幽幽。

    杨开心头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升起。

    “大师他……他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香姨别过头,眼眶红红地。低声道。

    杨开怔在了原地,心里一阵不是滋味,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这才突然记起,箫大师当年之所以公开收徒,就是因为察觉到自己来日无多,所以才那么焦急。

    却不想他在五年前便已离开了人间。

    “大师……”杨开张了张嘴。

    “心愿已了!”香姨强忍着悲伤的情绪,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盒,“就在他走之前七天,耗费了最后的生机,炼制出一枚灵丹来,这就是他当时炼制的东西。”

    杨开接过,手上沉甸甸的,拿着的似乎不是一枚灵丹,而是一条人命。

    打开来看,灵丹圆润饱满,灵气逼人,药效凝练,即便是出色的灵级炼丹师,也不一定能够炼制出这样的好丹。

    “大师走的很安详。”香姨擦了擦眼角,挤出一丝微笑:“所以我们也无需为他伤心,不过大师说了,灵级并不是炼丹师的至高巅峰,灵级之上肯定还有更高的品质。”

    杨开身躯一震,暗暗为箫浮生的高瞻远瞩而感到吃惊。

    这一刻杨开似乎明白了,箫浮生之所以那么期望能够炼制出灵丹,并非是想在自己炼丹术上有所突破,而是想要以一个人的力量,打破这个世界的束缚。

    他做到了。

    天下间从未有过的灵级丹药,被他炼制了出来。

    “大师葬在何处?”杨开抬头询问。

    香姨款款起身,招呼道:“随我来吧。”

    云隐峰,一处及其偏僻的山坳内,一个土包就那么孤零零地矗立在那,距离峰顶并不算太远的位置。

    让人很难相信,这样一个简陋的坟墓,居然是天下第一炼丹师的葬身之地。

    “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大师临终前的遗愿照做的,这里并没有大师的尸骨,大师的尸骨被焚化后,散进了江河,这里面只放着他生前的几样东西。”

    杨开在祭拜的时候,香姨站在一旁解释道。

    “你这个记名弟子能来看看他,大师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很高兴的。”香姨掩住了嘴巴,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兰姨在一旁也是眼眶通红,泪流不断。

    “是我应该做的。”杨开轻轻点头。

    ……

    半日后,云隐峰顶,杨开与香姨兰姨道别。

    “两位就不再多考虑考虑?这里以后说不定不会太安宁,这个世界已经与一个叫通玄大陆的地方连同了。日后可能会很有多超出想象的强者来到此地。”杨开劝解着。

    刚才他想让面前这两位曾经照顾过他的妇人随他一道前往中都,两人却拒绝了他的好意,执意要留在这里。

    “不用了,我们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就不想再去其他地方了,而且……大师也在这里,我们留下来还可以陪陪他,我们若是走了,这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你能有这份心,我们就很开心了。”

    杨开无奈叹息。

    两人的态度坚决杨开也能感受出来。知道再怎么劝说也是无益,只能道:“那我以后得闲了,再回来看你们。对了。若是真有人敢来这里找麻烦,你们就报上我的名字,可能会有些用处。”

    “知道了。”香姨微笑颔首。

    “那两位保重!”杨开正色抱拳,转身下山。

    “你也要万事小心,切不可逞强好胜。”香姨兰姨在峰顶处挥手。

    下了云隐峰。杨开将箫浮生炼制出来的那枚灵丹放置的玉盒,珍重地藏在了黑书空间里,祭出飞天梭,化成青光,一路向西。

    目标直指苍云邪地。

    他这次离开中都,主要是去两个地方。一个是药王谷,另外一个就是苍云邪地了。

    他要去见扇轻罗。

    那个妖女虽然放浪形骸,可对杨开还是很不错的。在与邪主大战的时候,她帮过不少忙。

    最关键的是,杨开在她心中种下了情种,让两人之间有了一层抹杀不掉的联系。

    这一趟难得回来,自然也要将她带到通玄大陆才好。免得她在这里受人欺负。

    至于到了通玄大陆她要干什么,杨开就不会去管她了。

    前后两个时辰。杨开就已经来到了飘香城附近。

    这座城池可以说是整个苍云邪地里最繁华最安定的一个城池,也是扇轻罗管辖的地方。

    当年邪主死亡,六大邪王损失惨重之后,整个苍云邪地也陷入了大乱,可唯有飘香城没受到波及,因为妖媚女王安然回归了。

    这里的繁荣安定与苍云邪地其他地方的杀戮不止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许多不想在外担惊受怕的武者,都会来飘香城寻求谋生之道,导致这座城池容纳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繁华。

    杨开一路迤逦而来,心里想着等会见到那妖女的时候该用什么态度跟她说话。

    那妖妇太过妩媚,若真跟自己撒娇起来,杨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得消,万一一个把持不住,那可就是晚节不保的结果。

    而且她也很会蹬鼻子上脸,不得不妨。

    不大一会功夫,便到了飘香城那座扇轻罗的行宫前。

    行宫的门口,有一个衣衫褴褛宛若乞丐般的人正依靠着墙壁,笼着双手闭目养神,他的形象邋遢,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似乎也有很多年没有清理过了,看起来糟糕透顶。

    任何经过这里的人都不会多看他,这样的人的存在,只会徒惹人生厌。

    杨开随意地瞥了他一眼,嘴角边噙着一抹怪异地微笑,慢慢地走到他面前,无视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气息。

    中午的阳光被杨开的身影遮挡,那乞丐眯起双眼,抬头看了看,然后又漫不经心地闭上了眼睛,继续闭目养神。

    他当杨开不存在,视若无睹。

    杨开咧嘴一笑,冲他道:“影王,你好!”

    那乞丐身躯一震,霍地睁开了双眸,眸间隐有电芒涌动,直到这一刻,他似乎才认出杨开的身份,不由地勃然变色,那瘦弱皮包骨般的身子在原地一晃,电流涌动间,已不见了踪影。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