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血侍之殇
    身为逍遥神教教主,乌正自然认得杨开,毕竟当初他和天幕府的储逸,还有烟锁楼的方月白一路追击古魔族人到了九峰外。

    他也相当讨厌这个勾结妖邪的年轻人,甚至有些嫉妒。

    原因无他,这家伙年纪轻轻的,却已经是一方大势力的主人了,更能收服那么多听话的魔族强者。

    他手上掌握的力量让任何人都眼红  。

    乌正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如他,为什么这种好事就轮不到自己。

    “乌正!”杨开冲他咧嘴一笑,无声而诡秘。

    “杨圣主……久违了。”乌正打量了下四周,皱着眉头:“不知道杨圣主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又可曾看到仇旭和秀丽两人,我刚才听到仇旭的叫声,这边又发生了战斗的波动,该不会是杨圣主……”

    “你若说那个独眼的男人和一个中年妇人,他们已经死了。”

    “死了?”乌正脸色一变,深深地凝视着杨开,“不会是死在杨圣主手上的吧?”

    “答对了。”杨开坦言承认。

    乌正神色一冷,眯起了双眼:“你为何要杀他们?他们与杨圣主并无什么仇怨吧?”

    “无仇无怨就不能杀人了?”杨开大笑,斜睨着乌正,伸手点向他,狞笑着说道:“今日不但他们要死,你也要死!”

    乌正脸皮抽了抽,小心翼翼地瞥了丽蓉和寒菲一眼,强笑道:“杨圣主这是是何意?乌某人没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吧?”

    他刚才听到仇旭的叫喊,当即意识到了不对,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便见到了杨开在这里,不过没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乌正倒也没多少危机感。

    毕竟杨开身为九天圣地之主,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就要杀人。他乌正好歹也是一个势力的主人,丝毫不逊杨开。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大家地位相同。若有什么事还可以坐下谈谈。

    哪知杨开根本就没有要跟他商谈的意思。一开口便是杀机腾腾的。

    “你还要怎么得罪我?”杨开眼神冰寒,语气森冷,“这个地方是我的家,你呼朋唤友来到这里,欺凌我的家人……”

    杨开话还没说完,乌正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不管他的话是真是假,仇旭和秀丽已死却是事实。杨开敢杀他们两个,说不定真的会把自己也杀了。

    乌正也是果断之人,不等杨开说明完缘由,立刻祭出一面盾牌秘宝,化为一层光盾守护在自己身体四周,以最快的速度朝中都外飞去。

    杨开眉头一皱。遥望着他逃跑的方向,神色怪异地挥了挥手。

    寒菲一言不发,追了过去。

    乌正的结局已经无需猜测了,他必死无疑!

    古魔一族施展出魔神变,几乎每一个都能越阶作战。丽蓉当初以入圣两层境的修为与雪莉打成平手,今日寒菲也是入圣两层境,想要击杀一个乌正,顶多也就是时间问题。

    “丽蓉。你去中都走一圈。把乌正带来的人都清理一遍。”

    “是。”丽蓉应了一声,闪身消失不见。庞大的神念如潮水般散开,渗透进中都的每一个角落里。

    杨开这才往下飞去。

    “小公子!”众血侍神色激动地望着他,扬声高呼。

    杨开扫了他们一眼,点点头道:“没事了,先回去再说。”

    “好。”

    等到杨开赶到杨家的时候,丽蓉已经完成了清扫工作,乌正带来的人大多数都聚集在杨家,让她直接一锅端掉。

    从丽蓉那听到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众多杨家嫡系都兴高采烈地等候杨开到来。

    杨四爷夫妻二人更是望眼欲穿,董素竹不断地抹着眼泪,欣慰至极。

    片刻后,杨开与众多血侍们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董素竹不顾四爷阻拦,一路疾奔,冲到了杨开面前。

    “娘!”杨开殷切地呼喊了一声。

    董素竹上下打量着他,似乎是想看看他是不是完好无损,待确定自己的儿子没有任何受伤的地方之后,这才一把搂住了他。

    勒得杨开有些喘不过气。

    丽蓉表情怪异地望着这母子团聚的场景,刚才若不是杨开主动称呼一声,她还以为这个看似少女的女人是杨开的姐姐或者妹妹,没想到居然是主上的母亲。

    “好了,大家都在等着,你搂着开儿不放象什么样子?”杨四爷见那边久久没有动静,不得不走上前来提醒一声。

    “我管他们……这是我儿子。”董素竹泪雨如下,委屈的不得了,fǎngfo有人要跟她抢杨开一般。

    “爹!”杨开咧嘴一笑,冲杨四爷打招呼。

    “恩,干的好!”杨四爷重重颔首,眼角边也有一丝如释负重的表情流露。

    杨开离家十多年,杳无音讯,最担心的自然是他和董素竹这做父母的,如今不但确定了儿子的安全,还得知是杨开带人解救了中都,四爷心中一股自豪之情悠然升起。

    又过了好一会,董素竹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松开了杨开。

    “等晚上,我们一家人再聊。”杨开拍了拍她的手,宽慰道。

    “恩。”

    杨开迈步朝前走去,目光在族中长辈和七个兄弟的脸上扫过,一一打着招呼。

    一团和气。

    “九弟!”众兄弟也都心绪不平静地望着他,杨开是九个兄弟中年纪最小的,可是现在看来,他却是成就最高的,对比下来,无论是谁都有些自惭形秽,又有些为他高兴。

    “二哥,这家主当的怎么样?”杨开放声大笑着,望向杨诏。

    杨诏叹了口气:“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二哥以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说什么也不会参加夺嫡战了。”

    杨家九兄弟中,除了杨开之外,最适合做家主的自然就是杨诏,老大杨威虽然个人实力了得,但痴迷武道,对其他的事情一概不关心。族中长老也不放心将家族交给他。

    所以在杨开离去之后。家族便一直由杨诏打理。

    这十多年不见,各兄弟也都早已成家立业,膝下有儿有女。

    “进去说吧,弟兄们已经很久没有团聚过了。”杨诏让开身子,招呼道。

    杨家灵堂,杨开在四爷的命令下,进来给诸位列祖列宗上了柱香。

    按四爷的话来说。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化险为夷,全都是列祖列宗庇佑,跟杨开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杨开只能顺他的意。

    祭拜完毕,杨开走出灵堂,跟随四爷来到杨家大殿。

    此刻,大殿内人满为患。见杨开到来,诸人全都神色一震,一束束目光望了过来。

    “师公!”杨开一眼就在人群中见到了凌太虚,连忙冲了过来,欣喜喊道。

    凌太虚微笑颔首,不过他似乎受过重伤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站在那里身躯微颤。

    杨开心头一紧。赶紧询问起来。

    “不碍事。只是被那个叫乌正的人打了一掌,还好他并没有要取我性命的意思。要不然我也无法站在这里了。”凌太虚宽慰道。

    杨开不由分说,伸手搭在了凌太虚的手腕上,仔细查探起来。

    片刻后,脸色稍微放松。

    师公所受的伤不轻,但并无性命之忧,以他如今的手段想要医治并不是难事。

    “师公,把这枚丹药服下。”杨开在他手上放了一枚丹药。

    凌太虚没有一点迟疑,直接将丹药吞了下来,拍了拍杨开的肩膀道:“改日咱们再好好说,我先去炼化药效。”

    “好。”

    “师傅,我送你!”杨四爷赶紧走出来搀扶着凌太虚离开。

    “凌前辈是为了将我们救出去,才被那个人打伤的。”屠峰忽然出声,“这一次若非凌太虚吸引了那几个人的注意力,我们这些人根本逃不出杨家。”

    “可惜我们还是差点被抓回去了,多亏了小公子及时出现,才没让凌前辈一番心血白费。”唐雨仙有些惭愧地低着脑袋。

    “不要放在心上,师公既然这么做,肯定有他的考虑,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杨开笑了笑,“都进来坐下说吧。”

    大殿内,众人拥了进来,各自寻觅wèizhì坐下,没wèizhì的便直接站在旁边,每一个人都将目光投向杨开,等他说话。

    “二哥,这一次家族有没有什么损失?”杨开随便找了个wèizhì坐下,望向最上方的杨诏问道。

    闻言,所有人的脸色都黯然下来,杨开的心中也是不由一沉。

    “损失最大的,就是血侍堂了。”杨诏重重地叹息一声:“那些人到来的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实力那么了得,血侍堂堂主风胜,副堂主周封战死,整个血侍堂也被打的七零八落。”

    血侍堂,是最忠于杨家的一个机构,也是杨家培养出来的强者聚集之地。

    危难来临,他们自然是会奋力抵抗。

    那堂主风胜,副堂主周封杨开都有印象,毕竟以前跟他们也打过交道,只是没想到,他们在这一次的外敌入侵中已经遇难了。

    屠峰手握成拳,身躯颤抖,哽咽道:“曲高义,季礼,箫顺,罗海,傅聪……也都死了。”

    杨开身躯一震。

    屠峰报出来的这几个血侍的名字,都是在夺嫡战中跟随过他的,当年夺嫡战进行的最后期,杨开手下汇聚了十三位血侍,也缔造出十三位超凡境强者。

    尤其是其中的曲高义,他跟影九两人是最开始就跟着杨开的,对其忠心耿耿,也是血侍堂内天赋最高的两位。

    听到那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都已逝去,杨开心头一揪。(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