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清理门户
    凌霄阁,血战帮,风雨楼内的来犯之敌被清扫一空,所有外来者都倒地毙命。◎◎

    以丽蓉和寒菲两人的手段,逍遥神教的人马怎堪匹敌?还没弄明白情况便一一命丧黄泉。

    在绝对的强势下,他们的反抗显得那么的徒劳无力。

    临死之前,他们也多少能体会到这几个月来,凌霄阁血战帮和风雨楼三个宗门弟子被欺凌时的心情了。

    那种上天无门,入地无路的绝望笼罩在心头,让他们恨不得早点死了好。

    此刻,丽蓉和寒菲两人就站在凌霄阁内一片空旷的场地上,好奇地打量四周,暗想这里就是主上生长的土地么?

    也没看出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却培育出了主上那般神奇的人来,真是古怪。

    凌霄阁的弟子并非全部都被押送到虚空甬道那边去了,还留有很大一部分在宗门内,丽蓉和寒菲两人如天将神兵,以雷霆手段剪除了逍遥神教的人马之后,这些弟子都纷纷惊奇地打量她们,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救下自己等人,还帮所有师兄弟解开了体内的封印。

    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从正门出开驰进来,待看清领头的那几人的样貌之后,留守在此地的凌霄阁弟子顿时兴奋地叫嚷起来:“是掌门和几位长老!”

    “他们回来了。”

    “咦,掌门身边的那个人莫不成是杨开师弟?”

    “真是杨开师弟!”

    “……”

    叫嚷声传了出去,躲藏在暗处的凌霄阁弟子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痛哭流涕地朝前方迎去。

    苏木朗声好一阵安慰。才稳住众多兄弟姐妹的激动心情。

    “这一趟姐夫……恩,杨师兄回来了,以后咱们再也不用怕那群畜生了,改日我们还要杀到中都。将他们全都赶走!”

    “全部赶走!”叫嚷声震天,众多弟子纷纷响应苏木的号召。

    情绪激昂的人群中,有一人神色变幻,悄悄地溜到后面。隐藏在暗处,一副准备偷偷离开的样子。

    苏木的双眸忽然朝那边望去,厉喝道:“解师兄,你想去哪?”

    众多凌霄阁弟子叫喊的声音停了下来,循着苏木望向的方向看去,正好见到解红尘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种种鄙夷唾弃的目光投在解红尘身上,让他神色尴尬难堪,无地自容。

    凌霄阁的几位长老也摇头叹息不止,流露出失望至极的神色。

    “解师兄?”杨开眉头一挑。也朝解红尘看去。

    这位师兄。当初可是宗门内年轻一代的第二高手。除了苏颜之外,便是他最厉害了。也跟杨开起过不少争端。

    不过随着杨开变得越来越强大,便不再将此人放在心上了。

    可此刻一见宗门长辈和师兄弟们的鄙夷目光。杨开隐隐也明白过来他为什么会犯众怒。

    多年不见,解红尘也成长到了神游境六层的修为。不算低,也不是多高的样子。

    “解师兄!”苏木轻轻地冷笑着,一步步地朝他走了过去,咬牙切齿道:“这几个月多亏了解师兄的多番照拂,我阁内兄弟姐妹们感激不尽!”

    “苏师弟,有话好好说……”解红尘一步步地往后退去,感受到苏木身上涌现出来的杀机和脸色的不善,身心一片冰凉,宛若死亡正在冲自己招手。

    “你这种人也配称呼我为师弟?”苏木厉喝一声。

    “掌门!”解红尘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哀求道:“师兄那么做也是情非得已啊,我投效那群贼子,不过是示敌以弱,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解救大家,师兄也是忍辱负重啊。”

    “忍辱负重?”苏木忽然大笑起来,“我怎么看师兄象只狗一样听从那群贼子的号令,将我宗门的各种机密尽数通报,这也就罢了,你居然还虐杀了一位师弟来表明忠心,孙还师弟是死在你手上的吧?可别不承认,在这里的人,有许多亲眼所见。”

    “我……”解红尘哑口无言,察觉到苏木的决绝和杀机,心头一慌,连忙将目光投向诸位长老,跪倒在地上,哭求道:“诸位长老,弟子知道错了,绕弟子一命吧。”

    四位长老目光冷然地望着他,魏昔童低喝道:“绕你一命?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解红尘,你太让老夫失望了,老夫当年可是将你当成宗门里的希望来培养的,却不想你居然如此狼心狗肺,老夫真是瞎了眼。”

    其他三位长老也都流露出一副杀之而后快的表情。

    某种意义上来,眼前的这个人,比那些来犯之敌还要可恨,可杀!

    “杨师弟,杨师弟……”解红尘见几位长老不帮他说话,又将目光投向杨开:“我知道你面子最大,你救我一命,我解红尘以后当牛做马,必报此恩。”

    杨开神色漠然,淡淡道:“解师兄……你话太多了。”

    解红尘面色一呆。

    “我苏木受太掌门之命,执掌凌霄阁,宗门危难之际,弟子解红尘为一己私欲,虐杀同门师弟,苟且偷生,认贼作父,其罪当诛,本掌门今日在此清理门户,请诸位师兄弟引以为戒,他日勤加苦练,震我凌霄阁之威!”苏木朗声喝着,缓缓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解红尘,眼神冰寒刺骨,那掌间真元涌动,形成了一股骇人的龙卷风。

    手掌在解红尘的眼中逐渐放大,狂暴的骤风将他吞没。

    所有围观的凌霄阁弟子不但没有丝毫同情怜悯,反而还流露出一副痛快至极的神色。

    狂风卷过,解红尘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双眸浑浊。体内烂成一团血水,轰地爆碎开来。

    “主上这个师弟,真有点掌门的样子啊。”丽蓉在一旁抿嘴轻笑,有些意外地望着苏木。

    苏木看着年纪不大。比杨开略小一些,可如今也有些一派之主的风范了。

    杨开也轻轻颔首。

    “苏掌门,我们两个宗门的弟子你给安排一下吧。”胡蛮和箫若寒联袂走了上来,冲苏木道。

    苏木点了点头。先是让几位师弟将解红尘的尸骨处理一番,又急忙与几位长老商议起来,准备安置另外两个宗门的弟子。

    所有人都忙碌起来,杨开独自行走在凌霄阁内。

    凌霄阁曾经被毁过一次,那一次是秋家的大小姐秋忆梦带着高手前来,与师公和几位长老大战一场之后,放把火将宗门给烧了。

    现在的凌霄阁是重新建立的。

    不过格局却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杨开去了自己之前住的小木屋。

    这个木屋承载了他很多记忆,在弱小无助的时候,他便住在这里。

    还记得当时是凌霄阁的试炼弟子。一日三餐。食不果腹。辛苦度日。

    在这小木屋内,杨开得到了无字黑书,从此人生的道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木屋被翻修一新。里面的桌椅板凳也跟杨开当年走的时候没两样,只不过长久无人居住。上面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坐在床边,杨开想起了当年的那个夜晚,自己从外归来的时候,小师姐夏凝裳酣睡在床上,月华倾斜而下,杨开将之惊为天人。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心中留下了一道靓丽的身影。

    每每回想起来,心中甘甜美妙,那是永远也无法磨灭的烙印。

    在木屋内坐了一阵,杨开又去了苏颜的小阁楼。

    就是在这阁楼内,杨开不经意间见到了苏颜换衣的场景,那勾魂夺魄曲线流畅的背影一样让他无法忘怀。

    那一次,苏颜大怒,动用冰寒之力将杨开整个冰封,足足好几日,杨开才解封出来,也借此参悟到了不屈之敖这一招神奇的武技。

    夏凝裳,苏颜,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子,都是在这里相遇,相识,相知。

    几分心跳,几分慌乱如麻。

    凌霄阁,寄托了杨开太多的怀念和情感。

    他一路行过,如好多年前身为凌霄阁弟子一样,踏过自己曾经走过的熟悉道路,缅怀着当年的一切。

    贡献堂还是那个贡献堂,杨开似乎还能看到梦掌柜在里面笼着双手,眯着小眼睛,色迷迷地打量来往经过的女弟子的美妙身材,冲那些丰挺的胸部和挺翘的圆臀评头论足。

    武技阁也还是那个武技阁,里面珍藏了许多凌霄阁的不传之秘。

    不过这些东西对现在的杨开来说,已经没有一点价值了。

    他又来到了困龙涧,困龙涧旁,狂风呼啸,涧底无边,深不可测。

    几颗果树矗立在那,迎风招展,这是杨开当年种下的果树,当初它们只有一人高,可是现在都已经枝叶茂密,能供人纳阴乘凉了。

    身形一纵,任由自己的身体往困龙涧下落去。

    半途中,灵巧一折,窜进了自己当年辛苦开凿出来的洞府。

    洞府内,摆放着一些夏凝裳搬过来的盆景,没有了邪恶的魔气从涧下流出之后,此地已经攀爬上好多绿藤。

    洞口旁甚至还开了几朵娇花。

    洞内隐约还残留着苏颜和夏凝裳的体香。

    这洞府是三人的秘密之所,好几次,杨开与苏颜鱼水之欢的时候,小师姐都在那石床上“沉睡不醒”。

    杨开盘膝坐在了洞口处,闭上了眼睛,身心敞开,走过看过缅怀过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一种升华,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他非常的舒畅。

    一阵嗡鸣的爆破声响起,杨开一身血肉开始蠕动,体内流淌的真元如决堤的河水般,汹涌奔腾起来。

    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57 或直接访问 57xs.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