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九百零九章 油尽灯枯
    天行宫飞出,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杨开当即怔在原地。欢迎来到阅读※※

    “它飞走了……这是什么情况?”裂地神牛嚷嚷起来。

    “梦涯,就在那边!”雷龙眼帘一缩,断然道。

    杨开已经加速度,跟着天行宫离去的方位奔驰起来,模样激动又紧张。

    雷龙大尊把手一挥,低喝道:“都跟上,那位当年的人族第一强者,说不定真的就在这里。”

    “人族第一强者,这倒要见识见识了。”裂地神牛的眸子也明亮不少。

    能被喻为第一,可见那个叫梦涯的家伙定然是有着不俗的本事,否则天下人族也不会承认他这个名头。

    一片空旷的场地,犹如乱石岗般,地面上散落着许多碎石块。

    在那场地中,矗立着一根根诡异的石柱,总共有八根,排列成了一个八角的阵型,每一根石柱内都散发着及其强烈的能量波动。

    而且这些能量波动属性各不相同,有灼热的火焰气息,有冷冽的冰寒之气,也有孔不入的剧毒气息,还有奔急如流的闪电之力……

    种种不同的力量意境在此地流淌,汇聚成一个让人耸人听闻的地域。

    此刻,在那八根石柱的某一根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被一股形的力量束缚着,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低垂着脑袋,身上衣衫破损如乞丐,生命气息也是若有所悟,行将就木。

    咔嚓嚓,轰隆隆的声响不绝于耳,那八根石柱中,时不时地爆发出一股股耸人听闻的力量。朝那老者身上涌去。

    那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老者似乎已经被这些力量鞭挞多时,已经奄奄一息,却始终撑着最后一口气,不让自己的生机消泯。

    火焰在老者的身上焚烧,让他的皮肉焦糊,雷电贯穿他的身体,让他五脏俱焚,剧毒的毒素在他全身的每一寸血肉内蔓延。让他整个人的皮肤闪烁着黑绿的色彩。

    八角石柱的外围,一个着面纱,眸子清澈如水晶,不染一丝瑕疵的女子端坐在地上,诡异的力量从她的娇躯内迸发。瞅准了那八根石柱内力量的涌动,素手不断地挥扬,替老者化解分担那恐怖的伤害。

    那女子身形娇小,薄纱照面,看不清真容,额头上点缀着一颗蓝宝石,一如她的美眸般清澈照人。

    俏脸上隐有泪痕。却没有泪水滑落,似乎她的眼泪已经哭干了。

    娇躯战栗着,不断地挥洒自身的力量,想要将那老者从八角石柱中拯救出来。却根本能为力。

    一颗颗丹药被服下,恢复着耗损的力量。

    轰……

    又是一道闪电从某一根石柱上劈来,粗如大腿,轰击在那老者身上。刹那间让他皮开肉绽,鲜血洒落。被这一道闪电刺激了下,那老者终于从昏迷中幽幽转向,微微抬头,那一双暗淡的眸子凝视着那个女子,抿了抿嘴唇,艰涩地想说些什么,可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女子却明白他的意思,不断地摇头。

    老者的双眸涌现出愧疚之意,还有浓浓的不甘和不屈。

    就在这时,老者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用尽了全身力量朝一旁望去。

    在那边,一道流光激射而来,以迅雷之势冲进了他的体内。

    老者身躯一震,脸上涌出一片不可思议的神色,原本暗淡的双眸陡然闪烁起惊人的光芒。

    下一刻,一道宫殿般的结界亮起,将老者全身包裹,阻挡着四面八方袭来的力量。

    似乎也因为那道流光的回归,让老者的脸色变得红润了一点,生机恢复了少许。

    端坐在八角石柱之外的女子轻呼一声,美眸中瞪大,扭头朝那道流光飞驰来的方向望去,正好看见一道英伟雄阔的身影,在那灰的视野中逐渐清晰。

    四目相对,女子早已流干了的眼泪,蓦然又衍生了出来,顺着脸颊滚落。

    杨开也怔怔地望着她,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指尖轻颤,咧嘴一笑,声音温柔的似乎能将顽石融化:“小师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他来到通玄大陆,寻找了十年之久的夏凝裳!

    一如当初从中都离开时的模样,未曾有丝毫改变,岁月仿佛根本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唯独改变的便是她的身材,比之前要丰满很多。

    “师弟?”夏凝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一切,喃喃道:“这不是做梦吧?”

    杨开摇了摇头,迈步朝她走去。

    夏凝裳的娇躯轻颤着,直到被杨开搂入怀中,感受到他胸膛里传来的温暖,这才确定眼前的一切并非梦境,也不是幻觉。

    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师弟,真的找到这里来了!

    刹那间,夏凝裳的心境平稳了下来,感觉在自己最彷徨的时候有了可以依靠的对象。

    泪痕打湿了杨开的衣衫,蕴藏了小师姐的温热,杨开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目光投向不远处那仿佛被钉在一根石柱上的老者。

    眼帘一缩,杨开几乎惊骇出声。

    梦掌柜!

    那个在杨开很弱小的时候,给予了他很多帮助的梦涯,此刻居然一副形容枯槁的模样,身形消瘦,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完全看不出还有一个人的样子。

    杨开法想象,他到底承受了怎样的折磨和痛楚。

    “怎么会弄成这样的?”杨开神色凝重地询问。

    在他的印象中,梦涯论是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淡然笃定的神态,似乎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能够阻难到他。

    他向来是以一副敌的姿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往往能让与他作对的人大吃一惊,后悔不迭。

    可是如今,那个神勇敌的梦涯,俨然一副要死掉的状况,这让杨开有些法接受。

    “我与师傅进了一片魔族的遗迹,然后不知道触发了什么禁制,就被送到这里来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师傅便被困在那石柱上面,也不知道那八根石柱到底怎么回事,不断地释放力量折磨师傅,我想把他救出来,却根本能为力……师弟你救救师傅吧,再不把他弄出来,他就真的要死了。”夏凝裳泣不成声,不断地哀求着。

    她在很小的时候,便被梦涯捡到了,可以说是梦涯将她一手带大的,一身的实力也是梦涯所传授,对这个师傅,她视若自己最重要的亲人。

    眼看着梦涯每日都在遭受折磨,夏凝裳感同身受,痛楚万分。

    “恩。”杨开点点头,伸手拍了拍夏凝裳的脑袋,微妙的力量灌入她的身体,柔声道:“放心,我既然来了,就会把他救出来的,你该歇歇了。”

    夏凝裳的眼皮子蓦然沉重起来,杨开的话语就如魔咒一般,让她刹那间陷入了昏睡之中。

    夏凝裳也到了油尽灯枯之际,这一点杨开何尝看不出来?

    他们师徒二人被困于此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段时间小师姐肯定一直没有休息过,毫节制地挥洒自身的力量,极有可能给身体带来什么隐患。

    她必须得歇息歇息!

    被困在石柱上的梦涯望着杨开,浑浊的双眼里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微妙的神念传递了过来,带来让杨开离去的信息。

    只要杨开将夏凝裳安全地带离此地,梦涯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他被折磨了这么久,还撑着最后一口气,就是因为不放心自己这个宝贝徒弟。

    四目对视,杨开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转过身,抱起昏迷的夏凝裳朝来路走去。

    此刻,妖族四位强者和丽蓉也都赶到了不远处,全都停留在那里,怔怔地望着这边,不太明白眼前的一幕到底是怎么了。

    “主上,这位姑娘……”丽蓉见杨开表情有些不太对劲,连忙轻声询问。

    “是我师姐。”杨开一边答着,一边将她放在了一块安全的地方。

    “主上的师姐?”丽蓉不由动容,暗暗打量了一下夏凝裳,骇然地发现这个着面纱的女子虽然年纪不大,体内的力量也因为过度使用而有些紊乱的样子,可她的修为境界却与杨开一般二——超凡三层境!

    这一点妖族的四人也都发现了,两位大尊对视一眼,齐齐惊悚。

    他们本以为,这天地间能出现杨开一个年纪轻轻的超凡三层境就已经很不得了,却不想他这位来历不明的师姐也是如此!

    杨开是出身天霄宗的,那这个女子也是天霄宗的?

    这个宗门的育人手段就这么了得?

    放下夏凝裳,杨开才转身,继续凝视着那边的梦涯,片刻后沉声道:“雷龙大尊,我知道梦掌柜与你们妖族有些过节,但我希望你不要在这个时候找他麻烦。”

    “那家伙不会就是梦涯吧?”雷龙眉头一皱,朝前方看了过去。

    若非杨开提醒,他还真不敢肯定,不过这么一观察,倒确实发现被困在石柱上的老者,与他当年见到的那人有些相似。

    “这就是人族第一强者?怎么搞成这样?”裂地神牛也皱起了眉头,梦涯此刻的状况实在是太让人感到心酸了。

    “不错,他就是梦涯!”杨开点了点头,“我要把他弄出来,我不求你们妖族几位帮忙,只要你们不打扰我就行!”

    无弹窗小说网
29salon